•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上前线 (二 下)

    第五章 上前线 (二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五章上前线(二下)天亮之后,鬼子的飞机出动了,沿着特务团来时经过的几个山谷,就是一阵子狂轰滥炸。此刻老苟早已经带领着弟兄们从桥上穿过了来时的那条小河,正躲在另外一条通往西方的树林里补觉,听到剧烈的爆炸声,翻身坐起,笑呵呵地说道:“哈哈,小鬼子被打急了!连会下蛋的玩意都派出来了!睡觉,睡觉!别搭理它们。我就不信它屁股眼里藏着准星,能把蛋蛋下到咱们脑瓜儿顶上,!“特务团里有很多弟兄从前压根儿没见过飞机,被远处剧烈的爆炸声和火光吓得脸『色』煞白,听老苟说得轻松,转念一想,就觉得天上那些“会下蛋的玩意”其实没什么可怕的,冲着心里边那个胆小的自己笑了笑,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张松龄年纪青,精力旺盛,只睡了不到两个小时,就恢复了大部分体力。他坐起来探头探脑四下看了看,见警卫班长石良材正枕着那个装着宝贝账本的木头盒子看着天空中的流云发呆,匍匐着蹭过去,附在对方耳朵边上问道:“石头哥,你昨天晚上干掉了几个小鬼子?!”

        “没顾上数,至少干掉了五个吧!”石良材冲他笑了笑,『露』出了一口非常整齐的牙齿?!澳隳??我看你打枪打得挺利索的,应该也干掉好几个吧!”

        “我也干掉了五个!”张松龄认真地想了想,得意洋洋的显摆?!捌渲幸桓龊孟袷歉鐾Υ蟮墓俣?,我趁着苟长官…….”

        扭头偷看了一眼营长老苟,确定对方没有睡醒,他继续笑着补充:“我趁着长官吸引他的注意力,给了他两枪…….”

        “你那是抢功!”石头伸出大手,将张松龄的脑袋按进了草丛里,“下次千万别这么干了!弟兄们都知道把那家伙给长官留着,就是你手快!”

        “嘿嘿,嘿嘿!”张松龄这才知道自己占了谁的便宜,讪讪地笑了笑,表示承认错误。

        “没眼力架儿!也就是咱们长官,换了别人,早拿大耳刮子抽你了!”石良材又笑着数落了他一句,不过并没有真的把张松龄的莽撞之举当一回事儿。昨天晚上大伙至少干掉了大半个中队的小鬼子,并且炸掉了十几门各式火炮。光这份功劳,就够苟营长连升好几级的了。根本不再需要那个鬼子中尉的尸体来锦上添花。

        “我哪里还知道有这规矩??!”张松龄又笑了笑,咧着嘴喊冤,“除了那个家伙,我还打死过另外一个拿着指挥刀的……”

        “那是个军曹,相当于咱们这边的小班长,不值钱!”石良材摇了摇头,耐心地向他解释,“鬼子当中,只要你是个军官,就能买把指挥刀给自己戴上。刀好刀坏,全看自己的家底儿厚不厚。如果家里是个大财主,买一把包金的指挥刀戴上都不稀奇!”

        “噢!”张松龄有点儿失望,低低地应了一声。

        “不过也不错了,你第一次上战场,就干掉了一个中尉,一个军曹,报上去后,至少……”石良材皱起眉头,掰着手指头仔细计算,“杀敌一名记三等功一次,杀敌五名,中尉一人,军曹一人,参与关键战斗并催毁敌方重要设备…….,逢三进一,三三得九,好么!回去后你至少,至少能升个上等兵,可以把肩膀上加三个铜豆子了!”

        “我要那玩意儿干什么!”张松龄不太在乎自己能得到什么嘉奖,在他看来,老苟营长肯收留自己,并且带着自己上前线杀鬼子,已经是对自己最大的嘉奖。至于上等兵不上等兵,反正就是个每月多挣几块法币票子的问题,还经常没地方花,实在没什么吸引力。

        “行啊,是功名利禄如粪土??!”石良材又看了一眼张松龄,笑呵呵地调侃?!拔以诰谢炝苏饷炊嗄?,才混了个上士,你小子照这样下去,再打两仗,就把我给超过了!”

        “不跟你说这些!”张松龄被调侃得有些不好意思,转过身去,给了石良材看自己的后脊梁骨。装了一会儿,却又突然想起一件事,又转过头,低声问道:“长官说带着咱们去跟三十一师汇合,那边是什么一个情况?”

        “三十一师也算是咱们二十六军的老底子了,但没咱们二十七师跟老营长的时间长。去年整军的时候,南京本来答应过老营长,给三十一师也一起换德械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变了卦!”石良材想了想,低声向张松龄普及友邻部队的概况。

        这类关于中央『政府』不肯将所有部队一碗水端平的抱怨,张松龄已经不是第一次听说了。非但石良材和老苟,整个特务团中,对『政府』这种又让大伙去跟鬼子拼命,又不肯给大伙配备趁手武器的行为都非常不满。但不满意归不满意,轮到上前线时,却没有一个人退缩,都干脆利索地收拾好了三大件儿,唯恐落在别人后边。

        “三十一师的池师长,跟咱们营长是过命的交情,当年他们两个都在老营长身边当过警卫。不过人家池师长读过书,所以升得就快一些。咱们长官念得书少,在这方面就吃了一些亏?!笔疾牧窖弁盘炜?,继续小声介绍。猛然间联想起自己和张松龄彼此之间的差别,不正好跟池师长与苟长官一样么?小胖子居然是国立高中毕业,第一次上阵就能立下一等功…….

        他忽然觉得心里有些失落,但很快,就开始鄙夷起自己来!‘石良材啊石良材,你他娘的瞎想什么呢?人家张小胖子放着好好的大少爷不做,跟你一起扛枪杀鬼子,你却嫉妒人家比你升得快!你最近吃猪油吃多了么?’正默默地想着,耳朵边又感觉到一股子热气。睁开眼,看见张松龄将脑袋探过来,非常小心地询问:“我上次在医院里,认识了一个人。姓廖,是三十一师**团的,好像还是个排长。他说他们家就剩他一个男丁了,不想死在战场上。所以就托我帮他问问……”

        “找死啊你!”石良材吓了一跳,伸出手去,迅速盖住了张松龄的嘴巴,然后转头四望,确信没有人听到张松龄刚才的话,才又压低嗓子,以比蚊子嗡嗡还小的声音呵斥:“你别多事儿!这个忙咱们帮不上!即便能帮,也别给自己找麻烦。长官他最恨胆小鬼,如果你跟他说了,姓廖的那个家伙非但调不到后方去,你也得卷铺盖从咱们特务团滚蛋!”[连载中,敬请关注本书由正版提供,请支持正版]

        【快速评论】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