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上前线 (二 上)

    第二章 上前线 (二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上前线(二上)没料到自己居然又打中了一个鬼子,张松龄心里涌起一股难言的振奋。tu.duoyou肚子里的烦恶迅速消退,他一边用力咀嚼着黄莲根,一边继续朝小鬼子瞄准儿。然而这回,他却没有先前那么幸运了。弟兄们晃动的身影总是不断地干扰他的视线。几次明明已经用准星把鬼子套了进去,没等扣动扳机,却又发现一名自家弟兄正挡在了枪口上,只好再度转移目标。

        “狡猾的小鬼子!”张松龄低声骂了一句,吐出一口黄莲汤。然后将驳壳枪的保险挂好,重新『插』回自己的腰间。正打算伸手去『摸』背上的大刀片儿,却在无意间『摸』到到横绑在肩膀后的德国造二十四式,迅速将其摘了下来,半跪在地上,用准星寻找新的猎物。

        这东西虽然需要打一枪退一次子弹,枪口却比盒子炮稳得多。很快,张松龄就找到了一个合适的靶子,抢在弟兄们冲上去之前,一枪将其撂倒。

        “这个是魏姥爷的!”他又吐了一口黄莲汤,拉动枪栓,退出弹壳?!罢飧觥弊夹峭腹恢刂厝擞?,套住一名鬼子上等兵。那名鬼子上等兵也同时看见他的枪口,大叫着向旁边闪避。不料正撞到石良材的刀口上,被后者一刀劈成了两半儿。

        原来他们也知道害怕!忽然间,张松龄觉得日本鬼子不像自己第一次碰到时那么厉害了。当时在魏庄村口,他和老军师等人占尽了天时、地利,却连二十分钟都没坚持到,就被十几个小鬼子打了个全军覆没。然而今天,总人数绝对在一百以上的小鬼子却被特务团『逼』得节节败退,虽然不断有受了伤的鬼子兵拉响手雷,和周围的中**人同归于尽。但谁都能看得出来,今天的战斗大局已定,小鬼子不管怎么挣扎都无力回天了。

        特务团的弟兄们在老苟营长的带领下,还在继续前冲。鬼子中尉已经受了伤,钢盔挂在脖子上,满脑袋是血。他周围还剩下大约三十几名鬼子兵,端着刺刀缩卷成刺猬般的一整团,嘴里不断发出绝望的大叫,“板载——板载——”(注1)“板载个棺材!”营长老苟抬起盒子炮,将正对着自己的两名鬼子兵撂翻?!耙涣粝吕唇饩稣蕉?,二连、三连,去炸大炮!”

        “是!”二连长和三连长大声答应着,带领麾下弟兄,奔着火炮阵地冲去。聚集在一起的倭寇们也许是听懂了老苟的话,也许是知道即便他们聚集在一起,也挡不住驳壳枪的子弹,忽然又惨叫了一声,“板载——”,四下分散开来,反冲,试图以命换命。

        老苟抬枪打翻了一个鬼子,然后将枪口迅速挪向第二个??鄱饣?,驳壳枪里却没有了子弹?!案盟?!”他低低地骂了一句,将驳壳枪『插』回腰间,双手擎住刀柄,准备给小鬼子来个海底捞月。谁料还没等将刀轮到位,耳畔突然传来一声枪响,试图跟他拼命的那名小鬼子胸前冒了一股黑血,跌跌撞撞地栽倒。

        “娘的!”老苟又说了一句脏话,踢开鬼子尸体,找上第三名对手。这次,还没等他举刀,鬼子的脑壳就被一颗子弹开了瓢,白的红的四处『乱』溅?!八饷疵谎邸荷?!”老苟气得双眉倒竖,回过头,却看见了石良材那讪讪的笑脸,“长官,杀鸡不用牛刀。您去杀那个当官的,小兵留给我!”石良材大声拍上司马屁,双手里的驳壳枪却没闲着,左右交叉一串连『射』,把距离老苟最近的几名小鬼子全给包了圆儿。

        其他战士也跟石良材一样,能自己杀鬼子,决不假手别人。很快,大伙面除了举着指挥刀疯子般转圈的中尉佐藤,就再没有一个活着的小鬼子。

        “这不公平!”鬼子中尉佐藤真男用日语厉声咆哮,两只眼睛如同发疯了野狗一样红。没人听得懂他的话,即便能听懂,大伙也不会认为需要跟鬼子讲什么公平决斗。军官老苟向前跨了一步,双手抡刀,准备给鬼子中尉一个痛快?!捌埂庇质且簧瓜?,有颗子弹从背后飞来,擦着他的胳膊,『射』进了鬼子中尉小腹。

        “啊——”中尉佐藤惨叫着在原地转圈,转圈,却没有立刻断气,直疼得鼻涕、眼泪一起往外流?!捌?!”又是一颗子弹从人群外飞来,彻底解除了他的痛苦。

        “谁他娘的这么手欠,竟敢抢老子的生意!”老苟怒不可遏地向着枪声来源回望,只见张松龄端着步枪,满脸期盼地看着他,正等着他的夸奖。

        “老子怎么收了你这么一个祸害!”营长老苟气得两眼冒火,却无法跟一个入伍还不到十天的新兵蛋子计较。恨恨地转过身,带领着弟兄们去协助二连和三连收拾鬼子的大炮。

        小鬼子的炮兵也早就被枪声从睡梦中惊醒。无论今晚当值和未当值的,各自拿着步枪、手枪,缩卷在一门门火炮之后,做垂死抵抗。当他们发现佐藤中队已经濒临覆灭之后,一个个立刻发起疯来,不再拿着枪跟特务团二连和三连的弟兄拼命,而是拉开炮门,将成串的手雷塞了进去!

        “轰!”“轰!”“轰!”,剧烈的手雷爆炸声,在炮膛内部响起。正在与鬼子炮兵持枪对『射』的二连和三连特务团弟兄们被惊了个目瞪口呆,实在看不明白,小鬼子炮兵们这是唱得哪一出?将十几名野战火炮尽数破坏掉之后,鬼子炮兵们像捡到了什么大便宜般,狂笑着,朝几名少尉身边集结。然后举起步枪、手枪和指挥刀,毫不犹豫地冲着数倍于自己的中**人发起了『自杀』式冲锋!

        “板载——!”

        “板载——!”

        绝望的呐喊声此起彼伏,特务团二连和三连的弟兄们带着几分怜悯扣动扳机,将反冲过来的鬼子炮兵们『射』死在半路上。

        “上去几个人,把大炮身上能拆的东西全拆下来,丢到山沟里去!”三连长王铁汉参加过中原大战,知道怎么对付这种野炮才更干净彻底,大声命令。

        二十几名早有准备的弟兄从腰间抽出活口板子、老虎钳子,冲到已经被炸毁的火炮旁边,看到有螺栓的地方,就是一通『乱』拧?;鹋诘暮蟀虢厍珊椭Ъ?,也迅速变成一个个大小不等的零件,王铁汉带人将大块零件与炮弹堆在一处,将小块零件以及螺栓螺母等,打包背在肩上,然后在每堆炮弹下面塞了一个炸『药』包,开始向外铺设导火索。

        “动作利索点儿!”军官老苟带着一连弟兄赶过来,恰好看到地面上长长的导火索。低声催了一句,随即将目光转向一连长宫自强,“带上你的弟兄去收尾。每个鬼子身上都补一刀,咱们的人,无论已经殉国的,还是受伤的,全给我抬走。老子不能把自己兄弟,跟野兽葬在一起!”

        “是!”宫自强红着眼睛答应了一声,带领一连去打扫战场。今晚的奇袭战中,首要攻坚任务便由一连承担,虽然顺利地炸掉了敌军的所有炮楼,但一连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将近一半儿弟兄倒在了敌军枪口下,永远不会再醒来。

        “其他人,去把周围能点着的东西,全给老子点着了,什么也别给小鬼子剩!”老苟将目光四下看了看,冲着警卫班的弟兄命令。

        石良材带领全班战士和张松龄这个经过了战火考验的新兵蛋子,四下去放火。不一会儿,就将鬼子的营房点成了一个巨大的火把。军官老苟侧起耳朵听了听周围的动静,冲着所有弟兄们挥手,“撤,冲过来时那座木桥,咱们去良乡与三十一师汇合!让池疯子请咱们喝酒!”

        “好!”弟兄们兴奋地大叫一声,集结成队,跟在老苟身后,迅速从鬼子炮兵阵地上撤出,撤进周围此起彼伏的群山当中。

        “轰!”“轰!”“轰!”,巨大的爆炸声接二连三在队伍身后响起,鬼子留在阵地上的所有炮弹,都被三连的爆破组炸上了天空。走着,走着,与石良材并肩走在队伍前排的张松龄慢慢停住脚步,回过头,像做梦一般看着火光起处,心中猛然涌起了一股复仇的快意。

        “我上前线了,我没有忽悠别人送死,自己却往后方躲!我不是孬种!周大哥,田胖子,薇薇,你们看到了么?”他凄凉地笑了笑,在心里默默向天空中的星斗追问。几颗流星迅速从黎明的天空中滑过,在灿烂银河里,留下数道耀眼的慧尾。

        张松龄悄悄伸出手指,抹去眼角的泪水,然后迈开双腿,大步跟上队伍。在翻越第三道山梁的时候,他又听见了德制轻枪声那特有的声音,“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那是三连的黑瘦子排长带领其麾下弟兄,在狙击鬼子的援军。谁也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机会摆脱鬼子的追击,但是,整个队伍中,谁也没有回头。

        整个队伍像一条长龙般,在丘陵和溪谷之间无声无息地穿行。很快,连留在草地上的脚印儿都被山风吹散了,就好像他们从来没出现过一般,不剩任何痕迹。

        注1:板载,应该是日语中的万岁。二战时,通常鬼子『自杀』前会喊上几声“板载”,给自己壮胆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