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上前线 (一 下)

    第五章 上前线 (一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五章上前线(一下)小鬼子被彻底打懵了,他们没想到自己眼皮底下,居然会突然钻出来这么多中**人。更没想到连日来一直光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的中**队,居然还有如此勇气,冒着被发现后全军覆没的危险,越过重重阻碍,前来偷袭自己的炮兵阵地。

        负责带队?;づ诒闹形咀籼僬婺惺歉鍪芄婢=逃奈涫?,见到铁丝网和炮楼都已经失去了作用,立刻调整战术,放弃两翼不管,收拢麾下倭寇,准备跟中**队来一次正面对决。只见他抽出指挥刀,冲着天空哇啦哇啦地叫嚷了几声,很快,就将各自为战的士兵召集到了自己身边。

        鬼子在火力配置方面的优势,立刻显现了出来。三个小队所有还活着的机枪手全部集中到了战场正面,六挺轻机枪一字排开,与百余杆三八大盖,编织出了一道暗红『色』的弹幕。登时,就将冲在最前方的特务团弟兄扫倒了一大片。

        “轰!”“轰!”特务团的德制迫击炮再度开火,将两挺日本鬼子的机枪和四名机枪手送上了天空。紧跟着,特务团的轻机枪手们也冲了上来,在不到一百步距离内,与日军的机枪展开了对『射』。其余特务团弟兄迅速卧倒,驳壳枪侧转,由左向后,泼出一排排滚烫的子弹。

        几座炮楼都变成了火炬,烈焰夹着浓烟,照得整个战场忽明忽暗,。为了保证『射』击的准头,敌我双方在非常近的距离内,瞄准了对手的枪口火焰扣动扳机。双方都相信自己是最后的胜利者,双方都在以命换命?!斑?、哒、哒,哒哒,哒哒哒…….”拖着火焰的子弹贴着地皮钻来钻去,烫得人头发根根直竖。

        又一挺日军的轻机枪变成了哑巴,随后是一挺特务团的机枪。两名正副『射』手一个被子弹打中了钢盔,哼都没哼就趴在了地上。另外一名胸口受伤,被子弹的惯『性』推出了足足半米远,他兀自不肯放弃,在血泊中一寸寸往机枪旁爬。三连长王铁汉一个虎扑滚过去,抄起机枪,再度冲着鬼子的『射』手开火,鬼子的『射』手被机枪扫中,胸口被捣开了一个巨大血窟窿,破碎的内脏直接从张开的大嘴里喷了出来。紧跟着,两发特制的微型榴弹带着尖利的啸声,落在了王铁汉身旁,轰然炸响。

        机枪飞到了半空中,王铁汉的警卫员在最后一刻用自己的身体盖住了上司,被炸得全身上下支离破碎。下一刻瞬间,王铁汉从警卫员的遗体下爬了出来,抹了把脸上的血和眼泪,抓起德制二十四,对准日军的掷弹筒手扣动了扳机。

        又一名鬼子的掷弹筒手蹑手蹑脚爬到土坑里,迅速调整掷弹筒角度。石良材用眼角的余光看见了他,从地上捡起一把三八大盖,迅速退掉弹壳,拉动扳机?!捌埂鼻宕嗟那瓜旃?,鬼子的掷弹筒手被掀去了半个脑袋,红的、白的,在火光的照耀下格外刺眼。

        更多的特务团弟兄冲上前,逞扇面形铺开,围着负隅顽抗的小鬼子,用步枪、驳壳枪一阵齐『射』。中队长佐藤用六挺轻机枪临时拼凑出来的防御火力,迅速被压制了下去。军官老苟一跃而起,驳壳枪左右开弓,打得距离他最近处的敌人不敢抬头。一连长宫自强也带着数十名弟兄,鬼魅般从鬼子侧面冒了出来,每人手里都拎着一把大刀,刀锋处血珠滚滚而落!

        “冲啊,杀鬼子!”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声,刹那间,所有特务团的弟兄都从地面上跳起,如『潮』水翻卷。鬼子中队长佐藤也使出了最后的看见本领,指挥刀猛然向前一递,“全员突击!”。

        尽管人数还不到中**队的三分之一,鬼子兵们依旧毫不犹豫地从藏身处站起来,退掉子弹,装上刺刀?!袄吹煤?!”一连长宫自强一个箭步扑进敌群,大刀由左上到右下斜扫,两支胳膊和一条大腿飞了起来,还有一杆被砍断了的三八大盖儿。

        受伤的鬼子兵惨叫着栽倒,附近几名鬼子兵面无惧『色』,纷纷掉转刺刀,互相配合着,朝宫自强的前胸交替猛扎。宫自强被『逼』得后退了一步,差点摔倒。随即又一个斜拉,躲开了小鬼子的亡命一击。那个急于建功的小鬼子失去了重心,整个人扑到了宫自强的身体前,打『乱』了其余鬼子的进攻路线。宫自强毫不犹豫地挥刀下剁,将鬼子脑袋如同切西瓜般摘了下来。

        其余几名一连的战士也迅速赶到,彼此?;ぷ?,在宫自强身前砍出了一个半圆型豁口?;砜谀?,鬼子的破碎肢体丢了满地。半圆形豁口外,十几名鬼子兵手握退掉的子弹的三八大盖,大腿小腿不停的颤抖。忽然,一名上等兵发了疯,丢下上了刺刀的步枪,从腰间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小手雷,用双手捧着就往刀丛里冲。一名特务团的弟兄斜刺扑了过去,一刀扫掉鬼子兵的头颅,然后毫不犹豫将自己的身体地盖在了冒着烟的手雷之上。

        “轰!”沉闷的响声,炸红的所有中**人的眼睛?!靶值苈?,老子送你几个垫背的!”宫连长哑着嗓子呐喊,再度扑进鬼子堆中,手起刀落……

        此时战场上,敌我双方的士兵已经完全搅在了一处,用大刀和刺刀舍命搏杀。二十六路军的看家法宝势大力沉,往往几刀下去,就能将鬼子的步枪劈成两截烧火棍。而小鬼子们在小范围配合方面,却远在特务团弟兄们之上。虽然被大刀劈了个手忙脚『乱』,却总能互相照应着,一点点再将局面搬回来。

        还有一些受了伤的鬼子,自知求生无望。索『性』掏出手榴弹,拼命地往中**人的脚下滚?!昂?!”“轰!”“轰!”爆炸声在小范围内此起彼伏,有时炸倒的是中**人,有时炸飞的是鬼子自己人。特务团的弟兄们眼睛越来越红,渐渐地,居然忘记了此行目的。哪里鬼子多,就拎着大刀往哪里冲。无论脚下的鬼子是死是活,只要看见,就狠狠补上一刀。

        营长老苟见状,赶紧大声提醒:“拉开距离,用盒子炮招呼他们。别恋战!”

        “拉开距离,用盒子炮招呼他们。别恋战!三八枪只能开一次火!”一直跟在老苟身边的警卫班战士们也扯开嗓子,将上司的命令大声重复。

        三八枪里,根本就没子弹!这种枪支的巨大穿透能力,导致了鬼子在冲锋时,必须把子弹从枪膛里退出来,以免混战众把敌人和自己人一并『射』穿。特务团的弟兄们只开了几枪,就发现了敌人的致命缺陷。找到机会就将大刀『插』在地上,从腰间拔出第二件看家法宝,翻转手腕,由左向后缓缓移动,“乒、乒、乒、乒……”

        盒子炮的连发优势在不到十米的距离上,体现了个淋漓尽致。特别是特务团的这些老兵们,几乎个个都是孙连仲不惜血本拿着子弹喂出来。十米之内,根本不可能『射』失目标。一整排握着刺刀准备随时拼命的鬼子,连躲避姿势都没做出来,就被打成了滚地葫芦。后排的鬼子连忙找地方卧倒,却忽然认清了自己枪里面已经退掉了子弹的事实,疯子一般又跳了起来,端着刺刀向前猛冲。

        “乒!”张松龄终于把握住了一次机会,用盒子炮打断了一名鬼子兵的脖颈。那名鬼子兵头颅迅速后拧,身体却继续前冲。一直冲到距离张松龄不到两米处,才像腐朽多年的老树一般倒了下去。雪亮的刺刀『插』在地上,再向前半寸,就能将张松龄的脚掌『插』个对穿。

        “该死!”张松龄吓了一哆嗦,第二颗子弹不知道飞去了什么地方。又一名鬼子看到了便宜,端着刺刀向他扑了过来。张松龄急得额头见汗,本能地侧转驳壳枪,手背向上,手心向下,左手右手同时开火?!捌?、乒、乒、乒……”不知道多少颗子弹被他一口气搂了出去,鬼子兵的身体被拦腰打出了十几个血窟窿,颤了颤,悄无声息地断成了两截。

        血像喷泉一般从下半截身体中喷出,溅了张松龄满头满脸。他肚子里一阵烦恶,张口就把晚上吃的东西全吐了出来。就在此时,身边突然有**喝了一声,“你他娘的找死??!”随即,军官老苟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大刀斜撩,将一个近在咫尺的鬼子兵连人带枪撩到了半空中。

        “我,我……”张松龄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血,却仍旧忍不住胸口烦恶,继续狂吐不止。军官老苟狠狠踹了他一脚,将他踢翻在地,“要吐,就趴在地上吐,别给人的当刺刀靶子!”

        说完了话,他继续一手拎着刀,一手拎着驳壳枪,带领着他自己的警卫班,向战场深处杀了过去。

        “咬??!”石良材也迅速从张松龄身边跑过,丢下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张松龄如获至宝般将其从血泊中捡起来,顾不得擦,直接塞进自己嘴里头。有股剧烈的黄连味道从舌根处涌起,直冲他的顶门。这下,他彻底顾不上恶心了,重新捡起一双盒子炮,对着不远处已经濒临溃散的鬼子兵慢慢瞄准儿。

        火光中,一个拿着指挥刀的鬼子军曹,被准星套住。张松龄屏住呼吸,果断扣动扳机,“乒!”子弹穿过人群,在鬼子军曹前胸处掏出一个小洞。那名军曹迟疑地低头看了看,丢下指挥刀,仰面朝天栽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