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旗正飘飘 (六 中)

    第四章 旗正飘飘 (六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旗正飘飘(六中)张松龄从来没在一个男人的脸上,看到过如此明亮的眼睛。若不是古铜『色』的皮肤和那道鲜红『色』的刀疤破坏了整体美感的话,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面前这小石头儿是不是一个替父从军的花木兰,专门剪断了头发,混『乱』他人视听。

        好在只将目光稍稍向下挪动了几寸,他就发现了对方的喉结,笑了笑,轻声解释道:“这种事情,我何必骗你?!我们家的那个小杂货铺子,主顾本来就是些寻常百姓。能有东西杀口就不错了,谁还挑什么茶叶沫子不沫子。至于茶砖,那是用粗茶梗子压出来的,专门批发给即将出发去口外的行脚商,当地人根本不喝!口外那边天气冷,不长茶树。而蒙古人吃肉吃得又多,如果没有茶水刮去肚子里的油脂,很容易就瞎掉!”(注1)这种生意经,外行人听起来肯定是满头雾水。石良材很快就被说晕了,『摸』了『摸』自家光溜溜的后脑勺,笑着道:“我原来老听人说什么砖茶,砖茶,还以为是什么高档货呢!原来是关内卖不掉,专门产了糊弄蒙古人的!那还真不如喝我这枣树叶子茶呢,好歹不拿梗子糊弄你!”

        “也不完全是梗子,这里边还有老茶和新茶的学问。老茶需要味道冲,用靠近梗子的地方,比较经得起煮。新茶需要味道清新,用清明前后的嫩芽,泡出来味道、颜『色』和叶片的形状都是一流。呵呵,其实我也不太懂,都是道听途说的!”有心跟对方交个朋友,张松龄尽量往详细处解释。

        二个谈谈说说,很快就没有了初次相识的疏远感。军官老苟在旁边凑了会儿热闹,打了个哈欠,意兴阑珊地道:“我先去睡一会儿。你们聊着。他『奶』『奶』的,昨天晚上又开了大半宿的会,困死我了!”

        “您尽管去睡,张兄弟的事情,包在我身上!”石良材赶紧站起身,送顶头上司回房间休息。

        张松龄也站了起来,目送老苟在东侧房间的草帘子后消失?;姑坏人ü烧瓷弦巫?,草帘子一抬,军官老苟又从帘子后探出了半个脑袋:“石头儿,你们也别光顾着聊天。有空的话,你带张兄弟出门转转,熟悉一下营地的情况?;褂?,顺便帮他把吃饭的家伙领了。第二师的那帮王八蛋,把咱们侧翼守得像筛子般,已经不知道被多少日本鬼子小部队渗透过来了。搞不好,咱们明天就得替他们去擦屁股!”

        “知道了!您放心去睡吧,吃晚饭的时候,我再叫您起来!”石良材大声答应着,拉起张松龄的手,带着他走向西侧房间?!罢饧讣浞孔邮歉舷缃璧?,只有土炕。硬得很,好处是足够宽敞。我把你的行李放在炕东头了,那边稍微阴一些,晚上凉快!”

        “谢谢石大哥!”张松龄对石良材很有好感,点点头,笑着致谢。

        “都是自己家兄弟,客气什么!”石良材摆摆手,笑着抗议。

        二人一前一后,手拉着手进了门。入眼的,便是一个宽大无比的土炕。足足有三米长,两米宽,上面铺着高粱杆皮儿编制的席子,黄橙橙,亮闪闪的,看起来非常整洁。在整洁的大炕两侧,则相对叠放着两套淡绿『色』的被褥,都是非常新,『露』在边角处的线头还呈纯白『色』。

        西侧略比被褥高半尺左右位置的墙壁上,挂着一个木头做的格子支架。模样非常小巧,还可以随意调整高低宽窄。格子里边放的是书,最外侧还伸出来一个木头柄,上面挂着两把驳壳枪。

        这是张松龄最熟悉的东西,他本能地就想伸手去拿?;姑坏瓤拷鹂?,就听石良材在背后低声喊道:“别动,那是我的枪,你的挂在东面!”

        喊完了,才发现自己的态度太急,赶紧又笑了笑,换了种口吻解释:“我的枪通常都不上保险,怕你弄走了火。你的在对面,我也给你做了个小木头架子,挂墙上了!”

        张松龄讪讪地回头,果然在东侧的墙上,看到了自己的那两把驳壳枪。都刚刚被擦过,枪的表面纤尘不染。石良材解下自己的枪,扣上保险,信手交给张松龄,“为了出枪方便,我把准拿锯子锯掉了,你用起来肯定不顺手?!?br />
        张松龄接过对方的驳壳枪看了看,的确没有准星。笑着将它还了回去,低声道:“有准星我都打不准,更何况没准星了。你怎么练的枪,怎么不用准星也能瞄正目标?!”

        “嗨,练呗!天天打,慢慢就打出感觉来了!”石良材将自己的枪重新挂好,笑呵呵的解释,“咱们特务营里头,我不是唯一一个把准星锯掉的。咱们长官和纪团长的盒子炮上,也没准星。若论枪法,他们两个可比我准多了。一百米内,基本上是指哪打拿,抬手就有!”

        “真的!”这回,轮到张松龄的眼睛冒小星星了,盯着石良材,满脸难以置信。

        “以后咱们还要天天一个锅里搅马勺呢,我骗你干什么?!”石良材笑了笑,毫不谦虚地反问?!岸粤?,你那两把盒子炮,我都替你检查过了。其中有一把是上海那边仿造的,以后最好别再用了。万一在关键时刻卡了壳,就等于把脑袋卖给了人家!”

        “嗯!”张松龄点点头,望着自己的两把盒子炮,眼神里依稀『露』出几分不舍。石良材猜到了他的心思,笑了笑,低声补充:“到了咱们特务团,你还愁找不到枪用?!刚才咱们长官不是让我带你去领吃饭的家伙么?咱俩现在就去,把三大件全领回来。你早点熟悉熟悉,也省得上战场时抓瞎!”

        “三大件儿?”张松龄又楞住了,看着石良材,满头雾水。

        “长官没跟你说过么?”石良材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笑着补充,“我以为他已经跟你说过了呢,咱们特务团的人,吃饭的家伙就是三大件,一长两短。长的就是汉阳造,最近刚刚换成了德制二十四式,短的家伙么,就是盒子炮和大刀片子!”

        “大刀片子?”张松龄越听,越感到『迷』『惑』。在他的记忆中,大刀片子好像是二十九军的专利,当年长城抗战,二十九军弟兄就是拿着这家伙,将日本鬼子砍了个人仰马翻。

        “当然了,那可是咱们西北军的保命绝技!”石良材一挺胸脯,满脸自豪?!暗蹦暝勖抢铣す俑诜氪笏Ш竺妗?br />
        接下来,又是关于二十六路军的辉煌历史。张松龄其实刚刚从军官老苟嘴里听到过一遍,只是听的时候走了神,左耳朵进,右耳朵又还了回去。此番被石良材重新补课,才想起来二十六路军和二十九军都同属西北军一脉,大刀片子乃是镇军之宝,基本人人拿起来都能耍几下。

        左右闲着没事儿,石良材索『性』拉着张松龄的手出门,一边向他介绍营地内的基本规矩,一边朝军需处走。又往营地深处走了大约一里远路程,张松龄才发现特务团的确不是lang得虚名。别的不说,就单论道路两侧『操』场上那些光着膀子『操』练的弟兄,个个都长得虎背熊腰。倘若放在民间,恐怕一个能打十个。若是十个人排成队挥着大刀向前推进的话,恐怕一刀切下去,当者就全为齑粉了。

        “那是二营一连和三连的弟兄!”见张松龄满脸敬畏,石良材笑呵呵地在旁边解释,“这两个连都以擅长夜战而闻名。而夜战又以近战为主,大刀最是顺手!”

        “那咱们营…?”张松龄点点头,顺口追问。

        “咱们营是一营,是咱们整个特务团的拳头?!笔疾男α诵?,骄傲地补充,“大刀片子不比他们二营玩得差,最拿手是这个…”将右手拇指和食指分开,他比了个枪的形状,“讲究的是白天打水碗,夜里打烟头儿。你很快就能亲眼看到!”

        “噢!”张松龄佩服得五体投地。他『摸』过枪,知道那东西有多难掌控。甭说打水碗和烟头儿了,就是在一百米之外绑头猪让他打,三枪之内能将其击毙,他都得高兴得翻筋斗。

        想到自己的枪法可能会给特务团丢脸,他心里就有些忐忑起来。恰好经过『操』场之后,便是靶场。三十几名身穿草绿『色』夏装的弟兄正举着驳壳枪,朝着百米外的靶子轮番开火。每打过六发子弹,便停止『射』击。紧跟着,有人从靶子下方的壕沟里跳出来,挥舞着红旗报数。

        “一号靶位,六个十环!”“二号靶位,六个十环!”“三号靶位,五个十环,一个九环!”“四号靶位,六个……”

        没等持红旗的弟兄将数字报全,对着三号靶位开枪的那名弟兄已经垂下了头,将驳壳枪乖乖地交给身边的同伴,然后跑开几步,抓紧一根石头杠铃,一下接一下举了起来?!耙?、二、三、四……”

        足足举了二十下,他才满头大汗地放下杠铃,小跑着归队。那边的弟兄们却无人同情他,继续板着脸,朝着刚刚换好的靶纸倾泻子弹,“乒、乒、乒、乒…….”

        “一号靶位,六个十环!”“二号靶位,六个十环!”“三号靶位,六个十环!”“四号靶位,六个……”

        报数声再度响起,听得张松龄心里头一阵阵发虚。石良材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拉着他走向一个空着的靶位,冲着旁边监督训练的军官喊道:“老钱,借你的枪来用用。这位咱们营新来的学生兵,让他也打几发过过瘾!”

        “不借不借!绝对不能借!”被叫做老钱的军官头摇得如同波lang鼓般,却同时将自己腰间的驳壳枪解下,单手递了过来,“你小子就别显摆了行不?我手下这些弟兄刚练了不到两个月,受不起你的打击!”

        “啰嗦!”石良材一把抓过驳壳枪,看了看,然后交给张松龄,“拿去打,千万别替老钱省子弹。他专管新兵训练的,手头里子弹有的是!”

        张松龄原本不想丢丑,却又经不起驳壳枪上那瓦蓝的钢铁光泽的诱『惑』,试探着将其接了过来,对准一百米外的靶子,小心翼翼地瞄准儿。手抖得厉害,靶心在视野里,也抖得厉害。

        毕竟曾经下过一番辛苦,很快,他的手就不再抖了,屏住呼吸,第一次扣动扳机?!捌?!”子弹呼啸着飞出了枪口,在靶子中央偏上方,留下了一个黑点儿。讪讪地笑了笑,他又第二次瞄准,再度扣动扳机,“乒!”子弹再度飞出,打在靶心下方,掏出一个圆洞。张松龄深吸一口气,第三枪、第四枪、第五枪,转眼把规定的六枪打完了,却又打了一个七环,一个五环,还有两颗子弹,却是连靶子都没沾着,不知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石良材在旁边认真看着,边看,边不断点头,摇头。待张松龄的枪声完全停了下来,他迅速上前,伸手包住张松龄手背,“你这一看就是野路子!盒子炮枪口往上跳,是天生的缺陷,神仙也解决不了。你得这样,注意眼睛盯着靶子,不要想怎么扣扳机,感觉有了,就立刻勾手指头…….”

        说着话,他将张松龄的右手翻转,手心向下,手背向上,从左到右缓缓移动,“开枪、开枪、开枪、开枪……”

        “乒、乒、乒、乒……”随着喝令声,一颗颗子弹连续飞出,在百米外的靶子上,拦腰打出一道直线。

        “换手!”将张松龄的手松开,石良材命令,声音里不带半点人间烟火。张松龄机械地接受命令,将驳壳枪换到左手,随着对方的指点机械地动作,“翻腕子,手心向下,手背向上。用胳膊的移动抵消枪口的跳动,开枪,开枪,开枪……”

        “乒、乒、乒、乒……”又是一阵连续的枪响,子弹飞出去,左左右右,将靶子上打得到处都是弹孔。

        注1:砖茶长期以来,都是草原民族补充维生素的重要手段。如果失去砖茶供给,则会因为维生素缺乏,而染上各种疾病。所以民间素有,茶能刮油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