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旗正飘飘 (六 上)

    第四章 旗正飘飘 (六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旗正飘飘(六上)“别人怎么办,咱们基本上都管不了。但咱们,好歹还能管得了自己!”这也许是张松龄今天从老苟嘴里所听到的,最温暖的一句话。也正是又这么一句话做支撑,才让他觉得眼前还有一线光亮,不至于彻底在黑暗中窒息。尽管,他的头已经抬得非常艰难。

        在人生的头十七年里,本质上,他是一株生活在温室里的小树。家境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却也能让他读书上学,能让他衣食无忧。在父亲和两个哥哥无微不至的照顾下,他接触的俗事不多,故而眼神很纯净。只看到了外部世界美好的一面,很少看到人间的丑陋与肮脏。

        在他看来,自己的祖国虽然已经垂老,肌肉和骨骼却依旧强壮;在他看来,周围的百姓虽然贫穷,却依旧未失去淳朴与善良;在他看来,这个国家的官吏虽然有那么一点点贪婪,有那么一点点不讲道理,但大部分时间,还是在为了振兴这个国家而努力着;在他看来,这个国家的军队虽然实力相对弱小,但威武不屈、面对强敌虽百死而不旋踵。

        他不是没听说过九一八事变,长城抗战。但从报纸和广播当中,他听到的都是中**人光明与勇敢的一面。所有失败皆因武器与敌军相差太大,每一个人都坚持到最后一刻,才洒泪告别战场。

        他不是没听说过中原大战,派系之争。但在他幼稚的想法里,那都不过是一大家子里的兄弟们互相之间闹的小矛盾。也许为了遗产分配不均,还会动动拳头,但是用不了多久就能和好如初。特别是在有强敌杀到家门之时,兄弟们一定会放弃所有矛盾,共御外辱。因为只有这样,家才能成为他们的家。如果家落在外敌手里,他们就全都成了长工和奴隶,老父遗留下来的家产谁也捞不到!

        什么宋哲元、张自忠,什么蒋总裁、冯副司令官,在他眼里以前都是一张张京剧脸谱,就像舞台上的关公、岳飞、秦琼,个个都是忠孝节烈,个个都是侠肝义胆。偶尔表现不佳唱跑了调子,但只要观众一提醒,立刻就会想起本分所在,继续按照写好的剧本唱下去,绝不会自己砸了自己的场子。

        然而最近两个月,脱离了家人的庇护,他却发现外边的世界远不像自己希望的那样干净。他看到了太多的丑陋,太多的肮脏。他听到了太多的阴谋,太多的龌龊。他发现自己一直心向神往的二十九军,里面不但有血战长城的英雄,还同时有大批的汉『奸』、国贼;他发现自己身边那些善良淳朴的绝大多数,在『奸』诈阴险起来之时,一点儿也不比欺负他们的那些贪官污吏差多少;他发现国家已经到了最危险时候,各支军队之间依旧派系分明,忘不了互相鄙夷,互相倾轧。他发现中央『政府』在对待嫡系和非嫡系部队之时,那碗水根本不会端平,哪怕是这支非嫡系,已经杀到了抗战最前方,直接面对最强大的敌人;他发现他平时所钦佩的那些军人们,宁可躲在医院里边忍受护士的白眼,也不愿意拿着枪走向战??;他发现……

        这个世界和世界上的人,在短短两个月内,迅速丰满起来。并且在他的目光所及之地,处处都流淌着墨汁一般的颜『色』。所幸在这沉重的黑『色』里边,还不断挣扎着几点光明的影子,如在死神面前仅仅相拥的田青宇和韩秋,如张开双臂试图挡住所有子弹的周珏,如胆小懦弱却不失善良纯真的彭薇薇,还有还有,那个沉睡在绝代军师梦里,永远都不愿意醒来的老魏丁……

        这几点光明汇聚在一起,如果冬夜里的火苗,不断温暖着他的心脏,温暖着他的血『液』。让他在黑暗与沉重之下倔强地直着腰,继续蹒跚前行?!氨鹑嗽趺窗?,咱们基本上都管不了。但咱们,好歹还能管得了自己!”只要自己管好自己,即便无法冲破黑暗,至少不会给黑暗再增加沉重的一抹。即便无法看到晴空,至少不会再污染别人的眼睛。即便最终还是要轰然倒下,至少,至少在他活着时,是跟光明站在一起。至少他的影子,会让后辈们在追逐光明时,看到更多更多的希望。

        “咱们二十六路军,向来以军纪严明而著称。当年老营长在落难之时,也不忘了教训弟兄们…….”军官老苟一路上继续滔滔不绝地介绍二十六路军的光辉往事,张松龄已经完全听不见了。他整个人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在总结过去的同时,悄然地成长,一点点变得更加坚强。

        这种变化,几乎在每个男子的成长过程当中,都会发生。只不过在有些人身上发生的早,有些人身上发生的迟;有些人身上,是一点点变化,正像春草初发;有些人身上,却如同菩提树下顿悟,刹那间脱胎换骨。

        当走到特务团营地前的时候,他的肩膀已经完全挺直了起来。门口当值的哨兵见到军官老苟,立刻举手敬礼。老苟也收起满脸的激愤,停住脚步,认认真真地向哨兵还礼。然后领着张松龄,大步走进营盘之内。

        正值下午出『操』时间,营地内基本看不到几个人。只有当值的士兵,在底层军官的带领下,握着枪,在一排排用树木和干草临时搭建的屋子间来回巡逻。军官老苟一边走,一边不断向士兵们还礼,偶尔还会停下来,跟熟悉的人随便聊上几句关于训练情况和新武器掌握情况之类的话题,非常尽职尽责。

        在穿过了大约十四、五排木屋之后,张松龄眼前终于出现了数栋彼此**又相互衬托的土坯房。每栋房子都围着由黄土夯成的矮墙,约莫半米来高,纯粹属于划分院落边界作用。既阻挡不了人的脚步,也阻挡不了人的视线。

        在正中央稍微偏左一个小院子前,军官老苟停住了脚步?;赝烦逭潘闪涞懔说阃?,然后信手推开了木栅栏门。才进院子,立刻扯着嗓子大喊起来,“石头,石头,你在吗?你他娘的又死到哪去了?!”

        “在呢,在呢!”喊声刚落,黑洞洞的屋子里边,立刻跑出了一个矫健的人影。大约一米七左右,古铜『色』皮肤。手里握着一本书,抬起脸来,却是一道红鲜鲜的疤痕,从左眼斜着划过鼻子,直到右侧耳垂儿。

        “又看书,早晚你得看成瞎子!”军官老苟恨恨地骂,然后将他介绍给张松龄,“这是石头,大号叫石良材,我的警卫班长。这是张,张什么来着……”

        他搔搔头,有些歉意地看向张松龄。后者赶紧自报家门,“张松龄,弓长张,松树的松,年龄的龄!见过石头大哥?!?br />
        “对,张松龄,我昨天只听了一遍,所以没记??!”军官老苟拍了自己的后脑勺,继续介绍,“我今天早晨跟你提过他,就是老纪昨天下午从石头堆里扒出来的那个。从现在起,他也跟着我了。你把屋子收拾一下,腾个放被褥的地方给人家。他可是正经八本儿的高中生,今后你再有看不懂的书,就不愁没人问了!”

        “早就收拾好了。早晨您刚跟我说完,我就已经动手收拾了!”石头面相虽然长得甚是凶恶,人却善良体贴。笑着回应了顶头上司一句,然后主动将手递向张松龄,“张兄弟是吧,欢迎,欢迎!我已经去军需官那边,替你把行李和夏装都给领回来了。你看看是否合身,不合身的话,咱们赶紧找他换去!”

        张松龄赶紧伸过两只手去,跟石头的手握在一起,晃了晃,然后笑着致谢,““谢谢石头大哥!谢谢!”

        “进屋去说,进屋去说。石头,先把茶给老子倒一碗过来,他『奶』『奶』的,老纪那匹马闹肚子,被我留在医院了。这三伏天在太阳底下走回来,还真有点儿热!”

        “噢!”石头儿狐疑地看了上司一眼,不太相信对方的话,但也不刨根究底。笑着引领张松龄进了屋门,在正中间有灶台的房子里的一张八仙桌旁安排两人坐下,然后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书收起来,拎着茶壶给每人倒了一大杯,“枣树叶子茶,我自己晒的。张兄弟也尝尝,不是我吹,味道相当地不错!”

        “得了,你这没见过世面的土鳖!”军官老苟端起茶汤,一口闷了下去。然后又抢过茶壶,自己给自己倒满,“人家张兄弟家里头是开铺子的,什么好茶叶没见过?你这破玩意儿,也就糊弄糊弄长官我!”

        “嘿嘿,嘿嘿?!笔汾ㄚǘ?,将茶壶朝自己面前挪了挪,笑容里隐隐带着一点儿尴尬。张松龄见状,立刻狠狠喝了一大口,然后学着老苟的模样,将茶壶抢在手里,自己给自己加满,“真解渴!还带着枣树花儿味道!清爽!我们家那个小铺子,平时也就倒腾有些茶砖和碎茶沫子,还不如这个上口儿呢!”

        “真的!”石头儿的眼神立刻开始发亮,一闪一闪的,就像夜空中的星星般纯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