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旗正飘飘 (五 下)

    第四章 旗正飘飘 (五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旗正飘飘(五下)近两个月来,张松龄出于半与世隔绝状态,对外边的情况所知甚少,因此完全『插』不上话,只能竖起耳朵讪笑着倾听。小说排行榜

        见到他那幅满脸茫然的模样,军官老苟愈发怒不可遏,指着他的鼻子,继续大声数落道:“你以为那二十九军是什么好东西,当年在长城上拿大刀片子跟鬼子拼命的那群好汉子,早他娘的死绝了!如今剩下的全是一帮窝囊废!七号日本鬼子炮轰的宛平,都到了十四号了,宋某人还跟小日本儿的参谋长在那眉来眼去。念在都是西北军这一根苦藤上长出来的瓜的份上,老营长带着咱们二十六路军北上支援,他宋某人却说怕日军找到借口扩大事态,硬是把咱们堵在了保定城里!他『奶』『奶』的,日本鬼子找不到借口就不扩大事态了?当年‘九一八事’变时,张小六子还躲在北平抱着女**腿起腻呢,他的部下当时连一枪还都没敢放呢,怎么就让日本人把东北军的老窝给端了?!”

        九一八事变时,张松龄年纪尚小,对事变的起因和经过都很『迷』糊。此番听到军官老苟算起旧账,不由得听了个目瞪口呆。在他心目中,东北军当年即便再不争气,也是血战之后,力有不逮才退入了长城。几曾想到,当时的中**人,居然还蒙受了连一枪都没敢放的奇耻大辱!。

        四十万人齐解甲,更无一个是男儿。张学良当时沉『迷』于哪个女人怀抱,张松龄不知道。但是他却能感觉到一个军人的荣誉被践踏,虽然身上的军装,他才正式穿上不到半天时间。

        看了满脸屈辱的他一眼,军官老苟继续大骂:“上月二十号,日本鬼子的军队再度炮击宛平,弟兄们冒着鬼子的炮火死战一昼夜,盼着宋哲元这个长官拿出点勇气来,带领大伙给鬼子当头一击。谁料第二天天亮,盼来的确是放弃宛平,把阵地交给地方保安队的消息。二十七号鬼子大举进攻,他宋哲元除了一而再,再二三地发通电之外,没做任何战斗部署调整。二十八号,小鬼子袭击南苑,炮弹直接就落在了学兵营的头顶上,瞄得那个准啊,就像事先演练过多少遍一般??闪悄显费П奈迩а?,连真枪都还没『摸』到呢,就全做了日本人炮下之鬼了!你还想去二十九军?你现在就是去了,除了被人当炮灰之外,还能干得了什么?!”

        学兵营被日本鬼子全歼了!刹那间,如同被冻僵了般,张松龄全身上下的血『液』都不再流动。二十九军学兵营,抗日学生军,那是他曾经梦寐以求准备加入的队伍,那是田青宇、韩秋和路明他们唱着歌要去的地方。没想到,等待在那里的,却是绝望与死亡。

        他又想起了彭学文对二十九军的指责,与军官老苟的话相互印证,令他无法再拒绝相信。而如果他当时不是被老军师魏丁扣在了铁血联庄会,现在,恐怕真的像老苟说得那样,早就成了日军炮弹下的一具尸体了。到死,都不知道自己被谁所出卖?。ㄗ?)“咱们二十六路军,眼下有三十、三十一、二十七三个师,正逆着小鬼子的攻势顶在良乡。而他们二十九军,前天刚刚撤离了北平,军部如今就设在咱们背后八十多里的保定府。是跟着咱们二十六路军一道向前顶,还是跟着他们二十九军掉头朝南转进,你自己选,我不拦着你!”丢下一句硬邦邦的话,军官老苟不理睬已经被惊呆了的张松龄,扬长而去。

        直到他都走出了一百多步外了,张松龄才突然恢复了神智,不顾扯动身上的伤口,撒腿朝他追了过去,一边追,一边大声喊道:“等等我,苟长官。等等我,长官。我不去二十九军了,我跟着你们二十六军干了!”

        “不是二十六军,是二十六路军!”军官老苟本来也没想真的把张松龄给丢下,听见来自背后的喊声,板着脸回头,“本来咱们二十六路军就被削减得没多少人了,再给你降一格,就更不用打仗了!”

        “是,长官。我糊涂了,我糊涂了!”张松龄陪着笑脸,一幅认打认罚模样。

        “你本来就是个糊涂蛋!亏得老纪还把你当香饽饽!”军官老苟抬脚虚踹了一记,气呼呼地数落。

        “我不是被鬼子用炮弹给砸伤了脑袋么?”只要肯让自己当兵,张松龄不才在乎被人怎么数落,顺着对方的口风自嘲。

        军官老苟被生生地给气乐了,伸出一支胳膊将他搂了过来,用另外一只手的手指戳着他军服上的胸章说道:“看清楚了,别再跟老子装傻充楞。这个是d,英文字母d,你该比我认得明白吧。d后边是二十七,就是说,你是第二十七师的人。咱们第二十六路军,如今名义上下辖五个师,实际上能被咱们老营长带着上战场的,只有三个。分别是:第二十七、第三十和第三十一师。另外两个还在南京一带接受中央的改编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改编完!记清楚了没有,今后别人问起,你要大声告诉他,你是二十六路军的,别再『迷』『迷』糊糊地给老子丢人!”

        “是,长官!”张松龄知道老苟这样说,就是意味着他已经重新接受了自己,挺直了胸脯,大声回答。

        “你先前念念不忘的二十九军,与咱们二十六路军,都是冯老长官的部众。咱们这支队伍的长官,也就是我们口中的老营长,姓孙,讳连仲,与前两天战死的北平那位二十九军副军长赵登禹,都在冯老长官帐下十三太保之列。后来冯老长官跟蒋委员长闹掰了,打了败仗宣告下野,咱们西北军,也就分成了几大块…….”唯恐张松龄再闹出分不清二十六和二十九军之间区别的笑话,军官老苟揽着他的肩膀,抓紧时间给他普及军中常识。

        他说话条理『性』极差,该详细介绍的地方,往往一句话就带了过去。该简略介绍的地方,往往又鸡零狗碎说个没完。尽管如此,张松龄也大致了解到了,自己所在的这支部队的一些基本情况,原本愤懑烦躁的心情,也跟着渐渐又平复了下来。

        按照老苟的说法,这支部队全称为: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六路军。前身乃是冯玉祥将军麾下的西北军第八路军,军长为孙连仲,是冯玉祥将军麾下的十三太保之一,以骁勇善战而著称。北伐成功之后,冯玉祥将军与中央『政府』分分合合,闹了很多别扭。西北军也在复杂多变的中,分化演进为了几大块。一部分为二十九军,以宋哲元为首,实力最强。一部分为第三路军,总指挥为韩复渠,家底儿最厚?;褂幸徊糠志褪嵌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被称同行戏称为叫花子军,总指挥为孙连仲。

        上个月七月七日,日军进攻北平,二十九军奋起反击。二十六路军念在双方本是同根生的份上,仗义前来支援。但宋哲元唯恐二十六路军到来之后,分弱了自己的权力,硬是找借口拒绝了孙连仲将军的好意。没办法,孙连仲只好将队伍中途收了回来,与关麟征带领的中央五十二军的两个师一起,暂时驻扎在了保定。

        这也就是,上个月铁血会的肖二当家去了保定,被当地驻军的勃勃英姿晃花了眼睛的原因。五十二军的两个师,第二,第二十五师全是按照德国顾问要就改编的整理师,配备了清一『色』的德国原装进口武器。而二十六路军虽然不像五十二军那样受中央的重视,在孙连仲将军的软磨硬泡下,最精锐的二十七师,也更换了大部分枪支为德械。只是野战火炮和汽车因为中央『政府』财政紧张,不知道哪天才能配备到位而已。

        正如张松龄事先从伤兵们口中听闻的那样,二十七师,是三旅六团的大编制。不看武器装备,但从人数规模上论,比中央军的第二十五师还要庞大。其中两个步兵旅为普通作战单位,受师部指挥。另外一个骑兵团和一个特务团,却组成了一个近卫旅,是精锐中的精锐。名义上挂在二十七师之下,实际上却由军部直辖,除了孙连仲本人之外,其余谁也无权调动。

        如此,铁血会肖二当家搭上纪团长这条线之后,能立刻用粮食换到大批旧汉阳造的原因,也就呼之欲出了。人家二十七师刚刚接手了大批德国新枪,淘换下来的汉阳造正愁没地方扔,换给铁血会,既然能得到急需的粮食肉食,又能落下个支援地方抗日队伍的好名声,何乐而不为呢?

        只是当时做决定将汉阳造卖给铁血会的那位长官恐怕做梦也没有料到,规模号称近千的铁血会,拿着大批枪支弹『药』,却在一支十几人的日本鬼子探路小分队面前,作鸟兽散。如果不是纪团长等人恰巧赶到,恐怕存在库房里的枪支弹『药』和粮食布匹,全都白白便宜了日本鬼子!

        “你们铁血会,其实已经算不错的了!”见自己一提到“铁血会”三个字,张松龄的面孔就不断抽搐,军官老苟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安慰:“你们好歹还跟那伙探路的小日本鬼子干了一架,拼掉了他们半个小分队。附近的贝勒庄自救会、大庙庄红枪会还有四格格庄敢死队,事前刮地三尺,让老乡们拿出粮食来供他们大吃大喝,说是要做个饱死鬼去跟小日本拼命。结果小日本儿才一『露』面儿,他们就立刻摆起香案跪迎了王师,连一颗子弹都没敢放!”

        他不安慰还好,一安慰,张松龄真是不知道自己该大哭几声,还是该大笑几声。这就是他的同胞,这就是他甘洒热血的那个频临危亡的民族。在这个民族漫长而繁华的历史当中,不乏舍死忘生,甘愿为国家洒尽最后一滴热血的人。同时,却也不乏时刻刻准备出卖她,踏着她倒下的身体,为家族和自己,搏取数载荣华富贵的人!他们的身影重在一起,共同构成了这数千年文明。他们身影重叠在一起,让后辈们说不清这个民族到底是可憎还是可爱。

        “而这些又算什么,今后你见到比这难堪十倍,愤懑十倍的事情,还多着呢?!蓖鸥约耗昵嗍蓖赡?,同样在发现事实之后痛苦而又绝望的面孔,军官老苟摇摇头,『露』齿而笑?!澳慊鼓昵?,见得少。慢慢地,见多了,也就习惯了。习惯了,也就不觉得愤怒了。别人怎么办,咱们基本上都管不了。但咱们,好歹还能管得了自己!”

        注1:二十九军学兵营,组成为一部分北平高校的大学生和一部分在二十九军接受军训的中学生。宋哲元的本意是通过学兵营为二十九军培养后备军官,不料此举却触动了一些人的利益。七七事变后,宋的心腹潘毓贵将学兵营的位置和内部详细地图,全都提供给了日军。在七月二十八日,日寇先是炮击,然后强攻,将里边的五千余爱国学生屠戮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