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旗正飘飘 (四 下)

    第四章 旗正飘飘 (四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旗正飘飘(四下)大抵是心里头觉得李营长是大烟鬼的消息太难于启齿,在得到了张松龄的反复保证之后,吴大姐便失去跟他继续交谈的兴趣。tu.duoyou而张松龄自己也因为在醒来之后的短短时间内就接触了太多让他震惊的消息,忽然变得有些神不守舍。二人保持者两步左右的距离,一前一后,出了野战医院大门,转上临近的青石板儿小路。沿着小路又走了三、四百步,便转到了一条颇为宽敞的大街上。

        大街上的人很多,基本上都穿着军装?;蛘咂锫?,或者徒步,一个个行『色』匆匆。而天空中断断续续传来的大炮声,更是在提醒着人们,战争距离此地并不遥远。

        “咯吱吱!”一阵急促的刹车声,贴着张松龄的身体响起,惊得他迅速回头,怒目而视。驾车的军官却根本不在乎他的愤怒,跳下车,立正,雪白的手套高高地举到耳边,“大姐!大姐您这是要去哪啊。我送您过去!”

        “小心点儿,万一撞着人怎么办?”吴大姐毫不领情,冲着白手套竖起丹凤眼,“我送这位二十七师的小兄弟去特务团,没多远,就不lang费你的汽油了?;赝芳四忝钦攀Τ?,记得帮我向他带好!”

        “去特务团??!”白手套好像很失望的样子,低低的回应了一声,“那的确没多远。大姐,您以后要出门,就提前派人给我打个招呼,或者打个电话给我也行。我立刻开车过来接您!”

        “那我可劳驾不起!”吴大姐的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拒人千里的味道,“那车是你们师长的,我一个护士,坐了师长大人的车,能不折寿么?赶紧回去吧,路上慢一点儿,小心别碰着人!”

        “嗯!”白手套接连碰了两个软钉子,耷拉着脑袋重新跳上汽车。打着了火,又好像要记住什么一般,盯着张松龄的连仔仔细细看了两遍,然后才狠狠地踩了下油门儿,扬着尘土而去。

        “哧!”张松龄鼻孔中喷出了一股冷气,很是为白手套的嚣张而感到不满。吴大姐也觉得白手套刚才做得太过分了些,歉意地笑了笑,低声解释道:“这种人,你必要跟他一般见识。他是二十五师师长张耀明的司机,平时净开着车四下招摇。也就是在他们二十五师,没人计较这些?;涣嗽勖钦獗?,早拖下去把屁股打成八瓣了!”(注1)“呵呵!”张松龄咧嘴傻笑,仿佛已经看到了白手套屁股开花的悲惨模样。从吴大姐跟白手套两人刚才的对话里,他隐隐感觉到,白手套所在的第二十五师,跟自己所在的第二十七师之间的关系很微妙。特别是第二十七师特务团,好像对白手套很有威慑力,吓得此人连凑近大门口儿的勇气都没有,一听见就望风而逃。

        “听说你们纪团长,最近又发了一笔洋财?!”被白手套一打岔,吴大姐的心情好像稍稍好了一些,冲着张松龄笑了笑,放慢脚步,主动缩短了彼此之间的距离。

        “可能是吧,我不太清楚。我新来的!”张松龄快走了几步,跟吴大姐彼此间隔着两拳头远的缝隙并排而行。

        他说的是一句半点儿水分都没有的大实话,却没人肯相信。吴大姐瞪圆了丹凤眼瞅着他,嘴角涌起一抹冷笑,“看不出来,你的嘴巴还挺严的??!新来的,老纪就敢把你往战场上领?!你们特务团,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靠谱了?!”

        “这,我真的是新来的,我身上的伤,我,不是…”张松龄满脸委屈,却不知道该从何处开始解释起。

        吴大姐却根本没打算刨根究底,笑了笑,大度地摇头:“好了,你们有纪律不让说,就不用跟我说。大姐我当了这么多年兵了,还能不了解你们特务团的规矩么?!,喂,老狗,苟有德,你急慌慌地奔哪儿去?!”

        后半句话,明显不是对张松龄说的。后者迅速抬头,顺着吴大姐手指方向,在街道的对面发现了自己在特务团的顶头上司老狗。骑着一匹枣红『色』的骏马,马鞍后,还拴着两个满是油渍的破书包。

        军官老狗也看见了吴大姐和张松龄,赶紧跳下坐骑,牵着枣红马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笑呵呵地打招呼,“大姐啊,您干什么去?”

        “苟,苟长官!”张松龄赶紧鞠躬,结结巴巴地打招呼。不是因为紧张,而是因为对方的姓氏实在过于古怪。无论怎么叫,都令人觉得别扭至极。

        “狗长官!还不如叫狗官!嘻嘻……”吴大姐用胖胖的手掌掩口,一笑之间,居然有些风情万种。军官老狗被笑得三魂七魄全都出了窍,抬起手来不断搔自家后脑勺,“那个,那个,姓是爹娘给的。没办法改不是。小张,你不好好在医院躺着?自己跑出来干什么?老子刚让伙房炖了鸡汤,正准备给你送过去呢!”

        “谢谢长官!我已经出院了!正准备向您去报道!”张松龄感动地再度躬身,声音也登时变得利落了许多。

        “鸡汤?!”吴大姐的眼神瞬间一亮,伸手去扯马鞍上的油书包,“让我看看,什么鸡炖的汤能炖成方盒子形!”

        “饭盒,饭盒,方的是饭盒!”军官老苟左遮右挡,终是抵挡不住吴大姐的进攻,被利落地缴了械??炊苑降牧场荷谎杆僮?,他抹了把额头上的汗,低声补充:“是,是给医院送去当止痛『药』的,这东西,比吗啡好使。真的,我不骗你!”

        “那我帮你带过去好了!”吴大姐将两个装满大烟土的书包朝自己脖颈上一套,在上身交叉着挎了起来。丰满的胸口,立刻被书包带勒得鼓鼓囊囊。军官老苟想往回抢,却又怕自己的手碰到不该碰的部位,脸红脖子粗,低声嘟囔:“你,你总得讲点儿道理吧!是老纪交代我给李营长送过去的,你总不能半路上就劫走!还给我,赶紧还给我,否则,我跟老纪没法交代!真的,没法交代!”

        “那你让老纪过来找我好了!”吴大姐软硬不吃,板着脸回应。随即,劈手夺过马缰绳,飞身跨了上去,“想要这匹马,也让老纪亲自过来取。我刚好有话要跟他说!”

        “哼嗯嗯——”可怜的战马被胖大姐压得直打趔趄,却终究无法抵抗来自缰绳的拉扯。只好认命地转过头,沿着张松龄来的方向,晃晃悠悠地跑了。

        注1:张耀明,国民革命军二十五师师长,抗日英雄。一九四八年任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校长长。后因为丢弃学校而被免职,抑郁而终。二十五师是第一批按照德国步兵标准重建的整编师,装备精良。七七事变时驻守保定与沧州之间,阻挡日军进攻两昼夜,损失过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