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旗正飘飘 (三 上)

    第四章 旗正飘飘 (三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旗正飘飘(三上)浑浑噩噩,张松龄听见有人在自己耳边不停地说话,一会儿是田青宇和韩秋,一会儿是陆明和柳晶,再一会儿是方国强和彭学文。小说排行榜

        他们不再争吵是到底向南还是向北的问题,反正到哪儿都是为了打鬼子。彭薇薇也不再躲着他,而是眨巴着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教他一起唱那首五月的鲜花。而老军师魏丁,则还是那么没正形,闭着眼睛,翘着二郎腿在躺椅上听着,仿佛所有的歌,都是晚辈孝敬给他听的一般…

        这一觉睡得很长。当张松龄再度睁开眼睛,天『色』已经大亮。阳光透过雪白的窗纸晒进来,晒得他身上暖暖的,柔柔的,一点儿也不想动弹。

        那种窗纸叫做巧娘纸,以洁白透光并且兼具柔韧『性』而著称。曾经在老张家货栈很畅销,后来随着东洋玻璃的涌入,有钱人家都不再用窗户纸了,而普通人家又受不了巧娘纸的高价,才渐渐失去了市场。但夏天的时候,还是有一些传统的老住户,喜欢买几卷巧娘纸回去,贴在碎花窗棂上,既透气透光,又能防蚊虫,还有几分怀旧的味道。

        “不知道爹和大哥急成了什么样子?”想到了巧娘纸,张松龄就不知不觉想起了在鲁城的家。当时他走得豪情万丈,现在回想起来,却知道自己做得太莽撞了。即便不敢跟父亲和哥哥告别,至少也要在信上多写几个字,跟他们把北行的目的解释得更清楚一些才是。现在可好,自己一走就音讯皆无,北平附近又打成了一锅粥,家里人还不知道要多担心呢!

        想着想着,他就觉得鼻子里有些发酸,眼框子有些发热。赶紧把姿势调整成侧卧,从被窝里偷偷地伸出手去抹眼泪。一只眼睛还没等擦完,就听头顶上传来“咚!”一声巨响,紧跟着,有个大嗓门女人凶神恶煞地怒吼道:“醒了没有?醒了就赶紧起来吃饭,别躺在那里装死!”

        “谁装死了?!”张松龄迅速抽了抽鼻子,不服气地反问。转过头,恰看见一片壮硕的乌云。

        肩宽足有三尺开外的护士大姐将饭盆往病床前的小柜子上一拍,竖着丹凤眼吼道:“没装死你挺在床上干什么?全身上下总共才四道小口子,你还想躺着让老娘喂你吃饭?!告诉你吧,门儿都没有!”

        总共才四道小口子?张松龄最高兴地莫过于听到这个消息了,至于护士大姐的呵斥,只当做耳旁风。将被子拉开一道小缝隙,他就将头往自己身上看。却看见被窝里赤条条一幅好皮囊,居然连内裤都没有穿。

        “??!”张松龄立刻闹了个大红脸,双手将被子拉起来,紧紧捂住?;な看蠼闳雌擦似沧?,不屑地数落:“捂什么捂,就跟老娘没见过似的。你身上的伤口,全是老娘给你洗的!能看见的,早就看光了!”

        “你……”从没见过如此彪悍的女人,张松龄又羞又怒,脸红得像只大茄子。同房间的病友们却捶打着床铺大笑了起来,仿佛捡到了多少绝世珍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捂,别捂,吴大姐早就看过了。再多看两眼也不妨事!”

        “笑什么笑!”护士大姐转过脸,用端饭的铁盘子挨个床头狠敲,“我叫你笑,我叫你笑。等会儿打针时,老娘就故意往你裤裆里捅,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哄笑声噶然而止,伤兵们迫于吴护士的雌威,趴在床上,用被子角挡住嘴巴,一个个忍得好生辛苦。

        “哼,就是犯贱!欠收拾!”吴大姐单枪匹马力克群雄,心中得意。撇着嘴扫视四周一圈,转过身,风风火火地走了。

        “咚!”门被在外边摔上。紧跟着,病房里又响起了一片哄笑声。张松龄也被折腾得一点儿脾气都没有,试探着从被窝里坐起来,用辈子盖住下半身,光着膀子吃饭。

        说是病号饭,不过是小米加上几片煮软了的白菜帮子而已,肉用鼻子闻着可能有,用眼睛却看不见。比起他在铁血会享受的军官餐,这差距实在有点儿大了些。唯一的好处是份量足,连饭带菜加一起,足足有两斤重。怪不得护士大姐不愿意端着饭盆给病号们挨个喂!

        张松龄是读书人,吃相本来就比较斯文。加上又刚刚从昏睡中醒过来,饭勺就动得更慢。同病房的其他十几名伤患,却是风卷残云般,将一整盆饭菜扫了个干干净净。吃完饭,吧嗒吧嗒滋味,然后斜趟在病床上发呆。

        他的病床一侧贴着墙,另外一侧,则对着一名四十岁左右的老兵。肤『色』很深,脸上的皱纹也很深。越深的地方,颜『色』越重,仿佛有很多棕『色』染料,时刻准备顺着皱纹淌出来一般。

        盆中的饭早就被消灭干净了,棕黑脸儿老兵百无聊赖,披了件衣服坐在床头,偷眼欣赏张松龄细嚼慢咽的姿态??戳艘换?,发现小伙子不像是要停下来了模样,故意咳嗽了一声,陪着笑问道:“这位兄弟,贵姓?”

        “免贵,姓张。您呢?!”张松龄放下饭盆,非常礼貌地回应。

        “你问我啊,我姓廖,在家里排行老大。你就叫我廖老大就行!”棕黑脸儿很健谈,听到张松龄肯回应自己,立刻将自己的名姓全报了出来。

        “廖大哥要不要分点儿?我饭量小,这里给的又太多,吃不下!”张松龄也想找个人问问周围的情况,拿起自家的大饭盆,笑着询问。

        “不了,不了,我早饱了!”廖老大笑着表示拒绝,手却拿着饭盆往前递。张松龄明白对方这是不好意思,笑了笑,将自己的饭盆侧转,拨了一半儿饭菜过去,“您就帮我个忙,我真的吃不下这么多。我胃口本来就小,又是刚刚睡醒觉!”

        “够了,够了,够了!”廖老大用勺子抵住张松龄的饭盆,制止了他继续往自己这边拨饭,“你也得多少吃点儿,否则伤口不容易长好?!?br />
        “刚才护士大姐说,我身上的伤不要紧!”张松龄笑着收回饭盆,低头检视自己的身体。左胸、小腹和左侧大腿跟儿处,各缠着几圈绷带,但已经感觉不到什么疼。后背上还有一块,好像不太舒服,却也没什么大碍,至少不再像先前那样,动一动就像刀子在扎一般。

        “她跟每个人都这么说,巴不得咱们立刻从病房滚出去!”廖老大一边低头吃饭,一边怒气冲冲地数落?!熬秃孟裾庖皆菏撬羌铱囊谎?,唯恐多在咱们身上花费一分钱!”

        张松龄笑了笑,没有吭气?;な看蠼愕姆裉鹊娜凡辉趺囱?,但对待病号们的身体应该还算尽心。至少,自己身上这几圈绷带绑得很细致,全身上下也擦洗得很干净。

        想到自己在昏『迷』中,被护士大姐像洗小猪一样将全身上下洗了个遍,张松龄就又觉得有些脸热,将被子往高处裹了裹,笑着说道,“我估计我是真没什么事儿。都感觉不到伤口在什么地方了,等会儿护士大姐过来,我……”

        “你傻啊你!”廖老大迅速打断,扭过头,四下观瞧有没有人听到张松龄的话,压低嗓子呵斥,“这地方,别人想住进来还得进不来呢!你那么急着出去干什么?!别犯傻,必须等伤口全长好了再出去。否则一旦感染了,有你好受的!”

        “噢!”张松龄对伤口感染的后果不太了解,本着姑且听之的态度,低低的答应。廖老大见对方对自己的提醒好像不以为然,瞧了他一眼,继续埋头吃饭。待将张松龄分给自己的半盆饭菜又扫『荡』干净了,才放下盆,满意地伸了个懒腰,“谢谢了,小张兄弟。你哪个部分的?第一次进这里么?”

        “我是……”张松龄楞了楞,这才想起来,自己第二次陷入昏『迷』之前忘了问纪团长部队的番号,咧了下嘴巴,笑着补充,“我以前是铁血联庄会的,刚刚加入贵军?;共恢烙Ω萌ツ睦锉ǖ?。您呢,您是哪部分的?!”

        “民团??!”廖老大皱了下眉头,脸上隐隐『露』出了几分不屑的滋味,“我是三十一师**团的。**团二营三连的副连长,中尉军衔!”

        最后四个字,他强调得特别大声。引得其他病友纷纷侧目,脸上带着笑,七嘴八舌地调侃:“老廖,你又给自己升官了?你们**团这次打得辛苦,估计出去之后,至少得补你个营长干吧?”

        “我,我本来就是要提连副的么?”廖老大的牛皮被戳破,梗着脖子叫嚷。

        大概是觉得有些没意思,叫嚷之后,他便一头倒回了床上,蒙着被子生闷气。却耐不住天气炎热,才几分钟功夫,就又把头从被窝里钻了出来,看了眼张松龄,低声道:“你别听他们的,他们几个,都不是什么好鸟。我这回要是提了连副,就把你调到我们连里头去,至少……”

        还没等他想出自己能给张松龄封什么官儿,旁边又有人笑着数落:“老廖,说你当不了官儿吧,你还不服气!瞧瞧你这眼力架儿,人家这位张兄弟,细皮嫩肉,大耳有轮,一看就是个富贵相。就你还想拉着人家给你扛枪?调换一下,你给人家扛枪还差不多!”

        廖老大再度被弄了个大没脸儿,直气得两眼冒火。但仔细看看张松龄那一身白白净净的嫩皮肉,不得不承认,病友们的提醒有道理。一个民军,却能住进军部直属的野战病房。并且是靠墙的好位置,这本身就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只有脑袋被炮弹砸过的傻子,才能对这么多细节视而不见。

        想到自己刚才不小心之间,可能已经招惹了一个惹不起的大人物。廖老大心中不觉有些忐忑,跳下床,勉强笑了笑,从耳朵后边『摸』出一根舍不得抽的烟卷来,双手递给了张松龄,“这位,这位张先生,抽烟,抽烟!”

        烟卷看不出是什么牌子,也看不出被他在耳朵后夹了多久,上面黑乎乎地沾了一层油。张松龄看得直恶心,连忙用手推开,“不会,不会,我真的不会。廖大哥,你自己抽吧!”

        “真的不会?!”廖老大将烟卷收回去,想塞自己嘴里,却又十分舍不得。犹豫再三,还是重新夹到了耳朵后?!澳歉还笕?,估计也瞧不上这种货『色』。我刚才眼睛里进水了,没看清您的身份。得罪之处,您大**量……”

        “廖大哥说什么呢?”张松龄被对方弄得满头雾水,瞪大了眼睛追问,“你什么地方得罪我了,咱们俩刚才不是聊得挺好的么?”

        “是啊,是啊。挺好的,挺好的!”廖老大闻听,赶紧就坡下驴?!澳裁瓷矸莅?,哪里能在乎这点儿小事儿。是我自己多虑了,多虑了??!”

        “我真的没觉得您冒犯了我,况且我真的就是个民团的,民团的小头目!”张松龄不忍看对方惶恐的模样,再度笑着开解。

        廖老大终于觉得安心了些,讪讪地坐回了自己的床铺。百无聊赖地坐了片刻,又将头探过来,试探着问道:“那么,那么张先生,在上面,在上面有人?”

        “没有!”张松龄不喜欢对方那种卑躬屈膝模样,摇头否认。

        廖老大楞了楞,死活不愿相信。但张松龄不说,他也不敢刨根究底儿。毕竟人家后边站着哪位大人物,犯不着跟他一个大头排长交待??銮宜飧龃笸放懦つ茏黾柑於疾缓盟?,前几天那场恶战中,**团非但没能守住阵地,还彻底被打散了架子。撤销合并到其他兄弟部队,也就是上头一句话的事情。

        如果被合并到其他兄弟部队,想保证原来的职务,可就难上加难了。想到自己暗淡无光的前程,廖老大愈发觉得愤懑。四下看了看,把心一横,弯下腰来,强忍住屈辱的感觉,向张松龄问道:“那张先生,我跟您商量个事儿,行不?!”

        那说话的语气,还有那贱贱的笑容,跟老军师当日求着张松龄叫自己爷爷时,几乎一模一样。张松龄一看到,就觉得心里发酸,刚要开口回应之时,却又看到虎背熊腰的护士大姐拎着个硬壳本子,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312床,廖文化,收拾你的东西,准备出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