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旗正飘飘 (二 上)

    第四章 旗正飘飘 (二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旗正飘飘(二上)“说不定我真的是你姥爷呐!你小时候,你娘跟你爹没跟你说过,你是捡来的?!”驼背老军师将头凑上前,一脸贱相。tu.duoyou

        张松龄气得想揍他,可心里头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很酸很软。已经举起来的胳膊,在空中变成了搂抱状,“军师,你别死。你让我叫你什么我就叫你什么?!”

        驼背老军师的笑容立刻僵住了,整个人像灰做成的般,一点点在风中飘散。先是腿,然后是身体、脖颈和头颅?!熬?,爷爷,爷爷…….”张松龄大叫,拼命把手楼过去,试图将老人家留住。胳膊却搂了个空,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痛。

        他惶急地张开双眼,看到的是几张陌生的笑容。有只带着金戒指的胖手伸过来,递给他一方手帕,“哭什么,男子汉大丈夫,做梦居然还哭!”

        “你们是谁!”张松龄没有接手帕,警觉地翻身,寻找自己的驳壳枪。在身体靠左侧的麻袋上,他看见了两个熟悉的木柄。却无法够得到,刚一伸手,后背和前胸的肌肉就如同被刀子扎了般,痛彻骨髓。

        “啊——”他忍不住大叫了一声。一边继续努力将手臂向驳壳枪处探,一边观察周围的环境。身体周围都是麻袋,里边硬硬的,装满了粮食。麻袋下面,则是一辆巨大的马车,沿着一条石头子路,颠簸前进。

        “我们是阎王殿里的小鬼,奉命来捉你下油锅!”周围坐着的人满脸促狭地望着他,既不阻止,也不帮忙,肩膀上的金属小三角被天空中的星光一照,亮得甚为好看。

        “你们是中国人?!”张松龄的神经瞬间松弛下来,放弃了拿枪拼命的努力,喘息着问道。

        “废话!”带金戒指的胖手将手帕收回去,笑着骂道:“老子不是中国人,你早死逑的了?;褂谢嵩诶献用媲啊好磺??!”

        张松龄讪讪地收了手,用胳膊肘子支撑着,努力将上身往起抬。试图能坐直了跟对方说声谢谢。头刚离开麻包,眼前便是一阵金星『乱』冒,无奈地又躺了下去。

        “不想死就别『乱』动!你可能是受了内伤!”金戒指看了他一眼,没好气地继续呵斥?!袄献涌刹幌氪蟀胍沟脑偻诳勇衲愕氖?。你叫什么?跟肖国涛那王八蛋是什么关系?!”

        “我叫张松龄,谢谢长官救命之恩!肖二当家是我们铁血会副会长,我在会里头管账!”张松龄想了想,斟酌着回答。对方提起肖二当家时语气很不友善,在没弄明白此人跟肖二当家两个之间的恩怨前,张松龄不敢把自己的身份说得太明白。

        “原来是个账房先生??!”金戒指抬手正了正军帽,脸上流『露』出几分失望?!靶す文峭醢说澳??是死了,还是被日本人抓去了!”

        “我不知道?!”张松龄想了想,眼睛中流『露』出一抹忧伤。在老军师带着他们几个跟日本鬼子拼命时,二当家肖国涛的身影始终没有出现。想必要么是已经被日本鬼子打死在了路上,要么是见势不妙,自己钻山沟子逃了。

        “那王八蛋!最好已经死了。否则哪天被老子看见,一定活剐了他!”金戒指冲马车下吐了口浓痰,恶狠狠地诅咒?!澳忝翘岬钠渌四??有副会长,肯定就有正会长吧?!”

        “大当家姓魏,带着人去贝勒庄谈判,中了对方的埋伏,三当家被当场打死了。往回撤的路上,又遭到日本鬼子的袭击,魏大当家正跟肖二当家一样,生死不明?!闭潘闪湎肓艘换岫?,慢慢回忆起自己昏『迷』前听到的一些消息,“还有一个四当家姓杨,听说日本鬼子要来,抢先带人洗劫了仓库,跑路去了!”

        “王八蛋!”金戒指又往马车下吐了口浓痰,满脸不屑,“一群就知道窝里横的臭王八??鞯美献油蝗恍难础撼薄?,带着弟兄们过来看看。否则,一旦被小日本把这条路探明白了,老营长他们就被人包饺子了!”

        张松龄摇了摇头,脸上感觉有些烫。一千多人的铁血会,被十几个鬼子给挑了。这件事无论怎么涂抹,都涂抹不出亮光来。金戒指骂铁血会是一群只知道窝里横的臭王八,已经算留了口德。在他看来,铁血会的大部分人,除了最后跟自己一道战死在村口的那几个外,连臭甲鱼都不如。至少臭甲鱼被人拿到砍上门来,还知道张嘴反咬上一口。

        “其他人呢?!是不是听说日本人一要来,就全撒丫子了?!”金戒指那壶不开提哪壶,偏偏往张松龄心里头最发虚的地方戳。

        “没全跑,我们,我们跟鬼子还是,还是打了一仗……”张松龄不敢看金戒指的眼睛,讪讪地回应。

        “二百多条枪,五六百人,最后挡在村口的,却只有你们六个,其中还有一个老头儿,一个是半大孩子!”金戒指的喉咙里,痰好像总是吐不完一般,一口接着一口?!暗笔蹦忝切ざ筛也皇钦饷此档?!他跟我说,你们铁血会个个都是铁打的英雄汉,就是没枪。如果有了枪,就宁可战到最后一人,也绝不让小鬼子踏过青龙岭半步!”

        这话听在张松龄耳朵里,简直比直接抽他大嘴巴还难受。他不敢辩解,也无力辩解,将头偏开,一眼不眨地看自己的驳壳枪。两把驳壳枪都没被炸坏,乌亮的枪身上泛着寒光。只要枪还在,他就有机会洗刷耻辱,有机会把小鬼子欠大伙的,十倍百倍地讨还回来。

        “不过总算还有六个人,比一个都没有强!”金戒指骂够了,叹了口气,声音突然变得很柔和,“特别是那老爷子,真够种,一个人就拉了两个鬼子陪葬!”

        “魏爷爷,魏爷爷,他,他不在了?!”尽管心里头早已清楚那是事实,张松龄还是希望自己能从金戒指嘴里听到否定消息。在不知不觉间,老军师魏丁已经变成了他的家人,他的嫡亲长辈,记忆里的一举一动,都带着温馨。

        “战死了!”金戒指点点头,收起脸上的鄙夷,代之以肃穆,“他用手榴弹把自己给炸死了,同时还炸死了两个小鬼子。我带人赶过去的时候,小鬼子正在糟蹋他的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