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旗正飘飘 (一 上)

    第四章 旗正飘飘 (一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旗正飘飘(一上)张松龄不敢回头,他怕自己一回头,就会放弃。靖安小说网.jinganba.com身后那些麻木的人不值得他为之去死,然而如果他也转头加入了逃难者大军,他就会变得跟他们一样,从此于暗无天日的世界里苟延残喘,活得没有任何尊严,死得也没有任何尊严。

        所以,他只能义无反顾地逆着人流走,走向硝烟升起的地方。哪怕心里明明知道就自己一个人,不可能挡住日本鬼子的脚步。哪怕心里明明知道自己这样做,除了送死之外,没有其他任何人意义。

        人这辈子,总有那么一两件,值得用生命去守护的事情吧!否则,他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张松龄知道血花社的同学们,正在天空中某片云彩后看着他。他不敢让他们的英灵蒙羞。所以,哪怕是死,他也要迎着子弹方向倒下。至少今后与田胖子夫妻相见时,他可以笑呵呵地对二人说,‘田哥、韩姐,怎么样,我死得还不算太孬种吧?!’通往村子东口的大路上,到处都是逃回来的铁血会的庄丁??吹秸潘闪溆抛约捍蟛阶吖?,那些庄丁本能地就想闪身避开,待看到张队副高仰着头从自己面前大步走过,忽然间,又羞愧得几乎无地自容。

        但是他们的老婆孩子都在魏庄,不像张松龄是一根光棍儿!所以羞愧归羞愧,他们却不敢跟上去,与张松龄一道去送死。他们有的握了握手中的汉阳造,对张松龄的背影以注目礼相送。有的则干脆把压满了子弹的汉阳造丢到了路边,以免它日后会给自己带来不可预知的灾难。

        对于身边这些仓皇逃命的庄丁,张松龄没做任何阻拦。除非他直接冲着庄丁们开枪,否则,以他现在的威望,根本拦不住任何人。而即便他拿盒子炮顶着这些庄丁去跟日本人拼命,这支队伍恐怕也没有任何战斗力。一群连敌人的数量都没看清楚就作鸟兽散的懦夫,用盒子炮『逼』上去了又能起到什么作用?!顶多给敌军的战绩上,再添几分浮夸之资罢了。

        走着走着,忽然有人拉了他的胳膊一把。张松龄微微一愣,迅速扭过头,却看到了赵二子通红的眼睛?!拔腋阋黄鹑?!”已经擦干了泪水的赵二子大声嚷嚷,“咱们铁血会,不能白吃人家的猪肉炖粉条子!”

        “那就一起去!”张松龄点点头,脸上绽放出欣慰的笑容。他终于不再孤单了,虽然两个人的力量,还是不足以构筑一条防线。

        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很快,又有两名铁血会的庄丁追了上来。一名叫崔土生,一名叫崔老八,每个人肩膀上都背了四、五条汉阳造,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讨好的笑容,“张队副别走那么快,带上我们两个。反正我们两个家里头还有哥哥弟弟,不缺劳力!”

        知道自己此去,肯定会死。所以他们的嗓音里,带着明显的颤抖。张松龄却不敢再瞧不起他们,爽快伸出左手,主动从对方肩膀上接过两杆汉阳造,“好!一起去,让小鬼子知道知道咱们的厉害!”

        四个人,十几条枪,足够吓鬼子们一大跳。只是把战场摆在哪里才最有利?还需要仔细斟酌一番。最好是一个相对狭窄的地方,敌明我暗,能让小鬼子多头疼一会儿。

        赵二子对村子周边的地形熟,见张松龄的目光在四处『乱』转,立刻明白他在寻找什么。想了想,迅速提议,“村子东口碾子房那儿有几堆烂石头,是秀才爷爷特地命人堆在那儿的。日本鬼子要从东边儿来,那就是必经之路?!?br />
        经他一提醒,张松龄立刻想了起来。村子东口的石头磨房是全村公用设施,紧邻着横贯村子的唯一大路。以前天天从那过,张松龄总是觉得附近的几堆烂石头非常不顺眼。现在看来,老军师魏丁早就为跟鬼子死拼到底做好了准备。

        “那咱们就去碾子房!”点点头,对赵二子的提议表示赞赏。

        虽然在铁血会中的资格和职务都比张松龄老许多,赵二子还是因为自己的建言得到了对方的肯定而感到高兴,笑了笑,继续说道:“一会儿你在碾子房中做指挥官,我们三个给你当手下。你说朝哪打,我们三个就朝着哪打!”

        “这个……”张松龄本能地想推辞一下,话还没等说出口,又听见崔土生哑着嗓子喊了一声,“小鬼子过来了!不,不是小鬼子,是秀才公,是秀才公!”

        能被崔庄人尊称秀才公的,非驼背老军师莫属。张松龄喜出望外,顾不得再跟赵二子推让指挥权,赶紧拎着驳壳枪跑出去迎接,“军师,军师,快到这边来,快到这边来,我们在这边……”

        “看到了,看到了!”驼背老军师一支胳膊搭在小五的肩膀上,脸上沾满了泥土和血迹,“杨老四呢,他人在哪?!”

        张松龄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怎么跟老人家解释副会长杨大顺已经带人洗劫了仓库跑路的事情。这么近的距离,他能清楚地看到,驼背老军师身上的伤很重。半边裤腿儿已经被血水浸透了不说,脑袋上缠着的布条下,还不断有殷红的血浆往外渗。

        老军师是何等的人精?只从张松龄的表情上,就猜到了庄子中可能有变故发生?;恿嘶恿硗庖恢Ц觳?,大度地笑道:“算了,随他去吧。人各有志,谁也不能勉强。你带了多少人出来?子弹呢,也都带足了么?”

        又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张松龄、赵二子、崔土生、崔老八四个,直愣愣地看着老人家,满脸苦笑。

        “算了,咱们铁血会,毕竟还有几个带种的!”驼背老军师又挥了下手臂,宣布接受现实?!八母鋈艘膊凰闵倭?,加上我老头子,能凑五虎上将呢!”

        “还有我,六个!”崔小五从老军师腋窝下抬起沾满汗水的头,不甘心地抗议。

        “六个,你们五个是五虎上将,我是老诸葛!”老军师笑了笑,挣扎着绕过石头堆,扶着块废弃的磨盘,缓缓坐下,“咱们今天就在这里,给小日本儿唱一出,定军山!”

        “您老尽管调兵遣将,我们听您的号令就是!”张松龄正担心自己不懂指挥,见老人家说得豪气,赶紧学着京戏里的唱腔回应。

        “好!”老军师大笑,声若洪钟?!袄囱?,擂鼓升帐!”

        “得令!”众人此刻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一起拱手相和。

        老军师一拍身下的废磨盘,还真有几分名角风范?!袄囱?,小五子,去把后山的烽火台,给老夫点起来!”

        “得——令!”纯属哄老人家最后走得开心,小五子拖长了声音答应。接了令,却没有立刻去点烽火,而是笑了笑,低声提醒,“军师,军师爷爷,即便点了烽火,也没啥用吧?!咱们自己村子里的人都跑光了,更甭指望别的村子的人!”

        “叫你去点你就去,否则,军法从事!”驼背老军师把眼一瞪,不怒自威,“难道老夫不知道没有援军么?早点儿把烽火点起来,也能让周围的村子知道,日本鬼子来了。让他们抓紧时间跑路!”

        “是!”明白了老人家的一番苦心,小五子佩服地拱了拱手,飞一般跑去后山点烽火。望着他年青的背影,老军师轻轻叹了口气,“这孩子,如果真机灵的话,就知道不用回来了!”

        大抵是心里明白小五子不够“机灵”,摇摇头,他又将目光转向其他几个人,“二子,土生,你们两个,把所有枪都架在石头堆儿后面,鬼子马上就到。他们不清楚咱们这边有多少人马!”

        “嗯!”赵二子和崔土生两个答应一声,小跑着去摆设枪支。片刻间,十几杆汉阳造从几个大石头堆后边探出来,黑洞洞的枪口直指村前大路。如果从外边乍一看,肯定会以为村子里边早就布置好了天罗地网,就等傻鸟自己往上撞。

        “这个,给你!”老军师从怀里,颤颤巍巍地『摸』出自己的原装进口盒子炮,连同两匣子弹夹,一并递给张松龄,“比你手中那把,打得远,也不容易卡壳?!?br />
        “那您呢?!”张松龄没有去接,而是轻声反问。

        “废话,老夫当然是稳坐中军帐了!你几时看过诸葛亮上阵跟人拼命!”老军师笑了笑,一把将盒子炮拍进了张松龄手心,“我刚才试了试,根本打不准。就不lang费子弹了。你拿着它,还能多打死几个小鬼子!”

        以老人家现在的伤势,也的确不适合再开枪杀敌。张松龄理解的点点头,将盒子炮『插』进腰间,然后再度伸手探向老人家的腋窝,“我送您进碾子房里边,那里算咱们的中军帐!”

        “老夫哪儿都不去!”老军师双腿一齐用力,如千斤坠儿般定在了废磨盘上,“老夫要这里看着你们几个杀鬼子,给你们摇旗呐喊!等你们几个走了,老夫就…….”他『奸』笑着拉开外边的黑大褂,『露』出腰间的手榴弹。已经拧开了盖子,三寸长的发火弦『露』在外边,白得扎眼。

        “军师!”张松龄知觉得一股子热气,从心口直冲脑门。退开半步,真心实意地向老人躬身施礼。

        “商量个事儿?!行不?!崩先思液鋈挥只涣艘环蘩底炝?,讪笑着跟张松龄套近乎。

        “您说!”张松龄抽了抽鼻子,低声回应。

        “叫我一声爷爷!”老军师迅速说道,随即转过头,不敢看张松龄的反应。

        “爷爷!”张松龄又冲着老人鞠了个躬,真心实意地喊道。

        “乖!”老人家伸出手,试探着『摸』了『摸』张松龄的后脑勺,如同占了天大的便宜般,皱纹交错的老脸上,全是满足。

        随即,他收起笑容,尽最大努力挺直胸脯,“儿郎们,贼军上来了,摆阵迎敌??!”

        “得——令??!”张松龄等人拖长了声音,齐齐回应。抹了把泪,迅速藏进了石头堆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