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山南山北 (六 上)

    第三章 山南山北 (六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山南山北(六上)如果没有日本人的话,这歌声将永远在山林中回『荡』下去。而现在,所有安宁与祥和,却要被枪声打得粉碎。张松龄不愿意让如此宁静的画面毁在枪声里,哪怕心中明明知道,战火早晚要烧到魏家村,无论自己如何逃避,都不过是让这幅画卷多停留几天功夫而已。

        迅速收起盒子炮,他扭头下山,逃一般远离了那悠长婉转的歌声。望着山坡上那匆匆而去的背影,正在唱歌的女孩子们纷纷合拢嘴巴,明亮的大眼睛里充满了诧异。这可不是她们想要的效果,如果当地的男孩子碰到今天的情景,肯定会像猴子般追过来,围着姐妹们跑前跑后。而那个外乡人,居然一点儿也听不懂大伙的歌声。

        “鹃子姐姐,会不会是咱们把他给吓跑了个!”一个圆脸小女孩跺了跺脚,冲着自己身边的同伴儿发问。

        “不会吧,人家可是一个人从山东那边走到这儿。胆子大着呢!”被叫做鹃子的女孩长者张白净的鹅蛋脸,个头比其他女孩子略高,眼角也多了几分坚毅。

        “那怎么办???!他根本听不懂咱们的歌!”圆脸女孩张大嘴巴,双目中隐隐带着一丝失望。

        “死妮子,你看中他了?!”鹃子抿嘴笑了笑,答非所问。

        “你才看中他了呢?是我娘,是我娘让我跟大伙一块儿过来看看。人家,人家只是,只是……”话说到一半儿,圆脸女孩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自己的行为,头羞羞地低了下去,以蚊蚋般的声音补充道:“只是,只是过来看看城里人,和咱们这边的人,有什么不一样罢了。人家才不稀罕他理睬不理睬!”

        “是啊,是??!”其他女孩子们也做贼心虚,红着脸自我撇清,“人家就是过来看看,看看他是不是像别人说得那么,那么好看。根本没什么别的想法!”

        “那你们不是看过了么?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鹅蛋脸大姐鹃子摇摇头,非常促狭地反问。

        闻听此言,众女孩的脸『色』愈发红得像春天里的桃花,跳开几步,叽叽喳喳地抱怨,“鹃子姐真坏!”“鹃子姐坏死了!”“人家不跟你说了!”“他长得也就是白了些。我娘说过,长得越白净的男人越靠不??!”

        “死妮子,你才多大,就已经想靠男人了!”鹅蛋脸鹃子又笑了笑,给了女孩子们一记迎头痛击。

        众女被说得脸红欲滴,羞羞答答地低下头,各自去玩各自的衣角。鹅蛋脸鹃子笑着用手指刮了她们每人鼻子一下,然后低声问道:“还有谁刚才没看清楚?!想继续看的,就跟我来,我帮你们想办法!”

        女孩们心中一喜,本能地就想跟上鹃子的脚步。但一想到如果这样做,就等同于向鹃子姐承认,自己对那个外地来的白净小胖子有好感,少女的矜持又瞬间在心中占了上风,迟疑着将脚步收了回去。

        唯独最早发问的那个圆脸小女孩,不愿意就此退缩。用整齐的贝齿咬了咬下嘴唇,快步追了上来,“我眼神不好,看不清远处的东西。我娘说了,下个月就央人替我抓头鹰来,把鹰的泪水滴进眼睛里,就能治好我眼睛的『毛』病了。鹃子姐,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

        这个借口拙劣可笑,却已经足够遮挡一时之羞。被叫做鹃子的女孩楞了楞,笑呵呵地回头,挽住圆脸女孩的手,“行,红霞,我就带你一起去。不过人家到时候会不会理咱们,我说得可不算!”

        “他不愿意理咱们,咱们还不稀罕理睬他呢?!痹擦撑淹芬谎?,小巧的鼻子瞬间扭了一个俏皮的小圈儿?!安痪褪浅さ冒椎愣?,谁稀罕??!”

        一边说着硬气话,她一边加快脚步,将其他女孩子们远远地甩在了身后。其他几个女孩子想要追上来,终是厚不起足够的脸皮,站在林间凝望了一会儿,遗憾地各自散去了。

        “我娘说,他是魏爷爷的亲外孙!鹃子姐你说,这是不是真的?”毕竟是第一次主动去相看一个男人,圆脸少女心中如同藏了头小鹿,一边走,一边找话题替自己壮胆儿。

        “有可能吧,我也不太清楚!”鹅蛋脸鹃子却突然失去说话的兴趣,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

        “你堂叔不是在会里头当副会长么?他没告诉过你?!”圆脸少女天真烂漫,根本觉察不到鹅蛋脸的心事,想了想,继续刨根究底。

        “我堂叔跟我爹说不来,平素很少互相串门儿。这次要不是我堂婶儿撺掇得紧,我娘还不会让我过来走亲戚呢!”

        “哦!”圆脸少女点了点头,『露』出一幅若有所思的表情。她跟鹃子都是杨家庄人,平素就是好姐妹,彼此之间也算知根知底儿。

        “快点儿走吧,免得又错过了。我表弟最近跟着魏爷爷打下手,与那个人就住在一个院子里头?!辈恢朗裁丛?,鹃子姐突然又有了谈『性』,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

        “你表弟,是不是叫小栓子的那个?!赵庄的!我小时候,还打哭过他呢!”圆脸少女眼前,瞬间闪过一个怯怯的小男孩身影,拍着手追问。

        “都多大了,还拿打架当得意事儿!”鹃子侧过身,用手指戳了圆脸少女额头一记,笑着数落。

        “人家只是想说,没有忘掉他么!”圆脸少女娇憨地跺脚。然后非常担忧地追问,“那你表弟,就是那个小栓子,会不会知道咱们是来相亲的?会不会偷偷地告诉他?那可太羞人了,算了,我还是不去了吧!”

        说着话,她用手捂住滚烫的小圆脸儿,睁大了眼睛从指头缝隙向外偷看。

        “那也随你!”鹃子姐姐毫不客气地回应了一声,无端加快了脚步。

        “等等我,等等我!”圆脸少女迅速放下手,拔腿追上,“我跟你一起去,说好了啊,我是陪你去的。不是为了我自己!到时候别都推在我身上!”

        鹅蛋脸鹃子迅速白了圆脸红霞一眼,再度挽住后者的手,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来是促狭还是欣喜。她们姐妹两个常走山路,脚步一点儿不比男人慢。不一会儿,就已经来到了被征做铁血会指挥部的古庙前,探头探脑四下看了看,然后寻侧门闪了进去。

        “谁?!站住,不准『乱』动!”有个虎头虎脑的半大孩子立刻拎着根木棍冲了过来,大声喝问。

        姐妹两个被吓了一跳,迅速停住脚步,待看清半大孩子的模样,又立刻竖起了眉『毛』,异口同声发动了反击,“该死的小栓子,瞎嚷嚷什么,想吓死人是怎么地!”

        “鹃子姐,小红霞,你们两个怎么来了?!”被称作栓子的半点小男儿赶紧收起木棍,带着几分讨好的表情问候。

        “我们来看看你就不行?!”没等鹃子开口,圆脸少女红霞抢着回应?!罢饫镉植皇鞘裁椿使?,还不准人进来了?!”

        小栓子被数落得好生委屈,『揉』了『揉』鼻子,低声解释:“是,是魏爷爷吩咐,不准闲杂人等入内的。这才是前院,如果去后院的话,还有人拿枪指着你们呢!”

        听到是老军师魏丁下的令,两个女孩立刻不敢质疑了。在方圆十里八乡,差点中了举人的老魏丁,就是半神一样的存在。只要他老人家放句话,轻易没人敢于违背。

        正郁闷间,忽然听见西侧的厢房里头,传来了一个非常好听的声音,“栓子,你跟谁说话呢,发生什么事情了?!”

        “跟我姐姐说话呢!”半大男儿栓子赶紧回答,同时向姐妹两个摆手,示意对方不准喧哗?!拔医憬愦盼冶砻霉醋咔灼?,听说我跟魏爷爷学本事,就顺道过来看看!”

        “哦!”屋子里头的人不说话了,紧跟着,又是一阵子算盘珠子声。噼里啪啦,非常有节奏感。

        鹅蛋脸和圆脸女孩竖起耳朵听了一小会儿,压低了嗓门儿向栓子询问,“是,是哪位张,张队副?从,从南边大城市过来的那个?!”

        “不是张队副,又是哪个!”半大男孩栓子立刻来了精神,“他可有本事了,魏爷爷要算半宿的帐,他扒拉扒拉算盘,一顿饭功夫儿就能算清楚。前天我六叔过来领东西,刚报了个人头数,他那边已经把该领多少斤米,多少颗子弹给说出来了。连‘崩儿’都没打一下!“十二三岁年纪,正是爱崇拜英雄的时候。张松龄能写会算,还能双手打枪,符合小栓子心中所有英雄标准。不用鹃子和红霞两个捧哏儿,接下来,他就滔滔不绝地开始讲述西厢房里头那个人的本事,只把张松龄夸得天上少有,地下无双,一旦错过,就注定会后悔终生般出类拔萃。

        小圆脸红霞听得两眼放光,恨不得立刻就冲进屋子,让张松龄能记住自己的模样。鹅蛋脸鹃子年龄稍长,『性』子也稍微沉稳些,听了一会儿自家表弟赵栓子的白话,皱皱眉,以极小的声音质问,“那魏爷爷怎么才让他当个副中队长?!他不是很有本事么?!”

        “你懂什么?!”听到有人质疑自己心目中的英雄,赵栓子就像自己受了侮辱,挺直胸脯,大声辩解,“魏爷爷说了,路要一步步走。你们甭看他现在就是个副中队长,等赵家庄和许家庄那边的护庄队也合并过来,魏爷爷就会把所有中队合并成两个大队。到那时,张大哥至少是个副大队长,手下能管四个中队长呢!”

        赵、许两个庄子的护庄队与铁血会合并的事情,少女们没兴趣了解。但是她们却从赵小栓的话语中知道,只要魏爷爷在铁血会说得算一天,张松龄的前途就非常有保证。想到对方那文质彬彬的面孔和那充满阳光的笑容,两个少女就心跳加速?;ハ嗫戳丝?,壮着胆子提议,“要不,要不咱们,咱们俩偷偷过去,看看他,看看他怎么打算盘,怎么样?!”

        “嗯!我娘说了,今后想管家,就得早点儿学打算盘!”

        互相壮着胆子,少女们甩开赵小栓,蹑手蹑脚凑向西厢房窗台。隔着木制的窗棱,将目光悄悄地投在了屋中那人的脸上。英俊、帅气、额角上还略带一点点儿男儿的坚毅。这样的男孩子,方圆百里可是未曾见到过。

        可怎么才能让他注意到自己?怎么才能让身边这个累赘主动退开呢?早知道这样,真该自己一个人过来的?;姑坏壬倥墙拧郝摇坏男乃祭沓鲆桓鐾沸?,屋子里的算盘声忽然一停,然后那张英俊的脸猛地抬了起来,冲着窗外问道:“栓子,这是怎么回事?!账上的粮食,怎么突然多出这么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