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山南山北 (五 下)

    第三章 山南山北 (五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山南山北(五下)那个梦是如此的真实,以至于醒来之后,他全身上下的血『液』依旧呈沸腾状态。推荐[靖安小说网]:

        草草用昨天晚上打回来井水洗了一把脸,就抄起驳壳枪,直奔后山树林。

        老魏丁放心不下,悄悄地爬起床,蹑手蹑脚跟在了张松龄身后。直到看见小胖子的身影在昨天打靶的地方停了下来,握着驳壳枪对着一棵老树干上的圆圈比比划划,却迟迟没有发出第一个子弹。才终于松了口气,笑了笑,蹒跚着溜回去睡回笼觉。

        驳壳枪的确很难控制,特别是上海厂仿冒的这种,没等扣动扳机,枪头就晃动得厉害,根本无法将准星和目标对成一条直线。不过这点儿小困难,根本无法打消张松龄练枪热情。他现在不仅背负着自己一个人的使命,自打从葫芦屿火车站逃出来的那一刻起,血花社所有成员的心愿,就被他主动扛在了肩膀上。所以,早一天把枪法练好,就能早一天走上战场。到那时,哪怕二十九军真的像彭学文说得那般不堪,即便中央『政府』真的像方国强说得那般软弱,他依旧可以一个人,单枪匹马地跟日本人周旋。直到自己像血花社的前辈们一样倒在千秋家国梦里,或者彻底将日本鬼子赶出中国!

        枪口容易抖,并不是无法克服的事情。当年在省城读书时,学校曾经组织张松龄他们去军营观摩韩『主席』的手枪旅练武。那些百里挑一的精锐死士,也是人手一把盒子炮。为了保证开枪时的准头,大夏天的,他们脱光了膀子站在太阳地下,单手将盒子炮平端,一端就是两个钟头。个别肯吃苦的,为了精益求精,还特地挂了沙袋在枪管上,一样稳稳地平端。

        张松龄不相信,韩复渠卫队能做到的事情,自己就做不到!一样是男子汉大丈夫,因为从小就能吃饱的关系,自己的身体素质还比那些兵哥哥们还要强上许多,更不应该被些许困难,就放弃挥舞驳壳枪打小鬼子脑壳的梦想。

        一边给自己打着气,他一边努力平端枪口。不着急扣动扳机,先求能让枪管抖动幅度减小。就像小时候写大字一样,耐下『性』子,做水磨功夫。差别只是小时候老师总有拿着教鞭,在背后严厉监督。而现在,监督着他的却是,血花社同伴们那一双双永远无法合拢的眼睛。

        从东方刚刚发亮,一直练到朝霞满天。从朝霞满天,一直练到日上三竿。连续几个时辰,张松龄都努力保持平端枪口的姿势。只是于实在坚持不住时,才用左手替换一下右手。待左手坚持不住,又用已经发麻的右手接过枪,继续努力将枪口端平,端平。

        期间肖二当家悄悄跑来了一趟,估计是想跟张松龄商量一下如何组建警卫队??吹胶笳吣侨缤穹鸢泸系拿婵?,犹豫了一下,又悄悄地走开了。接近正午,发现张松龄还没回来吃饭,老军师魏丁忍无可忍,带着几个庄丁走上山,连拉带拽,把他带了回去。

        “你不要胳膊了!万一落下个『毛』病,就是一辈子的事情!”看到小胖子那已经发青的手臂,老军师心疼地数落?!耙豢谄圆怀筛雠肿?!早知道你这么心急,就不该把枪发给你!”

        “我不是想着别给您老人家丢脸么?”张松龄自知理亏,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大拍老军师马屁。后者一听,脸上立刻绽放出了骄傲的笑容,“怎么会,你比他们那些个废物可强多了。即便不会开枪,凭这个……”他指指子的脑袋瓜,“也能甩他们十万八千里远!以后悠着点儿,别往死了炼!咱们铁血会这么多人呢,真轮到你上战场开枪的时候,估计距离老窝被人端掉,也没多远了!”

        “嗯!我尽量悠着练,悠着练!”明白老人家是为了自己好,张松龄没口子答应。

        “下午去警卫队转转,肖二子已经将人都挑好了。你好歹也是个副队长,不能连个面儿都不『露』!”老军师想了想,语重心长地提醒。

        他是准备把张松龄当做帅才来扶植的,可不希望对方去做什么冲锋陷阵的猛将。而作为三军统帅,最重要的素质是能服众,不是会打枪。若说盒子炮使得好,土匪山寨中那些炮手们随便拉出一个来,都能甩张松龄几条街??膳谑志褪桥谑?,山寨中的大当家,永远不会让炮手来做,相反,那些枪打得很一般,平素只懂得与弟兄们一道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却总有机会坐上头把交椅。

        “好,我下午就过去帮二当家张罗张罗!”拿了老人家二百发子弹的好处,张松龄也尽量不让老人家失望。他心里头明白,老人家大半辈子怀才不遇,老来之后全部梦想就是能辅佐一个英主,于『乱』世中建功立业。自己当不了老人家梦想中那个刘大耳朵,却没有必要非把老人家的梦给戳破。那样,对一个已经六十开外的老人家来说太残忍,也太不公平。

        肖二当家好像也抱着和张松龄同样的心态,明知道岳父很多事情做得过于儿戏,却从不反驳。而是认认真真地,帮老人家把梦圆好。在他的努力下,警卫队只用的一天时间,就搭起了架子。又过了两天,走路就可以横竖成排,看起来已经有了几分正规军模样。

        张松龄于其中也出了几分力气,但整体来说,参与得不深。他白天的大部分时间都沉浸在熟悉掌握枪支上。而到了晚上,又看不得老军师那么大年纪了,还要熬夜整理账本儿,不得不又将算盘重新『操』起来,替老人家分担一些压力。

        日子就这样,在忙碌中飞快地流逝。七月中下旬,肖二当家又赶着马车去了趟保定,用五千斤小米和十口猪,从他先前结识的那位纪团长手里,换回来一百多条军中淘汰的老旧汉阳造。同时,也带回了几条非常令人难堪的消息。二十九军又跟日本人进行了第三次和谈,但如同前两次和谈一样,随着日本鬼子坐地起价而宣告破裂。就在双方卿卿我我这段时间,又有数万日本鬼子,从关外开了进来,将炮口对准了北平城。

        “这可能是最后一批枪了!”肖二当家这次轻车熟路,所以回来得相当快。一边将枪支和子弹交给张松龄和老军师魏丁清点入库,一边叹息着向大伙汇报?!凹屯懦に锹砩暇鸵瘟?,具体去哪里,军队有军队的规矩,我敢没仔细打听。但这仗,恐怕马上就得往大里打!”

        “那咱们也得早做准备!”魏占奎一听,就立刻发了急?;游枳挪悼乔?,大声嚷嚷,“前几天,我跟赵庄还有许庄的护庄队,商谈合并的事情。他们还推三阻四。明儿个我就带队伍过去,拿二百多条枪口对准他们,看他们敢不敢再跟我胡『乱』扎刺?!”

        在鬼子打来之前,抓住一切机会壮大队伍,是老军师和几个正副会长的一致意见,所以他也不会当众反对魏占奎的做法。只是出于谨慎,在魏占奎身边加了一道保险,“让二当家带着警卫队,跟你一起去!”

        “嗯!”魏占奎有些不舒服,但是习惯『性』地选择接受。他的声望,人脉,财力,都远不及老军师魏丁,轻易不敢否定后者的建议。

        “我就不去了。我对这边的情况不了解,去了也帮不上忙!”赶在老军师将目光看向自己之前,张松龄抢先开口请假?!拔一故巧衔缌非?,下午和晚上帮您老看账本儿。省得您老今天晚上还要熬夜!”

        吞并别人的队伍,过程中难免会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甚至还可能流血。本着不让年青人看到铁血会太多阴暗面儿的心思,老军师点点头,接受了张松龄的请假要求。

        这个一时心软做出的决定,让张松龄兴高采烈。没等把新入库的枪支子弹清点完,就找了个借口,直奔后山靶场而去。临走前,还顺手又抄了一盒子老军师这次专门交代肖国涛换回来的驳壳枪弹,丢下一句“从我下下下下月的军饷里扣!”,飞也般跑了。

        “这臭小子!”望着张松龄的背影,肖国涛笑着摇头。如果不去考虑对方可能威胁到自己在铁血会中的地位这一因素,无论是他,还是魏占奎和鲁方、杨大顺三人,都很喜欢这个一笑起来就满脸阳光的小胖子。

        “才十几天,已经能让子弹落到靶子上了!”老军师也望着张松龄雀跃而去的背影,苦笑着摇头。现在,他自己也开始怀疑,当初把张松龄留下来当做帅才培养的决定是否正确。从目前情况来看,小胖子的前途,恐怕越来越朝着会画美人图的张飞发展,而不是沉稳老练的大耳贼刘备。

        “我们村子的老鲁直家有个女儿,年龄和张队副差不多。我媳『妇』把您老的意思跟他婆娘说了,他婆娘答应,这几天就带着女儿过来走亲戚!”副会长鲁方还记得老军师魏丁布置下的任务,低着头,悄悄地说道。

        “我婆娘在杨家庄也问了好几个人家,听说张队副是大城市过来的读过书人,都愿意带着女儿过来相看相看!”另外一个副会长杨大顺也凑上前,以非常小的声音汇报。

        “偷着相看,别让他知道。觉得可以,就让女儿到他面前『露』个脸儿。他们大城市那边,都兴这么着。等双方看对了眼儿,我再出面跟他把话头一挑,保管他立刻哭着喊着托我老人家上门提亲!”老军师魏丁偷偷看了张松龄已经渐渐隐没于树林间的背影一眼,做贼一般叮嘱。

        “知道了,知道了。您老人家尽管放心,大城市的规矩,我们也听说过?!奔父稣被岢ぞ拖裢寄蓖导Φ暮臧?,笑得一个比一个『奸』诈。

        “阿嚏!”天很热,张松龄却猛然打了个喷嚏。这几天,他总觉得有人偷偷的在打量自己,却弄不明白,自己身上到底出了什么『毛』病,老是被人当做花儿来观赏?

        “管他呢!”一边举起枪来对准树干上的靶子,他一边晃晃脑袋,将所有困『惑』赶出体外。时间已经不多了,按照二当家带回来的最新消息推断,恐怕北平那边,最近几天就得跟日军开打。一旦二十九军顶不住日寇的进攻败下阵来,这附近的崔庄、杨庄和肖庄,恐怕哪个也逃不掉日寇的魔爪。

        必须赶在日本鬼子到来之前,练好开枪杀敌的本事。存在于潜意识里的紧迫感,『逼』着张松龄使出最大的努力。连续十几天苦练下来,他的手腕,现在已经基本能适应驳壳枪的重量??鄱饣鼻构芩淙换褂行┗?,但对瞄准的影响已经减弱了很多。特别是在开第一枪和第二枪之间,从前的情况是,即便头颗子弹勉强能『射』中目标,第二颗子弹也得飞到天上去。如今只要第一枪能打中树干上的靶子,第二枪就基本在靶子边缘徘徊,不会再飞得根本找不到。

        但是,张松龄所付出的代价也颇为巨大。手臂每天都涨得不像长在自己身上不说,为了换子弹,他还把连续三个月的军饷,都提前给预支了。好在老魏丁最近心情愉快,又特地交代给肖二当家去保定城找那个纪团长换了一批。否则,即便老军师不找他麻烦,其他几个正副当家,也会因为驳壳枪弹消耗量过大,对他横眉怒目。

        这几天警卫队要跟着肖二当家去执行任务,张松龄下午便不用再去点卯,练习枪法的时间,也就充裕了许多。但让他非常不舒服的是,才练了两个白天,靶场附近,就出现了好几波摘野菜的母女。那些母女们仿佛根本不怕被流弹击中,绕着靶场来回兜圈子。急得张松龄额头冒汗,只好草草地结束了当天的训练,回去给老军师当账房先生。

        于无聊中煎熬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张松龄再度早早地来到靶场。才练了没一小会儿,就又看到了几对前来摘野菜的母女。尽管和昨天的未必是同一波,他还是本着惹不起就躲得起的原则,收拾起了靶子,转移到树林更深处去练习枪法。然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才安静了不到半个小时,少女们那淡蓝『色』的碎花布衣裳,再度出现在他的视线之内。

        这回,却没有她们的母亲陪着。而是几个女孩子结伴,每人拎着一个小巧的草编篮子,鸟雀般跳跃着,在夏日的树林间来回穿梭。一边走,还一边轻声哼着山歌,依稀是:“山南山北好风光呀好风光,蜜蜂花丛采蜜忙呀采蜜忙,采来花蜜送哪里呀送哪里,送给村中的小姑娘啊小姑娘。姑娘扬起笑脸来呀笑脸来,就像那花儿一模样啊一模样……”

        河北女孩子本来就生得高大,魏庄附近的水土又好。几个女孩子健康的脸孔被绿草青山以一衬,宛若落入凡间的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