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山南山北 (五 上)

    第三章 山南山北 (五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山南山北(五上)最后几句,他故意拉得很长。/如果此刻有人在旁边敲几下锣鼓,再配一把二胡,足可以唱一台大戏?!昂?!”“二当家威武!”“二当家厉害!”众村民鼓掌跺脚,齐声喝彩。听到四下里山崩海啸的欢呼,肖国涛心里头好生得意,正准备添油加醋,将自己当日的英雄举动详细道来,大当家魏占奎却早就不耐烦了,大声咳嗽了几声,然后缓缓说道:“嗯哼!嗯哼!嗯哼!我说老二啊,粮食和肉都送出去了,这个枪,可是换回来了?!”

        “哎呦!大当家也来了!我刚才没看见您!”二当家肖国涛被堵得胸口发闷,却不愿意当着众人的面儿跟魏占奎起争执,笑了笑,大声汇报,“都在马车上呢!有长枪一百五十只,尖头子弹四万发。人家纪团长那边说了,只要咱们能继续给他提供粮食和肉食,子弹和枪支还有!随时都可以去保定府找他!”

        “纪团长,你不是去见宋总指挥和关将军、孙将军了么?怎么一个小团长出面,就把你给打发了?!”魏占奎不满意肖国涛刚才抢了自己的风头,成心在对方的话里头找茬。

        “人家,人家宋总指挥和孙、关两位将军不是忙着呢么?!”肖国涛尴尬地笑了笑,继续百般忍让,“况且了,咱是啥人儿,人家宋总指挥是啥人儿???若是任何人想见就能见到,他老人家一天到晚,就甭干别的事情了!”

        “是啊,是啊。人家宋总指挥,这会儿在保定还是在北平,还不好说呢!怎可能说见就见到!”副会长鲁方是个老实人,见魏占奎没完没了地找肖国涛的麻烦,瓮声瓮气地替后者辩解。

        “枪不是换回来了么?上次十块大洋才能买到一条,还是老套筒子。这回只用了四千斤麦子,就换回了一百五十条枪,依我看,无论怎么算,这买卖都做得过!”杨大顺也觉得魏占奎最近做事太过分,将旱烟袋锅子往鞋底上敲了敲,砸吧着嘴儿补充。(注1)魏占奎本想再挤兑肖国涛几句,以显示自己才是铁血会里头最重要的那个人。却没想到一不小心就犯了众怒,让三位副当家起了同仇敌忾之心,赶紧笑着搓了搓手,大声附和,“没错,没错!这买卖做得过,做得过!不到四百块大洋的粮食,换回来一百五十条枪,还有四万发子弹。实在太做得过了。老二,我算着你今天要回来,已经提前吩咐伙房把猪腰子给炖上了。咱们先看看枪,然后大伙一块给你庆功!”

        说着话,也不管别人反对不反对。带着心腹死党赵二子等人,风风火火冲到马车前,一把扯下盖车的油布。将十几个码放的整整齐齐的长条箱子,亮在了大伙面前。

        见到魏占奎等人那幅急切模样,二当家肖国涛摇摇头,对自己轻笑。然后顺手递过去一根铁撬棍,“人家军队那边规矩大,不用的枪都装在箱子里,不准散着放。想开箱子,得用这个……”

        魏占奎一把抢过撬棍,大声打断,“知道,知道,这东西我见过!不就是撬棍么,想当年我爹带着我去天津卫去扛,去拜师父学本事,什么样的撬棍没见到过。二子,过来,用脚给我踩着这里。小五、土生、你们两个帮我压住这儿……”

        四个能按倒牦牛的壮汉,即便不懂得怎么正确使用撬棍,也能把一个木头箱子拆卸开??銮夷切┠就废渥颖纠锤堑镁筒惶?。转眼间,几片木板带着钉子飞出,紧跟着,又是四、五片被扯得稀烂的油纸。大当家魏占奎将撬棍丢下,单手举起一把散发着浓烈机油味儿的长家伙,“嘿,汉阳造,还是新款的。这可比老套筒子强得多了。弟兄们咱们这回有真家伙了!”(注2)“有枪了,有枪了!”赵二子等人也每人抓起一支步枪,在马车上又跳又叫。

        围在马车旁的一众庄丁非常激动,纷纷涌上前,去抓车上的步枪。魏占奎一见,赶紧将枪口顺下来,冲着众人的脑门来回比划,“都别『乱』动,别『乱』动!小心走火,枪不能随便发给你们。得先收到库房里,等我们几个当家的跟军师议个章程出来再分。别抢,别抢,再抢我真的搂火儿了!”

        “别抢,大伙别抢?!毙す我舱趴?,护住马车和马车上的魏占奎等人,苦口婆心地劝告众庄丁不要『乱』动武器?!澳乔共皇切碌?,里头可能真有子弹。走了火可不是玩的!”

        经他一提醒,众庄丁才豁然发现,魏占奎手中的汉阳造,枪口处已经有了磨损的痕迹。这说明枪是从军队里退下来的,极可能没将子弹去掉就被装进了盒子里。万一刚才魏大当家手指真的一哆嗦……

        想到自己差点儿被子弹开了瓢,庄丁们连忙后退。人踩人,人挤人,“哎呦,哎呦”,滚地葫芦般摔到了一大片。听到枪里边可能压着子弹,大当家魏占奎也被吓了一跳,将手中的汉阳造往马车上一丢,颤抖着声音抗议,“老二,你这不是存心祸害我么?一旦刚才我把扳机扣了下去……”

        “您手中这把枪,上着保险呢,扣不响!”肖国涛笑呵呵将魏占奎刚刚丢下的步枪捡起来,对着大伙摆弄?!熬褪钦飧龆?,向前转动,就把枪栓锁死了。向后转,就是松开保险……”

        魏占奎这才注意到,枪上的保险刚才的确没有打开。劈手将汉阳造夺回,大声胡搅蛮缠,“我当然知道这里有个保险了!跟老套筒子不一个模式么?!我刚才是太高兴了,没注意到。嗨,你们几个,都把枪给我放回去?!郝摇欢裁?,万一走了火打死人,我就劁了你们!”

        后半句话,是冲着赵二子等喽啰吼的。吓得赵二子等嫡系喽啰吐了吐舌头,赶紧将手中的汉阳造放了回去。

        “老二,怎么拿回来的全是旧家伙,没新的么?”魏占奎为了更成功的转移大伙的注意力,指着枪口上的磨损痕迹,大声追问。

        “枪虽然是旧的,可都还能用啊。要不然,人家能送给咱们这么多么?”肖二当家点点头,坦率地承认。

        “是啊,旧归旧,总比老套筒子新??!”其他庄丁也纷纷附和。在此之前,铁血会的全部家当,把打猎用的沙枪都算上,才六十多条。大伙甭说没有旧汉阳造可用,就是老套筒子,也得职位到达一定级别才能『摸』得上。

        有了先前犯过一次众怒的教训,魏占奎不敢在武器新旧的问题上做更多纠缠?!好蛔藕貉粼旆⒗兜那构?,满脸爱怜,“有了这家伙,咱们的实力肯定又往上窜一大截。甭说以后见了葫芦屿的人,不必低声下气地陪笑脸。即便秦德纯和岳敬雄两个亲自带着队伍来了,老子也敢跟他们顶着干!”

        “是啊,是??!咱们这回可真是有趁手家伙了!”众庄丁意识到马车上的枪都上着保险,又互相推搡着往前凑。

        “干什么,干什么?都给我离车远点儿!”魏占奎把汉阳造的保险向后一推,枪口冲着众人晃动,“老子说不能分,就是不能分!”

        众庄丁怕枪走火,赶紧又退开数步,一个个涎着脸,对着马车恋恋不舍,“那,那大当家打几枪,让我们听听声儿,总行吧。四万多发子弹呢……”

        “是啊,大伙盼了半个多月了,连『摸』都不让『摸』…….”

        听众人说得可怜巴巴,魏占奎禁不住有些心软。目光偷偷扫向站在人群外的驼背老军师魏丁,见后者脸上没有明确的反对之『色』。立刻得意起来,将手中汉阳造向上一举,大声叫嚷:“好,老子今天就给你们开开眼。咱们先把车卸了,把枪和子弹交给军师入库。然后咱们就到后山去打靶!轮流来,每人都可以开两枪!二子、小五,你们两个别卸车,带上铁锨,赶紧到后山树块靶子去!”

        “好!”“哎!”被点到名字赵二子和杨小五两人,大声答应着去后山准备靶子。其他庄丁们也纷纷上前帮忙,卸车的卸车,抬箱子的抬箱子,不一会儿功夫,就将枪支和子弹,送进了古庙后院的仓库内。

        趁着大伙不注意,魏占奎悄悄走到老军师面前,小声恳请后者允许自己兑现刚才的承诺。老军师魏丁今天心情好,不想让庄丁们太失望,便点了点头,小声叮嘱:“多带几条枪,别老可着一条造,小心枪管发烫!”

        “走了!打枪去!二当家,老三,老四,张副官,你们也每人扛上一支。大伙都给我瞄准了打,谁敢lang费子弹,老子就踹他屁股!”转过头,魏占奎就又成了铁血会独一无二的老大,高举着汉阳造,大声招呼。

        “走了,走了!”众庄丁轰然响应,簇拥起二当家肖国涛、三当家鲁方、四当家杨大顺,以及刚刚上任没多久的副官张松龄,兴高采烈地直奔后山。

        张松龄没想到还有自己一份,也有点儿喜出望外。抱着肖二当家递过来的汉阳造,一边在众人的簇拥下朝后山走,一边宝贝般仔细观赏枪支的形状。

        只见这支枪长约四尺左右,被擦得纤尘不染。前半身为精钢制的枪管,在阳光下呈黑蓝『色』,寒气迫人。后半身则为上好的硬木所造,涂着橘黄『色』漆,与延伸到前端的护木一起,托住了枪管。在木制的枪身下,有一个半椭圆型铁圈,里边护着扳机。而在枪机铁圈之前,则是一个斜三角型铁盒子,做工相对粗糙,估计应该为弹仓。

        除了必不可少的这些部件之外,在护木下方,还折叠放着一根刺刀。已经非常旧了,刀刃处透着锈蚀的痕迹。在枪托后侧中央,还有一个圆形的铁盖子,不知道能否打开,也不知道打开后能从枪托里面掏出什么东西。

        人在高兴的时候,两脚就特别有力气。转眼间,后山已经到了。赵二子、杨小五等人在五十步左右距离上竖起了一块木板做靶子,用木炭条临时于木板中央画了数个同心圆,然后飞快地跑回来,恭恭敬敬地请大当家开第一枪。

        “打枪之前,要调整标尺,就是枪身上这个铁片片。上面的洋码子,说的是敌人远近!”魏占奎一条腿呈开弓状,另外一条腿半跪在地上,煞有介事,“调整好了远近之后,就要瞄准儿。要把眼睛、标尺和靶子对齐了,然后吸一口气,扣动扳机…”

        “乒!”他开了一枪,然后拉动枪栓,又开了一枪。

        “好!”四下里,喝彩声不绝于耳。魏占奎笑着将枪递给跃跃欲试的赵二子,站起身,冲着大伙四下拱手,“就这样,都学会了没有?学……”

        突然,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目光死死盯住五十步外光溜溜的靶子,血『色』从耳根处直往额头上窜。

        “哎呀,我忘了告诉你了,这枪是旧枪,开枪时,后座力大,子弹容易跑偏!”尽管与魏占奎相处得并不和睦,二当家肖国涛还是主动替对方找台阶下?!肮治伊?,怪我了!大当家重新打一回,肯定枪枪都能正中靶心!”

        “我说的么,怎么瞄得好好的,就是打不中呢!你们要大伙引以为戒!一会也都给我用点儿心,别跟我一样lang费子弹!”魏占奎反应迅速,顺着二当家铺好的台阶,迅速往下溜。

        “是!大当家!”众人强忍住笑,齐声答应。

        “老二,你教教他们怎么瞄准儿!”魏占奎的心思瞬息转了几百转,推开正在瞄准儿的赵二子,将开枪位置让给了二当家肖国涛。

        肖国涛笑呵呵地举枪在肩,学着魏占奎刚才的姿势半跪于地,“这枪,我也是第一次『摸』。没什么把握!”

        “兵!”说话间,第一颗子弹飞出,在靶心处捣了一个小小的黑洞。

        “蒙的,蒙的!”肖国涛摇摇头,笑着谦虚。然后再度拉动枪栓,瞄准,扣扳机?!捌?!”第二道火光从枪口冒出,远处的靶子却纹丝不动。有道黄烟从靶子左侧的地上冒起来,直溜溜窜出老远。

        注1:老套筒子,早期汉阳造,为汉阳兵工厂仿照德国88式步枪而造。原设计中,为防止枪管炸膛,多加了一层铁管。所以俗称老套筒。

        注2:汉阳造,即一九零四年后,汉阳兵工厂改进的88型。去掉了第二层枪管,以上护木取代,刺刀庭改在前护箍下方,改进了照门,通条改放在护木之中等。通称为汉阳造,历经辛亥革命、抗日战争和抗美援朝,成为中国历史上最长寿的步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