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山南山北 (四 中)

    第三章 山南山北 (四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山南山北(四中)张松龄自问文言功底尚可,不过在老军师这个前清的秀才面前卖弄古文,就显然有些鲁班门口弄大斧了。老军师在他将信写好之后,只是随便改了几处,便让整篇文章显得大气磅礴。但是,驼背老军师却不愿贪他人之功,非要张松龄将修改过的信,重新誊写了三份。抬头上分别写明了是给宋哲元、关麟征和孙连仲三位将军,然后才将信纸拿到阳光下晒干,分别装进三个非常精致的牛皮纸信封里。

        “先让小『毛』桃带人去保定府探探路子。如果能搭上线,你再出马。如果人家根本不在乎咱们,咱们也不能拿热脸去贴冷屁股!”唯恐张松龄借着送信的机会一去不回,老军师提前堵死了这种可能。

        保定府是河北地区除了北平、天津之外的第三座大城市,西靠太行,东俯晋东大平原,还有一条铁路纵贯南北,地理位置颇为重要。无论是二十九军南撤,还是中央军北上,这里都是必经之路。所以最近一个多月来,中央和地方各路诸侯都纷纷向保定派人派兵,组建各自的据点和联络处。二当家肖国涛此刻带着信和礼物赶过去,刚好可以比较清楚各家庙门儿的高矮,然后再决定该给谁优先烧香。

        张松龄最近一个多月来活动范围被限制在魏家庄之内,既看不到报纸,又听不到广播。对外边的情况根本不了解。故而无论老军师魏丁说什么,他都无从『插』嘴,只好诺诺以应。

        见他提不出任何意见和建议,老军师魏丁便开始调兵遣将。先组织人手从仓库里提了四千斤麦子,然后又将委托给佃户们放养的活羊捆了二十余头,活猪抓了五口。一并装了满满当当五辆马车,由肖二当家带领十几名庄丁持枪护送着,浩浩『荡』『荡』开往保定。

        这一去,就又是十余日。期间张松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般,每天都央着老军师魏丁派人去山外搜集报纸,打探华北战况。老军师魏丁这回没有故意戏弄他,专门派了四个能识几个字的壮小伙子骑着马前往距离魏庄最近的葫芦屿,从南下躲避兵火的百姓手中,用现金收购七月八号之后的旧报纸。只要报纸上有新鲜内容,则立刻骑着马星夜送回来。

        如此,外界消息倒是都能看到一些了,时局却愈发让人感到糊涂。七月八日,中央和地方大员们在报纸上气愤填膺地怒吼了一番之后,第二天,也就是公历一九三七年七月初九,二十九军高层的几个元老级人物,就在亲切友好地氛围下,与日本人达成了相互谅解协议。日军即日起停止进攻,二十九军公开向日本驻华北军道歉,并且从严惩处“挑拨”“煽动”双方加剧冲突的蓝衣社成员和隐藏在学生中的***员。已经誓师北上的关麟征和孙连仲部,也应宋哲元的要求,暂且在保定、沧州一线停住了脚步,以避免过度刺激日军。

        结果协议上的墨汁还没等干透,日本军队再度『逼』近宛平城。紧跟着,秦德纯、潘毓桂和张自忠三人代表二十九军再度向日军表示让步,于日军提出的要求基础长,达成了七项“和平”协议。其中包括镇压***、取缔蓝衣社和撤走抗日态度最坚决的三十七师。(注1)“这关人家***和蓝衣社什么事儿?”张松龄看得两眼冒火,拍打着桌案上的报纸大叫。即便再不通时事,他也知道,前者在去年十二月之前,还是各级『政府』的重点打击对象。抓到之后,基本上就是死刑,很少有人能从监狱里活着走出来。而后者,则是中央『政府』一直力挺的青年组织,跟***人势同水火,根本不可能彼此勾结在一起。

        “他宋大耳朵,是怕蒋仲谋借机夺了荆州!”驼背老军师魏丁,也对二十九军上层目前前的决策,深表不屑?!翱扇思业蹦炅醣冈俸?,也不会将张飞和关羽给免了职。这宋大耳朵,还没等跟日本人打出结果来呢,先答应撤掉三十七师的师长冯治安。嘿嘿,你看着吧,一旦死守卢沟桥的三十七师被处置,整个二十九军上下就彻底寒了心。等他宋大耳朵明白过味道来,恐怕再想跟日本人拼命,也没人愿意相信他了!”

        “您老能不能不用这种语气说话!”张松龄最受不了的就是驼背老军师这种搬着板凳看大戏的姿态,回过头,非常气愤地抗议。

        “那咱们还能怎么着,刺血上书,可也得有人肯接??!”驼背老军师伸手捶打着自己的老腰,继续冷嘲热讽?!拔业背醪环拍闳ケ逼?,是不放对了吧?!就你这急『性』子,即便到了二十九军,也得被人当做***或者蓝衣社给清理掉!”

        在这个话题上,张松龄无力气反驳。从他目前搜集到的报纸、文告上来看,一个多月前,北大高材生彭学文对二十九军上层人物的那些指控,十有七八并非无的放矢??沙こ巧夏切┭S痔嵝炎潘?,自己目前看到和听到的,未必是全部真相。二十九军不会辜负全国人的期望,也不会辜负那些战死在长城上的英魂!

        “你别着急,二十九军三十七师,不是还没从北平撤离呢么。冯治安将军,也没有通电下野!”见张松龄已经被自己数落得满脸漆黑,老军师开始见好就收,“况且很多事情,记者们只是捕风捉影,未必看得清楚。咱们自己这边,只需要多留点儿心眼就行了。先别急着往前冲,免得被人卖了还给人家数钱!”

        “嗯!”张松龄答应一声,不置可否。驼背老军师魏丁,给他的感觉一直很矛盾。一方面,此老口口声声“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爱国热情比自己这个年青人还要炽烈。另外一方面,此老却处处想着如何抓紧一切机会捞取好处,壮大实力,凌烟阁上留名。仿佛这些,才是他组建铁血会的最原始目的一般。

        “这些报纸别扔,咱们都留着!留着!”安抚住了张松龄,老军师魏丁又开始大谈特谈他的另外一个人生理想,“这都是第一手记录,甭管上面说得对与不对,都是物证。存起来,等天下太平了,咱们爷俩就可以编写一部史书。让后来者都知道,咱们这些当时的人,都做了些什么。无论黑白对错,都别遮掩。到时候人们翻开史书第一卷第一页,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咱们师徒两个人的名字。嘿嘿,比那司马迁和司马光,也不逊……”

        这个理想简直比自组一支队伍,参与群雄逐鹿还要宏伟。那不仅需要一支如椽巨笔,还需要一副铁肩膀。张松龄自问担不起来,也没胆子往自家肩头上揽。驼背老军师却沉浸于他自己那宏伟的设想当中,一边捶打着老腰,一边哼起了戏词:“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

        那乌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凤凰台栖枭鸟。

        残山梦最真,旧境丢难掉,不信这舆图换稿!

        诌一套《哀江南》,放悲声唱到老?!保ㄗ?)“把您老的盒子炮借我用用!”张松龄被歌声搅得心『乱』如麻,伸开手,向老军师借“驳壳枪。

        “这可是……”沙哑的歌声立刻停止,老军师像被人窥探了宝贝一般,将手探进前大襟,捂住不放。

        “放心,我不会拐了您的枪跑掉!”张松龄上前几步,自己动手去掏,“二十九军都这般模样了,我去了还能有什么用。把盒子炮借我打几枪,免得日本人打上门来时,我连枪都不会放!”

        “我不是不放心你!”老军师被说中了心事,脸上有点发烫,“我真的不是不放心你。这枪是地道的德国货,比咱们上海兵工厂仿造的那些冒牌玩意儿,可是强得多了。借给你用用不打紧,一旦被魏占奎他们发现我这支跟他们手中的那几支,其实不太一样。又是一堆麻烦事情!”

        “我找没人地方摆弄还不行么,要不,您在旁边看着我!”张松龄握住装枪的木头盒子,连拉带拽?!澳先思野?,让我怎么说你,心眼全用这上面了!连买几把枪,都要短斤少两!”

        “我这不是也为了省点儿钱么?”老军师嘿嘿笑了几声,无奈地松手,“比上海产的贵两倍呢!况且了,魏占奎他们几个,又不知道其中差别!这里边只装了十发子弹,你可别一下子给我搂尽了!一发就要五分钱呢!”

        “知道了,知道了!”张松龄不耐烦地答应着,拎着驳壳枪,跑向了后山。此刻他满腹激愤,真恨不得日本人立刻打上门来,让自己拿着驳壳枪冲进敌群。拼死了就算喝醉,也省得看到这么多人间龌龊。

        “慢一点,慢一点儿。你学过怎么开枪么?等等我,我手把手教你!”驼背老军师终是不放心他一个人出外,找了个借口,拎着议事厅里那把激励士气用的盒子炮追了上来?!澳阆扔谜獍?,把我的还给我。这把枪里头也有十发子弹。你一枪一枪炼,别着急,先学会瞄准,再扣扳机!”

        注1:七七事变时,日军进攻卢沟桥。是二十九军三十七师二百一十九团坚持抵抗,拼死守住了阵地。随后,日寇要求严惩三十七师师长冯治安,将三十七师调离北平。二十九军答应下来,却一直拖延着没有执行。

        注2:此曲是桃花扇中的曲目。明亡之后,柳敬亭等人所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