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山南山北 (三 上)

    第三章 山南山北 (三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山南山北(三上)张松龄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仙界小说网.xianjie他一直坚持认为,既然作为中央『政府』,保卫这个国家的每一寸土地和土地上的每一个人民,便是责无旁贷。不该像买菜的老太太一样斤斤计较。更不应该因为地方群雄不肯听从号令,就任由它们被日本消灭,或者主动将他们推向日本人那边。否则,日本人打完了河北,恐怕接着就要打山西。打完山西,下一步目标就是河南、山东。反正中央『政府』和地方实力派们还在没完没了地讨价还价,不趁着这个机会将大半个中国拿下来,更待何时?

        那样的话,中国真的要亡国了。三国时代,吴和蜀密切配合,勉强还能保住半壁江山。待吴与蜀分道扬镳,就被司马氏给分头消灭,连挣扎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我只是说如今的形势,与三国时代有几分类似,并不是说日本人就是曹魏!”见张松龄脸『色』僵硬,驼背老军师魏丁以为他误解了自己的意思,迅速补充,“想当年,曹魏虽然残暴好杀,对自家治下的百姓,却也怀着几分悲悯之心。而日本人,却从没拿治下的中国人当人来看。曹魏灭了孙刘,不过是易姓改号,与我等匹夫匹『妇』无关。而日本人得了势,却是率兽食人,中国又要亡一次天下了…”

        他的思维跳跃『性』极大,让张松龄差一点儿跟之不上。没等张松龄把听到的话理顺,驼背老军师又叹了口气,接续说道“易姓改号,谓之亡国;仁义充塞,而至于率兽食人,人将相食,谓之亡天下?;氖飞?,被异族所两次,第一次是蒙古人,不到百年,就被朱洪武带领一群叫花子打了出去。第二次是被前清,呵呵……”(注1)摇摇头,他脸上居然出现了几分羞愧之『色』:“若不是康熙皇帝答应永不加赋,又用高官厚禄收买读书人,大清国也未必能在中原支持那么久。如今这局势,不怕日本人凶,也不怕日本人恶,就是怕日本国也出现一个康熙爷那样的明白皇帝。真的是提出什么倭汉同种,均田减税,用怀柔替代强压,恐怕用不了五十年,人们就争先恐后做大日本帝国的官儿了。就像老夫当年那样,寻不到当官的门路还如丧考妣!”

        张松龄听了,心里愈发堵得难受。真恨不得站起来仰天长啸几声。却见驼背老军师魏丁又叹了口气,摇头晃脑地说道:“是故知保天下,然后知保其国,保国者其君其臣,肉食者谋之;保天下者,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矣。我年青时是个糊涂蛋,一肚子书都读到了狗肚子里。你比我强,这么小,就敢学那班定远投笔从戎。所以老夫看到你,就知道,我中华这回不会亡天下,绝对亡不了天下!”

        “那你还硬拉着我在这里!”张松龄用手推了推面前的算盘和账本儿,带着几分抱怨的语气说道。

        摆脱了被当做日本探子处死的危险之后,他就努力寻找从魏庄逃走的机会??擅看胃湛吹揭坏愣M?,就会被老师爷当场掐灭。这老爷子人老成精,远比大当家魏占奎难对付。魏占奎扣住他张松龄,所图不过是捞一些钱财。而老军师魏丁留下自己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张松龄到现在也没弄清楚。

        “我是为了你好!”驼背老军师摆出一幅长者的姿态来,低声教诲,“你去了宋哲元麾下,充其量,不过是个大头兵。没准儿哪天一颗子弹打上,就彻底交代了。而在我们这里,你至少是个官儿,轮到谁冲锋上阵,也轮不到你上!”

        “真没看出来,我的命在您老眼里还这么值钱?!”非常不服气,张松龄忍不住冷嘲热讽。

        “当然值钱了!你想想,从小到大,不算吃穿,光是供你读书,买纸张笔墨的钱,少说也有六七十块大洋吧?而那些土里头刨食的,每年除了吃穿外,能剩下五块大洋,就乐得蹦高!”驼背老军师掰着手指头,跟张松龄一笔笔地细算?!八谴蚬饬?,随便找个地方贴张告示,肯扛枪吃粮的就招来一大堆。你这样的交代了,有那么容易再招到么。全天下才有多少读书人,读书人中又能有几个算盘打得比你还顺溜的!”

        这些话,跟彭学文当日说得意思又差不多了。打仗是大头兵的事情,读书人么,只管躲在子弹够不到的地方,忽悠别人往前冲就行。张松龄不能说这些话没道理,可内心深处,却绝不赞成这种论调。倒不是他思想境界有多么高,而是他觉得,如果每个当官的都以这种心态指挥士兵的话,队伍在强敌面前一触即溃也是必然。

        “我知道你志向高远,看不上我们铁血会这座小破庙?!奔潘闪渎车牟环?,老军师继续谆谆善诱,“可越是小地方,你越容易有机会出头。去了宋哲元那边,人家身边全是枪林弹雨一道滚出来的老兄弟,能有你出头的机会么?没错,他是把学兵营当做军官种子在培养!可二十九军的军官位置,就那么多。原来的几个派系分还分不过来呢,谁肯给你们这些无根无基的学生娃子腾地方?!你就老老实实在我们这儿干,等跟日本人动起手来时候,,咱们把队伍拉出去,漂漂亮亮打上几个胜仗。到那时,无论中央军还是二十九军,还不会争着主动找上门来要求收编咱们?我们这些老东西人家未必看得上眼,你年纪青,有一肚子学问,背后还带着自己的一帮子弟兄,怎么着不得给个营长,团长当?到那时,你把葫芦屿发生的事情朝上边一捅,那姓秦的再手眼遮天,还能把关系通到蒋委员长身边去?!”

        注1:文中的亡国与亡天下之辩,出于《日知录》,是大儒顾炎武在明亡时所写。

        注2:班定远,汉代定远侯班超,年少时不愿做一个书生,投笔从戎,立下大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