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山南山北 (一 下)

    第三章 山南山北 (一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山南山北(一下)长得白净就是日本鬼子?听了周围人的话,张松龄哭笑不得。修真谷

        照对方这个标准,他在国立一中的那些同学,一半儿以上得被拉出去枪毙掉。特别是一些原籍在南方,天生怕就皮肤细嫩的少爷、小姐们。

        既然被认定了是日本探子,此刻无论他说什么,对方自然都不会相信。唯一可以庆幸的是,这伙人仇恨的目标跟他一致,所以暂时不用担心又落回秦德纲手中。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张松龄不再跟俘虏自己的人lang费口舌。任由对方抬着自己,摇摇晃晃地走向未知。

        整整一日一夜没吃没睡,他的身体着实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才被抬了没多久,眼前就渐渐开始发黑,思维也渐渐开始模糊。隐隐约约,他觉得天上开始下起了暴雨,再一会儿,暴雨又突然变成了鹅『毛』大雪,冻得他浑身一抽,颤抖着醒了过来。

        头上的破麻布口袋已经被摘下,手和脚却依旧被捆着。张松龄艰难地抬起头,试图看清楚周围的环境,脖子刚刚一动,水就顺着头发唏哩哗啦地往下淌。

        “别装死,小鬼子,你这样的爷爷见多了!”一名光着膀子的大汉,手里端着个大木盆,恶狠狠地冲他威胁。

        水,显然是从木盆里泼出来的。对方是用这种手段弄醒了他。张松龄艰难地转了转头,四下看了看,非常虚弱地回应道:“不,不要泼了。我,我冷。我不是日本人,真的不是!”

        “还想耍死狗,看你这身皮肉,还有浑身上下的血迹。即便不是日本探子,也是土匪的眼线!”壮汉撇了撇嘴,丢下木盆,顺手抄起皮鞭。

        “赵二子,先别动手!”不远处,有人居高临下地喝止。不知道是气愤俘虏的狡猾,还是恼怒赵二子的越俎代庖。

        “我这不是怕他不老实么?”甭看赵二子对张松龄凶,对坐在高处说话的人,却是另外一种态度。哈了下腰,带着几分献媚的模样解释。

        “来人,给他松绑!”坐在高处的人横了赵二子一眼,非常威严的命令。

        又有几名光着膀子,红布包头的壮汉跑上,替张松龄解开绑缚,分左右架住他的胳膊。趁着这些人忙碌的时候,张松龄努力喘了几口粗气,抬起眼睛细看。只见正对面不远处,摆着一张香案。左右各坐着两个人,有老有少?;褂卸该澈?,个个光着膀子,凶神恶煞地站在两旁。香案之后,则高高地端坐着一名四十岁上下的络腮胡子男人。头顶也与其他人一样,裹着一条红布巾??砜淼募绨蛏?,则披了一条暗黑『色』的呢绒大氅。

        五月的天气,光是看那呢绒大氅一眼,张松龄就觉得身上燥热。真不明白络腮胡子为什么要披着它!再仔细打量络腮胡子的面相,又发现对方长得很凶,脸上手上的皮肤都是古铜『色』的,不知道是天气热还是没洗干净的缘故,厚厚地透着一层油光。

        “来人,给他搬张座位!”没等张松龄推测出对方是什么来路,高坐在香案后的络腮胡子挥挥手,再度大声命令。

        又有人迅速搬来一张木椅子,将张松龄强行按在上面。待一切都收拾停当后,络腮胡子清清嗓子,以与其容貌极不相称的和蔼语调向张松龄询问:“在下魏占奎,是铁血抗日联庄会的会长。这位小兄弟怎么称呼?到我魏家庄来有何贵干?!”

        “我,我叫张松龄,是去北平投军的学生。见过魏会长!”张松龄挣扎着从坐位上站起身,冲着魏占奎鞠躬行礼。

        “学生?!”魏占奎的浓眉猛地一皱,又迅速展开?!澳闶谴幽墓吹??”

        “是!我是从南边,沿着大路走过来的!”初次碰面,张松龄不知道对方底细,非常谨慎地回答?!盎鸪低A?,不知道什么时候开。我和同学们『性』子急,就徒步向北平走。后来,后来我就跟同学失散了。行李也都在他们手里!”

        “哦?!”络腮胡子魏占奎将信将疑,目光继续围着张松龄上下打转?!澳钦庖簧硌J窃趺椿厥??!”

        “我,我们受到了土匪的伏击,队伍被打散了。这是我同学的血。我把她葬在了山里边!”经他提醒,张松龄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血迹,心情一暗,低声回答。

        “胡说!”魏占奎“啪”地一拍香案,声音陡然转厉,“你分明是从葫芦屿那边过来的,昨天早晨,那边刚刚发生了一场枪战。这么大的事情都没听说,你当我是聋子么?!”

        “我没有胡说!”张松龄被吓了一跳,站直身体,大声反驳,“我们的确一直沿着大路往北平走,也的确在葫芦屿火车站附近受到了陌生人的袭击。我不知道他们的来路,当然把他们算作了土匪。我身上,我身上的确也是我同学的血,她,她就被我葬在你们抓到我的那座山的南坡上!”

        “闭嘴!大当家让你说话你才能说!”

        “再犟嘴,老子抽死你!”

        列队站在香案两边一众壮汉扯开嗓子,大声呵斥。张松龄的声音很快就被压了下去,不甘心地闭上了嘴巴。魏占奎摆摆手,示意左右稍安勿躁。然后笑了笑,森然问道:“小兄弟穿的这身衣服,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吧?!”

        “魏会长,我不明白您的意思!”张松龄被吓了一跳,赶紧开口解释,“我真的是学生,不信您派人去葫芦屿那边打听打听,我们曾经在镇子里组织义演,很多人都看到过我?!?br />
        “就看过一眼,谁能记得清楚!”魏占奎鼻子里哼了一声,撇着嘴否定?!扒刈ㄔ蹦潜咭丫蛭彝ūü?,昨天早晨,有一群土匪想打军列的主意,却被前去赶火车的学生娃们撞破,开枪杀人灭口??鞯帽0捕蛹笆备系?,才杀散了土匪,抢回了学生们的遗体。你这身衣服血迹斑斑,浑身上下却没有任何伤口,分明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别否认,也别给老子玩花样,老子杀人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说,是谁派你来的,你们的老巢在哪里?!”

        “说,赶紧如实交代!”

        “说,赶紧如实招来!”众壮汉们学着戏剧里的模样,齐声给大当家助威。

        转眼间,就从疑似日本探子,变成了土匪派出踩盘子的眼线,张松龄一时很难适应。皱着眉头想了半晌,才明白对方的话是什么意思。摇摇头,愤怒地说道:“这身衣服就是我自己的!我身上没有伤,衣服上也没有破洞。如果是从别人身上扒下来……”

        “还不老实!”魏占奎勃然大怒,再度用力拍打香案,将木头缝隙中的陈年老灰,拍得噗噗直冒,“拖出去,直接砍了。把脑袋挂在村口大树上,向土匪示威!”

        赵二子带着四名壮汉一起扑上,扭住张松龄的胳膊,就用绳子猛勒。张松龄被勒得额头冒汗,却不敢再耽搁任何时间,扯开嗓子,大声叫嚷:“我不是土匪。你们冤枉好人。你们不能杀我,否则,就是杀人灭口,就是,就是勾结日本人,助纣为虐!”

        “拉下去,开肠破肚!老子要看看,他有多少花花肠子!”魏占奎又气又怒,咆哮着命令。

        又上来两名壮汉,扯起张松龄的双腿,与赵二等人抬着他往外拖?!拔也皇峭练?,更不是日本人的探子。冤枉,你们冤枉我!”张松龄被吓得魂飞魄散,大声喊冤。喊了几句,却发觉根本没有听,把心一横,高声呼起了才学会没多久的口号,“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人是杀不绝的!汉『奸』走狗永远没有好下??!”

        “把他的嘴给老子用马粪堵上!”魏占奎越听心里头越发虚,铁青着脸,不耐烦地喝令。几名光着膀子的壮汉正要执行,站在香案左侧最近处的一名驼背老者,却突然拱了拱手,低声说道:“大当家,慎重啊。这孩子,看样子真是一名学生,不像日本人的探子,更不像是下山踩盘子的土匪!”

        “是??!”最右侧,斜坐着的一名穿着白布小褂的的年青人,也低声附和,“那些前往北平投军的学生,都被宋哲元当宝贝疙瘩养着。据说过上几年,就都要外放当军官。一旦今天的事情传到他们耳朵里头,到时候有人带着队伍来给同学报仇…….”

        “师爷,老二,你们不知道??!”没有张松龄这个外人在面前,魏占奎再不用寻找什么杀人的借口,“秦德纲那厮,跟宋哲元的心腹秦德纯,是如假包换的堂兄弟。他派人传下话来说,说有土匪的探子偷了学生的衣服,正在四下替日本人刺探情报,我能反驳说不是么?即便此人看上去不像土匪的探子,也得把他当做探子给做了!”(注1)“堂兄弟毕竟不是亲兄弟!当家!”驼背老者摇摇头,再度出言劝阻,“况且秦德纲那边,既没给您手令,也没给您任何字据,只是找人捎了一句话过来。日后若是他翻脸不认账,您这里可是口说无凭??!”

        “是啊,大当家。做人不能做得太绝!秦德纲那人不可信,我们得自己给自己留条后路??銮揖堇先嗣撬?,杀读书种子,是要遭天谴的!”被叫做老二年青人,继续设身处地地摆明厉害。

        也不知到底哪句话起了作用,魏占奎皱着眉头,犹豫不绝。师爷和二当家见状,连忙趁热打铁,“只要把这娃藏起来,不让姓秦的知晓。日后,再偷偷放掉,咱们就算积了大德!”

        “他长得细皮嫩肉,一看就是有钱人家出来的少爷。给他家中捎一封信去,过后还愁他家不记您的好么?!就算不记您的好,随便派人送点儿礼物过来,就够咱们开上好几天洋荤!”

        “嗯!”听闻还能有礼物可收,魏占终于心动。手抹胡须,低声沉『吟』,“封锁消息的事情好办。咱们这边跟葫芦屿那边平素就没多少来往,今天办事的兄弟也都是我一手带出的,我让他们闭嘴,他们肯定连屁都不敢往往外头放一个!可是,老子刚才把话说得那么满…….”

        “当家,您放心,这事儿,让我跟肖二当家去办。保证,把脸给您赚足了!”唯恐魏占奎反悔,师爷赶紧大包大揽。

        “对,魏师爷这么大岁数,对付个小『毛』孩子,还是手到擒来!”肖二当家也继续敲砖钉角。

        见两名最有人脉势力的手下,都坚持不愿滥杀无辜。魏占奎也只好妥协,点点头,笑着道,“你肖老二做事,我当然信得过。好吧,好人就交给你们翁婿来做,我继续坐在那儿唱白脸!”

        “大当家您就等着看好吧!”肖二当家拱手领命,然后转过头,冲着大厅外高喊,“大当家有令,将探子再押回来!”

        “将探子再押回来,押回来!”众弟兄们扯开嗓子,喊话声在群山间来回激『荡』。

        赵二等人闻听,赶紧又从木桩上解下闭目等死的张松龄,抬着他回了大厅。刚一入内,肖二当家就走上前,用力拍了拍张松龄的肩膀,大声宣布,“好小子,有几分胆『色』!我们大当家怕你是土匪的探子,刚才就故意吓了你一吓,没想到,你小子还真有种!”

        “哈哈哈,哈哈哈……”明知道肖二当家说得未必是实话,赵二子等人还是齐声大笑。

        张松龄被笑得如同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晕乎乎地四下看了看,轻轻咧嘴,“原来大当家刚才是在试探我来着,差点儿把我的魂儿都给吓丢了。怎么样,我算过关了么?”

        “算过了,也算没过!”魏师爷佝偻着老腰走上前,皮笑肉不笑,“你年龄虽然小,胆『色』却着实不错。但日本人的探子,也不会个个都是孬种。接下来,你得向弟兄们证明,你不是日本人才行!”

        张松龄的行李都丢在和平饭店里,此刻怎可能有东西证明身份?!见老者不像故意想找借口杀掉自己的样子,想了想,非??推匚实溃骸霸趺床拍苤っ魑也皇侨毡救??麻烦您老给我指条明路行不?我的确是被打散的…….”

        “很简单,很简单!”没等张松龄把话说完,驼背师爷就急匆匆地打断,“你既然自己说自己是学生,肯定会写中国字。写几个『毛』笔字来给我看。写得好,就算过关。否则,我也无法不怀疑你!来人,给他松绑!”

        “是!”赵二等人再度上前,七手八脚松开张松龄的绑缚。有人小跑着,去后院找来笔墨纸张,在香案上摆好?!澳?,晚辈就献丑了!”张松龄『揉』了『揉』被捆得发紫的手腕,缓缓走向香案,一边走,一边斟酌自己该写什么,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他想到自己当初加入血花社的初衷,想到陆青的才华,想到田青宇的仗义,想到老大哥周珏在最后关头的勇敢,想到一个个在枪声中倒下的同学,和同学们永远无法合拢的眼睛。心头猛地一热,扶住桌案来,笔走龙蛇,“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事返鼻逡?,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在秦张良椎,在汉苏武节。

        为严将军头,为嵇侍中血。为张睢阳齿,为颜常山舌。

        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蛭鍪Ρ?,鬼神泣壮烈。

        或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蛭髟趔?,逆竖头破裂。

        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

        ……

        注1:秦德纯,二十九军副军长,北平市长。七七事变前,奉命与日本人周旋,态度十分暧昧。此人经历颇为复杂,做人兼具光明与阴暗两面。曾经坚持与日本人斗争,又试图以妥协方式,换取和平(一说为奉了中央密令拖延开战时间)。曾经支持文人办报纸监督『政府』,同时又大力镇压学生运动。七七事变后,不肯向日军投降,任为国民『政府』第一集团军总参议,后任国防次长。

        跳转到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