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五月的鲜花 (六 上)

    第二章 五月的鲜花 (六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五月的鲜花(六上)“他们两个?他们等大伙干什么?”提起彭学文和方国强,韩秋就觉得头大如斗。一秒记住【靖安小说网】.jinganb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这两天,彭学文、方国强二人争执时所说的那些话,他不可能装作一句都没听见。每一句话好像都非常在理,但是,每一句话又针锋相对。让人心中非常不舒服,非常绝望。就好像是两名野蛮的医生,明明知道患者已经被疾病折磨得形神俱疲,还要当着患者面儿把病情的严重程度毫无保留地争论出来,并且大声宣布,自己对治疗方案毫无把握。

        “还不是到底向南还是向北的事情?”陆明皱眉撇嘴,显得非常无可奈何,“自己争还不算,还非要扯上别人!”

        “周队不是答应把募捐的钱分给他们一半儿了么?姓彭的怎么还非要赖着咱们?!”田青宇对彭学文那种指手画脚的做派非常反感,带着几分鄙夷说道。

        “本来已经没事儿了。大周答应将今天募捐所得分一半儿给姓彭的。姓彭的也知道自己的理由未必充分,准备偃旗息鼓??煞沟曛煺乒衿馐焙蚺苌侠?,汇报车夫逃走的消息!”陆明耸耸肩,轻轻叹气,“这下好了,姓彭的一听就来了劲儿,说既然连咱们雇佣的车夫都知道北平是个大火坑,咱们继续往北走,就是蛮勇,就是对自己和别人的『性』命不负责任……”

        “这厮,关他鸟事!”没等陆明把话说完,田青宇就大声骂道。

        “然后方块j就跟他又吵起来了。说要想当逃兵,总能找到理由。我见情况不对劲儿,就赶紧下来找你们!”

        “你找我们有什么用?!”田青宇发起急来,说话就有些不管不顾,“你找大周??!他是领队,姓彭的主要又是冲他来的?!?br />
        “大周,大周这会儿好像非常犹豫!一直站在那里没有说话!”陆明又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低下头,以非常小的声音解释。

        “大周怎么能这样?!”韩秋在旁边越听越窝火,竖起了眼睛抱怨?!八皇呛芄系囊桓鋈嗣??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反而,反而装起了怂!”

        “大周的『性』子,一直不是很强!在学生会中,我们就知道他有这个『毛』病?!碧锴嘤钣质巧?,又是无奈?!翱伤炅浔任颐嵌即?,学习成绩也是最好。平素又对大伙像个老大哥一样。所以……”

        所以,他被选作领队,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只是当初谁也未曾想到,这支小小的队伍,在途中居然会遇到如此多的事情。顾忌到周珏的颜面,田青宇没把话说完,聪明机敏的韩秋,却完全明白了他的意思。笑了笑,低声道,“那你呢,你是准备回头向南,还是继续往北?!”

        “我肯定是向北。即便姓彭的说得那些话,都是事实。也只能说明,宋哲元这人难当大任!而眼下二十九军弟兄,还有学兵营的那些同学,他们做的事情却没有错。你呢,小秋,如果大周也半途退出了,你准备去哪?”

        “我当然和你在一起!”韩秋展颜一笑,毫不犹豫地做出了选择。

        “那我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田青宇非常豪气地将韩秋的手抓在自己的厚巴掌里,大声说道,“走,咱们先回各自的房间换衣服。然后餐厅里头见。我就不信,其他所有人都会像大周一样,被彭学文几句话就打没了士气!”

        “我也不信!”韩秋虽然是个女孩子,心中却略带一点儿热血男儿的豪侠气,将握在田青宇手中的五指紧了紧,笑着附和。

        二人丢下满脸羡慕的陆明,笑着上楼。不一会儿,便换了身干干净净的衣服,联袂来到了餐厅中。大伙还坐在昨晚吃饭的同一位置,依旧是围满了两张桌子。不同的是,有几个来自北平的男女同学,与方国强坐在了一起。而血花社的成员李迪和张孝睿,则跟彭学文坐在了一桌儿。

        陆明和柳晶原本天天腻在一处,如今也分开了。一个脸『色』铁青,另外一个,则低着头,脸上分明有刚刚哭过的痕迹。

        “真抱歉,让大家把大行李给丢了!不过,只要随身还有换洗衣服就行。这儿距离北平已经没多远了,等到了目的地,谁丢了什么东西,我原价赔偿给他。马车是我找来的,出了事情也由我负责!”一眼就看出众人就坐的方式有古怪,田青宇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不用了,就一套铺盖而已,值不了几个钱!”李迪不敢拿目光与田青宇相接,歪着头,低声表态。

        “反正到了军中,也会统一发一套行李。丢就丢了,还省得我们自己扛着累!你们说,是不是!”方国强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势,问都不问,就替其他几个人做了主张。

        “是啊,是??!”提前来了一步的陆明连连点头,故意不往柳晶那边看,脸上的表情非常生硬。

        “大伙别跟我客气。家父在北平还有几个故交,即便咱们在二十九军那边混得不如意,我带着大伙找上门去,他们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等『露』宿街头!”田青宇大咧咧扯过一把椅子,坐在了方国强的对面。然后又故作惊诧地四下看了看,笑着招呼:“周队,你怎么还站着呢。坐啊,今天大伙都累了,好好喝上几杯。明天我再出门去雇马车,凭我老田的本事,保证还能雇到一样价钱的!”

        “是啊,周队,怎么我们大伙都坐下了,你还站着那儿?!到底坐哪边,你总得选张桌子??!”韩秋笑呵呵地四下看了看,绵里藏针。

        老大哥般的周珏被她说得脸红,向前走了几步,斟酌着说道,“田胖儿,韩秋,你们两个来得正好。有件事情,我得跟大伙说明一下。这几天,彭学文和方国强的话,想必大伙也都听见了。老实说,我现在心里头很『乱』……”

        “周队,这个节骨眼儿上,你的心里头,好像不能『乱』吧!”韩秋又是一笑,说话的语气咄咄『逼』人。

        周珏被她刺激得脸『色』更红,额头上隐隐已经见了细密的汗珠,“毕竟是涉及到大伙『性』命的事情,我,我不能一个人就做主。刚才我已经跟他们说过了,我自己呢,将来肯定是要到北平去看看,亲眼看看宋哲元和二十九军是什么模样,才能甘心!但是,但是…….”

        他犹豫着,迟疑着,好像为自己的懦弱感到非常惭愧,非常难以开口。彭学文看见后,手扶桌案就想越俎代庖,不料方国强动作更快,抢先一步站起来,大声补充,“行了,下面的话,我来说吧。事情是我惹起来的,大伙一会要骂,也骂我,别怪大周。我跟彭学文争执不下,都说服不了对方……”

        “怪我,该做决断的时候,却不敢承担责任!”周珏突然又恢复了勇气,退开半步,向大伙深深鞠躬,“对不住,我真的不适合做这个领队。但既然做了,我就不该逃避。大方和学文他们两个刚才,谁也说服不了谁。就提出让大伙投票表决,如果愿意去北平的票数多,就都去北平。如同投去南京的票数多,就都去南京!我觉得这也是个不错的办法,至少,至少将来我们会想起今天,不至于过于后悔!”

        “这怎么……”田青宇本能地就想站起来表示反对,却被韩秋悄悄地拉了一把,慢慢坐了回去。目光看到其他人,只见大多数人脸上的表情都如释重负。知道投票的事情,是众人刚才集体作出的决定,摇了摇头,轻轻叹气。

        投票这种事情,对在座每一个学子来说,都不是陌生玩意儿。这几年,西学大兴。无论南京中央『政府』办的报纸,还是地方实力派自己办的电台,都常常把“德先生”和“赛先生”,挂在嘴边上。即便报纸和电台背后的主人,未必真心希望“德”、“赛”两位先生在自己治下拥有一席之地。(注1)作为整个社会对西方社会了解最多,学习最积极的一个群体,各大高校学子,更是“德”、“赛”两位先生的忠实信徒。不仅班干部、系干部,完全由选举产生。甚至连高校联合会这种,影响力极为巨大,让当局极为忌惮的团体,也在有心人的暗中推动下,如雨后春笋般悄然诞生出来。

        所以当彭学文和方国强二人谁也说服不了谁,并且都妄想把对方阵营里的人拉到自己一边的时候,投票,便成了一个最好选择。而作为血花社的领队,周珏既然不愿承?!敖蠡锼腿胨赖亍钡木薮笤鹑?,投票决定去向,也是唯一的逃避办法。

        于是,彭学文和方国强,破天荒地达成了共同意见。投票!他们都不认为自己一定会输,都认为自己肯定是能够获取大多数人支持的那一方。

        既然大多数人已经接受了这一决策,田青宇便不再横加阻挠。而是振作起精神,跟着两个来自北平的学子一道,在大伙的目光监督下,以最快速度做好了选票和收票箱。然后,又认认真真地,将空白选票,下发到在场每个人手中。

        虽然这种超前了不知道多少年举动,在外人眼里,看起来无比幼稚。但在场的学子们,却怀着非常虔诚地心态,将属于自己的一票写好,折叠成小方块,郑重投进了票箱。每个人都只能写一个“南”字,或者一个“北”字。每个人写完之后,都决不反悔。

        随后在众人的集体监督下,由韩秋和另外一个来自北平的女生唱票,周珏负责统计,方国强和彭学文负责监票。二人谁也不服气谁,一边看着“正”字的笔画变化,一边互相挤眉弄眼。

        结果很快就统计出来了,居然是九对十一!北方以两票胜出。血花社中,的确有人退缩了。北平学子中,却也有几个人接受了方国强的主张,决定重新掉头向北,与学生军共存亡。

        “你们……”彭学文指着两个明显是投了“北”字票的北平学子,嘴唇颤抖,脸『色』铁青。这分明是当众背叛,他在内心里大声咆哮,虽然在此之前,他已经猜到了,这两个人可能会做跟自己做不同的选择。

        “输不起了,是不?”方国强突然变得有风度起来,笑着调侃?!巴镀钡氖虑?,可是你最先提出来的。你是北平高校的领军人物,可别输了就反悔,给你母校丢人!”

        “谁说我输了,谁说我输了!”彭学文挥舞着拳头,大声反驳,“九对十一,才二十票!还有两个人呢,我妹妹和小张同学呢,他们俩没投票!他们,他们跑哪里去了?!”

        “菲菲和二胖子?对了,菲菲和二胖儿呢?!”到了此时,众人才忽然发现,最小的两个同伴,此刻根本就不在大伙身边。赶紧站起来,用目光四下搜索。

        “他们两个,他们两个,刚才,刚才好像去了菲菲的房间吧!”有个北平来的女生想了想,怯怯地说道。

        “这小王八蛋!”彭学文顾不得再跟方国强争执选择结果,如火烧屁股般,窜了出去,直奔自家妹妹所在的楼层。

        困境,阴雨天,少年男女,情窦初开。一个如鲜花般娇艳,一个风度翩翩。无暇细想,唯恐彭学文情急之下做出什么失礼举动,田青宇、周珏、方国强等人也快步追上。

        三步两步追到了四楼,彭薇薇所住的单人间外。隔着老远,便听见两个略显稚嫩的声音,交替着唱道“五月的鲜花,开遍了原野,鲜花掩盖了志士的鲜血,为了挽救这垂危的民族,他们曾顽强的抗战不歇……”

        “敌人的铁蹄越过了长城,中原大地依然歌舞升平,”亲善睦邻”啊卑污的投降,忘掉了国家更忘掉了我们……”

        “这句调子要高一些,别老哑着嗓子!”

        “我再试试,你再起个头….”

        是彭薇薇在教张松龄唱歌,此时此刻,只有他们两个,没被大伙的争执所影响,内心依旧如水晶般透明。

        注1:德先生,**。赛先生,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