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五月的鲜花 (五 下)

    第二章 五月的鲜花 (五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五月的鲜花(五下)此时此刻,张松龄等人一点儿也没意识到,有张用阴谋编织的大网,已经悄悄地向他们罩来。一秒记住【靖安小说网】.jinganba.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他们正沉浸在义演成功的兴奋当中,为台上台下所有人的表现而感到兴奋。演出的后半段,从四面八方赶来的百姓数以万计,将『露』天戏台前的空场及附近的几条马路,都堵了个水泄不通。

        每一名观众都红着眼睛,为国家和个人此时所承受的灾难,黯然泣下。最后,已经不止是众学子们的‘独角戏’??拷诽ǖ墓壑诿?,也伴着音乐的节奏,将学子们的歌声一遍又一遍重复。距离较远的观众们已经听不见台上唱的歌词是什么,却拍着手,随着人群中的旋律小声哼哼?!拔逶碌南驶?,开遍了原野。鲜花掩盖了志士的鲜血,为了挽救这垂危的民族,他们曾顽强的抗战不歇……”

        “敌人的铁蹄越过了长城,中原大地依然歌舞升平,”亲善睦邻”啊卑污的投降,忘掉了国家更忘掉了我们……”歌是北平学子作为压轴曲目唱出来的,却引来了台上台下所有人的相和。几乎半个葫芦峪,都被歌声给点燃了,人们抽泣、高歌、呐喊,尽情宣泄着心中对战争的痛恨,宣泄着对中央和地方『政府』不作为的痛恨,宣泄着对自己身为一个男人却无法给妻儿赢得一方安身之地的痛恨,泪如泉涌。

        连老天都被这饱含悲愤的曲调给打动,于不知不觉间下起了细雨。观众们却依旧不愿意离开,围着已经谢了三次幕的众学子们,不断鼓掌,请他们再来一曲,再让大伙于歌声中沉醉一回。直到地方保安队的岳队长出了面,以学子们远道而来需要抓紧时间休息为由,才勉强使得义演宣告结束。但观众们还是自动组成了两道人墙,把山东和北平两地的学子护送入和平饭店一层,才缓缓散去。

        “没想到这里的百姓觉悟这么高?!碧ё帕礁雎哪季柘渑缆ヌ?,陆明、李迪等人议论纷纷。据大伙粗略目测,捐款箱里,至少有三分之一装的是银元和铜板。这种金属货币虽然携带十分不方便。在动『荡』时期,却远远比法币要坚挺。带到北平去,能让二十九军将士又多买上几万颗打鬼子的子弹。

        “他们对国破家亡都有着切肤之痛,当然更能被咱们引发共鸣!”彭学文对演出时的场景也非常感慨,但脸上的表情却带着几分怒其不争,“可那又能怎么样呢?等明天咱们走了,他们照样逃难的逃难,投降的投降。谁也不记得今天大伙唱了什么!”

        “你怎么说得那么肯定!好像全国就你一个人醒着似的!”方国强听到彭学文说话,就觉得心里不痛快,立刻皱着眉头反驳。

        “我们去年一二九时,还不是感动了半个北平的人!可过后呢?除了冯治安的高压水枪之外,大伙还收获了什么?!”懒懒地看了方国强一眼,彭学文撇着嘴道。

        “至少,你们播下了抗争的种子!”方国强笑着用目光与彭学文相对,带着几分钦佩,又带着几分不屑,“至少,那时候的你,没找借口逃避!”

        “老子从来没有逃避过!老子是要到南京去请愿,请『政府』早做决断!”彭学文立刻大怒,用接近于咆哮的声音替自己辩解。

        “要想当逃兵,总能找到合适的理由!”方国强继续冷言冷语。

        “你才是逃兵呢,老子面对高压水枪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花前月下…….”

        “至少我现在是往北走,而不是往南……”

        两地的学子劝不住二人,也没力气再劝,纷纷加快或者放慢脚步,与他们拉开距离。张松龄后背上挨了板砖,无法走得太快。彭薇薇也不愿意听哥哥跟人没完没了的吵架,便主动留在队伍后边陪着他。

        “你日语是跟谁学的?听起来还满像那么一回事情!”小姑娘心中没装那么多国仇家恨,问问题的角度,在此时此刻显得格外另类。

        “我,我根本没学过日语!”提起这个茬儿,张松龄就有些哭笑不得。他以前根本没学过日语,被田胖子抓了苦差,才勉强跟着对方糊弄了几句。谁料就是这几句日语给害得他差点儿被砖头开了瓢不说,谢了幕,还被一堆人围着指指点点。

        “那你中学里头学的是什么?英文么,你们山东那边,不是更流行日文和德文么?!”彭薇薇天生一个好奇宝宝,凡是新鲜的事情,都喜欢刨根究底。

        “嗨,甭提了,说起来我就头疼!我中学时候特倒霉……”提起这个话头,张松龄更是一肚子苦水。他就读的中学风格非常另类,为开拓学生的视野,专门开设有英语和德语两种课程。并且是强行要求学生选修其中之一,不得借故缺课。而他自己恰恰不幸,被学校分到了德语老师手里。整个高中读下来,『乱』七八糟的德国单词记了一大堆。走到街上去,却根本派不上多大用场?;共蝗缪沼?,好歹还能帮家里跟日本商人做点儿买卖。

        “在北平那边,能用到德语的地方也不多。但南京那边,据说有很多德国人开的公司?!焙苁峭檎潘闪涞牟恍以庥?,彭薇薇设身处地替他寻找出路,“对了……”她突然一拍手,非常高兴地补充,“要不你干脆别报考北大了,跟着我们一起去南京,咱俩一块去考中央大学?!赫荒潜哂泻芏嗟鹿嗽谧龉宋?,你的德语,说不定能发挥大作用!”

        “我哪有那本事。光看看可以,说根本说不利索!”跟彭薇薇交往了这么久,张松龄已经渐渐忘记了先前的拘束,摇摇头,笑着说道,“况且我现在也不可能跟你们去南京。都走到这儿了,总不能掉头再往回退!”

        “为什么不能?!”彭薇薇没想到张松龄说话如此直接,抬起头,大大的眼睛里涌满了失望。

        张松龄的心脏猛地抽动了一下,叹了口气,话语里带上了几分伤感,“我是半路上碰到周大哥他们,然后自己决定跟他们一道去北平投军的。眼看着就要到北平了,如果突然又改变了主意,未免,未免……”

        摇摇头,他有些无奈的苦笑,“未免是在给自己的懦弱找借口。今后回想起来,恐怕心里永远都不会舒服!”

        这是他心里最真实的想法。连续两天来,彭学文和方国强两个的争论,对他的影响非常大。半夜睡不着觉时,躺在床上扪心自问,张松龄自己都无法确定当初选择跟周珏他们走,到底是对,还是错?!他爱这个国家,爱这个民族,虽然他并不清楚这份爱出于何种理由。他不怕为国捐躯,不怕血染沙场,却怕自己死得不明不白。

        如果二十九真的像彭学文所说的那样,是宋哲元等人谋取私利的一颗棋子的话,张松龄就不知道自己此行到底还有什么意义?可如果选择中途放弃,他又非常不甘心,更不愿意自己被方国强等人误认为贪生怕死的懦夫。

        这些话,他不敢跟周珏说,不敢跟田青宇说,怕他们笑自己幼稚,胆小,出尔反尔。但是在彭薇薇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前,他却不想继续伪装?!袄鲜邓?,我不知道你哥和方国强他们两个,到底谁说得对。但我至少得去北平那边看看,看明白了,自己才会觉得心里头踏实!”

        “都怪那姓方的扑克脸!”彭薇薇不忍心责怪张松龄,也不愿意责怪自家哥哥,却把过错全安在了方国强一个人的头上?!熬褪撬?,明白不在理儿,还非要继续胡搅蛮缠!我哥在宋哲元的学生军里头,足足干了四个月的代理连长。什么事情,看得不比他清楚?!”

        “不光是因为他的话,我自己其实心里也想亲自去北平看看!”张松龄不愿将自己此刻的『迷』茫归咎于他人,笑了笑,坦诚地补充。

        “那你就是不相信我跟我哥了!不相信我跟我哥,你还跟我借什么复习资料!”彭薇薇瞬间冷了脸,丢下张松龄,迈步向楼上跑去。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张松龄想拉又不敢,手悬在半空,别扭异常。

        “还不去追,笨孩子!”老大姐韩秋在身后轻轻踢了他一脚,小声提醒?!氨鸶嫠呶夷悴恢浪∧母龇考?!”

        “哎,哎!”张松龄豁然被点醒,火烧屁股一样窜上了楼梯。韩秋冲着他的背影摇头而笑,转身,看见同样满脸坏笑的田青宇,伸手在对方腰间肥肉上狠狠拧了一把,“瞧你那傻样?!看什么看,你能比他聪明多少?”

        “嘿嘿,嘿嘿!”田青宇脂肪厚,根本不把这点儿攻击当一回事儿。一边笑着,一边揽住韩秋的肩膀,“这种事情,只有自己『摸』索,才有意思。别人教,感觉就没那么美了!”

        “就你经验多!”韩秋的话与其说是指责,不如说是撒娇。

        “要不,要不一会儿,你也装着生气。我好有借口去你房间找你?”田青宇四下看了看,确信没人注意到自己,压低了声音建议。

        “去死!”韩秋轻轻啐了他一口,湿漉漉的面孔上,刹那写满了幸福。

        二人光顾着卿卿我我,一不留神,就上错了楼梯。待明白过来再往下返,才走了几步,田青宇就被急匆匆跑上来的陆明撞了个满怀。

        “田胖子,你怎么跑到四楼来了。不好了,出大事儿了!”长手指陆明,连湿衣服都没顾得上换,气喘吁吁地喊道。

        “怎么了,前方已经跟日本人开战了?!”田青宇被吓了一跳,立刻往最坏方向想。

        “不是!你别『乱』开玩笑!”陆明急得直跺脚,拼命喘了几口粗气,然后继续补充,“车夫,车夫全跑了。马车和咱们留在车上的粗笨行李也不见了。他们托朱掌柜给你留了口信儿。说对不起大伙,但不想继续陪着咱们去北平胡闹?;顾?,还说让你也赶紧回家,别继续往绝路上走!”

        “狗屁!”田青宇勃然大怒,撒腿就往楼下跑,“我去把他们追回来。这三个王八蛋,拿了我那么多钱。等我哪天回到青岛,肯定找人做了他们!”

        “你去哪追?他们赶着马车,这会儿早跑没影了!”韩秋跟在田青宇身后跑了几步,以手按腰,喘息着质问。

        “那,那我也得找他们,找他们问个明白!”田青宇也意识到自己不可能跑得比马车还快,停住脚步,眼睛都红了起来。手腕上那块瑞士金表,他当了整整一百五十块大洋,其中的一大半儿都交给了车行做定金。本打算在同伴们面前『露』一回脸,谁料想,车夫半路卷了大伙粗笨行李跑路了,害得他鸡飞蛋打一场空。

        “别追了,追也追不上了。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安心。什么行李,手表,都是身外之物而已!”韩秋快步走上前,双臂抱住他,柔声安慰。

        “你都知道?”田青宇楞了楞,红『色』瞬间从眼皮蔓延到脖子根儿。

        “傻瓜,我天天跟着你,还能看不出你身上少了什么?”韩秋跺了跺脚,低声回应?!拔抑滥阄耸裁?,也明白你的心思,所以就没戳破你。等打完了仗回家,我帮你买一块更好的。我有个叔叔,就在上海做珠宝生意!”

        “小秋!”田青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抱着韩秋的纤腰,眼泪缓缓从脸上淌落。

        “回去吧,别生气了。咱们两个一会再出去雇车,还雇那种一块钱一天的?!焙锝成系睦崴谒绨蛏喜淞瞬?,笑着提议。

        “嗯!”田青宇的心脏渐渐被温柔所填满,点点头,痛快的答应。他随身行李里还有几十块大洋,加上一只贴着脖子带的玉佛,肯定还能雇到三辆马车。而此处距离北平,只剩下不到一百里路??斓愣?,马车两天就能抵达目的地。

        “嗯嗯,嗯嗯,嗯嗯……”一阵不合时宜的咳嗽,硬闯进了二人的世界。被当做空气的陆明手掩嘴巴,低声道:“雇车的钱,也算我跟柳晶两个一份。具体多少,咱们都别跟大伙说。不过你们两个还得赶紧下去换衣服,方国强和彭学文,正在二楼餐厅里等着大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