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五月的鲜花 (五 上)

    第二章 五月的鲜花 (五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五月的鲜花(五上)民国十七年北伐军攻打山东,济南百姓可是箪食壶浆、恭迎王师!结果日本人一开枪干涉,国民革命军立刻宣布不抵抗,任由人家将自己七千多部队给缴了械??从槔志酵季蜕?br />
        随后日本人进入城内大肆烧杀,连国民『政府』的交涉专员蔡公时拖了出来,都给当众枪毙。而时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蒋介石先生却委曲求全,不但不肯率军替蔡公时报仇,反而严令北伐军不得开枪还击,以免事端扩大。五月十七日,随着北伐军最后两支部队奉命撤离济南,日军旋即以战胜者的姿态入城。对手无寸铁的济南居民进行了大屠杀,当日屠戮一万一千余人,还有六千余居民受到割鼻、切指、割ru、剁脚等惨无人道的伤害。

        事情过后,中央『政府』为了“顾全大局”,绕路继续北伐。将整个山东彻底从记忆中抹去。然而济南百姓却永远忘不了,是谁在最危难时刻辜负了他们!再也不会相信,中央『政府』真的能承担起振兴国家、洗雪外辱的重任。

        饶是彭学文口才再好,于血淋淋的事实面前,他也无法为中央『政府』辩解。盯着方国强的眼睛看了好半天,才喃喃地说道:“那时,那时是因为国家尚未能统一?!赫幻挥辛α康挚?,所以只能暂且忍辱负重,卧薪尝胆!”

        “好一个国家尚未能统一?!”方国强耸耸肩膀,冷笑着撇嘴,“九一八事变时,国家统一了么?长城血战时,国家统一了么?就是现在,二十九军在北平苦苦盼着后方支持时,国家统一了么?如果日寇拿下北平之后继续南下,『政府』是不是还要以‘国家尚未统一’当借口,再忍辱负重一回?!辛亥革命都这么多年了,『政府』连整合国家都做不到,这样的『政府』,还能指望它干成什么事情?”

        一连串的质问,让彭学文招架不暇。瞪圆了眼睛不断后退,一直都退到平地上了,才猛然清醒过来,扯开嗓子大声咆哮道:“那也比你去延安强!如果不是他们一直扯后腿,国家早就统一了!”

        “我只是说,那是一种选择!”方国强终于扳回了一局,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至少,他们是全新的,不像你的中央『政府』那样,未老先衰?!?br />
        “一个国家,一个『政府』!”彭学文向上冲了一步,挥着胳膊喊口号。

        “如果这个『政府』承担不起?;だ习傩盏脑鹑?,就该自己主动让贤!”方国强向下走了几步,与他针锋相对。

        二人互相怒视,胸口起伏,喘息得像两头发了疯的公牛。随时都准备低下角,将对方开肠破肚。

        本质上,方国强与彭学文其实是同一种人。都壮怀激烈,忧国忧民,而同时又对现实感到深深的绝望。不相同的是,后者绝望的对象是地方军阀。而前者,绝望的对象却是国民党中央『政府』!

        和这个时代的大多数青年人一样,他们『迷』茫、愤懑,竭尽全力想寻找一条拯救国家民族的道路。也与这个时代其他大多数年青人一样,他们一旦认为自己所寻找的道路正确,便会一条路走到底,百折不挠,九死不悔。

        如果有人阻挡了他们的道路,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从对方尸体上压过去。甭管对方是有心,还是无意。所以,他们不相遇则罢了,一相遇,必然会发生剧烈的碰撞。就像今天一样,剑拔弩张。

        好在其他北平和山东的学子们都没走远,听到身背后的声音不对劲,立刻掉头跑回来,抱住了彭学文和方国强两人的腰。连拉带全,将二人扯回了各自的房间。

        一场突然而来风波,在友谊面前,暂且偃旗息鼓。但彭学文和方国强两人之间的那些对话却被在场所有学子听了个清清楚楚。这一夜,不知道多少人在和平饭店舒适的席梦思大床上辗转反侧。不知道有多少人,蓦然发现,自己先前认为理所当然的选择,其实未必完全正确。至少,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还有存在很多缺陷和问题。

        第二天早晨起来,包括张松龄在内的众学子们,个个都顶了黑眼圈。大伙都极力回避昨天晚上的话题,但目光偶尔相遇,却都在彼此的眼睛中,看到了更多的困『惑』与『迷』茫。吃过早饭之后,有一位姓朱的中年人上楼,给大伙退还了昨天支付的酒店押金和饭钱,并且非常真诚地替秦老板向大伙道歉,昨天的确不胜酒力,才提前退了席,他日一定再补两桌,以尽地主之谊。

        “秦大哥太客气了。我们这次不请自来,已经给秦大哥添了许多麻烦。哪好让他再破费!”对于这个爱国且坦诚的商人,周珏是打心眼里佩服,笑着摆摆手,示意自己不敢受对方如此厚礼。

        “应该的,应该的!”朱掌柜与昨天大伙在前台遇到的那个小胡子,于待人接物方面简直有天壤之别。一边点头哈腰,一边诚惶诚恐地继续补充道:“我们东家说了,你们都是国家未来的希望,理应受到他的支持。今后就把和平饭店当做自己的家,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我们都列队欢迎。无论住多久,都不会收取任何费用!”

        “秦大哥真的太客气了!”彭学文也觉得非常不好意思,笑着向朱掌柜拱手。

        “可不敢,可不敢!”朱掌柜吓得往旁边一跳,立刻长揖相还,“您这不是折杀小人么?我就一个打杂跑腿的,岂敢受您的揖!我们老板还说了,他已经包下镇上的那个大戏台,众位少爷小姐什么时候想去演出,直接就去。场地,设备,所有相关费用,一概全免!”

        “这个秦大哥……”自诩为交游广阔的田青宇轻轻摇头。他家原本以开镖局为业,民国建立之后,才改行做了人员和货物的运输。平素家里来往的人中,三教九流,无所不包。但任何一名所谓的江湖豪客跟秦老板比,都如同萤火虫与日月相较一般,根本发不出光芒来!

        “那咱们这次义演,就打秦大哥旗号,算是他独家赞助!”方国强的思维比较直接,既然受了人家的好处,就要有所回报。以免过后想起来,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这个建议得到了众人的群起响应。包括一向跟方国强不对付的彭学文,也微笑着连连点头,“那咱们就早点儿过去吧,先收拾场地,熟悉周围环境。顺便着也散发一些传单,扯几根条幅出来,以免别人不知道咱们究竟在干什么!”

        “好!咱们这就去!”众人纷纷点头。

        到底是年青人,做起事情来风风火火。才上午十点左右,整个戏台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几名有音乐特长的学子敲起了锣鼓,拉响了二胡。负责报幕的韩秋和柳晶,联袂登场。

        所有节目都是在途中表演过无数遍的,再度重复起来,自然是驾轻就熟。而滞留在葫芦峪的旅客,大多都是为了逃避战火。听到悲愤的旋律,再想想自家目前的处境,很容易就与台上取得了共鸣。

        这下,张松龄可受苦了。他所扮演的日本鬼子才一登场,就收到了无数烂柿子、臭窝头的招呼。害得韩秋和柳晶两个不得不一再将演出中断,出面向观众解释,此鬼子乃自己人所扮,并非正宗地道的东洋货,才暂且让观众平息了怒火。但是,当演到小鬼子又一次找上门来,抱起田老财的女儿走向后屋的时候,观众们则又一次忘记了是在看演出,抓起身边的东西,劈头盖脸便朝小鬼子砸去。

        “啪!”地主老财的田青宇遮挡不及,眼睁睁地看着一块青砖凌空而至,拍在了张松陵的腰上。把张松龄拍得晃了晃,踉跄数步,直接将怀中反串女生的陆明抛在了地上。

        “杀鬼子!”“杀鬼子!”扮演地主家二少爷的周珏见势不妙,索『性』自作主张提前从后台冲了出来。演地主田青宇也当机立断,举起木制的菜刀,劈向拉扯自己的“翻译官”。在一片山崩海啸的怒吼声中,张松龄跌跌撞撞地跑进了后台。随即,一曲“松花江上”,将演出完美地推向了**。

        “你觉得怎么样,疼不疼,疼不疼?!”韩秋心细,将柳晶一个人抛在前台募捐,小跑着去探视张松龄。

        “哎呦!哎呦!”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罪的张松龄,疼得呲牙咧嘴。反串地主家二小姐的陆明顾不得卸妆,一把撩开了张松龄的上衣,仔细查验。只见一块巨大的淤青从肩胛骨直到腰锥骨,周边已经隐隐渗出血丝。

        “这些人,这功夫倒有了本事……”韩秋气得两眼含泪,咬着牙抱怨。

        “没事儿,没事儿,真的没事儿!”张松龄第一次在女生面前『裸』『露』肢体,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八呛尬?,说明陆大哥的戏编得好。咱们赶紧出去谢幕吧。马上,北平那帮人的表演就开始了!”

        “嗯!”韩秋点点头,与陆明一道,架起张松龄的胳膊走向前台。

        “……哪年,哪月,才能够回到我那可爱的故乡?

        哪年,哪月,才能够收回那无尽的宝藏?

        爹娘啊,爹娘啊……”

        前台,歌声还在继续。观众们全都站了起来,流着泪,向学子们用力鼓掌。稍远的地方,还有更多的旅客被歌声吸引而来,拼命朝募捐箱前面挤。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方国强带领大伙,向热心的观众一遍遍鞠躬致谢。谁也没有注意到,有四个衣衫褴褛的家伙,逆着人流挤了出去,迅速消失在临近巷子里。

        那四人个个身手矫健,三转两转,就又像潜伏的毒蛇般从另外一条巷子深处钻了出来。四下看看,加快脚步,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和平饭店后面,那个清澈幽静的小湖泊旁。

        有条小船划开层层荷叶,飘然而至。将四个衣衫褴褛的家伙接入船舱,然后无声无息地驶远,片刻之后,在湖对岸一个不起眼的渔家小院前停了下来。

        先前被接上船的那四个家伙已经又换了身灰『色』的中山装,敏捷地跳上码头,匆匆进入渔家小院。穿过前厅,绕过菜地,来到了后院一个临近水井的茅草屋前。

        茅草屋前,有两个身穿黑衣的汉子正在站岗。见到四名中山装,点了点头,低声吩咐:“队长让你们回来后,立刻进去见他。秦先生、潘先生和三井先生也在,注意不要『乱』说话!”

        “知道了!”走在第一位的中山装不耐烦地答应着,伸手挑开了门帘。

        屋子内登时一亮,照见了几件明黄『色』的古董家具。每一件都透着股子前朝宫廷特有的韵味,拿到市面上,价值至少在十万大洋开外。而在屋子正中间,则是一张传统的中国八仙桌。几名身着长衫的人,正一边吸着烟,一边笑呵呵地搓着麻将。

        “岳队,我们回来了!”甭看带头的中山装在外边咋咋呼呼,进了屋,却立刻换了幅恭顺面孔。蹑手蹑脚来到背对屋门的那名麻将客的身边,躬下腰耳语。

        “回来了!”被称作岳队的麻将客点点头,慢吞吞地打出一张九条,然后笑着问道:“辛苦了。那几个小『毛』孩子被教训得怎么样了?!”

        “属下,属下惭愧,没能完成您交待的任务!”带头的中山装向后退开半步,讪讪地汇报。

        “怎么回事?!有人罩他们?”岳队长又『摸』起一张牌,一边琢磨如何打,一边耐心地追问。

        其他几名麻将客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都歪过头,听中山装如何解释自己的失职。被三人看得心里发『毛』,中山装伸手擦了下额头上根本不存在的汗珠儿,压低声音汇报:“那几个小家伙,的确非常擅长蛊『惑』人心?;姑坏仁粝碌匠?,戏台那边已经被挤得像赶大集一般了。大伙从听第一首歌起,就开始骂,骂……”他低下头,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看了一眼坐在岳队上首的矮个子麻将客,然后继续补充,“骂友邦的军队是衣冠禽兽。并且跟着那些小家伙大喊抗日口号。属下趁『乱』向台上丢了几块大砖头,其中一块分明已经砸中了目标,却没能将其放倒。后来,后来底下气氛越来越激烈,属下怕暴『露』身份,就赶紧带人退了出去!”

        “我就说,你老岳那办法不灵光吧!”坐在岳队下首的秦德纲打了一张牌,笑呵呵地数落?!罢馊貉?,头脑之清晰,意志之坚定,都非你我平日所见。想通过弄伤几个人的办法,『逼』迫他们知难而退,到头来,恐怕只会适得其反!”

        “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东西!”岳队长皱了下眉头,脸上『露』出了几分无奈的表情?!肮掖笫?,连宋长官和殷先生都不敢贸然做出决断,他们跟着瞎掺和什么?!小袁,你今天做得对。眼下葫芦峪里群情激奋,咱们轻易不能犯众怒。否则一旦激起民变,就得不偿失了!你先下去跟弟兄去吃个饭,然后继续盯着那群『毛』孩子,该怎么处理他们,随时等候通知!”

        “是!”带头的中山装小袁又躬了下身子,倒退着向外走去。岳队长想了想,又突然开口,“等等,他们是雇了三辆马车吧!你在车夫身上想想办法,但是同样要注意,别犯众怒,别给秦先生添麻烦!”

        “属下知道该怎么做了!”被唤作小袁的中山装再度鞠躬,然后带着手下鱼贯出门。听着外边脚步声去远,秦德纲一边摆弄手中麻将牌,一边笑着说道:“我跟你打赌,即便没有马车,他们也要背着铺盖卷儿,从这里走到北平去!”

        “不可能吧!”岳队长再度抓起一张牌,用大拇指反复『揉』搓。这次他抓到的是张一筒,用不到,但打出去难免会有风险?!岸际切┟痪鏻ang的读书娃,还能真的比军人还坚强?!”

        “岳先生可能还不知道吧!”坐在他上手的矮个子麻将客坐直了身躯,冷笑着道:“他们可是从山东一路唱着歌走到这里来的。原本搭乘的是火车,结果在平安寨火车停了,就雇了马车代步。为了让同伴不

        跳转到第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