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五月的鲜花 (四 下)

    第二章 五月的鲜花 (四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五月的鲜花(四下)酒,是人类社交中最重要的一种润滑剂。自打其诞生那个时代起,所承担的使命就不止是满足口腹之欲。三杯烈酒下肚,即便是对面坐的是仇敌,也很难立刻就拔刀翻脸。而于普通人而言,找个借口坐在一起喝上几杯,最容易消除彼此间的防备。

        尽管在外人面前,彭学文与方国强等一众学子都保持了足够的谨慎。但秦德纲还是凭着老到的社交经验,通过一连串的东拉西扯,成功地探明了两支学生队伍的底细。当听闻血花社的众成员是一路走着为二十九军募捐,一路宣传抗日主张时,他立刻耸然动容,非但重申不收两支学生队伍的任何食宿费用,而且还主动提出,要出面帮学生们借用镇上过年唱社戏时专用的舞台,以供血花社募集更多的善款,唤醒更多麻木的民众。

        “这怎么行,我们已经给您添了很多麻烦了。怎能,怎能再劳您替我们出面跑前跑后!”周珏喝了不少酒,头脑已经开始发木,扶着桌案站起来,大声拒绝。

        “老弟,请坐下!爱国,不是你周老弟一个人的事情!也不是你们血花社一群人的事!”秦德纲脸『色』一板,非常不高兴地抗议?!扒啬巢荒芟衲愕纫谎赘敖?,已经很是惭愧了。若连替你们跑跑腿的资格都做不到,以后还有什么资格在当地混日子?!况且……”他伸出胳膊,强行将周珏按回座位,满脸郑重,“况且秦某这么做,也是为了还债!不瞒诸君,刚才你们说的那个挪用公弩,拿旅馆刚贵族别墅盖的土财主,正是家父!”

        “啊——”不但彭学文,在座所有学子,凡头脑尚有一丝清醒的,都登时弄了个面红耳赤。秦德纲却不趁机指责众人背地里『乱』嚼舌头,而是团团向大伙做了揖,非常认真地说道:“正所谓,‘子不掩父过’,家父他们那一代人,因为自身见识所限,的确做过很多贻笑大方的事情。但幸运的是,咱们这一代,在他们留下的经验和教训中,都渐渐成长起来了。不再重复他们笑话,也不再让整个国家再贻笑大方!”

        他是地道的河北口音,将“掩饰”的“掩”字,发得清清楚楚。光是这份心胸,就让众学子们肃然起敬,纷纷端起面前酒盏,大声说道:“秦大哥说得极是。我们的父辈犯下的很多错误,其实都是无心之失。只要我们自己争气,早晚会让人们忘记我们父辈的过错,并且光耀整个家族!”

        “对,秦大哥光明磊落,小弟佩服!”

        “秦大哥,咱们再干一杯!”

        所有敬酒,秦德纲皆来者不拒。喝完了整整两轮,才打了酒嗝,双手扶着桌案说道:“蒙你们能叫我一声大哥,秦某三生有幸。今天我还有事,就,就不再陪大伙多喝了。日后,日后有用得着秦某的地方,大伙尽管开口。只要秦某力所能及,绝不会皱任何眉头!”

        “秦大哥尽管去忙!”“秦大哥慢走!”众学子对刚刚结识的这位秦老板,打心眼里感到佩服。齐齐站起身,拱手相送。

        秦德纲摇摇晃晃地走向来时的雅间,走到半路,腿脚突然一软,差点儿栽倒在地板上??髁耸逃ι从?,伸手扶了一下,才勉强站稳?!笆?,失态了!”他又笑着回过头,讪讪向大伙拱手。然后才将上半身搭在侍应生肩膀上,醉成了一团烂泥。

        “这个秦老板,真是个有趣的人!”目送秦德纲的身影在餐厅后门处消失,田青宇笑了笑,若有所指。

        “是啊,乡野之间,往往藏龙卧虎,古人诚不欺我!”彭学文也大着舌头掉了一句叔包,以抒发心中感慨。

        “他不会打咱们什么主意吧?!”张松龄虽然年纪最小,却自幼受父亲、哥哥的耳濡目染,对商场上的人有一种着本能地防备之意。皱了皱眉,试探着提醒。

        “咱们,有什么能让人家看得上的!”也许是自惭形秽,也许是刚才受了打击还没缓过精神来,陆明摊了摊修长的手指,咧着嘴反问。

        的确,以秦老板这种身家,未必能看得上众人携带的那几百块善款??銮掖巳肆咨盖椎墓矶寄芴谷恢背?,足见其光明磊落。大伙相互看着笑了笑,实在想不出自己身上还有什么可被秦老板骗走的。索『性』不再去疑神疑鬼,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明天的义演安排来。

        此刻,抗日救亡运动正在各地学子当中进行得如火如荼。作为北平所有高校的翘楚,众北大学子当然也有自己的拿手好戏。不肯落于血花社之后,几名骨干小声核计了一番,便向彭学文提出,明天的演出,大伙也贡献一份力量。彭学文早就想找机会与血花社众人做更多接触,以便打消周珏等人去北平的念头。见借口送上了门,便立刻向周珏提出了合演申请。周珏用目光征询了一下方国强、田青宇等人的意见,明白其他几人并不打算反对,便欣然答应了下来。与彭学文约好了,明天如果能借到舞台,便由血花社负责前半场,北平众学子负责后半场,共同宣传抗日主张。

        双方骨干坐在一起,又聊了片刻,你一句,我一句地敲定了演出的具体细节。然后便各自回房间休息。临上楼梯,彭学文故意落后几步,伸手揽住周珏肩膀,带着几分酒意说道:“石头,我知道,我今天的话对你们血花社的人来说,是交浅言深。但是,我跟你的关系与他们不一样!从小到大,我一直拿你当亲哥哥看。薇薇也一直拿你做学习榜样。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见前面有一个火坑,还由着你往里头跳。听,听我一句话,不要去北平。去了之后,你只会像我一样,越来越感到绝望!”

        “难道你那个中央『政府』,就不令人感到绝望么?”仿佛早就预料到彭学文会玩这一手酒后吐真言的把戏,走在前面的方国强迅速停住脚步,冷笑着回头,“你别忘了,我们当中的大多数,可都是山东人!民国十七年日寇在济南杀人放火的时候,你那个中央『政府』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