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五月的鲜花 (三 下)

    第二章 五月的鲜花 (三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五月的鲜花(三下)从第一眼看到彭学文那一刻起,方国强就对这厮没任何好印象。修真谷

        此刻听见他居然明目张胆地要求血花社成员跟着他去南京,立刻气得火冒三丈,质问的声音也犹如咆哮。不但将邻桌的北平学子们都给吓了一跳,连带着在附近雅间喝酒的客人,也吃惊地从门后探出脑袋,皱着眉观察外边到底谁在发疯?

        “去南京,向中央『政府』请愿。请中央『政府』拿出魄力,直接挥师北上抗日。不要对和平再报任何幻想,更不要对宋哲元这个军阀,报任何幻想!”彭学文也是愤怒地站起身,毫无惧『色』地盯着方国强的眼睛,一字一顿。

        “二十九军将士们的鲜血,在长城顶上还没有干透,你就这么污蔑他们,到底是什么居心?!”听对方为了达到目的,居然连宋哲元也污蔑上了,方国强更是无法容忍。直接伸出胳膊,去扯彭学文的衣领。

        彭学文身子骨虽然看起来精瘦,动作却极其敏捷。稍稍向后退了半步,就躲开了方国强的攻击,随即转身勾臂,将方国强的手腕捏了个死死?!岸啪康难街?,的确谁也不能抹杀。但二十九军将士的鲜血,却只染红了他宋哲元一个人的紫袍!如今他宋某人心里,只想着如何保住地盘,如何火中取粟,根本不会在乎整个国家的兴亡!不信你去北平打听打听,日寇从前年春天起,就已经开始磨刀霍霍了。他宋某人呢,强压着二十九军和学生队不准反击还不算,竟派遣心腹谋士潘毓桂,不断与日寇眉来眼去。中央『政府』在民国二十二年,二十三年先后两次拨款给二十九军修建国防工事,可直到现在,北平附近依旧什么都没有。所有拨款都进了他宋哲元的私人腰包,变成了汽车、别墅和小老婆?;褂?,去年三月,小鬼子土肥原贤二不过随口提了一句,‘北平学生好像对大日本帝国误会很深’的话,他就下令停止了所有学校的军事训练。要不是张自忠等人力谏,甚至连学兵队,他都准备直接取消了……”(注1)(注2)作为北平高校的一名学生领袖,彭学文对于河北省『主席』宋哲元的作为,可谓失望至极。因此数落起来,义正辞严,根本没有半分觉得失实的地方。而周珏、田青宇、陆明等人,毕竟以前没到过北平,对二十九军和宋哲元将领的印象,全是来自报纸和广播。此刻骤然发现,自己一心向往的爱国团体,居然还存着如此见不得光的一面,刹那间,就被惊了个手足无措!直觉得有瓢冷水从脑瓜顶上往下倒,直冰得浑身发凉,连心脏都几乎停止了跳动。

        两桌吃饭的学子都停下了筷子,仰着头看向彭学文,满脸错愕。特别是从血花社的这一批,先前理想几乎在瞬间破灭,一个个双目含泪。只有方国强,即便找不到可以驳斥彭学文的理由,也不肯轻言放弃,咬了咬牙,低声咆哮:“那又怎样,即便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又能证明什么?毕竟全国上下,如今只有二十九军挡在日寇铁蹄前。毕竟日本人的坦克车,至今还没能开进北平城内!”

        “那是因为,宋哲元在跟日寇勾勾搭搭,图谋华北自治!否则,国民『政府』,也不会一兵一卒,都无法派过来!”

        “你怎么又能证明宋哲元将军,不是在跟日寇虚与委蛇?!你怎么又能证明,你口口声声说的中央『政府』,会真有勇气跟日寇决一死战!而不是借机消灭异己!”

        “我这双眼睛,一直在北平看着,看着他宋某人,是如何利用将士们和学生的爱国热情,做土皇帝的美梦!”彭学文丢下方国强的腕子,反手指向自己的双目。一二九运动时,我用这双眼睛目睹了他宋某人的高压水枪!学兵团刚刚开始训练那几个月,我也是用这双眼睛,看到了他如何把对他宋某人的忠诚,摆在了国家民族前面!虚与委蛇,虚与委蛇,虚与委蛇有虚与一时一刻的,有虚与三四年的么?更何况,他都把土肥原贤二请到身边做最高顾问了,还不是准备做儿皇帝么?!”

        “可长城上的那抹鲜红,也不是用漆涂上去的!”方国强对内心信念的坚定,远非血花社其他人可比。再度伸手抓住彭学文的衣领,大声怒吼,“只要二十九军弟兄还挡在日寇面前,他宋哲元,就不可能做得了整个华北的主。退一万步,即便二十九军弟兄放弃抵抗了,我们也要走到北平去,用自己的热血与生命告诉所有人,偌大中国,生长的不全都是孬种!”

        “你这是拿别人的『性』命做祭品!”彭学文用力掰开方国强的手,大声冷笑。

        “到时候,我自己绝对会站在第一排!”方国强咬牙切齿,一缕血迹从嘴角汩汩而下?!澳切┱旌鲇谱疟鹑宋餮?,自己却在关键时刻找借口朝后方跑的家伙,才是真正的孬种!这种人,没资格指责宋哲元先生,更没资格指责二十九军将士!”

        “你愚昧透顶!”

        “你在为临阵脱逃找借口!”

        双方根本说不到一起去,转眼间,就转到了相互进行人身攻击。眼看着两人就要上演全武行,刚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周珏赶紧伸手将他们拉开,“大方,你这是干什么?坐下,有话好好说!秀才,你也坐下!你去南京,是你的选择。我们这些人,却不能因为你的几句气话,就转身向后!我们会亲自去北平看一看,把齐鲁人民支持抗战的心意,让二十九军将士知道。如果宋哲元先生真的像你说得那样不堪,而不是出于误会的话,我们至少要跟学生军在一起,共同进退?!?br />
        “对,大不了,我们转头去延安!”方国强松开彭学文的脖领子,激愤的话冲口而出。

        这句话,比先前所有反驳居然还管用。彭学文登时就是一愣,殷红的脸『色』瞬间转成了青黑?;夯悍趴焦康氖滞?,他向后慢慢退避,一边退,一边以极低的声音追问:“日寇就在北平城外,你们去延安做什么?”

        注1:宋哲元将军的确率部在长城与日寇血战。但宋哲元将军的目光,也难逃当时地方势力的局限『性』。总幻想着在日军、国民党中央之间捞取生存空间,结果反被日寇看到了染指华北的机会。

        注2:潘毓桂,宋哲元的心腹。曾经代表宋,多次与日军谈判。1937年七七事变中,屡次向日军出卖二十九军作战计划,导致南苑失守,上千大学生惨死日军刺刀之下。

        注3:关于书中争论,皆为当时人的义愤之言??隙ㄓ衅闹?。但是,他们都还年青,他们会慢慢成长,慢慢改变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