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五月的鲜花 (二 下)

    第二章 五月的鲜花 (二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五月的鲜花(二下)“秀才,是你?!怪不得我刚才就觉着眼熟!你怎么会在这儿?!”领队周珏也是又惊又喜,瞪圆了眼睛,大笑着询问。靖安小说网.jinganba.com

        “一言难??!”被称作秀才的中山装年青人摇着头,做出满脸痛苦的模样,“先不说废话,有银元没有,换给我一些救急!”

        “大洋,我倒是还有一些!”周珏刚才已经把小胡子跟中山装的对话听了个够,点点头,笑着回应,“不过不跟你换,先借你好了!”

        说着话,他回过头来,笑着跟方国强介绍:“大方,他就是我跟你们提过的北大高材生彭学文,彭秀才,我中学同学。他是方国强,我大学同班?!?br />
        “幸会!幸会!”穿中山装的彭学文上前半步,主动向方国强伸手。

        方国强对此人突然出现抢房间,又冒冒失失向周珏借钱的事情很反感,伸手与对方快速握了握,然后又快速松开:“幸会!周珏前两天还跟我说,要把大伙的行李托运到你的宿舍呢。幸好大伙没真的那么做!”

        这话说得有棱有角,让彭学文听得心里不是滋味。但是他现在有求与人,无论如何也不好发作。正郁闷间,只见周珏用力拍了方国强肩膀一下,笑呵呵的补充:“大方,你先跟韩秋拿四十块大洋给他,回头我从行李中取了还给你。这是我的私人支出,自己掏腰包,不走公帐!”

        “哦!”方国强满心不愿意,但周珏提前声明了不动大伙募捐来的善款,他就不好过多干涉了,耸耸肩,转身去找韩秋拿银元。

        唯恐住宿的事情再生枝节,周珏赶紧又将头转向小胡子掌柜,“给我们也订五个双人间,一个……,等等,秀才,刚才你们订了一个单间儿?!”

        后半句话是冲彭学文说的,此人猜到周珏的意思,赶紧笑着摇头,“我们有五女六男……”

        周珏楞了楞,将脸再次转向小胡子掌柜,“那就五个双人间,再加一张床位,都先订一个晚上!定金马上就给你取来!”

        “要么单人间,要么双人间,本店规矩,不拼房!”心中鄙夷周珏的吝啬,小胡子掌柜冷冰冰地回应。

        “那就也五个双人间,一个单人间好了?;褂凶愎坏姆考涿??我们这回可是付现洋?!”周珏无奈,只要“客随主便”。

        “今天肯定有,明天要是不提前预定的话,难说。到时候,可别怪我没给你打过招呼!”小胡子耸耸肩,淡淡地提醒。

        跟这种满身铜臭的家伙,周珏实在没意思过多计较。提笔在客人签名处写下自己的名字,转身去安排大伙入住。走了几步,忽然又想起队伍中还有三个车夫,连忙停住脚,再度向小胡子说道,“不定单人房了,麻烦您帮我改成七个双人间,我们还有三个赶马车的师傅。另外,马厩里边,也给预备六匹马的位置,上点儿精料!”

        “你疯了,给赶大车的住这么贵的房间。他们到哪里不能对付一宿!”没等小胡子接茬,彭学文已经抢先阻止,然后快速冲着柜台补充:“掌柜的,有给下人住的房间么?你们这么大的酒店,不会贵贱都不分,让主人和下人住一起吧?!”

        “楼后的院子里有,八个人一间,每个床位五角??梢云捶?,不管伙食!”小胡子拖长了声音,非常不高兴地回应。

        “你别管,掌柜的,就安排七个单间!”周珏脸上勃然变『色』,竖起眉头,大声强调。

        “好吧,你有钱,我管不着?!”彭学文一番好心被无辜当了驴肝肺,红了脸,悻然说道。周珏不理睬他,坚持要求掌柜的给车夫和大伙订同样级别的客房。三名车夫正帮学生们提行李,把周珏和彭学文二人的对话听了个正着?;ハ嗫戳丝?,冲着周珏轻轻拱手:“我们三个,有个地方倒着就中!周少爷,您不用专门为我们订高间儿?!?br />
        “那怎么行,说好了包吃包住的!”周珏善意地向三人笑了笑,抱拳还礼?!翱銮艺庖宦飞?,多亏了你们三个!”

        “什么多亏不多亏的。拿人钱财,与人跑腿,这是我们这行的规矩!”年龄最大的车老板笑着摇头,“您真的不用太客气了,楼上的高间,我们三个还真住不惯。您要真有心,就把省下的店钱直接给我们折现就行了,马上又要打仗了,我们也得多存几个大洋应急!”

        这番话,既承了周珏的人情,又为自家谋得了利益,实在是两全其美。见车老板坚持不跟自己住一起,周珏也只好笑着答应,“也行,等到了北平。我再给你们每个多加三块大洋车钱?!?br />
        “多谢了,少爷!”三名车夫高兴地作揖,然后用白眼球扫了彭学文一眼,放下行李,扬长而去。

        这么来回一折腾,原本等在外边的血花社成员也都提着各自的随身行李进来了。站在旅店的柜台前等待小胡子安排房间。彭学文向门外走了走,也把自己的同伴都喊了进来。拉住其中一个的手,快步返回周珏身边,“石头,你看看这是谁?!”

        正在跟方国强等人取银元的周珏又被吓了一跳,然后满脸惊喜,“薇薇,你也在?!哈哈,几年不见,你居然长这么高了!”

        “石头哥哥,没想到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哥他骗我呢!”被喊做薇薇的女娃,眼睛大大,眉『毛』长长,红红的嘴巴又糯又甜?!拔铱墒怯泻眉改昝患侥懔?。那年你跟我哥带我去郊外套鸟,被野狗追,我哥自己跑了,你张着胳膊护在我身前,现在回想起来,就跟发生在昨天一样!”

        “是啊,是啊,才一转眼,我家薇薇,已经长成大姑娘了!”周珏像亲哥哥一样,爱怜地拍了拍彭薇薇的秀发,“真快,才一晃功夫。你怎么跟你哥哥在一起?令尊令堂呢,他们二老身体可好?!”

        “谢谢石头哥,我爹爹和妈妈身体很好。他们前几天,还向我夸奖你呢!”彭薇薇的眼睛忽闪忽闪,长得像个电影里的洋娃娃,说话也像?!拔沂欠帕耸罴倜坏胤酵?,就去北平找我哥。谁料到,谁料到那边马上就要打仗了。然后我哥和他的同学,就说要送我回家。我不愿意,他们就又说带着我一起去南京。结果火车突然又停了,汽车也不开……”

        几句话,她就将彭学文的底细,全都兜了出去,让自家哥哥连使眼『色』阻止都来不及。周珏听得奇怪,眉头轻轻上跳,扭头看向彭学文,见后者没有解释的意思。便笑了笑,继续问道:“那你今天还没吃饭吧?!过会儿,跟我们一起吃吧!我从省城买了油旋儿,待会拿出来给你!”(注1)“太好了,太好了。我可有好几年没吃到油旋儿了!”彭薇薇早就饿得两眼发黑,一听有好吃的东西,立刻笑着拍手。

        “薇薇,你多大了?可真有出息!”彭学文被自家妹妹气得哭笑不得,走上前,轻轻拉了拉对方的衣角。

        “石头哥哥又不是外人!”彭薇薇回过头,冲着他翻白眼。

        彭学文打小儿就拿自家这个精灵古怪的妹妹没办法,扁着嘴叹了口气。然后冲周珏无奈地摊摊手,笑着提议,“你们也都没吃呢吧,干脆大伙一起吃算了。这顿,我请你!”

        “好啊,你有钱么?人家可只收现大洋!”周珏笑着调侃。先前因为安排车夫住宿问题跟彭学文之间闹得所有不快,早已烟消云散。

        “没有就继续跟你周大财主借呗!”彭学文摆出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嬉皮笑脸?!胺凑艺饫镉蟹ū?,他们不肯收,我就跟你换。如果你也不肯换的话,明天我就出门去找当铺,折价换给他们!我就不信了,这民国的地盘,国家法定货币还会被当成废纸了!”

        国家法定的货币,肯定没人敢拿它当废纸??煞ū易源臃⑿心翘炱?,价钱就一直波动不定。中央『政府』除了三令五申,要求地方机构不得再使用旧的银元、铜板之外,毫无解决办法。而普通百姓因为对中央『政府』的信用不太把握,也不愿意将手中的硬通货,都换成一堆花花绿绿的纸片儿。

        看到彭学文死皮赖脸的模样,周珏就猜到他被『逼』得没办法了,笑了笑,点头答应,“算了,还是我跟你换吧!算我上辈子欠了你的!不过不能换太多!”

        他倒不觉得法币有多面目可憎!此行是要带队去投学生军的,上战场后,就等于把『性』命交给老天。随身带的那些现洋,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花光都不一定!况且法币虽然在民间不吃香,『政府』部门和军队肯定不会拒绝。钱包里携带上一叠,以便应对不时之需,远比带大洋来得方便!

        “你本来就是欠了我的!”彭学文继续嬉皮笑脸,伸手揽过周珏的肩膀,笑着将他带向自己的同伴,“来,来,来,大伙都过了见见咱们的贵人!要不是他,咱们今晚可真的要『露』宿街头了!周珏,周瑜的周,双玉珏。灌县人,绰号周半城……”

        “多谢周大哥!”众北平来的学子上前,一起向周珏打招呼。周珏赶紧向大伙拱手还礼,同时将自己的同伴一一向对方介绍,“他们都是我山大的同学,学弟。方国强、陆明、田青宇、柳晶、韩秋、张孝睿、李迪…….”当介绍到张松龄的时候,他顿了顿,笑呵呵地补充,“他叫张松龄,今年山东国立一中毕业的高材生,四门功课拿了全年级第一名,正打算去报考你们北大!”

        “真的?!”众北平学子刚才因为拿不出现大洋儿住宿所丢失的颜面,此刻全都找了回来,齐齐将目光转向张松龄,惊诧地追问。

        “我,我,我的老师建议我去报考北大,就是,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张松龄被大伙看得手脚都没地方放,红着脸,结结巴巴地回答。

        “当然考得上,当然考得上。省一中的年级第一,是那么好拿的么?”彭学文非常理解张松龄此刻的尴尬,笑着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相信你!也欢迎你!薇薇,一会儿把我给你收集的前几届题目都找出来,给小张同学誊抄一份儿!让他先有个心理准备!”

        “哎!”听哥哥一见面,就要把自己的东西借给陌生人,彭薇薇很不情愿地回应。转过头,看见张松龄红扑扑的面孔,又觉得此人非常好玩。笑了笑,大大方方地说道:“待会儿安顿下来,你自己找我去拿。我叫彭薇薇,邯郸女中,今年毕业,很高兴认识你!”

        “我叫张松龄,山东,山东省国立一中毕业,很,很高兴…”看到对方向自己伸过来的手,张松龄窘迫得脸『色』更红。双手本能地背向身后,又唯恐给同伴们丢脸,把心一横,迅速地转出来,捉住了对方四根手指。

        软,非常的软,就像邻居家四姐那个刚出满月的婴儿,温温的,柔柔的,还带着一点酥麻的感觉。

        “噗嗤…….”将张松龄大男孩般的模样全部看在了眼里,彭薇薇忍不住抿嘴而笑。

        那一瞬间,仿佛千万颗太阳在张松龄眼前炸开,让世上所有风物都失去了颜『色』。

        注1:油旋儿。济南特『色』小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