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五月的鲜花 (二 上)

    第二章 五月的鲜花 (二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五月的鲜花(二上)越向北,公路上的人流越拥挤。仙界小说网.xianjie

        富贵贫贱、信仰口音,这一刻,几乎所有能将人们分割开的鸿沟都自动消失了,大伙心里想得只有一件事,逃,逃,逃得越远越好,哪怕再向南一步,就是崖山!

        为了尽可能地带走家中值钱的东西,逃难的人把一切可以代步的牲畜和车辆都征用了。马车、驴车、牛车、平板车、独轮车……,每一辆车上都塞满了大大小小的包裹,每一辆车的周围,都涌动着无数张悲苦且『迷』茫的面孔。

        滚滚人流中,三辆马车就像两只大江中的扁舟,时隐,时现,摇摇晃晃,每一刻都存在倾覆的可能。见多识广的车老板发了急,板着铁青的脸,将鞭子刷得啪啪作响。向来以胆大老成而自居的田仁宇也是满脑门冒汗,一只手牢牢揽着韩秋的腰,另外一只手则按在自己腰间,一柄三尺多长的短匕首上。

        他在防备有人打马车的主意,而事实上,的确有不少人在以各种方法,试图截下这三辆珍贵的交通工具。有一名四十多岁,『操』津门口音的汉子,贴着马车倒在地上,大哭大叫。见车老板不停车,立刻生龙活虎地跳起身,与另外四五个『操』同样口音的汉子去拉扯驽马的缰绳。车老板一人一鞭子,抽掉了他们的手,然后猛地扯开身上的黑大褂,从腰间抽出一根暗红『色』的三角旗,“嘭!”地一声戳到了车辕上?!安怀ぱ鄣亩?,连红旗帮的车也敢打主意,你活得不耐烦了么?”

        烦躁的热风中,镔铁打造的旗杆,闪烁着冰冷的寒光。不知道是被车老板脸上的横肉吓到了,还是迫于红旗帮的威名,几个试图抢车的无赖讪讪地退向一边,擦着汗向车队鞠躬道歉。

        车老板不愿意跟他们纠缠,挥舞着长鞭,催动车队继续前进。才走了没多远,又有两名抱着孩子的少『妇』,哭泣着追上来,恳求马车带他们去保定?!按蠼?,保定在西南边,我们这是向北走!你问错人了!”陆明不忍心看着两个女人和两个娃娃在自己面前哀哭,弯下腰,耐心地解释。

        “就二十里,就二十里远。你们回一下头,不过半刻钟的路程!”两名少『妇』立刻将孩子举起来,不管不顾往车上送。同时,还有四五个背着箱子、包裹、锅碗瓢盆的男人和两个年过半百的老太太,一起向马车冲了过来。

        “我们是去北平,去北平。你们懂吧。我们要求跟日寇拼命,为了你们这些人,去跟日寇拼命!”方国强忽地一下站起身,手指着试图骗取乘车权的一大家子男女老幼,恨铁不成钢,“身为男人,连自己的家和老婆孩子都?;げ涣??;姑惶角股?,就先跑了,你们丢不丢人,丢不丢人??!让他把孩子扔上来,小张,你别拦着,大伙都别拦着!咱们就带着孩子往北平走,宁可让他们死在日奔人的炮口下,也好过跟着他们孬种的爹娘!”

        那大一家子人都被骂得愣住了,有一瞬间,居然忘记了继续纠缠。马车趁着这个机会窜出四五步,与他们重新拉开了距离?!昂⒆铀薄暗鄙佟焊尽缓退腔忱锏暮⒆悠肷Э?,听上去是那样的哀怨无助。几个大男人脸『色』涨得血红,望着马车越行越远,居然谁也提不起勇气在去纠缠。楞了很久,才恶狠狠地朝地上吐了口浓痰,从自家婆娘手里扯过孩子扛在肩膀上,大步流星地向南去了。

        “是男人的,跟着我们向北。去北平,去宛平,去跟日本人拼命!”刚刚骂完了别人的方国强站在颠簸的马车上,满脸是泪,“同胞们,不能再逃了。我们从东北逃到了关内,又从关内逃向山东。待日本人再追上来,你们还能往哪逃?!中国虽大,却总有无处可去的时候!到那时,你们又该如何回头?!同胞们,站起来,站起来,振作起来。我们有四万万五千万,日本人连我们的一个零头都不到……”

        不管有没有人在听,他喊得声嘶力竭,手臂挥舞,宛若一个疯子。几伙试图打马车主意的人,迟疑着退开。未必是因为听懂了方国强的话,而是被方国强疯狂的模样给吓到了。他们的那些伎俩,装可怜哀求也罢,躺在地上耍无赖也好,包括动用暴力,都是针对正常人的手段。而拿来对付一个“疯子”,往往会得不偿失。

        凭着车老板、田仁宇和方国强三个人坐镇,马车在黄昏时分,终于平安进入一个较大的集镇。这个集镇名字叫做葫芦峪,南北都是丘陵,东侧是个清澈的小湖。只有西侧一个出口,紧邻着通往北方的公路和铁路。

        整个镇子,已经被从北方逃难而来的人群挤得满满当当。大大小小的车辆,将狭窄的街道塞得像『迷』宫一般。鸡鸭、猪羊在笼子里,发出惊惶的悲鸣。再也没人管的狗儿,则成群结队,绕着每一辆新来的马车转,试图叫声和高耸尾巴吸引车上人的注意力,以换取一夕饱腹。

        田青宇接连问了几家旅店,毫无疑问都是客满。他不甘心继续往镇子深处走,接连又问了四、五家,店主人还是做出一幅爱莫能助的表情。直到已经快走到河畔边了,才从一家车马店的老板娘口中得到个好消息,镇子正中偏北的和平饭店可能还有空房间,但价钱么,“瞧你们这些学生娃也不是没钱的模样,能找个地方住,别生了病让家里头大人担心,比什么都强!”

        “谢谢大姐!”田仁宇双手抱拳,做出一幅江湖人的样子,向老板娘致谢。

        “玩够了早点回家,??!这兵荒马『乱』的,别让你家大人担心!”车马店的老板娘被他硬充江湖好汉的做派逗得咯咯直笑,挥挥手中火筷子,大声劝告。

        “嗯,知道了,谢谢大姐!”田仁宇不耐烦地回应着,带领着车队直奔镇子正北。果然,在镇公所旁边不远处,找到了一座通体纯白的四层仿欧式高楼。楼门口,却又竖了一座东方寺庙前常见的山门,横梁中央的蓝『色』牌匾上书四个大字,“和平饭店”!

        在如此偏僻的小镇,能找到这样一家外观雄伟的饭店,已经让学子们喜出望外。谁还有闲功夫在乎饭店的格局不中不西?;逗糇盘侣沓?,拖着酸软的双腿冲向饭店大堂,跟大堂经理一问价钱,脑袋立刻又耷拉了下来。

        “只剩下单人间和双人间了,单人间四块大洋一天,双人间每张床每天一块五,马厩租用费每天每匹五角。早餐另加一『毛』,午餐和晚餐去二楼餐厅自己点,时价!”留着小胡子的大堂经理眼皮都不抬,报出一连串让人目瞪口呆的数字。

        “这,这也太贵了吧!”

        “老板,你不是坐地起价吧!”

        饶是都曾经在省城生活过,众学子也被和平饭店的价格惊得目瞪口呆。这年头,一块银元即便在山东的省城,也能买五斤猪肉、二十斤大米,或者八尺棉布。在和平饭店住一个晚上,居然要一块五,还不包括三餐!

        “嫌贵,嫌贵到外边找大车店睡通铺去!只要你们还能找得到!”小胡子掌柜一幅好货不用愁的模样,撇着嘴回应,“你们还真说对了,就是坐地起价。一块五是今天入住的价格,等到明天过午再来,价格还得往上提!”

        “你,你这是在发国难财!”田仁宇火往上撞,一拍柜台,就想跟小胡子理论。领队周珏见状,赶紧伸手拦住他,然后陪着笑脸跟小胡子商量,“老板,你看我们这么多人,给打个折扣行不行。我们是从南边来的,准备去北平投宋『主席』的学军队,保家卫国!”

        “打折?”小胡子笑着摇头,直接忽略了周珏后半段话,“看你的模样也是个齐整人,居然连这种话都说得出?!你出去打听打听,咱们这家饭店,当年可是连曹大总统,段总理都下榻过的。宁可空着,也不能自跌身价。你们到底住不住,不住就闪开,我还得招呼别的客人。下一个…”

        “五间双人房,一间单人房!先订两天!”一名身穿中山装的年青人迅速从门口冲上前,大声回应。

        “是你啊。怎么着,转了一圈儿回来了?!”小胡子掌柜用眼皮淡淡地夹了他一下,带着几分嘲讽的味道追问。

        “嘿嘿,嘿嘿!”中山装强忍着怒气赔笑,拿出钱包,掏出一叠中央银行的法币。

        “不要孙中山,要袁大头!”小胡子一把将中山装的手推开,不耐烦地强调。(注1)“这个,这个…….”中山装脸『色』涨得通红,低声下气地跟对方商量,“我们,我们走得匆忙,没,没带那么多大洋。您,您看看,我们再加点钱行不行?!”

        “不行,不行,不行。马上要打仗了,谁知道孙中山明年会是什么行情?!没袁大头就走开,我这里忙着呢?!”小胡子根本没心思跟中山装废话,剜了他一眼,恶狠狠说道。

        “我……”穿中山装的青年举着鼓鼓囊囊的钱包,四下张望。猛然间目光与周珏的目光相遇,苍白的脸上立刻涌满了惊喜,“周石头,是你么?你怎么在这里!”

        注1:孙中山,民国银行发行的法币,上面印着孙中山的头像。银元上面,则是铸造着袁世凯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