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五月的鲜花 (一 下)

    第二章 五月的鲜花 (一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五月的鲜花(一下)有美女相伴,长手指陆明干起活来分外卖力。TXT小说下载

        只用了半个晚上,就将歌舞短剧松花江上重新编写,扩充为一个有十几个场景,七百多句对白的小型话剧。

        话剧的主角也叫田仁宇,是一个世世代代居住在东北的老土财主,祖上传下来有十几头牛,三百多亩地。带着一个女儿,两个儿子,过着不知魏晋的生活。

        九一八事变后,一队东北军残部经过村庄,田仁宇拿出粮食、干肉好吃好招待。却不肯让儿子女儿们跟着军队走,并且在私下教育儿女和佃户们,改朝换代乃是寻常事,日本人再坏,也得找人给他们种地上税。田家只要安安心心地做个顺民,给谁交粮交税不是交呢?以前山上的土匪前来拜访,田村的人还不是一样用粮食和钱财打发?

        抱着这种心态,他们迎来了日本统治者。第一个月,日本人要拿走全村一半儿的粮食,田家带头交了。反正只要留下一半儿,大伙喝稀粥,打猎捞鱼,对付着也能坚持到明年收苞谷。

        第二个月,日本人又来了,要修炮楼,命令田村的人出四十个劳力。田家的大儿子带领佃户去应征,然后,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第三个月,日本人再次到来。田仁宇提前得到消息,将小儿子藏进了深山。日本人在翻译的带领下围着村子转,要吃要喝,见到什么稀奇的物件,包括田家供奉祖宗的香炉都要搬走,田仁宇带头忍气吞声。只求老天保佑,家族平安熬过着一难关。

        酒足饭饱之后,日本人将田仁宇的大女儿抱进了屋门?!暗?,你还是男人么?”在女儿悲愤的质问声中,田仁宇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

        大女儿不甘受辱,碰墙自尽。日本鬼子恼羞成怒,举火烧屋?;鸸庵?,田仁宇忍无可忍,拎着菜刀冲向了日本鬼子。被翻译官和鬼子兵『乱』枪打死。

        田家小儿子回来后,在废墟中找到了家人的遗体。他发誓要报仇,唱着《松花江上》,去林海雪原中寻找抗日队伍。

        “我的家,在东北的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我的同胞,还有那衰老的爹娘

        故事的结构很简单,却非常贴近普通人的生活。彩排之后的第一次演出,就博得了满堂喝彩。随后在旅途中,每经过一个稍大些的村镇,这场话剧都成了大伙的压轴节目,每次演出结束,都有观众流着泪,迟迟不愿离去。

        田仁宇改角『色』演了土财主,鬼子兵的角『色』,当然不容拒绝地落在了张松龄身上。为了演得像,他还努力跟田仁宇学了很多日本话,每一句都努力重复,尽量学得惟妙惟肖。

        不懈的努力,得到了充分的回报。几次在演出当中,他都差点被愤怒的观众当成真鬼子,用砖头给开了瓢。多亏饰演地主家少爷的周珏反应迅速,才避免了一次次无妄之灾。编剧陆明对此乐不可支,被饰演地主的田仁宇恨得牙痒痒。稍有机会,便摆出一幅老爹的架子,『逼』着陆明饰演的女儿朝自己行礼。

        小辣椒般的柳晶当然不肯看着陆明挨欺负,跳出来报打不平。然后就一次次落入韩秋的魔爪。两个兼职报的女孩子,现在是队伍中的大明星。每次演出时,都被一堆人围着问这问那。与此同时,她们两个两个掌管的募捐箱,也被流着泪的观众们一次填得满满当当。铜板,银元,甚至镶嵌着珠宝的戒指,不时在募捐箱中出现。以至于路过深州时,几个地痞见钱眼开,竟然以收?;し盐?,上前图谋敲诈勒索。

        “别唱了,别唱了。大热天的,号什么丧。你们不知道这里是崔老爷的地盘么?不问一声就敢讨饭碗,莫非以为咱们兄弟手里的家伙是纸糊的?!”

        “有本事你们跟日本人抢去,窝里横算什么能耐!”见对方直奔募捐箱而来,韩秋登时大急,双手抱住箱子,死死不肯松开。

        “滚,有本事跟日本人抢去。在自己家窝里耍横,算什么玩意!”演地主的田青宇,在现实中,可不像故事中那么没血『性』。见到有人威胁韩秋,立刻从“舞台”上跳下来,威风凛凛地拦在地痞们面前。

        “这是给二十九兄弟募集的伤『药』钱,你们也敢抢?!”饰演鬼子兵的张松龄拎着木片刀,恶狠狠地冲出来,对着地痞们比比划划。

        其他几名学生一拥而上,用胸脯将韩秋和柳晶两个女孩护在身后。舞台上下登时一片大『乱』,正沉浸在故事中的观众们,围过来,冲着几个地痞大声怒斥:“不要脸!有本事跟日本人横去?欺负几个学生娃算什么能耐!”

        不知道是怕犯了众怒,还是心中尚存着一丝羞耻感,几个素来横行霸道的地痞无赖居然难得红了一次脸,拉下帽檐,灰溜溜地逃了。

        “同胞们,我们有四万万五千万,而小日本的人数只有咱们一个零头。只要我们团结起来,一致对外,就能将他赶出华北,赶出全国去!”方国强见民心可用,再一次站出来,带头大喊抗日口号。

        “团结起来,一致对外!团结起来,一致对外!”周围的观众热血澎湃,将抗日口号一遍遍重复。

        “将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

        “保卫平津,保卫华北。保卫我们的家园!”

        新的二天,伴着激动人心的口号声,血花社的队伍继续向北。三名车夫也受了大伙的影响,将马车赶得格外快速。只是在过了保定之后,破旧的公路却渐渐拥挤了起来。大批大批的逃难人群,带着家中最后一点财产,慌慌张张地沿着公路往南走。

        “日本鬼子马上就要打北平了!学生娃,你们这是要去哪?!”一片向南涌动的人『潮』中,逆流而上的三辆马车显得格外扎眼。很快,便有逃难的老人发现马车的方向不对,停住脚步,好心地提醒。

        “我们要去北平,去参加抗日学生军!”田仁宇坐在车辕上,非常自豪地向逃难者们宣布。

        “去哪?!”好心的老人楞了楞,顺口追问。然后将眼睛瞪得滚圆,大声劝告,“别去,别去。听大爷的话,赶紧坐车回家!日本鬼子厉害着呢,二十九军都打不过他们。你们几个学生娃去了,能管什么用。听话,别出风头,赶紧回家!”

        “是啊,是??!别出风头了,赶紧回家吧。日本人有飞机、大炮,你们上去了,也是白搭?;厝グ?,赶紧回去吧!”好心的老人不止一个,站在马车旁边,七嘴八舌地劝告。

        他们的劝告,当然出自一片对年青人的回护之意。却让闻听者一个个涨红了脸,“您老想逃,就自己逃吧??纯椿鼓芴拥侥睦锶?。我们……”田青宇一扬头,满脸骄傲,“即便战死了,也要脸朝着北面?!?br />
        “宁做战死鬼,不做亡国奴!”韩秋从马车后翻过来,笑呵呵用头倚住田青宇的肩膀?!澳细辖糇约鹤甙?,别管我们。国难当头,总需要有人顶上去。否则,大伙即便退到崖山又能如何?!”

        崖山在哪,老人们不知道。想必那是非常非常远的地方。但这对年青男女脸上的决然,却让他们不敢再开口。默默地让开一条路,目送着马车逆着人流穿行。直到走得很远了,才有人摇着头叹息,“这群傻孩子,嗨!可惜了的!”

        “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少爷小姐,一个个衣服穿的那么齐整,却不懂事儿!”周围其他逃难者叹息着附和。

        “越是这种时候,我们越是不能回头!”方国强的心脏再一次被麻木的百姓们刺激到了,站在马车上,一只手扶着陆明的肩膀,大声疾呼,“我们不能让人说,只会煽动别人上战场送死。自己躲在安全地方说空话!我们要让后人看看,这华夏大地,到底有多少知耻男儿?!今天即便我们都倒下了,还有千千万同胞会站起来,踩着我们的热血,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行,……”

        马车中,没人再注意听他说什么。所有血花社成员,包括张松龄这个后加入者在内,都明白战争马上就要来临,紧闭着嘴唇,静静地想着心事。鲁城、省城、巷子口的老槐树,还有一年四季散发着血腥气的猪肉铺子,还有,还有,喜欢占人家便宜的铁匠大叔,家里两个同父异母的妹妹……

        “如果我战死沙场,不知道老爹他是伤心多一些,还是骄傲多一些?”猛然间想到一个复杂的问题,年青的张松龄咧开嘴,发出一声苦笑。

        自家父亲就像话剧中的田老财主,估计不经历一场家破人亡的惨祸,不会明白儿子的心思吧!凭着对老父的了解,张松龄坚信这一点。但是他却希望,父亲永远不用了解自己。永远不用!

        摇着头,他继续四下张望。忽然看见陆明那修长白细的手指,跟另外几根同样纤细的手指,紧紧地搅在了一起。是柳晶,他楞了楞,赶紧将头侧开,非礼勿视。却又恰恰看见韩秋歪着身子,将一头乌黑的长发,埋进了田青宇的胸口。

        猛然间,张松龄心里好像被吹进了一阵风,轻轻地笑了起来。

        五月的夏初,空气里充满了花香。

        酒徒注:为什么评论区没人说话?是不喜欢看,还是都在看盗贴???!拜托,新书需要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