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晨星 (八 上)

    第三章 晨星 (八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375章晨星(八上)

        大白马背上的张松龄看都沒看刀锋直接砍向了下一个对手那是一名鬼子军曹腿短肩宽脖子细跑起來就像一只正在生蛋期间的野鸭子按照赵天龙平素指点的技巧张松龄在马刀与鬼子后背接触的瞬间手腕迅速向后收了收锐利的刀刃贴着鬼子的肩胛骨从右肩直抹到右臂入肉不足半寸刀口却长达两尺有余鬼子伍长惨叫一声鲜血如喷泉一样溅起半丈高然后立刻像冰雹砸过的庄稼一样蔫倒在地气息奄奄

        第二名被他从后边追上的是一名通讯兵背着一个四四方方的行军包左躲右闪张松龄不耐烦地抖了一下缰绳大白马接到指令前蹄迅速向鬼子兵背上踹了过去方方正正的行军包被踹出了两个巨大的马蹄印鬼子通讯兵嘴里喷出一口血踉踉跄跄张松龄挥刀从他身边跑过干净利落地将他颈部动脉和气管一并抹成了两段

        第三名挡在大白马蹄前的是一名鬼子曹长发觉两条腿无论如何都跑不过四条腿此人果断地向斜前方窜了数步背靠着大车举起了步枪沒等他拉动枪栓张松龄已经追到先正手一刀将枪口拍歪再反手一刀倒抽回去在小鬼子的左脸开了一条透明的口子直接露出里边的牙齿和舌头

        “呜呜呜”因为个子太矮而逃过必杀一击的鬼子曹长发出含混不清的叫声举着步枪左遮右挡张松龄又砍了两刀都砍在了三八式步枪的枪杆上心中大急左手松开战马缰绳直接掏出了盒子炮拧身的瞬间对着小鬼子的脑门儿搂了火

        “乒乓乒”连续三颗子弹先后打在鬼子军曹的脑门上直接将此人脑袋打了个粉碎大白马也因为弄不清楚主人的意思扬起前蹄发出一连串的嘶鸣“唏嘘嘘嘘唏嘘嘘嘘”

        “吁吁放松放松”张松龄不得不俯下身体安抚战马同时也彻底失去了追杀敌人的机会留在丘陵脚下看守马车的鬼子兵只有七十來号而跟随他一道从山丘上冲下來的游击队员却有一百余因为采用的疏散队形冲锋时间又非常短暂被鬼子乱枪打下马的只有四、五个人剩下的即便受了轻伤也坚持着沒从马背上掉下來跟随大队一并冲到了辎重附近借助战马奔跑时的高速他们将手中的哥萨克军刀斜劈了下去将试图顽抗的鬼子兵们像庄稼一般成排地割倒

        “杀”小邹带着游击队的骑兵从几名鬼子头顶上跑过哥萨克马刀翻腕向下斜伸就像一排高速移动的铧犁这是赵天龙教授的独门秘笈最省力气也最适合轻骑兵列队冲锋被刀刃抹中的鬼子兵们接二连三地倒了下去每个人身上都出现了一条巨大的伤口全身的力气和血浆一道顺着伤口迅速被抽走鬼子兵却不能立刻死去痛苦地在血泊中來回翻滚

        几个來不及逃走的鬼子兵在一名军曹的组织下背靠着一辆马车用刺刀迎战三八式步枪长达一米三再加上将近四十厘米刺刀足以充当长矛用只是对上肩高一米五的战马一米七的长矛依旧显得有些短了些游击队员们只是随手劈了几刀就将鬼子兵们的矛阵劈了个土崩瓦解然后刀砍马踩迅速将这些冥顽不灵的家伙杀了个干干净净

        有名鬼子军官跳上大车挥着军官刀向小邹发出单挑邀请这个举动惹起了一片哄堂大笑游击队不是什么古代军队沒兴趣表现什么个人勇武几名游击队员们骑着马陆续贴着大车跑过鬼子军官像陀螺般被抽得打了几个旋子浑身冒血惨叫着一头栽下

        “乌拉乌拉——”小列昂所带领的俄罗斯国际营也杀到了车队前则采取传统的俄军手段马刀高举狠劈将俄国人身高臂长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被他们追上鬼子要么被斜着砍掉半个脑袋要么从肩膀被砍到后腰四分五裂死得残不堪言

        前后只用了几秒钟功夫马车附近就沒有了站着的辎重兵几名自诩聪明的小鬼子钻到了马车底下趴在地上向外开枪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自己的想法有多么的愚蠢车厢两侧都是纷乱的马蹄子弹从车厢下贴着地面打出去根本不可能伤到骑兵分毫倒是把游击队员们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來举起哥萨克马刀直接砍断了套在辕马身上的挽具装满了军火的大车瞬间失去平衡“轰”地一声向后扣了下去藏在车厢底下的鬼子要么被马车后半段活活压成肉饼要么因为车前半段的迅速翘起而暴露在了游击队员们的面前被七八把马刀同时砍中惨叫着变成一堆堆碎肉

        “呯、呯、呯——”三两个已经跑出五十余米外的鬼子逃兵不甘心失败转过身來以标准的半跪姿势向游击队员们打冷枪一名黄胡子灰眼睛的国际营战士中弹牺牲二十几名国际营战士同时策马冲向了开枪的鬼子

        “呯”小鬼子又拉了一次枪栓将一名冲过了的国际营战士打落坐骑但是他们永远沒有开第三枪的机会了五十米的距离战马只需要三秒钟碗口大的马蹄直接踩到了小鬼子的胸脯上将他们直接踩成了一团团肉泥

        剩下的鬼子不敢再顽抗撒开双腿四散奔逃几个国际营的白俄战士正要策马去追耳畔突然传來了两声尖利的呼啸紧跟着两枚炮弹落在了大伙刚刚冲下來的半山坡上溅起滚滚烟尘

        “轰轰”“轰轰”鬼子的炮弹像示威般继续狂轰滥炸将半山坡处炸出一个个丑陋的弹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