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烽烟 (二 下)

    第五章 烽烟 (二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五章 烽烟?。ǘ∠拢?br />
        “出不了城.”前后几句话之间跳跃太大.秋山义雄一时有点跟不上他的思路.愣了愣.犹豫着重复.

        “连保力格这种人都被你们逼得”白川四郎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不得不低声解释.话才说了一半儿.窗外忽然亮起了一团红光.紧跟着.天崩地裂.一连串闷雷般的爆炸声将玻璃窗震了个粉碎.

        “小心.”白川四郎第一时间就把秋山义雄拉到來办公桌底下.声嘶力竭.“蹲在这里不要动.小心有刺客趁机打冷枪.”

        不用他叮嘱.秋山义雄也不敢将身体从桌案下往外探出分毫.外边的爆炸太剧烈了.震得地面都像波涛一样上下起伏.这个时候把身体露到桌案外边.即便不死于刺客的黑枪.被飞溅的弹片或者玻璃渣刺中.恐怕也是血流五步的下场.

        足足过了一刻钟光景.外边的爆炸声方才平息.白川四郎和秋山义雄两个互相搀扶着从办公桌下钻出來.欲哭无泪.

        二人都是老行伍了.不用看.就知道外边的爆炸.绝非來自炮击.黑石城及其周围的各方势力.包括日本人自己在内.都消耗不起这么多的炮弹.造成如此剧烈的爆炸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关东军辛辛苦苦从满洲运过來的军火.被人家一股脑全给点了.秋山大队接下來甭说去救川田国昭.能不能力保县城不被攻破.都直接成了悬念.

        “报告.”一名浑身是血的鬼子少尉在卫兵们的簇拥下.从外边闯进來.气急败坏.“报告长官.弹药库.弹药库被炸了.是中国人.中国人干的.他们”

        “别啰嗦了.说重点.”秋山义雄一把拎起报信少尉的脖领子.瞪着通红的眼睛追问.“第二大队的装甲运输车呢.装甲运输车还在不在.我先前.我先前命令他们携带一星期的弹药”

        “嗬嗬嗬”报信者被勒的喘不过气.手脚拼命挣扎.关键时刻.还是白川四郎沉稳.先从背后狠狠拍了秋山义雄一记.然后大声提醒.“放手.让酒井少尉说话.已经这样子了.你勒死他也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呃”秋山义雄被拍得向前扑出了两步.手指松开.青灰色的面孔被外边的火光照得格外狰狞.“说.运输车还在不在.你们这些废物.刚才都干什么去了.居然让中国人冲进了军火库里”

        “运输车被.被炸翻了.但.但里边的军火沒有殉爆.”报信者酒井高明单手捂住自己的咽喉.大口大口喘气.“但.但是几辆车都沒装满.被拉來当苦力的中国人当中.有.有两名土八路的间谍.他们.他们腰间绑满了手榴弹.趁着进仓库搬东西时候.偷偷拉开了引火弦”

        尸骨无存.几十吨军火的爆炸现场.不可能留下任何血肉之躯的痕迹.虽然见惯了生死.秋山义雄也被八路间谍的决绝惊得倒吸了一口冷气.瞪圆了猩红色眼睛.满脸难以置信.“你.你说得全是真的.真的是土八路的间谍干的.!不是.不是你们.你们自己不小心”

        “不是.不是.”酒井高明被吓了一跳.举起手.带着哭腔替他自己辩解.“属下可以发誓.可以发誓不是我们自己不小心.草场.草场中尉当时就站在军火库门口.当场就被炸成了碎片.整个看守军火库的小队.就.包括我自己在内.就.就活下來四个人.”

        “八嘎”秋山义雄继续倒吸冷气.依旧拒绝相信是中国间谍对军火库发起了自杀式爆破.白川四郎经验远比他丰富.抬起手.拉住他的肩膀.急促地说道:“现在不是纠缠细节的时候.赶紧跟我一起出去.封锁现场.安抚士兵.免得造成更大的骚乱.”

        “嗨依.白川君提醒得是.”秋山义雄像提线木偶般鞠了一躬.跟在白川四郎身后.快步出门.一边走.还依旧念念不忘地重复.“土八路的间谍.土八路的间谍怎么混进城里來的.他们.他们怎么”

        “不是土八路的间谍.如果酒井少尉刚才的汇报属实.应该是军统的特工.”白川四郎回过头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土八路的间谍.很少采用这种暴烈的方式打击对手.而军统那边.却是刺杀和破坏的行家.”

        说到这儿.他又恨恨地看了几眼秋山义雄.大声叹气.秋山义雄立刻明白了对方叹气的缘由.青灰色的面孔迅速涌上一团黑紫.“白川君.现在不是互相指责的时候.危急关头.你我二人必须”

        “我只是提醒你.既然选择了战场以外的招数.就得防备别人以同样的手段报复.”早就预料到对方不会领情.白川四郎耸耸肩.冷笑着补充.“炸掉军火库.只是第一波.接下來”

        “嗖”“嗖”两道炮弹破空声.打断了他毫无意义的啰嗦.紧跟着.剧烈的爆炸声再度响起.黑石城的南门附近.浓烟夹着火光.腾空而起.

        “是炮击.赶紧去召集你手下的人马.上城备战.”白川四郎再顾不上抱怨.用力推了秋山义雄一把.随即快步奔向上城的马道.“快.我先去南门组织防御.你立刻召集人手上城增援.南门.北门和东西两侧城墙.都需要立刻增援.”

        “嗨依.”事态紧急.秋山义雄也顾不上考虑自己和白川四郎到底该谁指挥谁的问題了.答应一声.小跑着去召集下属.

        “轰隆.”“轰隆.”炮击仍然在继续.虽然不密集.却给城内的日伪士兵和普通百姓造成了极大的恐慌.特别是南北两座城门附近.当值的鬼子和伪军们将身体藏在断壁残桓后.抱着枪.牙齿上下相撞.

        “咯咯咯.咯咯咯”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恐慌.秋山义雄自己.也不断打起了冷战.军火库被炸了.外边还有一伙不明武装.向城头发起了炮击.这一仗.即便他能打退城外的敌军.也肯定沒办法给川田国昭派任何援兵了.而万一川田国昭和他身边的两个中队士兵被土八路全歼.即将进行的春节大扫荡.就直接宣告胎死腹中.过后.即便关东军本部那边不追究.在长官们心里.他恐怕也会被打入了不可倚重的另册.数年的寒窗苦读.数年的征战之功.瞬间全都化成了一汪春水.

        “不行.”秋山义雄狠狠打了自己一记耳光.强迫自己快速冷静下來.现在不是想如何保住前程的时候.现在关键是要保住黑石寨县城.至于导致整个扫荡计划失败的原因.完全可以说是川田国昭立功心切.擅自采取了行动.反正此人已经不可能活着回來.还不如废物利用一次.也好

        想到此节.他的精神终于稍微振作起來一点儿.匆匆忙忙跑到军营前.在几名心腹的协助下.将一大堆命令流水般传了出去.片刻后.黑石寨内所有活着的鬼子和伪军都被召集了起來.分成东南西北四大股.在鬼子军官的带领下.手忙脚乱地冲上了城门和城墙.

        秋山义雄自己也领了其中一大股.连鬼子带伪军总计两个中队左右.直接奔向了最早受到炮击的南城门.当他喘着粗气跑到白川四郎身侧时.城门攻防战已经正式打响.黑夜里.也不知道多少士兵蜂涌而來.一边朝城头开火.一边大声喊着口号.“杀小鬼子.给龙爷报仇.”

        “杀不要脸的小鬼子.祭奠龙爷在天之灵.”

        “小鬼子.有种你就出城來迎战.光知道在酒水里下毒.你们还配做军人么.!”

        “不要脸.连土匪都知道不能在酒宴上谋害客人”

        “”

        秋山义雄听得火往上撞.举起指挥刀.就要派人马出城反击.白川四郎却一把扯住了他的胳膊.同时大声提醒.“别上当.他们的目的.就是把你骗出去打伏击.这里的城墙都是石块垒的.除非他们手上有重炮.否则.根本不可能打进來.”

        “伏击”秋山义雄瞬间清醒.脊背上的冷汗淋漓而下.再仔细听城外动静.果然呐喊的声音多.射击的声音少.很明显有人在努力约束着士兵们节约子弹.以便在两军真正交手的瞬间爆发出最大的火力.

        “应该是周黑碳的独立营.规模参照绥军标准.但纪律和训练程度却远不如后者.”见秋山义雄迟迟进入不了状态.白川四郎只好继续给他当参谋.“这样的队伍打不了硬仗.只要咱们稳守城墙.天亮以后.他们肯定会自行退走.”

        “多谢白川君指点.”秋山义雄如梦方醒.装出一脸感激地模样说道.“敌情不明.我一定遵照白川君的劝告.绝不出城迎战.只是”

        故意停顿了一下.他又换了一幅忧心忡忡的表情.继续说道:“只是不知道川田君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能不能坚持到咱们将独立营打退.唉.我当初就不该同意他.只带两个中队的人马就出去”

        这句话纯属浪费口水.真实目的却在于试探一下白川四郎的态度.以便过后达成统一战线.把责任全都到川田国昭头上.然而白川四郎却仿佛对秋山义雄的暗示充耳不闻.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城外.脸上的肌肉不停地抽搐.

        “白川君.你这是?”秋山义雄被对方脸色的表情吓得心里发慌.向后躲了躲.小心翼翼地追问.

        “不对.周黑碳完全可以埋伏在你去救援川田君的路上.打你个措手不及.”白川四郎用力摇了几下头.答非所问.“他跟军统的彭站长关系非常近.军统在城里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不可能不告诉他.而他不对.他肯定更重要的目的.比打你个措手不及还重要.”

        “什么目的.”整个晚上.白川四郎的乌鸦嘴几乎言出必中.令秋山义雄都有些畏惧了.又向远处接连退了好几步.手扶城墙垛口.声音微微发颤.

        “我猜不出來.”白川四郎双手抱头.满脸痛苦.“当初你们谁也不肯听我的.现在形势完全乱套了.我根本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不知道”

        说罢.他又猛地睁开双眼.努力朝城外搜索.仿佛在无边的黑暗中.能找出一个清晰的答案出來.

        秋山义雄也被他弄得神经愈发地紧张.举起头.三百六十度转着身体看.忽然间.他听到身边传來一声惊呼.“火.那边有人在放火.”紧跟着.周围的伪军们都叫嚷了起來.冲着城外指指点点.“那边.是那边.大烟墩.大烟墩那边有人放火.”

        “那是祭坛.大石头垒的祭坛.当年嘎达梅林起兵的时候.就是在那里祭的长生天.”个别本地长大的伪军知道掌故多.将头藏在城垛口后.用颤抖的声音补充.

        “石头祭坛.嘎达梅林”秋山义雄來得时间短.根本不了解草原上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将头迅速转向白川四郎.用目光询问.

        白川四郎的面孔.却彻底变成了死灰色.即便被火光照亮.也映不出丝毫的红.“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目光呆呆地盯着城外祭坛的位置.他喃喃地自言自语.“周黑碳是在给别人打掩护.他是在”

        “报告.”酒井高明举着一份电报.跌跌撞撞地沿马道跑上城楼.“报告秋山长官.白川长官.电报.白音小王爷.白音那个混蛋.用明码向全世界发了通电.”

        “念.”心中猛然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秋山义雄抢在白川四郎说话之前.大声命令.

        “哈伊.”酒井高明看了白川四郎一眼.见后者沒有阻止的意思.低下头.小声朗诵:““自九一八事变以來.倭寇.日本人先占东北.再夺察哈尔、热河.抢我牲畜.毁我草场.杀我牧民.所犯之罪.罄竹难书.我蒙汉豪杰.为避免无辜百姓遭受战火.百般退让.忍辱负重.奈何倭寇残暴成性.毫无廉耻.日前竟无视我蒙古各部数百年來传统.将女王斯琴骗至”

        “别念这些废话.捡要紧的念.他到底想干什么”秋山义雄听得心烦意乱.跺着脚打断.

        又是那份毒药惹得祸.责任又算到自己头上了.当初准备毒药时.谁曾经警告过.那些首鼠两端的草原贵族.会反应如此强烈现在好了.全一窝蜂地找上了门來.难道大日本关东军诛杀叛匪.还需要你们这些未开化的草原贵族请示报告么.该杀.统统地该杀.像当年在南京那样杀他个血流成河.剩下的肯定全都能老实下來.

        “他说.他说”被秋山义雄扭曲的面孔吓得两股战战.酒井高明佝偻起身体.屁股死死顶住内侧的城垛口.“他说.他说了很多废话.只有.只有最后一句是有用的.”

        “念出來.别啰嗦.我看他到底想怎么样”秋山义雄恶狠狠盯着他.就像一头得了狂犬病的孤狼.

        “乌旗叶特四旗哪怕只剩下最后一个男人.也誓与倭寇.誓与咱们血战到底.不死不休.”酒井高明哆嗦着.喃喃地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