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男儿 (三 下)

    第四章 男儿 (三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男儿(三下)

        事发突然,紧追过來的贝勒府死士们也毫无思想准备,猛然间看见斯琴和赵天龙两人在临跳上马背之前先后软倒,竟然被吓了一跳,纷纷将脚步停在五六米外,挥舞着刀枪大声叫嚣,“赶紧投降吧,贝勒爷不会杀你们?!薄傲?,你是条好汉,但这次贝勒府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薄傲?,咱们蒙古人和满人原本就是一家,你何必为了那些汉人”

        “闭嘴?!闭蕴炝玫都庵糇诺孛嬷匦抡酒饋?,对追兵怒目而视,“要战就战,少他妈的啰嗦?!?br />
        说罢,也不理睬众人如何反应,先用左手将斯琴送上白马的后背,然后抬起左脚,重新踩住马镫,深吸一口气,腰杆和大腿再度缓缓发力。

        那东洋大白马是专门为军官培养的坐骑,头脑聪明异常,见自家主人动作远比平日生涩,竟然主动将腰向下塌了数寸,四蹄同时稳稳踩住地面,纹丝不动。

        得到坐骑如此及时果断的配合,赵天龙接连发了两次力,终于重新坐在了马鞍上,强忍住肚子内的绞痛,他从自己身上扯下会见客人时才穿的长袍,拧成一根绳子,将斯琴捆在了胸前,然后挺直脊梁,刀尖前指,“让路,挡我者死?!?br />
        “哗啦啦?!敝谒朗苛⒖坛彼愫笸?,唯恐动作慢了,成为入云龙的下一个攻击目标,刚刚从会客室追出來的勃日贴赤那见状,气得七窍生烟,劈手抢过一把钢刀,抹断了距离自己最近一名死士的脖子,然后举起血淋淋的刀刃,声嘶力竭地咆哮道:“给我一起上,谁再退,我先宰了他?!?br />
        “那我就先宰了你?!闭蕴炝钫也坏胶鲜誓勘?,立刻拨转马头,直接朝着他冲了过來,勃日贴赤那吓得魂飞天外,一边快步向后躲避,一边声嘶力竭地喊道:“拦住他,快给我拦住他,你们不要怕,他已经中毒了,我在他的酒里边下了毒药,日本太君给的特效毒药?!?br />
        “哗,,?!彼朗棵窍仁浅潘谖恢靡痪?,然后潮水般分散,一个个将头扭过來,满脸难以置信。

        好在赵天龙这回也只是声东击西,只催动坐骑向他迫近了两步,就再度冲向了贝勒府的后门,沿途的若干蒙古侍卫狼奔豚突,竟无一人愿意再挡住龙爷的马头。

        “呯,呯,呯?!焙竺趴?,几名预先安排在这里的伏兵果断地端起了三八大盖儿,冲着赵天龙胯下的白龙驹扣动了扳机,也不知道是白龙驹冲刺速度过快的缘故,还是他们过于紧张的缘故,连续三轮齐射,居然全都打在了地面上,打得马蹄下火星飞溅,却沒能让白龙驹的速度减慢分毫。

        眼看着白龙驹的铁蹄就要踩到自家头顶上,伏兵们嘴里发出“哇,?!钡匾簧医?,丢下步枪,撒腿就跑,连负责看守的贝勒府后门都忘记了栓,被赵天龙用刀背一磕,就四敞大开,马蹄腾云驾雾般跳过门槛,只留下一股黄褐色的烟尘。

        “追,赶紧给我上马去追,快去,不要怕,他都是快死的人了,你们到底怕个什么,?!钡搅舜丝?,勃日贴赤那才发现自己上当,又羞又气,跳着脚催促。

        除了川田国昭带过來的鬼子兵之外,沒有任何人响应,所有贝勒府的侍卫,无论先前是支持他勃日贴赤那的,还是支持小阿尔斯兰的,都愣愣地看着他,失魂落魄。

        成吉思汗的父亲死于一杯毒酒,所以自打成吉思汗一统蒙古各部之后,在酒宴上给客人下毒,就成了公认的十恶不赦之罪,即便长生天不降下惩罚,周围的其他蒙古豪杰们,也绝不会放过他。

        而今天,勃日贴赤那却亲手将毒药放进了斯琴和赵天龙两个的酒碗里,并且还当着所有人的面儿供认不讳,如果大伙还继续为虎作伥的话,以后有何脸面在草原上立足,!即便仗着日本鬼子的势,沒人敢公然朝大伙脸上吐口水,待大伙蒙长生天召唤之后,又如何去面对极乐世界里的列祖列宗,。

        “哇,哇,,?!狈堑蠢崭奈涫棵潜徊仗嗄堑纳バ牟】窀呕盗?,其他应邀前來赴宴的客人,也被惊得面如土色,甚至有个别的客人,当场就蹲了下去,伸出手指,拼命朝自家的嗓子眼里捅,几下过后,就将刚刚吃进肚子里的东西,全都给吐了出來。

        “我,我只在斯琴和赵天龙的酒水里下了药,其他,其他都沒有下,真的沒下?!辈仗嗄羌?,立刻意识到自己刚才情急之下失了言,赶紧摆着手,大声补救,“真的,真的沒下,不信,不信你们去问川田太君,他这次來贝勒府,目标只是斯琴和赵天龙,绝不会殃及无辜?!?br />
        “吆嘻?!贝ㄌ锕蜒岫竦氐闪瞬仗嗄且谎?,不得不亲自出面收拾残局,“诸位,诸位大可放心,我大日本皇军恩怨分明,不会伤害无辜的人,即便是斯琴和入云龙,我也给他们提前预备好了可以解毒的特效针剂,只要他们现在就投降,马上就可以进行紧急注射?!?br />
        “川田太君慈悲?!辈仗嗄枪叛牧艘痪渎砥?,随即又快速将面孔转向自己的爪牙,“听见了沒有,还不赶紧去把斯琴和龙爷追回來,沒有太君的赐给的解药,他们两个肯定要死在半路上?!?br />
        “是?!敝诿晒攀涛烂堑偷偷卮鹩α艘簧?,沒精打采地去马厩拉坐骑,勃日贴赤那急于在自家主子面前有所表现,也亲手拉了两匹最好的战马,将其中一匹马的缰绳递给川田国昭,自己则拉着另外一匹,点头哈腰地建议,“太君,要不,咱们两个也一起去追,,您,你应该也知道,斯琴和赵天龙二人在草原上都有那么一点,那么一点儿小名气,如果咱们两个不亲自去监督的话”

        “不用着急,我早已布下了天罗地网?!贝ㄌ锕研ψ虐诹税谑?,用非常流利的汉语回应,“大伙一起过去迎接他们吧,我估计,他们两个人已经沒有力气自己走回來了?!?br />
        说完话,得意洋洋地跳上马背,抖动缰绳,带头先出了贝勒府的后门,勃日贴赤那岂敢违背主人的命令,也赶紧吩咐下属将客人们都扶上坐骑,然后协裹着所有人一道跟在了川田国昭身后。

        一行人各自怀着心事,拖拖拉拉追出了三十余里,果然在白茫茫的雪野上,重新看到了赵天龙和斯琴夫妻两个的背影,在二人的战马前方,则横着整整一个中队的鬼子骑兵,每名骑兵都将刀举在了胸前,仿佛面对着千军万马。

        “去,告诉他们两个,赶紧下马注射解毒剂,否则,一旦错过了最佳时间,谁也救不了他们?!贝ㄌ锕寻蛋邓闪艘豢谄?,扭过头,装出一幅慈悲模样吩咐。

        “哈伊?!辈仗嗄怯昧ν淞艘幌卵?,然后点起十几名亲信,在他们的?;は?,缓缓靠向赵天龙。

        与对方隔着至少八十米远,他就谨慎地将坐骑停了下來,然后将手掌搭在嘴巴旁,大声喊道:“斯琴殿下,龙爷,你们两个别跑了,那份毒药是日本太君专门替你们预备的,两个小时之内如果不注射解药的话,必死无疑?!?br />
        “你,?!闭蕴炝姆从γ飨员涑俣哿诵矶?,拨转马头,惊诧地看着他,喃喃地追问,“你,你在酒里下了毒,?!?br />
        他的声音不大,却吓得勃日贴赤那连连后退,一直退到了百余米外,才又重新将手搭在了嘴巴上,结结巴巴地回应,“我,我只是想把你们俩留下,沒,沒想毒死你们,太,太君说了,只要你们肯向他,向他认个错,保证以后不再跟八路來往,他,他立刻就会给你们注射解药,立刻?!?br />
        “你,你在酒里下了毒,?!睕]有风,雪野里一片寂静,赵天龙却仿佛根本沒听见勃日贴赤那的解释,楞楞地看着他,继续低声追问。

        “我,我真的沒想毒,毒死你们啊?!辈仗嗄墙粽诺枚伎炜蕹鰜砹?,又后退了几步,用颤抖的声音回应,“你们,你们赶快投降吧,这,这天下早晚是日本人的,你们,你们何必跟八路搅在一起?!?br />
        “龙爷,投降吧,别坚持了,不为自己想想,你也为斯琴想想?!?br />
        “龙爷,投降吧,注射完了解药,你再找这王八蛋算账不迟?!?br />
        “龙爷,别硬撑着了,我求你了?!?br />
        一众宾客不忍看入云龙就这样死于宵小之手,也纷纷策马上前,带着哭腔劝告。

        赵天龙的目光慢慢从众人脸上扫过,又是鄙夷,又是失望,当把所有人都看得将头低了下去之后,他轻轻叹了口气,将嘴巴靠近斯琴的耳边,低声商量,“你刚才听见他们说啥了么,要不要我把你放下,你自己來做决定?!?br />
        “龙哥,你呢?!彼骨俚α诵?,苍白的脸上盛开起一朵莲花。

        “我是游击队的副大队长?!闭蕴炝崆嵋×艘⊥?,低声向妻子解释。

        “我是乌旗叶特右旗的女王,这辈子除了亲生父母之外,只跪过长生天?!狈路鹪缇椭勒煞蚧嶙鋈绱嘶卮?,斯琴又笑了笑,将头埋在了赵天龙怀里。

        “知道了?!闭蕴炝獾氐愕阃?,随即高高地举起了手中钢刀,“赵天龙、斯琴夫妇在此,哪个前來送死,?!?br />
        “哗啦啦?!辈淮仗嗄亲鋈魏畏从?,他身边的侍卫们率先拨转马头,撒腿就跑。

        “你们,你们这群”勃日贴赤那先是被吓了一跳,随即也赶紧抖动缰绳,同时用胸口死死贴住战马的脖颈。

        他怕赵天龙临终拼命,拉自己做垫背,哪知道赵天龙根本不屑踩这只蟑螂,继续举起钢刀,催动坐骑缓缓转圈,“赵天龙、斯琴夫妇在此,哪个前來送死,?!?br />
        凡是被他看到的蒙古武士和贵族们,都陆续将头低了下去,大气都不敢多出,夕阳从天边照过來,将夫妻二人身上洒满了鎏金,在这对鎏金轶彩的身影下,在场所有人都成了侏儒,渺小而卑微。

        “赵天龙、斯琴夫妇在此,哪个前來送死,?!?br />
        “赵天龙、斯琴夫妇在此,哪个前來送死,?!?br />
        “赵天龙、斯琴夫妇在此,哪个前來送死,?!?br />
        白马驮着夫妻二人,原地缓缓转圈,将挑战声一遍又一遍送进所有人的耳朵,蒙古贵族们沒勇气去,蒙古武士们沒脸面去,只有川田国昭和他身边的鬼子随从,被问得心烦气躁,进而恼羞成怒,将马刀举过头顶,胯下坐骑不安地來回走动。

        “成田,下村,你们两个去,把他给我抓过來?!毖劭醋派肀叩拿晒殴笞迕窃絹碓讲话?,川田国昭不敢再多做耽搁,用力挥了下手,大声命令。

        “哈伊?!绷矫坏愕降娜毡酒锉笊鹩ψ?,举起钢刀冲向赵天龙,准备捡个大便宜,还沒等他们冲到近前,赵天龙突然一磕马镫,胯下白龙驹奋力向前蹿出十几步,恰好冲到了两名鬼子的战马正中间,只见半空中忽然亮起一道闪电,“咔嚓?!?,紧跟着,两具喷着鲜血的尸体落了下來,被无主的坐骑拖着跑出老远。

        “赵天龙、斯琴夫妇在此,哪个前來送死,?!闭蕴炝约阂餐铝艘豢诤谘?,举起钢刀,继续大声邀战。

        又有三名鬼子骑兵先后扑上,准备以多为胜,赵天龙左劈,右砍,侧身格挡,海底捞月,顷刻间,便将三人斩于马下,他自己身上也多了两道伤口,骑在白龙驹上,摇摇晃晃,“赵天龙、斯琴夫妇在此,哪个前來送死,?!?br />
        “杀了他,给我杀了他?!贝ㄌ锕涯招叱膳?,抢过一支骑步枪,冲着赵天龙连连扣动扳机,“呯呯,呯呯,呯”

        赵天龙身上冒出几道暗红色的烟雾,在马背上摇摇晃晃,却始终沒有落地,就在川田国昭丢下步枪,准备命令身边的随从们一拥而上的时候,赵天龙突然将马头拨向了拦路的那一个中队鬼子兵的正面,同时将钢刀再一次举过了头顶,“游击队,冲锋,,?!?br />
        “游击队,冲锋,,?!笨跻爸写珌斫景恋幕厣?,天边的太阳猛然亮了起來,光芒万道。

        万道金光中,习惯了服从命令的白龙驹张开四蹄,腾空而起,将两个不屈的身影,永远印在了蓝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