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男儿 (三 上)

    第四章 男儿 (三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男儿(三上)

        第四章男儿(三上)

        “博达彻辰汗?!闭蕴炝淙晃奈渌?,但是毕竟长期生活在社会的底层,根本不了解那些发生于满清和蒙古贵族之间的掌故,眉头以不可察觉的幅度皱了皱,正在替斯琴切肉的手停在了半空当中。

        还沒等他揣摩出勃日贴赤那的葫芦里到底卖得是什么药,斯琴已经缓缓坐直了身体,嘴角向上翘了翘,笑着回应道:“你说的是皇太极逼死了林丹汗之后,与蒙古诸部订下的那个城下之盟吧,,我当然记得,那是整个草原的耻辱,从那之后,咱们蒙古族就再也沒能振兴过?!?br />
        “话不能这样讲,毕竟,当时博达彻辰汗沒有将咱们蒙古人斩尽杀绝,盟约订立之后,爱新觉罗家族,也世世代代信守了承诺?!彼淙慌隽烁鲇捕ぷ?,勃日贴赤那却不着恼,笑了笑,继续兜售他的假药。

        还甭说,他的话在蒙古贵族中间,颇有一定市场,众乌旗叶特后旗的上层人物们听了,纷纷低声附和,“那倒也是?!薄霸勖敲晒湃?,一直与满人是一家?!薄八阊?,爱新觉罗家族从皇太极之后,身上就一直流着咱蒙古人的血?!?br />
        斯琴被耳畔不断传來的议论声吵得心情烦躁,用力拍了下面前桌案,大声冷笑,“真的把咱们当作一家,就不会将草原分割得如此零碎,更不会逼着咱们蒙古人将男孩子都送去当喇嘛了,你们想想,史书上记载,林丹汗在世时,草原上有多少蒙古人,而现在呢,草原上还有多少蒙古人,这还是民国之后,沒人再逼着咱们将孩子往寺庙里送所致,如果还像先前那样,一家五个男子要送到庙里头四个,再过几十年,咱们草原上还有人么?!?br />
        这句话反驳得相当有力度,令所有嘈杂声立刻都嘎然而止,满清统治阶层在入主中原后,的确分了不少战争红利给蒙古贵族们,然而在其统治的两百六十多年里,蒙古族人口锐减,也是个不争的事实。

        虽然在座众人谁也说不清楚具体数字上的差别,但林丹汗在位时,轻易就能聚集几十万大军与皇太极沙场鏖战,而到了现在,草原上所有蒙古族无论男女加在一起,恐怕也凑不齐五十万人,有些运气极差的旗主,麾下所有贵贱全算上,甚至凑不满一百,连关内的一个村长都不如,更甭说跟那些赫赫有名的军阀相比了,(注1)

        沒想到斯琴喝了那么多酒之后,头脑依然如此敏锐,勃日贴赤那不由得有些着急,回头向身后的屏风看了看,硬着头皮胡扯道:“把最优秀的男孩子送去伺候佛祖,是为了让佛祖保佑整个草原长盛不衰,每个蒙古人家都曾经以此为荣,而不是因为大清皇帝陛下逼着咱们这么干,至于人口的减少,那可能与咱们蒙古人的生活习惯有关,也不能推到喇嘛教头上?!?br />
        “是这样么?!彼骨倨擦似沧?,继续大声冷笑,“那你勃日贴赤那为什么不继续当你的喇嘛,是佛祖驱逐了你,还是你自己背叛了佛祖,存心让草原蒙受灾难,?!?br />
        “这?!辈仗嗄潜晃实妹婧於?,额头处有青筋突突直跳,他之所以主动还俗,当然是为了和自家侄儿争夺乌旗叶特的继承权,然而这个理由虽然谁都看得清楚,却无论如何都不能当众宣之于口,可如果不承认自己是为了和侄儿争位置才还俗,他就得向大伙解释自己为什么主动离开了寺院,按照他自己先前的逻辑,既然进入寺院是为了让佛祖保佑草原繁荣昌盛,那么主动还俗,就是对佛祖的背叛,或者是不再把草原的兴衰放在心上。

        “嗯,哼,咳咳,咳咳?!闭耸Ь葜?,屏风后突然传來了几声轻轻的咳嗽,勃日贴赤那立刻就像被打了大烟针儿般,抬起头,两眼盯着斯琴的脸,大声问道:“咱们今天不扯这些,这些一时半会儿根本说不清楚,我今天就想斗胆问斯琴殿下一句,在你眼里,大清康德皇帝到底还是不是大伙的主子,!”

        “康德,?!彼骨俦晃实勉读算?,费了好大力气,才明白勃日贴赤那是用年号來指代伪满洲国的现任皇帝,爱新觉罗溥仪,耸了几下肩膀,放声大笑,“你是说溥仪吧,那个甘心给日本人当傀儡的怂货,他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爱新觉罗家族的后人,,既然你如此推崇他,我也來问问,沒小鬼子的准许,那个怂货的命令,能送出皇宫之外么?!?br />
        “你”勃日贴赤那再度被气得七窍生烟,端着酒碗,浑身不住地哆嗦,“你,你怎么能如此说皇帝陛下,他,他是为了咱们满蒙的长远利益,才不得不接受日本人的帮助,就像,就像当年唐高祖”

        “别拿他跟唐高祖比,他不配,他那德行,充其量就是个石敬瑭?!彼骨儆钟昧ε牧讼伦腊?,大声打断,“即便他将來真的成了唐高祖,我也不会认他当主子,我斯琴是蒙古人的女儿,头顶上只有长生天这么一个主人?!?br />
        “你,你别忘了,当年咱们蒙古各部与博达彻辰汗有盟约?!辈仗嗄潜幌诺煤笸肆讲?,跳着脚叫嚷。

        “盟约,!”斯琴继续撇嘴,“如果两百七八十年前的盟约也有效的话,那我宁愿遵守距离更远的,就刻在黑石城外那个大烟墩的石头上,那是当年大明天子跟咱们朵颜人一道刻上去的,你们应该知道,咱们朵颜三卫当年许下了什么承诺,?!?br />
        “轰?!痹诔∷泄笞?,无论是乌旗叶特后旗自己的,还是跑來给勃日贴赤那或者小阿尔斯兰站台的,都被震动得头晕目眩,不光是乌旗叶特四旗,还包括附近方圆几百里内的大大小小数十个蒙古部族,实际上都來自朵颜三卫,而朵颜三卫,则是明成祖朱棣的铁杆部属,当年曾辅佐后者南下争夺皇位,并且从中获取了丰厚的酬劳,此后随着光阴的变迁,朵颜三卫分崩离析,各继承者与大明的关系时好时坏,但直到大明被李自成的农民军推翻的那一刻,仍然有朵颜人的后代战死在北京城头。

        上述这段掌故虽然很少有人提起,但是却一直做为蒙古人忠诚守信的例子,在贵族中广为流传,特别是大烟墩祭坛中那几块刻满了巴思巴文的石头,更是被整个东蒙草原的上层社会,视为所有蒙古人的骄傲,与它相比,当年被皇太极逼着祖先们所签订的那个城下之盟,根本就是萤火虫与日月争辉,无论用何种手段去描绘推崇,都掩饰不了其孱弱和苍白,(注2)

        “你,你胡,胡说?!辈仗嗄切“氡沧佣荚诙了芯?,见识根本无法与受过正统贵族和现代学校双重教育的斯琴能比,嘴唇颤抖着,濡嗫着,再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來。

        刚才躲在屏风后用咳嗽声支持过他的人见状,只好亲自赤胳膊上阵,先哈哈大笑了几声,然后迈着四方步走了出來,顺手从主人的位置上端起一碗马奶酒,“早就听说斯琴殿下博闻强记,有过目不忘之才,今日当场领教了一回,果然”

        “你,你是川田国昭,勃日贴赤那,你居然敢请小鬼子來撑腰?!闭蕴炝缇妥⒁獾狡练绾竺娌刈湃?,一直暗中戒备,然而却万万沒想到勃日贴赤那居然丧心病狂至如此地步,愣了几秒钟后,才终于认出了屏风后走出來的那个穿着传统蒙古服饰的侏儒,举起割肉刀,便往上冲。

        “呼啦啦?!逼练绾罅⒖逃砍隽艘淮蠖讶蔽渥暗募一?,有蒙古人,也有小鬼子,将川田国昭?;ち烁鏊共煌?,勃日贴赤那见到之后,立刻又鼓起精神,踮起脚尖儿,冲着赵天龙张牙舞爪,“这是我的家,我想请谁就请谁,龙爷,莫非你要在酒宴上,伤害我的客人么,?!?br />
        “龙哥?!彼骨偌苑饺硕嗍浦?,也赶紧用力拉了赵天龙一把,“咱们蒙古人的规矩,不在酒席上拔刀?!?br />
        随即,她又将头转向勃日贴赤那,“你请谁,我们夫妻俩无权干涉,但人在做,天在看,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今日所为,我夫妻俩感谢你的款待,就此告辞?!?br />
        说罢,拖着赵天龙的手臂就往宴会厅门口处拉,勃日贴赤那已经图穷匕见了,哪里肯放他们二人离开,立刻将酒碗朝地上一摔,大声断喝,“主人的话还沒说完呢,你们两个怎么能走,來人,给我留客?!?br />
        “呼啦啦?!贝用趴诔褰烁嗟拿晒盼涫?,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明晃晃的钢刀,死死封住斯琴和赵天龙夫妻的去路。

        在场宾客见状,个个大惊失色,要知道,自打成吉思汗一统草原之后,?;た腿税踩?,就成了所有蒙古人都奉行的天条,勃日贴赤那为了讨好小鬼子连成吉思汗定下的规矩都敢违背,在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他不敢踩在脚下的。

        “勃日贴赤那,你到底还是不是蒙古人,?!毕惹拔吮硎径源思渲魅说淖鹁?,斯琴和赵天龙夫妻两个都把枪放在了侍卫手里,眼下赤手空拳,怎么可能应付得了几十把钢刀,,惊怒之下,忍不住回过头來,厉声斥责。

        “我,我这,这也是为了整个东蒙草原的安宁?!辈仗嗄遣桓矣胨骨俚哪抗庀虢?,低着头,努力往自家侍卫身后躲,“关东军已经开过來了,再任由你胡闹下去,草原必遭大难,不如由我來替你求个情,主动向日本人输诚,争取能宽大处理,改过?!?br />
        “改你娘个屁?!被耙粑绰?,赵天龙已经暴跳而起,手中切肉刀化作一道白虹,直奔他的胸口,周围侍卫们吓了一跳,赶紧举起凳子封堵,趁着众人分神的一瞬间,赵天龙拉起斯琴的手,快步冲向房门。

        “站住?!绷矫从ο喽匝杆俚拿晒攀涛兰?,倒转刀刃,用力下砸,赵天龙看都不看,一脚一个,将他们踢飞出去,继续拉着斯琴向前狂奔。

        其他蒙古侍卫见状,也纷纷扑了上來,或者用刀,或者空了双手,试图将客人拿下,赵天龙旧伤未愈,身手已经大不如前了,却依旧不是这些臭鱼烂虾所能匹敌的,拳打脚踢,如虎入羊群,转眼间就在侍卫中硬杀出了一条通道,护着斯琴來到了宴会大厅之外。

        众侍卫被打得东倒西歪,连声惨叫,个别心中还有一点儿良知的,干脆躺在地上來做昏迷状,再也不肯起來。

        这时赵天龙和斯琴两人的亲信,已经发觉事态不对,拔出腰刀与手枪,与勃日贴赤那的死党战做了一团,奈何他们人数实在太少,而对方又提前做出了充足准备,很快,就伤亡殆尽,无法给需要?;さ哪勘耆魏斡行ег?。

        赵天龙在动手的那一刻,就料到情况会如此,迅速弯下腰,从地上捡了两把钢刀,一把倒着刀柄递给斯琴,一把自己握在手里,轻轻抖了抖,低声吩咐,“去马厩,一会儿我护着你,从贝勒府后门杀出去,你出了门就直奔麒麟岭,让张胖子早做准备?!?br />
        “我,我”斯琴又恨又悔,满脸是泪,然而她却沒说任何同生共死的话,用力点了几下头,靠着赵天龙,并肩举起了钢刀。

        “贝勒爷有令,抓活的?!币桓鲡肥竽康募一锫氏却友缁崽镒烦鰜?,大声吩咐。

        预先埋伏在院子里的蒙古武士们蜂涌而上,施展摔跤术,以期能留下斯琴和赵天龙,“不想死的闪开,赵某的刀上,不想沾同族的血?!闭蕴炝虾纫簧?,举刀迎战,寒光落处,血流滚滚。

        一名胆大的蒙古武士举刀冲上,被他飞起一脚,直接踢上了半空,跟在此人身后的侍卫们赶紧闪避,却被赵天龙看准时机,扑到近处,刀光如匹练般横扫,“噗,,?!薄班?,,?!薄班?,,?!毖衽缛愠迳习肟?,三名侍卫捂着胳膊后退,还有两名肚子被切开,踉跄着倒地,斯琴快步跟在赵天龙身后,钢刀斜劈,砍掉另外一颗头颅。

        一名鬼子兵端着刺刀冲过來,刀尖直奔赵天龙胸口,结果却被赵天龙手起刀落,剁掉了半边身体,趁着污血溅起的瞬间,赵天龙向前猛地蹿了一步,刀刃顶在一名蒙古侍卫的肩膀上,将此人推出半丈多远,紧跟着,他的手臂迅速挥动,砍中另外一名试图浑水摸鱼者的脖颈,将此人的动脉、气管和颈椎一并砍断,只留下一点点皮肉,带着失去知觉的脑袋瓜子,踉踉跄跄往人群里头钻。

        几把钢刀同时刺向赵天龙后心,却被斯琴舍命挡住,走在前面的赵天龙仿佛后脑勺上生着第三只眼睛,迅速转身,厉声断喝,“去死?!?br />
        声音如雷,在贝勒府上空滚滚而过,闪电抢先雷声一步而至,跳跃在几名持刀者的身体上,将他们个个变成了尸体。

        赵天龙一手拉住斯琴,一手持刀,踏着血泊转身向前,每走一步,必杀一人,前后数息间,已经又在挡路者之中开出一条通道,身前身后,躺满了拦路者的尸体。

        他手中的钢刀已经变成了锯子,浑身上下也红得如同刚从血海中捞出來一般,然而身前身后五米之内,却再无胆大者敢主动挑衅,所有奉命拦路者都脸色发白,手脚发冷,身体不断地颤抖,颤抖,特别是正对着赵天龙的那些家伙,龙哥每向前走一步,他们就踉跄着退开一步,唯恐距离过近,成为新一轮刀下亡魂。

        “让开,咱们蒙古人沒有伤害客人的规矩?!闭蕴炝隆熬庾印?,弯腰捡了另外一把刀在手,一边大步向前走,一边高声提醒。

        他想唤醒侍卫们心中仅存的良知,然而后者却更在乎勃日贴赤那的惩处,猛然间嘴里发出一声哀嚎,闭起眼睛,用力挥舞钢刀,赵天龙见此,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拉着斯琴继续向前冲杀,须臾间,再度砍翻了十几个人,身体透阵而出。

        眼看着马厩已经近在咫尺,转过身,挡住追兵的去路,“快上马,骑张胖子的白龙驹,那匹马快,上了马就直接去后门,我替你拦住他们?!?br />
        “嗯?!鄙胨辣鹪诩?,斯琴紧咬牙关,不让眼泪再往外流,“龙哥保重,斯琴这辈子,生是你的人,死你的鬼?!?br />
        说罢,她冲进马厩,飞身跳上东洋大白马的后背,挥刀割断绑在柱子上的缰绳,眼看着就要冲破樊笼,忽然间,她的小腹猛地一痛,两眼发黑,双腿再也控制不住坐骑,直接从马鞍上跌落下來。

        “斯琴,,?!闭蕴炝杆僮?,将斯琴拦腰抱住,随即快速将脚探向马镫,还沒等他的大腿发力,肚子里头也是一阵刀绞,额头上冷汗淋漓而下。

        注1:具体数据,见辛亥革命时,草原上蒙古贵族响应同盟会的檄文,文中认为,在明末,草原上蒙古人总数为一千多万,而1911年前后,则只剩下了不到五十万。

        注2:八思巴文,蒙元文人奉忽必烈的命令,参考汉字和阿拉伯文字而创造,曾经一度是大元帝国的通用文字,后逐渐被其他文字所取代。

        注3:说一件事,前一段时间更新不正常,是因为去北京开年会,研讨会等一大堆事情,今天已经回到了家中,更新继续,本月中旬左右,这本书就结束了,请大家继续支持酒徒的《男儿行》,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