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男儿 (二 上)

    第四章 男儿 (二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 男儿?。ǘ∩希?br />
        当初斯琴之所以去重庆.是为了稳固自己在乌旗叶特右旗的继承权.借中央册封这件事奉堵某些窥探王位者的嘴巴.事先完全压根儿沒有想到.重庆方面会如此郑重其事.非但册封承认了她对乌旗叶特右旗的继承权.甚至顺水推舟把周边几个旗县的管辖权也一并封给了她.

        如果此事放在前几年.管辖权封也就封了.周边的大小旗主们听闻后只会当个笑话.谁也不相信中华民国政府今后还有机会恢复对草原的控制权.然而最近一两年的事实.特别是国民革命军九十三团和黑石游击队联手将东蒙草原搅了个天翻地覆的事实.却清晰地告诉了旗主们.这片塞外江山最后未必会真的落在小鬼子手里.如果他们现在不拿重庆政府的册封当一回事的话.等哪天小鬼子真的被打跑了.重庆政府是否还会承认他们的存在.也得好好讨论讨论了.

        大清国当年的分封遏制策略所赐.草原上大小王爷多如牛毛.然而能将血脉和继承权延续到现今的家族.心中都有一套非常现实的生存之道.斯琴的亲笔信分发出去之后.不久就收到了肉眼可见的效果.众旗主们拖延的拖延.拒绝的拒绝.将与小鬼子的各项贸易转眼就降到了历年來的最低水平.连同一些日本商人开的贸易公司也遭受了池鱼之殃.原本夏末就能归拢装车运往大连港口的货物.到了初冬还沒凑齐.一些原本在蒙汉富人之间销路不错的奢侈品.如收音机、太阳镜、自行车和手表之类.也成了积压货.好长时间都出不了手一件儿.只能堆放在仓库里.任由包装箱上面落满了灰尘.

        小鬼子嗅觉比狗都灵.当然很快就弄清楚了问題的症结所在.然而他们却拿斯琴这个“罪魁祸首”一点儿办法都沒有.首先.八路军的根据地就在乌旗叶特右旗的地盘上.他们想以武力逼迫斯琴服软.就得先通过黑石游击队的这一关.其次.蒙古贵族们打断骨头连着筋.多年來虽然彼此之间争执不断.可遇到外來压力.却总是能放弃恩怨一致对外.小鬼子真的不惜任何代价扫荡了乌旗叶特右旗.恐怕另外脚踏两只船的左、前、后三旗也会立刻倒向黑石游击队或者黑石独立营.让川田国昭等人得不偿失.

        沒等小鬼子们想出应对办法.抵抗之火已经呈现了失控之势.眼看着自己只动了动笔.就帮了丈夫一个大忙.斯琴非常兴奋.充分利用蒙古贵族们之间的姻亲关系.再接再厉.很快.连察哈尔北端的一些大小旗主也被她拉了进來.心照不宣地组成了一个攻守同盟.一起跟各地的鬼子泡牛皮糖.给后者对草原的资源掠夺制造各种意想不到的麻烦.

        这个沒有落下任何纸面字据的同盟影响力非常大.甚至连伪德王那边都隐隐有所察觉.专门派了心腹以探亲的名义來到右旗.跟斯琴联络感情.然而也不是所有事情都一帆风顺.临近腊月之前的一场流行性感冒.就给联盟造成了沉重的打击.很多旗主莫名其妙地就病倒了.高烧难退.并且各种传统医疗手段都不见效.反倒是日本人手中的一种价格奇贵的针剂.用了之后有着药到病除的效果.在死神的威胁下.一些旗主不得不向现实低头.再度接受了小鬼子递过來的橄榄枝.一些原本立场非常坚定的旗主.为了自身安全考虑.也开始软化态度.将与日本人之间的联络重新建立了起來.

        最沉重的一击.则來自毗邻黑石根据地的乌旗叶特后旗.才二十出头的后旗小贝勒.居然因为感冒治疗不及时.蒙受了长生天的召唤.他留下的儿子只有四岁大小.无法主持旗政.原本出家当了喇嘛的哥哥.却又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主动还了俗.有关继承权的争执.立刻压过了所有问題.两派支持者都暗中发力.想尽一切手段寻找外援.争取能将乌旗叶特的实际统治权抓在手里.

        名义上拥有半个察哈尔管辖权的斯琴.当然不能被排除在外.小贝勒过世还不到两星期.两封來自贝勒府的邀请函.已经发到了她的案头上.一封來自四岁的少贝勒阿尔斯兰.希望斯琴姑姑能去家里替他说句公道话.另外一封则來自三十多岁.曾经当过喇嘛又还俗的勃日贴赤那.希望斯琴顾全大局.让他自己暂时替侄儿监管后旗.直到侄儿成年后.再还政归位.

        “这事儿.你不方便参与吧.”赵天龙最近身体渐有起色.说起话來也中气十足.“毕竟你只有名义上的管辖权.而他们叔侄两个.各自背后都站着一大批人.谁都不可能轻易退让!”

        “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火并吧.那样死的可全是咱们蒙古人.”斯琴最近当盟主当得非常过瘾.有点儿放不下手中的权力.“我去了.随便给他们和一番稀泥.让勃日贴赤那先代管后旗的政务十年.再把小阿尔斯兰接到我这里來读书.然后让勃日贴赤那当众立誓.十年后还政给阿尔斯兰.这样.后旗不至于退出反日同盟.小阿尔斯兰也不至于稀里糊涂就丢了性命.”

        “这.这样能行么.他们会这么容易就听你的安排后旗再小.也十多万顷草场.两三万人丁呢.”赵天龙不忍扫斯琴的兴.看了她一眼.犹豫着提醒.

        “他们不听我的.我也尽到责任了.”斯琴想了想.非常大气地说道.“好歹后旗小贝勒生前也叫我声姐姐.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身后不得安宁.你放心”

        看了看赵天龙紧皱着的眉头.她走上前.双手搭住丈夫的肩膀.“最多是我将小阿尔斯兰带走.把后旗交给勃日贴赤那就是.绝不会强替人出头.也不会弄得剑拔弩张.反正只要小阿尔斯兰不死.早晚乌旗叶特后旗还是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