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男儿 (一 下)

    第四章 男儿 (一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男儿(一下)

        送走张松龄之后的第二天,赵天龙便开始了重新爬上马背的尝试。

        东洋大白马马是小鬼子用阿拉伯马和北海道马杂交后,精心培育出來的良种,温顺、聪明、还特别地听话,哪怕主人的命令不符合常理,它也会不折不扣去完成,饶是如此,赵天龙骑得依旧异常艰难,原來闭上眼睛都能完成的动作,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做不到,稍有不慎便失去重心,摔得鼻青脸肿。

        连续几天下來,他整个人累瘦了一大圈儿,两条大腿的内侧,更是被磨得鲜血淋漓,斯琴女王见此,在帮他处理伤口时难免要低声数落几句,劝他珍惜自己的身子骨儿,不要练得如此辛苦,赵天龙听了,却摇摇头,坚定地说道:“你不懂,小胖子他们最近日子肯定过得艰难,他虽然不肯开口跟我说,但是我们哥俩相交这么多年了,还能不了解他的脾气,?!?br />
        斯琴最烦的就是别人拿自己当小孩子看,气愤地推了他一把,絮絮地回应,“我不懂,你懂行了吧,你懂怎么不劝他把摊子铺得小一点儿,总共才两三百人马,非弄个什么根据地出來,把架子拉得那么大,小鬼子不打他还能打谁,他要是还像先前一样缩在喇嘛沟一隅,哪用,?!?br />
        “摊子是老方和我铺开的?!睕]等斯琴把话说完,赵天龙就主动替好朋友辩解,“当时小胖子不在家,我和老方也沒想到小鬼子居然丧心病狂,直接从南方往回调兵,况且如今小胖子即便想收,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总不能看到小鬼子势大,就立刻逃回山里头去,把根据地的老百姓都丢给敌人?!?br />
        “行,行,行,责任都是你的,功劳都是别人的,那姓方的也不知道有什么好,都把你害成这样了,什么麻烦你还替他担一半儿?!碧崞鸱焦?,斯琴就觉得心里头憋着一肚子火气,将占满了药水的棉球捏了捏,用力按在赵天龙的大腿根处被马鞍磨烂的伤口上。

        “嘶,?!闭蕴炝鄣玫刮豢诶淦?,随即望着斯琴,满脸惊喜,“我感觉到疼了,我感觉到疼了,疼得像钻心一样?!?br />
        “啊?!彼骨僖彩俏⑽⒁汇?,又惊又喜,“真的,你沒骗我,,你真的感觉到疼了,?!?br />
        说着话,又用镊子夹起一个沾满了药水的棉球,不管不顾朝伤口上按,直到疼得赵天龙再一次大叫出声,才讪讪地放下镊子,红着脸数落:“就在我面前装蒜,打仗受伤的时候,怎么沒见你喊过疼,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喊疤瘌叔,让他过來看看,是不是针灸起了作用?!?br />
        “快去,快去?!闭蕴炝直ё乓恢幌ジ?,兴奋地连连点头,小鬼子大兵压境,好兄弟每天都在跟小鬼子玩命,作为游击队的骑兵总教官,副大队长,自己天天蹲在王府里算什么事情,,早一天好起來,就能早一天回到麒麟岭上去,带着弟兄们,用马刀追着小鬼子的脑袋瓜子砍。

        人逢喜事精神爽,动作也麻利,不多时,老疤瘌就被斯琴连拖带拉地请进了寝室,老人家先是用银针在赵天龙的脚掌上扎了几下,然后又命令他翘起二郎腿,用小木头锤子敲了敲他的膝盖,反复实验了多次之后,才点着头说道:“的确有好转的迹象,但不会像你期盼得那么快,我估计,像这样速度,再有半年时间吧,你就能骑着马四处兜风了,要想像以前那样抡刀子砍人,恐怕还得两三年时间?!?br />
        “要那么久?!闭蕴炝糜行┦?,伸手在自己大腿上狠狠捏了一把,低声追问。

        疼,很清晰的疼,比几天前清晰了足足三倍,然而这种痛楚依旧停留在皮肤表层,下面的肌肉依旧肿胀而麻木,仿佛与表皮根本不属于同一个身躯般。

        “这已经不错了,你还想怎么样,!”老疤瘌瞪了他一眼,耸着肩膀回应,“要不是你的身体原本就比别人结实,这会儿,能不能从病床上爬起來都难说?!?br />
        看了看满脸关切的斯琴,他仿佛突然明白了些什么,挤了挤眼睛,促狭地说道:“至于其他事情,不要太着急,反正你们俩的结婚报告批也批准了,登记也登记在册了,谁还能再反悔不成,?!?br />
        “疤瘌叔,,?!彼骨僖幌伦幽至烁龃蠛炝?,转过身,背对着老疤瘌抗议。

        “我们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闭蕴炝脖话甜逭飧隼喜恍吲煤蒙限?,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大声辩解,“是我听说小鬼子最近闹腾得欢实,才急着回到队上去帮胖子他们一把,您老人家想歪了,真的是想歪了?!?br />
        “行了,别解释,你疤瘌叔也从这岁数过來过?!崩习甜窃嚼显經]正形,又冲着赵天龙挤挤眼睛,装作一幅自己了然于胸的模样,“别急,把心态放平了,继续坚持锻炼,再加上我的针灸和汤药,三个月之内,我保证你”

        “疤瘌叔?!彼骨偬档迷絹碓讲幌窕?,转过身,大声喝止,“您老要么给他扎针,要么回去喝酒睡觉,想女人了就自己到外边找,只要对方愿意,整个右旗的未婚女人,随便你挑?!?br />
        “真的?!卑甜逖凵竦鞘绷亮肆?,精光四射,旋即,他又叹了口气,撇着嘴摇头,“还是算了吧,好歹我现在也是队上的军医了,不能像原來那样胡闹,让人家随便嚼舌头,对了,其实你们想要帮小胖子,未必非得赶回去跟他并肩作战,还有别的方法”

        “什么方法?!闭蕴炝退骨傺凵褚涣?,异口同声的追问。

        “斯琴不是正牌的女王么?!钡降讻]白在草原上混了这么多年,老疤瘌随手一抛,就是一个狠招,“还是重庆那边唯一册封过的女王爷,按老规矩,不光乌旗叶特四部,北边的三星脱、白力,还有西边的乃蛮各旗,也归你管,你派人跟旗主们打个招呼,叫他们最近不要,或者尽量少跟小鬼子做买卖,让小鬼子拿着钱都买不到吃的,活活饿死在城里头?!?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