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男儿 (一 上)

    第四章 男儿 (一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四章男儿(一上)

        从此,马贼王子和蒙古公主过上了幸福安宁的生活。

        按照童话故事的套路,故事的结局一定会是这样的,也必须是这样的,然而,生活却永远不会是童话。

        接到斯琴的求援电报,傅作义将军立刻派出了整个北路军中最高明的外科医生,由九十三团骑兵营护送着,星夜赶赴乌旗叶特右旗,并且随行还带上了一台国际上最新型号的野战医院专用X光机和一部小型柴油发电机,以供检测和治疗时使用。

        所有弹片都取出來了,所有伤口处理得都非常专业,手术之后,在斯琴的悉心照料下,赵天龙的伤势痊愈得很快,仅仅用了两周时间,便从病床上爬了下來,并且能杵着拐杖四处活动,一个月之后,他干脆连拐杖也抛下了,像个普通的蒙古牧人一样,在草原上赶着羊群引吭高歌。

        但是,他的身手却明显不如受伤前灵活,特别是两条粗壮的大腿,迈动时总像毫不相干的两根木桩,一步接着另外一步,中间总少不了短暂的停顿,膝盖处也仿佛打上了铁补丁,很少做出弯曲动作,甚至在不刻意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弯曲。

        转眼间又过去了四个多月,赵天龙的身体依旧沒多少起色,坐在椅子上时看起來神采奕奕,红光满面,一站起來走路,就立刻变得摇摇晃晃,步履蹒跚,原本极为熟悉的飞身上马动作,居然需要两个人搀扶才能完成,并且骑在马鞍上也无法稳定身体,时不时就像个新手一般从马背上摔下來。

        对此,冒着生命危险从傅作义处赶來的外科医生,也是束手无策,“可能是当初弹片破坏了某根神经,也可能是弹片在体内停留时间过长,引起了一些并发症状,以目前的医疗手段,已经找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通过按摩和其他辅助手段,帮助受伤的肌肉和神经组织慢慢康复?!?br />
        说这些话时,他尽量不去看斯琴和赵天龙两人的眼睛,仿佛万一自己的目光与二人的目光想接,就会负疚一辈子般。

        “啊,怎么会是这样,,朱医生,你到底会不会判断错了,你不是跟我说过,把弹片全取出來就沒事了么,?!彼骨傥盘蟠缶?,扯住医生的袖子,厉声追问。

        “这个,这个,斯琴王爷,您可能不知道啊,这个神经修复,即便欧美最顶尖的医生那里,也,也打不了包票的,也只能叮嘱患者慢慢调养”朱医生面红耳赤,恨不能将头扎进裤裆里去,最初听说只是取几块遗留在体内的手榴弹破片,他的确夸下了???,不但是对斯琴,在傅作义将军面前,也将胸脯拍得啪啪作响,谁料结果竟然如此不如人意,明明弹片都取干净了,伤者的脊神经却出了问題。

        赵天龙的表现,倒是一如既往的大气,既不指责医生的无能,也不抱怨命运的不公平,淡淡地笑了笑,低声说道:“那就慢慢养着吧,正好最近我也想好好休息几天?!?br />
        “那怎么行,?!彼骨儆昧苏蕴炝话?,心疼地叫嚷,“龙哥,你别着急,我这就派人去请别的医生,实在不行,就把你送到白求恩国际医院去,反正你现在已经能用枪了,路上不会遇到太大危险?!?br />
        “还是不用那么麻烦了吧,说不定我明天就突然好了呢,你沒听朱医生说么,欧美医生都拿这种病沒办法!”赵天龙轻轻拍了下斯琴的手,笑着摇头。

        “对,对,对,这种病一定要慢慢养着,最重要的是心态放平?!币残硎潜凰骨倭砬敫呙鞯幕案碳さ搅?,也许是急于表明自己并非一个庸医,朱医生猛地抬起头來,连声补充,“心态放平了,肢体的动作自然就不那么僵硬了,再加以经常性的肌肉锻炼”

        “你怎么不说,冲老天爷磕响头,让他來赐福龙哥呢?!敝灰婕暗桨税参5氖虑?,斯琴的心态就根本无法保持冷静。

        “斯琴?!闭蕴炝辶讼旅纪?,轻声阻止,“别难为朱医官,他已经尽力了,至于恢复,我自己慢慢來,不过是重新学习跑步和骑马而已,沒什么难的,大不了,我就当自己还是个小孩子,重新來过一回?!?br />
        “那,他,他”斯琴依旧不愿意放过自己眼睛里头的无良庸医,然而在内心深处,她却更在意自家男人的感受,喃喃了几声,无奈地点头。

        赵天龙见此,少不了又笑着安慰道:“这不才半年么,老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我这次的伤,总比普通伤筋动骨要严重,等哪天有了时间,咱们把疤瘌叔接回來,调理身体这方面,他最是在行?!?br />
        “嗯?!彼骨俚哪抗饬亮肆?,顺从地点头,老疤瘌虽然是野路子出身,在医治传统的跌打损伤方面,却最是在行,朱医生认为沒办法的事情,对他老人家來说,也许就根本不是什么问題,也许三两副汤剂下去,就能药到病除。

        夫妻两个做事向來利索,打定了主意之后,立刻派人回麒麟岭请老疤瘌下山,张松龄最近事务繁忙,也有个把月沒与好朋友见面了,听王府來的人汇报了基本情况之后,便跟方国强商量了一下,留后者在山上值班,自己则牵了当年日本人赠送给红胡子的东洋大白马,跟信使一道下了山。

        对于好朋友的到來,赵天龙非常高兴,里里外外好一通忙碌,光时鲜菜蔬就给安排了十多样,酒足饭饱之后,兄弟两个又开始聊起游击队事情,都对方国强当初的远见,感到十分地佩服。

        “听说小鬼子又向黑石城增兵了,多亏了老方,要不是他当年及早准备,咱们肯定会被鬼子打个措手不及?!?br />
        “的确又向黑石城增兵了,这已经是半年來第三次,据说要以黑石城为基地,打造一个什么治安示范区?!闭潘闪浞畔率种心滩?,苦笑着向好朋友介绍。

        “那咱们怎么办,就眼睁睁地等着他继续发展壮大么?!彼淙挥行“肽隂]回队伍,赵天龙的心依旧和大伙放在一起,听张松龄说得沉闷,忍不住低声问道。

        “当然不能!”张松龄笑了笑,轻轻摇头,“但硬打的话,我也沒有取胜的把握,只能先从物资供应方面下手,我们在左,周黑碳的独立营在右,从左右两侧卡死进入黑石城的物资运输通道,看城里的小鬼子怎么过日子,?!?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