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天与地 (十二 上)

    第三章 天与地 (十二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天与地(十二上)

        “疤瘌叔,真是,真是多亏了你?!闭潘闪湟桓黾阶呱锨?,伸手扶住摇摇欲倒的老疤瘌,以游击队的简陋医疗条件,能从阎王爷手里把赵天龙的命给抢回來,绝对是创造了奇迹,至于后续的诊治与康复事项,只要想,办法总会有的,实在不行就真的像老疤瘌刚才说得那样,到沈阳、北平等地绑架一个日本大夫回來,也不是沒有可能。

        连续做了一天一夜手术,老疤瘌也的确累坏了,先靠在张松龄的手臂上喘了几口粗气,然后低声补充道:“不是亏了我,是亏了他自己够结实,说实话,换了其他任何一个人,我都不可能救得回來,唉,不说这些了,赶紧进去看看他吧,记住尽量别跟他说话,更不要惹他发脾气?!?br />
        “嗯,我记住了,疤瘌叔?!闭潘闪浯鹩σ簧?,抬腿就往里边走,一只脚已经踩到了门槛上,却犹豫着回过头,低声喊道:“斯琴,嫂子,你先进去吧,龙哥这会儿最希望看到的应该是你?!?br />
        “那,那我就,我就进去了?!彼骨傺锲鹂蕹闪颂易拥难劬?,试探着询问,经历了一番大喜到大悲然后又到大喜,她的精神已经脆弱到了极点,无论听到任何话,都不敢相信是真的,都想重新核实一番,以免再次‘上当受骗’。

        “赶紧进去吧?!闭潘闪淞У靥玖丝谄?,侧开身,把斯琴让进病房,顺手从外面关好了门。

        谁也沒继续试图往里边挤,也沒有提出任何异议,尽管大伙心里都希望能亲眼看到副大队长转危为安,大病房太小了,此时此刻,已经装不下第三个人。

        两天之后,周黑碳领着独立营的李医官上了山,并且还用战马驮了五六箱子市面上难得一见的特效西药,然而令大伙失望的是,经验丰富的专业外科医生,同样拿赵天龙体内的弹片束手无策,趁着对方体弱昏睡的时候反复检查了好几遍,李医官最终得出的结论却是:“那几块弹片可能卡在脊柱上了,不动手术还好,至少龙爷还能留下一条命,如果强行动手术的话,万一碰到大血管和脊神经,恐怕他即便不死,过后也得变成一个残废?!?br />
        “那,那就沒别的办法么?!闭潘闪湮盘蠹?,抓着李医官的袖子追问。

        “沒办法?!崩钜焦傥弈蔚匾∫⊥?,满脸歉然,“不光是我这里,恐怕整个北路军当中,都找不到可以给他动手术的人,第一,大伙都沒有做这种手术的经验,不能胡乱下刀,第二,做这种手术,必须用到专业的X光机,眼下即便是在日占区,那东西也仅仅在几家大型医院才能看得见,普通医院,根本听都沒听说过,?!?br />
        “那,那,,?!闭潘闪涿纪方糁?,心急如焚,就在几分钟之前,他还跟周黑碳两个商量,如何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从沈阳城里劫走一名日本军医,而眼下,这条路却被彻底堵死了,即便他们有办法劫走军医,也沒法从医院里将一台X光机完完整整地给偷出來。

        正在他束手无策之际,先前一直默不作声的方国强突然拍了一下他自己的脑袋,低声喊道:“是x光机么,我知道哪里去找,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里,就有一台,是白求恩大夫留给医院的遗产,前年在介绍白求恩烈士的先进事迹报告上,我读到过相关内容?!保ㄗ?)

        “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你说的是设在河北唐县那所,?!比缤谖薇吆诎道锟吹搅说谝凰课⒐?,张松龄迅速回过头來,一把拉住方国强肩膀。

        “嗯,就是那所,原來叫晋察冀军区后方医院,去年初为了纪念白求恩医生,才改成现在的名字?!狈焦坑昧Φ阃?,“现任院长是从印度來的,水平非常高,很多伤员都被他从死亡线上给拉了回來,百团大战的嘉奖报告中,还专门提到过他的名字?!保ㄗ?)

        到底是专职搞政工的,对各类文件都了熟于胸,不用仔细想,就能将相关部分如数家珍般陈述出來,张松龄听了,精神登时为之一振,抓着方国强的肩膀,急切地说道:“赶紧给苏政委发电报,让他帮忙联系白求恩医院,等龙哥的病情稳定下來,我亲自送他过去,我,我对那边路熟,保证不会出问題?!?br />
        “我,我的肩膀?!狈焦克淙灰菜愕蒙辖崾?,但跟张松龄比起來,却完全不在同一数量级,被抓得痛入骨髓,呲着牙,低声抗议,“赶紧把你的手松开,我的肩膀都要被你卸掉了,电报咱们俩联名去发,至于最后谁护送龙哥过去,现在不着急决定,按照纪律,涉及到几个军分区配合的事情,咱们两个根本无权做主,得听上级安排?!?br />
        “啊,那,倒是?!闭潘闪溱ㄚǖ厮煽种?,低声道歉,“刚才我太着急了,沒想到这一层?!?br />
        “你现在还能想得到什么?!狈焦堪琢怂谎?,揉着自己的肩膀抱怨,连续两天一夜,对方要么是守在赵天龙的病床边上,要么是守在病房门口,觉顾不上睡,饭也顾不上吃,至于游击队和根据地的各项事务,更是全盘推给了别人,这样做,可是实在有点儿不负责任。

        “不是有你和老郑么,我刚回來,两眼一抹黑,干得越多,越是给你们两个添乱?!闭潘闪淞⒖叹兔靼琢硕苑降幕巴庵?,又笑了笑,歉然回应。

        当着周黑碳和李医官等外人的面儿,方国强也不好说得太深,叹了口气,婉转提醒道:“无论如何,周营长和李医官这次,都帮了咱们大忙,他们带來的那些药,咱们即便有钱,都未必能够买得到”

        “这些话就沒必要说了,只要能对龙哥的伤有效果就好?!敝芎谔既捶浅2涣烨?,用眼皮夹了他一下,冷笑着摇头,“你來得晚,不知道我们三个之间的交情,今天如果换了我躺在这儿,我敢保证,胖子、龙哥,也会拿出所有的东西來救我一命,不管我是个土匪头子,还是个国民党?!?br />
        注1:白求恩,加拿大共产党员,1916年毕业于多伦多大学医学院,获学士学位,在英国和加拿大担任过上尉军医、外科主任,1922年被录取为英国皇家外科医学会会员,,1938年3月率领一个由加拿大人和美国人组成的医疗队來到中国,不久赴晋察冀边区,除了亲赴前线抢救伤员之外,他还组织制作各种医疗器材,给医务人员传授知识,编写医疗图解手册,培训了大量卫生干部,活人无数,1939年末,白求恩因为手术时感染而牺牲。

        注2:柯棣华,印度人,著名医生,1938年随同印度援华医疗队到中国协助抗日,任八路军医院外科主治医生、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第一任院长,1942年12月9日凌晨,因癫痫病发作在河北唐县逝世,年仅32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