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天与地 (十 下)

    第三章 天与地 (十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 天与地?。ㄊ∠拢?br />
        “啪.”碳盆里有几?;鹦翘顺鰜?溅在张松龄的手背上.烧起一阵青烟.张松龄却好像麻木了般.继续望着猩红色的木炭.呆呆发愣.好半晌.眼皮都不曾眨动分毫.

        草原人礼教观念淡薄.只要男女两情相悦.就可以住在一起.可游击队的政委方国强.却千方百计将赵天龙往远处派.仿佛只要他和斯琴两人相遇.就会损害游击队声誉一般.(注1)

        草原人生存环境恶劣.子嗣艰难.因此对未婚生子看得并不像中原那样重.可自己从方国强嘴里听闻龙哥和斯琴有了孩子.却仿佛二人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一般.甚至忽略了他们已经悄悄将孩子打掉的事实.

        草原人寿命短.四十岁已经算是暮年.龙哥今年已经三十三岁了.而他的结婚报告.至今还躺在大队部的文件柜里.自己和方国强两个连替他向上级争取一下都沒去做.却死板地坚守诸多限制.仿佛那些限制都是碰不得的天条.

        草原人性子敦厚.宁愿委屈自己也不愿让好朋友为难.这一年多來龙哥的信里.通篇说得全都是黑石游击队如何在方政委的带领下蒸蒸日上.叮嘱好兄弟安心读书.把握住來之不易的机会.对于他自己和斯琴婚事上遇到的困难.却一个字都沒有提.而自己回來之后.却大模大样地做起了“和事佬”.第一时间就去替方国强向斯琴澄清误会.根本沒考虑到这一年多來.龙哥和斯琴两人的日子过得有多艰难.

        草原人

        ‘张松龄啊.张松龄.你做得都是什么事情啊.莫非出去读了一年书.就把脑子读傻了么.’想起在听闻终于有机会和心上人结为眷属时.斯琴眼睛里流露出來的感激.张松龄就恨不得扬起手來狠狠抽自己几个大耳光.

        你有什么资格接受别人的感激若不是考虑到不让你这个大队长难做.考虑到游击队的内部团结.人家小两口早就关起门來过日子去了.又何必将婚礼拖拖拉拉到现在

        你有什么资格去替方国强澄清误会.如果他在做那些决定时.多少考虑到斯琴和赵天龙两人的内心感受.双方之间又怎么可能产生误会.

        你有什么资格当烂好人去活稀泥.如果不是龙哥对方国强百般忍让.就凭着他在游击队的影响力.后者怎么肯能有机会在游击队站稳脚跟.并且毫无羁绊地放手施为.将游击区硬生生变成了根据地.

        你评人家一个战斗英雄.还好像施舍了莫大的恩惠.难道人家龙哥对游击队的那些贡献都是杜撰出來的.还是他那些战绩都是虚夸

        你

        正懊悔得无地自容间.有股烤肉的味道已经飘满整个毡包.乌云起诧异地抽了抽鼻子.立刻发现了同伴的状态不对.腾地一下跳起來.一把拍掉张松龄手里的火筷子.“你喝酒喝傻了你手都快烫熟了.居然不知道疼.赶紧去找冷水冲一下.要不然.手背上非落下大疤瘌不可.”

        “啊”张松龄看了看手背上被炭星儿烫出的焦斑.如梦方醒.“沒事儿.反正我手上的疤瘌又不止这一块.刚才.刚才坐着坐着就睡过去了.根本就沒觉得疼.”

        “我看你小子是思春了.”乌云起摇摇头.从脸盆架上取下一块毛巾.放在冷水里润了润.用力拍在张松龄的手背上.“不过也难怪.二十出头.气血最旺的时候.我跟你这个年纪.孩子都有俩了.他奶奶的.都叫小日本儿给闹的.让整整一代人无法过正常日子.”

        “沒有.”张松龄讪讪地摇头.用力擦拭手背.草原上后半夜气温极低.冷水擦在手背上.刺激得人愈发沒有了睡意.乌云起见他两眼发亮.还以为自己猜中了事实.笑了笑.以过來人的身份关心地询问道:“女方多大了.是咱们八路军的人么.如果是的话.你可要抓紧打结婚报告.这年头.肯出來做花木兰的女孩子不多.无数双眼睛盯着呢.你一旦错过这个村.就沒这个店了.”

        “真的不是.”张松龄又是尴尬.又是着急.偏偏还无法仔细向对方解释.刚才自己为什么会走神走得那么厉害.“况且.况且我今年才二十一.距离.距离条件规定的年龄还早着呢.”

        “你说的是二五八团啊.”乌云起酒喝得有点多.所以只注意到了最后补充的那句.笑了笑.伸手按住他的肩膀.“什么时候的皇历了.早改了.上次我去军分区开会时.苏政委还说起过.那个规定.只限于八路军主力部队.陕甘边区、晋察冀军分区的非一线单位.还有全国各地的游击队和游击区.都根据视当地具体情况.适当放宽.”

        “啊.什么时候的事情”张松龄大吃一惊.心中越发觉得对赵天龙不起.“我怎么不知道这个消息.谁都沒跟我说起过.”

        “你居然不知道.奇怪.”乌云起敲了敲他自己的脑袋.努力回忆.“应该是一个多月之前吧.像这种与战斗无关的非重要决定.通常都不会用电报方式传达.我估计相关文件.这几天也该下发到你们黑石游击队了.你回去后.差不多刚好能赶上.别不好意思.这场仗还不知道要打多久呢.不赶紧生出几个小游击队员來.以后谁扛咱们的枪接茬打鬼子”

        “我明天一早就往回赶.”张松龄再也顾不得解释自己是不是在思春了.用毛巾狠狠抹了把脸.大声说道.“乌大哥.学生娃们就交给你了.等以后有了机会.我再请你到黑石寨喝酒.”

        “喝喜酒么.我最喜欢了.”乌云起爱怜地在他的脑袋上揉了揉.继续笑着打趣.“一定去.等我送了学生娃们回來.一定会去你们黑石游击队转转.顺便看看弟妹到底长得什么模样.居然能让你如此迫不及待.”

        注1:关于礼法和民俗.小说家言.肯定有一定虚构成分.但是早些年间.在草原地区.对婚前同居行为.的确比中原地区包容.特别是一些相对闭塞的少数民族村落.带着孩子举行婚礼也司空见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