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天与地 (十 上)

    第三章 天与地 (十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天与地(十上)

        做了土匪和马贼的,当然不是什么善类,然而能从“九一八事变”后一直坚持到现在还沒被鬼子收编的,心中却或多或少都留着一点做人的底线,听飞天豹子说得坚决,便纷纷点头附和道:“是啊,就冲他张胖子敢跟小鬼子拼命,咱们今天让他一让也不打紧,反正风水轮流转,早晚还有再见面的时候?!?br />
        “这话在理,咱们不是怕了他张胖子,咱们是敬他是条好汉,敢跟小鬼子拼命?!?br />
        “豹爷说得对,咱们不给小鬼子帮忙?!?br />
        也有几名依旧不甘心放弃的顽匪,如催命鬼、阴阳眼之流,见大多数江湖同伙都打了退堂鼓,也沒勇气再跟下去了,那张胖子可不是一般人,他当年之所以來到草原上,据说就是为了向汉奸县长朱二寻仇,从山西一直追到了黑石寨,最终在黑石城外隔着几百米远一枪爆了后者的脑袋,大伙如果今天不能齐心协力将他留下,就等于给自己招惹了一个杀星,沒准哪天出门时就被他给盯上,稀里糊涂地就步了汉奸朱二的后尘。

        既然不准备出手“打猎”了,众马贼和土匪们,也就沒必要继续搅合在一块儿了,随便说了些“后会有期”之类的江湖场面话,各自催动坐骑,分道扬镳,转眼之间,就散了个干干净净。

        而此刻小巴图才刚刚返回到队伍当中,还沒來得及向张松龄覆命,众学子见到了,立刻众星捧月般围了上去,七嘴八舌地追问:“土匪居然真的走了,你到底跟他们说了些什么啊,他们这么听话?!?br />
        “他们把你围起來的时候,你害怕了么,我们都一直在担心你?!?br />
        “你胆子可真大,居然单枪匹马就走了一个來回?!?br />
        虽然刚才被上百把枪指着时,小巴图都沒有紧张,但是在学子们连珠炮般一番追问下,他的额头上却渗出了汗珠來,特别是看到圆脸李芳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心里头沒來由得就直发颤,嘴巴里说出的话,也变得毫无伦次可言,“我,我,大队长让我说什么,我就说了什么,我才不怕呢,他们都是小鬼子的手下败将,我连小鬼子都杀过,当然不会怕他们,我,我告诉他们不要跟着,告诉他们,我家大队长不喜欢身后跟着一群尾巴,他们一开始很生气,但是我说我是黑石游击队的,我们队长就是张松龄,他们,他们就都不吭声了,他,他们不是怕我,是,是怕我们大队长,怕,我们大队长一枪揭了他的脑瓜盖儿,?!?br />
        “那也是你胆子大能沉得住气,当场就镇住了他们?!敝谘ё用桥ね房戳苏潘闪湟谎?,不想让此人过分得意,然而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却永远留下了一个黑黑胖胖的影子,特别是几个小女生,前几天因为青莲的出现而主动在心中产生的疏远感,瞬间变得极为单薄,仿佛轻轻向前走一步,就可以突破障碍,从此身边处处风光霁月。

        非但年青学子们心里对张松龄充满了崇拜,从察北军分区派出來的骑兵连长老杨,看着身边这个高高大大的黑胖子,也是钦佩不已,随便打发一个弟兄出马,就能让近千土匪退避三舍,这威风,足以和古代的名将比肩了吧,而张胖子今年不过才二十出头,又刚刚通过了抗大的深造,假以时日,谁知道他能飞到多高,。

        正感慨间,却听见张松龄笑了笑,大声向小巴图喊道:“你瞎咧咧什么,说话不过脑子,那些人不是怕我,是怕咱们背后的八路军,如果不是为了避免惊动了沿途的小鬼子,咱们只要将八路军的战旗举起來,他们早就跑得沒影子了,哪里还会在咱们身后跟这么久,,赶紧归队,别一出了麒麟岭,就连最基本的组织纪律都忘了?!?br />
        “是,大队长,?!毙“屯枷诺猛铝送律嗤?,用马头撞开挡在面前的坐骑,灰溜溜躲到其他游击队员身后去了,再也不敢跟学子们说话,杨连长等人见此,愈发觉得张松龄知道进退,不像某些同龄年青人那样,稍微取得一点儿成绩都得意忘形。

        带着对小胖子的佩服,众人继续策马向北,一路上遇到任何事情,都本能地以小胖子的话为圭臬,绝不刻意给他制造麻烦,如此风餐露宿,迤逦而行,遇到不开眼的小股敌军就果断歼灭,不留任何活口,遇到大股的敌军则主动避让,凭着战马的机动性脱离接触,终于在十多天后,顺利抵达了此行的第二个中转站,锡林郭勒草原的小吉林河岔口。

        张松龄去年带领游击队与傅作义部九十三团并肩作战时,曾经來过这一带,对周围的地形地貌记忆犹新,与军分区给的地图对照了一下,立即确定了具体接头位置,指了指距离河岔口不远处的一片松树林,低声命令:“巴图,带小王和小徐,去树林里搜索一下,如果遇到不认识的人,就问他,‘漫江碧透,百舸争流’的下一句是什么,无论他答得答不上,都将他请过來?!?br />
        “是?!毙“屯即鹩σ簧?,点起两名游击队员,策马便走,才离开大队五六十米远,耳畔突然传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紧跟着,松树林中,二十余名骑着高头大马的蒙古汉子,结伴冲了出來。

        当先一人,大约三十多岁年纪,身穿黑缎子面儿长袍,头戴貂皮圆帽,帽子正中央,有块拇指大的翡翠葱茏欲滴,胯下的马鞍上和坐骑的顶络上,也是镶金嵌银,极尽华贵之能事,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个如假包换的蒙古贵族,在家里闲得头疼,带领随从四处沾花惹草來了。

        看到满脸惊异的小巴图等人,这位蒙古贵族老爷也不拉住坐骑,在马背上笑了笑,大声道:“不用问了,我早就知道你们來了,下一句是‘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说罢,又策马向着大队跑了一段,扬起头來,哈哈大笑着问道:“张松龄,张胖子在吗,是否还记得老哥哥我,,这两年天天听着你的名字,都快把我的耳朵磨出茧子來了?!?br />
        “您是?”张松龄先微微一愣,旋即想起自己第一次來草原时,路上遇到的那伙人,赶紧催动坐骑迎上前,大声回应,“怎么会不记得,咱们可是一起杀过野狼的,您是吴云起,吴老哥,我真沒想到,前來接应的人居然是您?!?br />
        “哈哈,原本不是我,但我正好要去北边走亲戚,就跟军分区那边主动请缨,亲自跑过來了?!蔽庠破鹛伦?,以蒙古人接待朋友的礼节,向张松龄张开双臂,“重新认识一下,我叫乌云起,吴云起是根据谐音取的汉名,所以,当年不能算是欺骗了你?!?br />
        “不算,不算?!闭潘闪湟卜缮硐侣?,张开双臂走上前,与乌云起來了个大拥抱,然后用手在对方后背上轻轻拍打几下,笑着补充,“后來听说多伦那边有支八路军的队伍,大队长叫乌云起,我就已经猜到了是您,这回从军分区出发之前,在会议室的光荣榜上,还看过您的照片?!?br />
        “所以说,咱们哥俩有缘呢?!蔽谠破鸬男宰永?,带着蒙古人固有的豪爽,后退半步,拉着张松龄的手说道,“当年我在山里头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跟我可能是一路人,果然,现在,咱们终究还是走到了一起?!?br />
        “当年第一眼看到乌老哥你,我就觉得,你不可能是个普通蒙古商人?!闭潘闪湟残α诵?,带着几分感慨回应。

        当年在山中与对方相遇,他敏锐地从马车上闻到了枪油的气息,只不过当时敌我未明,沒有戳破而已,现在回想起來,乌云起那次肯定是在替游击队运送枪械,沿途那么多道关卡挨个走过來,居然沒被小鬼子抓到,这份本事和勇气,也着实令人赞叹。

        正感慨间,骑兵连长老杨已经策马走了上來,在他身边跳下坐骑,举手向乌云起敬礼,“乌教官,二分队杨任仲向您问好,您,您还记得我么?!?br />
        “什么话,我怎么可能不记得,?!蔽谠破鸾志俚蕉畋?,大笑着还礼,“去年在军分区那边我教过的学生里边,你是进步最快一个,前两天在电报里见到你的名字,我还跟弟兄们说呢,这下简单了,你和张胖子都是老熟人,接头时绝对不会怕被别人骗了去?!?br />
        话虽然这样说,他却很快转过身,从战马的鞍子下取出了个做工精细的牛皮包來,从里边拿出几页文件,“你们两个看看,有什么问題沒有,沒有的话,咱们就正式开始交接?!?br />
        张松龄见此,也赶紧回到自家队伍中,从不备用坐骑的马鞍下取出自己所携带的交接文件,依照事先约定,交给乌云起审核。

        文件审核工作很快就顺利完成,一众学子们,也被张松龄领到了乌云起面前,与他们的下半程护送者互相做了介绍,当所有交接手续结束之后,乌云起抬头看了看天,笑着提议:“一路都吃干粮,大家伙肯定都烦透了吧,先别忙着往回走,跟着我,我给你们找个地方打牙祭?!?br />
        “打牙祭?!闭潘闪溷读算?,诧异地打量乌云起和他身后的战士,无论怎么仔细看,都看不出众人身上藏着足够供应一个连的新鲜食物。

        “你别忘了,我可是地道的蒙古人?!蔽谠破鸩碌秸潘闪湓谙胧裁?,得意地笑了笑,带头跳上了马背,“跟我走吧,这里虽然是锡林郭勒,可也不是所有蒙古人,都愿意跟德王一道去给小鬼子当狗子,走吧,用不了多远,只要能找到下一片毡包,我就保证不会让大伙继续啃干粮?!?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