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天与地 (九 下)

    第三章 天与地 (九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天与地(九下)

        只用了短短三天时间,张松龄的办法就收到了成效,在付出了五名鬼子和三十多名伪军的性命之后,黑石城内的川田国昭等人不得不将所有破坏小组都撤了回去,并且枕戈待旦,以防游击队和独立营联手前來报复。

        “八嘎,川田这个懦夫,简直把帝国军人的脸都丢尽了?!毙」碜釉诰律嫌惺裁炊?,黑石城内的几家日本商社总是最先得到消息,众襄理们一边将巧取豪夺來的贵重物品打包装车,一边很恨地诅咒。

        “该死,连游击队都打不过,算什么大日本皇军,?!奔讣移剿馗谌毡竟碜由砗蠓⒐巡频奈蘖忌倘?,也迅速整理账目,调整今年的经营策略,以免重蹈上次黑石寨被攻破时,所有现金都被周黑碳“借走”的覆辙。

        “管家,等会儿你替我去城里一趟,告诉秋田商社,南河套旁的那一千两百亩地,暂时我不想卖了,嗨,日子难过啊,我这么大年纪了,自己把裤腰带紧紧,也得给子孙留点儿?!闭蚬AΩ袼记跋牒?,慎重做出决定。

        “春猎,别逗了,你替我跟蒋老大说,最近感冒,怕传染给他,以后再约吧?!本嗬牒谑鞘倮锿?,以勇悍闻名民团头目刘老实叫过自己的军师,苦笑着吩咐。

        “唉,知道了,我这就写信替您回了他?!本μ房戳俗约夷敝饕谎?,目光里充满了同情和理解。

        张胖子回來了,能跟蒋葫芦这种人划清界限,还是赶紧划清楚一些吧,别扯什么江湖道义,也别抹不开面子,蒋葫芦最近的确很得日本人赏识,今后的前途不可限量,可前途这东西,只是对活人有诱惑,对于死人來说,不具备任何价值,那张胖子隔着几百米远能打爆人的脑袋瓜子,明知道他已经回到了草原上,还继续跟蒋葫芦打咧咧,那不是自己主动把脑袋往他枪口上凑么。

        张胖子回來了,一切都跟去年不一样了,鬼子、伪军还有首鼠两端的地方贵族们,互相敷衍着,谁都不主动提起此事,但谁对此事都难受莫名,虽然张松龄不在的一年多时间,是黑石游击队发展最快的一年。

        在方国强的带领下,黑石游击区变成了黑石根据地,;麒麟岭下的土作坊,变成了一个个小型加工厂,游击队自身,也从单纯的轻骑兵,变成了骑步混合兵种,攻击力和防御力都得到了成倍的提高,然而在鬼子、伪军和汉奸们眼睛里,方棺材就是方棺材,永远不会是张胖子,前者做得再出色,都有??裳?,应对起來也比较从容,而张胖子,谁也不敢赌他会不会就藏在你身边不远处的草丛中。

        此外,张胖子不在家的时候,游击队是游击队,独立营是独立营,乌旗叶特右旗是乌旗叶特右旗,这三家的实力,都是自保有余,却谁都对黑石寨县城构不成威胁,而张胖子一回來,三家就有可能重新攥成拳头,一拳砸过來,黑石寨即便不破,恐怕也是天塌地裂,尸骸枕籍。

        张松龄可是不知道,自己在敌人的心中影响这么大,否则,他肯定先跟周黑碳和斯琴两家联一次手,把川田国昭彻底打老实了再说,此刻的他,已经重新走在了北去的路上,带着一个连队的正规军,还有从游击队临时抽调出來的十几名精锐,风尘仆仆。

        从黑石根据地再往北,草原上已经沒有任何隶属于八路军的武装,表面上接受军统指挥的地方势力也是凤毛麟角,倒是四处流窜作案的马贼和占山为王的土匪,渐渐多了起來,几乎每走五六十里路就能碰上一股,像狼群一样远远地缀在队伍后边,反复掂量双方的实力对比。

        张松龄安排在队伍中央的学子们,起初还觉得挺刺激,毕竟自己这边有整整一个连的骑兵在,任何一支土匪都不具备把大伙吃下去的好牙口,然而当缀在身后马贼和土匪越來越多,多到已经足有自己这边总人数三倍以上的时候,学子们的脸色就渐渐变得难看了起來,目光往张松龄身上扫的次数,也越來越频繁。

        “巴图,你去后边问一问,那帮家伙到底想干什么,?!笔懿涣搜ё用恰渎脑埂哪抗?,张松龄回头看了看,顺口吩咐。

        “是,队长?!币幻甙怂甑拇笊鹩ψ?,拨转马头,逆着人流冲出队伍,直奔跟在五百多米远的众土匪,从始至终,都沒碰一下腰间的枪。

        跟在队伍之后的土匪和马贼们,却像群受了莫大的惊吓一般,立刻将坐骑停了下來,随即,拔刀的拔刀,举枪的举枪,严阵以待,小心翼翼地防备的好一阵儿,当发现对面來的只是个半大孩子之后,又觉得受到了轻慢,扯开嗓子,七嘴八舌地嚷嚷道:“小子,你师父沒教过你死字怎么写么,?!薄靶∽?,你给我滚回去,换个嘴上有毛的过來?!薄靶∽?,赶紧下马,否则,别怪大伙不讲江湖规矩?!薄啊?br />
        小巴图跟在张松龄身后四处征战有两年多了,怎么可能被一群土匪流寇吓住,,冷笑着继续向前走了几十米,直到战马的头已经快顶住了与自己正面相对的那名土匪的枪口,才拉了下缰绳,撇着嘴回应道:“我沒师父,只有一个队长,我家队长让我问问你们,跟着他到底想干什么,?!?br />
        被土匪盯住,当然是索要过路费用,所以这一问,根本沒有任何必要,然而众土匪们听在耳朵里,却纷纷拉了一下马缰绳,然后再度做勃然大怒状,“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们走我们的路,关你家队长什么事情,?!?br />
        “你们走你们的,咱们走咱们的,你们家队长再不讲理,也不能霸占所有的路不让咱们走!”

        “你们队长是谁,管天管地,还管着咱们怎么走路啊,?!?br />
        “小子,报上你家队长名号,让爷们看看,到底谁这么牛逼,,居然敢跟把漠北所有绿林好汉都不放在眼里,?!?br />
        最后一句,则纯属煽风点火了,一时间,竟然令所有马贼土匪都起了同仇敌忾之心,举刀的举刀,举枪的举枪,将小巴图团团围困在中央,大声威胁,“杀了他,杀了他,看他们队长敢不敢出來给他收尸,杀了他,杀他,给那个狗屁队长点颜色看看,杀了他,杀了他”

        小巴图却丝毫不觉得害怕,像看马戏团的狗熊一样,冷眼看着在自己身边骑着马跑來跑去的众贼,年青的脸上写满了不屑,直到对方自己闹腾的沒意思了,才清了清嗓子,大声说道:“老子來自黑石游击队,我家队长名叫张松龄,他说不喜欢你们在后边跟着,你们若是不服,尽管继续朝前走,失陪?!?br />
        说完话,也不管对方如何回应,抖动缰绳,就往圈子外边硬闯,再看围在他身边的那群土匪,一个个竟然如同被施了定身法般,楞愣地坐在马背上,嘴里再说不出半个字,任由小巴图一人一马从他们身边走过,谁也沒勇气伸手阻拦分毫。

        直到小巴图走出了数百米远,突然间,有个以勇悍而出了名的土匪,伸长脖子在马背上破口大骂,“去你娘的,都是一个脑袋两条胳膊,谁怕谁,,老子还真不信这个邪了呢,老子”

        “啪?!睕]等他把煽动的话说完,脸上已经狠狠地挨了一记大耳光,漠北实力最强的一伙马贼的大当家,江湖人送外号飞天豹子的齐老大瞪圆了眼睛,大声呵斥道,“催命鬼,想死你自己去,别连累我们大伙,去年这时候张胖子和傅作义的人联手,先抄了德王的老家,然后掉头一路杀回了山西,小鬼子前后出动了好几个大队,都沒能留下他,你凭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什么操性?!?br />
        “齐,齐爷,我,我只是气愤不过?!贝潞糯呙硗练税ち舜?,却不敢还手,捂着被抽肿了的半边脸,委委屈屈地解释,“他从咱们的地盘上经过,既不亮旗号,也不主动出面跟您老打招呼,随便派个小孩子出來.就把大伙给打发了”

        “是啊,就算他是张胖子,也太瞧不起人了吧?!?br />
        “齐爷,我们听您的,只要您一声令下,即便是拿人命去填,咱们也要把这口气给争回來?!甭碓艉屯练说敝?,胆子大的不止催命鬼一个,其他人从最初的惊慌回过心神之后,也纷纷开口,想要飞天豹子率领大伙讨回刚才丢失的面子。

        谁料飞天豹子齐老大却根本不肯领情,狠狠朝地上吐了口吐沫,大声说道:“填个屁,把咱们这些人都填进去,也奈何不了人家分毫,再说了,即便填得赢,咱们就把脸找回來了,,人家是打鬼子的英雄,死后注定要进忠烈祠的,咱们帮着小鬼子干掉了他,咱们又成了是什么玩意儿,走,谁也不准再跟着,否则,即便张胖子沒功夫收拾他,我飞天豹子也跟他不共戴天,?!?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