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天与地 (九 中)

    第三章 天与地 (九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天与地(九中)

        “留活口?!薄皡??!闭潘闪浯笊嵝?,同时扣动扳机,用子弹在跑得最远那名伪军的大腿上掏出个透明窟窿。

        “啊,?!毙以说奈本炖锓⒊鲆簧嗬鞯牟液?,一头栽倒,王府侍卫的钢刀贴着他的头皮扫了过去,带起半截军帽和一撮脏兮兮的乱发,再看他的几位同伙,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或被砍断了脖颈,或者被卸掉了半边身子,一个个躺在干涸的土地上,伤口处汩汩汩汩往外喷血。

        张松龄在沙场上滚久了,早就见惯了这种血腥场面,收起枪,跳下马,快步走到被打断了腿的伪军身边,探手扯住此人的衣领子,大声质问,“说,你们从哪里來的,这次共有几波人,目标是什么,除了死掉的这几个之外,你在附近还有沒有其他同伙?!?br />
        前一个问題纯属多余,既然是伪军,肯定來自黑石城,然而后两个问題,却有些技巧了,受伤的伪军脸色煞白,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当,当然是从黑石寨來,既然落在了张爷您手里,小的认栽,还请张爷,张爷别逼小人撒谎骗您,尽早给小的一个痛快?!?br />
        他开口闭口都以‘小的’,‘小人’自居,眼睛里却充满桀骜,张松龄见此,立刻明白自己抓到一块滚刀肉,这种货色,大多都是就从小生长在土匪窝里,混到现在依旧除了烂命一条之外身无旁物,心中既沒有什么是非概念,对人间也沒多少留恋,所以宁愿自求一死,也不愿“出卖”所谓的同党。

        正琢磨着该如何才能从此人嘴巴里掏出有用的干货,两名王府侍卫当中稍胖的一个已经牵着坐骑跟了上來,从马鞍后解下一根皮革编制的长绳子,二话不说就往俘虏手腕儿上套。

        “你,你要干什么,你,你有种就给老子一个痛快,啊,,?!彼祦硪补?,被俘的伪军有胆子跟张松龄装滚刀肉,却沒勇气跟王府的胖侍卫耍横,皮绳子刚套在手腕上,就大声尖叫了起來,同时,整个身体像铅块一般坠在地面上,死活不肯被对方拉着走。

        “痛快,你想得倒是美?!迸质涛狼崆崞沧?,将绳子扛在肩膀上用力一拖,像拖死狗一般将伪军拖到马尾巴旁,然后飞身跳上坐骑,“敢來王府门口行刺,你自己就应该知道后果,老规矩,五十里路,如果你小子还活着,所有罪行一笔购销?!?br />
        说罢,双腿轻轻一夹马腹,就要拖着俘虏开跑,伪军俘虏再会耍死狗,身体如何扛得过战马,单腿支撑着在马尾巴后跳了十几步,一头栽倒于地,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啊,,,饶命,饶命,啊,,,我招,我招,别拖了,求求您别拖了,八路军,八路军优待俘虏?!?br />
        “贱骨头?!迸质涛啦恍嫉芈盍艘痪?,扯动缰绳,把俘虏又拖到了张松龄的面前,來回不过是二三十米的模样,伪军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拖成了烂布条,无数个大大小小的伤口同时往外渗血,将布条与布条上面的尘土,润成一团又一团暗红色的泥疙瘩。

        伪军俘虏已经疼得面如土色,却强撑着不敢晕倒,沒等张松龄发问,就主动大声回应道:“我招,我招,我是从黑石城里來的,是奉了白川参谋和蒋爷的命令,到这边來随机搞破坏,我们同时出发的一共十三个小组,沒预设任何目标,蒋爷说,只要能在游击队和右旗的地盘上杀掉几个有头脸的人,就,就算胜利完成任务?!?br />
        “是蒋葫芦?!迸质涛烙昧Χ读讼律?,勒得伪军呲牙咧嘴,“一个就会打黑枪的家伙,他也配称个‘爷’?!?br />
        “是,是蒋,蒋葫芦?!狈参ǹ衷侔ね?,赶紧大声重复,“是蒋葫芦,蒋葫芦那个王八蛋,他,他自己沒本事跟张爷正面交锋,所以,所以才使出了这种损招,小的刚才,刚才沒看清楚是张爷,才,才敢跟在日本人身后开枪的,小的,小的真的沒认出來是您啊,如果知道是您回來了,就是借小的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跟您伸手啊,哎呀,我说的是真话,真话,张爷,小的是您的俘虏,求求您,求求您千万别把小的交给他们?!?br />
        一边哭泣求饶,他一边努力将身体向张松龄脚边滚,唯恐再被交到两名王府侍卫手上,被后者绑在马尾巴后活活拖成碎片。

        “你是我的俘虏?!闭潘闪涠紫律?,低声强调,“只要如实招供,我就不会将你交给他们?!?br />
        “小的招,小的招,无论您问什么,小的都招,您是八路的官儿,八路军,八路军优待俘虏?!北环奈本缑纱笊?,抬起头望着张松龄的眼睛,可怜巴巴地重申。

        这才是他先前敢跟张松龄耍死狗的关键,八路军军不杀俘,不虐俘,而且还会尽最大努力给俘虏治伤,作为八路军的地方武装,黑石游击队执行的是同样的纪律,特别是在方国强到來后这一年多时间里,几乎每一次与伪军作战,抓到俘虏都不会虐待,即便对方不肯弃暗投明,通常也顶多是关起來上个十來天政治课,就会放对方离开,并且还会发给干粮和少量路费,以免这些家伙在回家的途中活活饿死。

        张松龄在二十四团做见习连长时,也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到目前來说,除了骂这种俘虏几句冥顽不灵之外,整个八路军上下谁也拿不出更好的办法,因此,他也见惯不怪,笑着摇摇头,继续问道:“附近呢,附近还有沒有你的其他同伙,,如果被游击队或者王府的人发现,你们还有什么后招,互相之间怎么配合,一支遇到麻烦,附近的同伙会赶过來增援么?!?br />
        “沒,沒有,我发誓,肯定沒有?!蔽本驳屯吩谧约乙滦渖喜淞艘幌?,然后连声回应,“我们这支是走得最远的,那个,那个被您老打碎了脑袋的小鬼子是个犟种,非要到王府周围捞个大鱼,我们,我们都拗不过他,只好,只好跟了过來,其他,其他人一般不会走这么远,蒋爷,不是不是,蒋葫芦那王八蛋根本沒告诉我们要互相照应,只是说,只要在游击队或者斯琴王爷的地盘杀了人,老百姓就会把怨气撒在你们头上,那些商贩,看到同伙的下场之后,再有钱赚,也都不敢來了?!?br />
        “嘶,,?!闭潘闪涞蜕?,前一天听李老九说,鬼子和伪军开始打起了游击战,他还沒太当回事,毕竟自己这边才是游击战的行家,鬼子和伪军此举纯属班门弄斧,现在听了俘虏的话,再仔细斟酌,他才发现,自己先前恐怕是太大意了,此时的黑石游击区,已经变成了黑石根据地,游击队的角色,也从一支流动作战武装,变成了根据地的统治者与?;ふ?,鬼子和伪军在根据地内做的任何破坏行动,都将对游击队声望与形象造成损失,让百姓和商贩们觉得游击队沒有尽到?;に堑脑鹑?,甚至觉得他们沒有保卫根据地的能力,进而日积月累,动摇整个黑石根据地的存在根基。

        好阴险的一招!草原地广人稀,以前游击队可以充分利用这种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跟小鬼子捉迷藏,而现在,小鬼子以纯破坏为目的打起了袭扰战,游击队同样是防不胜防。

        想到根据地内到处都是命案的后果,张松龄不寒而栗,再顾不上询问俘虏其他细节,先扯了块布条替此人裹住腿上的枪伤,免得他血液流尽而死,然后命令一名侍卫回王府向斯琴示警,另外一名侍卫根据俘虏的交待到小泡子旁抓鬼子和伪军战马,待后者将战马尽带到自己身边之后,把俘虏捆在其中一匹的背上,另外几匹则拴成一串,作为备用。

        一路上轮番替换坐骑,星夜兼程,在第二天下午,终于带着奄奄一息的俘虏赶回了游击队的驻地,方国强已经通过其他游击队员之口,得到了有鬼子和伪军潜入根据地内杀人越货的消息,再与张松龄带回來的口供一核对,额头上立刻渗出了冷汗來。

        “我,我建议,通知,通知所有关卡,加强对过往人等的检查,发现,发现图谋不轨者,立刻拿下?!蓖欧绯酒推偷恼潘闪?,他大声说道,一双眼睛里头,充满了犹豫和不安。

        “所有骑兵立刻下山,以小队为单位,在根据地内开始战斗巡逻,遇到鬼子和伪军,还有胆敢开枪偷袭者,不管他任何身份,一律当场击毙?!痹诰露氛矫?,张松龄的经验可比他丰富得多,想都不用想,就拿出了另外一套补充措施。

        草原上无所谓道路不道路,游击队先前设立的那些关卡,只能用來对付沒有什么恶意的黑石独立营和过往商贩们,小鬼子如果存心进來搞破坏,根本不会在乎那些关卡不关卡,找个偏僻的地方多绕一段路,就能神不知鬼不觉溜进來,为所欲为。

        “嗯,”方国强的眉头跳了跳,本能想提醒张松龄,这样做是不是过于很辣了些,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违反了八路军的纪律,然而看到对方眼睛里的杀气,又强行将已经到了嘴边的反对意见压回了肚子里,先尊重大队长的权威吧,待把鬼子和伪军们的气焰打掉之后,再对任务做一些细节上的调整也不迟,反正张松龄最近一两天之内还要继续?;ぱ歉下?,自己真的沒必要在一点儿小事儿上分他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