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天与地 (九 上)

    第三章 天与地 (九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天与地(九上)

        这顿酒,喝得是无比地痛快,以至于第二天早晨醒來,张松龄还觉得头顶上的天空是斜的,脚下的大地也软得像块发糕,然而他却不能继续在王府逗留了,斯琴和方国强之间的矛盾已经被化解,他此行的目的基本完成,游击队那边,却还有一群学子在等着他,继续向北赶路,能早一天抵达苏联,就能早一天完成学业,回來报效百废待兴的祖国。

        斯琴女王一直就是个爽利人,知道张松龄公务繁忙,也就沒有强行留客,跟他约好了下个月牙湖春集开幕之时,亲自前去观礼,然后便安排了两名精壮的侍卫,护送客人回家,至于在昨天帮了双方大忙的小青莲,则被宾主双方不约而同地给忽略了,气得望着张松龄的背影直抹眼泪,斯琴见到了,少不得又以过來人身份教训道:“笨丫头,你才多大一点儿,这么着急缠上去干什么,,他这次肯亲自送你回來,说明心里头已经有了你的影子,接下來你要做的是隔三岔五在他眼前出现,却不能走得太近,让他既忘不你,又不至于觉得你急着嫁给他,男人么,都是这德行,你对他们越好,他们越不懂得珍惜,说不定还给你吓跑了,反倒白白便宜了别人?!?br />
        “可是,可是他”青莲被说得满脸滚烫,揉了几下眼睛,以非常低的声音强调,“他说,他家里边还有一个在等着,虽然当初沒有经过他的同意”

        “你管他呢,?!彼骨儆昧Π饬艘幌滦∏嗔募绨?,露出一幅我是过來人,我什么都懂的模样,“他老家山东现在被小鬼子占着,除非家里人想要他的命,否则,怎么可能叫他回去成亲,而这场战争说不准要打多久呢,人家好好的一个黄花大闺女,等他一年可以,等他两年可以,又不打小就卖给他们家的童养媳,怎么可能等他一辈子,?!?br />
        “那倒也是?!毙∏嗔沼诜帕诵?,低下头,小声回应,张松龄是黑石游击队的大队长,怎么着也不可能带领游击队杀回山东去接媳妇,而马上斯琴姐就要给龙爷成亲,作为斯琴姐的贴身侍女,自己将來肯定要陪着她长住于麒麟岭,到时候,天时、地利与人和的优势,自己这边都占全了,怎么可能还会输给几千里之外的那个女人,。

        “慢慢來,再老的牛肉,也怕文火炖?!笨醋怕踌男∏嗔?,斯琴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的自己,搭在后者肩膀上的胳膊又紧了紧,双目之中,写满了对幸福的憧憬。

        张松龄可是不知道自己被别人当成了锅中之肉,此刻的他,心思都在如何安排接下來的护送任务上,在两名王府侍卫的?;は?,快马加鞭地往回赶。

        一口气跑出了六十多里,人和马身上就都渗出了汗來,早春时节的草原气温虽然低,天空中的太阳却渐渐恢复了威力,晒得人额头火辣辣的,就像有几百只蚂蚁在噬咬一般难受。

        再继续跑小去,人和战马就都要累病了,张松龄及时地从脑海中抽回心神,抬头向周围看了看,低声提议,“前边不远处应该有个小泡子,咱们去,小心,,,.”(注1)

        双腿狠狠一磕马镫,他大喊着抽出盒子炮,右手迅速反转,从左肩向胸口高速移动,“呯呯呯呯呯”二十发子弹毫无停顿地扫了出去,将左前方一处刚刚长出绿芽的沙棘树丛,打得碎屑乱飞。

        “呯,呯?!鄙臣院?,也响起了仓促的步枪射击声,几个草绿色的身影在断裂的枝条下暴露了出來,被盒子炮压得根本无法抬头瞄准,只能凭着先前的印象拼命扣动扳机。

        对于以每秒十五米高速不断移动的目标來说,这种“盲射”简直就是儿戏,炙热的子弹全都打在了战马身后的烟尘中,连张松龄的一根汗毛都沒碰到。

        “八嘎?!贝拥男」碜哟蠹?,身体迅速向旁边滚出了数米,将步枪架在石块上,重新向目标瞄准,还沒等他看清楚目标跑到了什么的位置,张松龄左手已经抽出了另外一支盒子炮,“呯呯呯呯”一串扫射,将此人的脑袋打了个四分五裂。

        “是张胖子?!薄案戳??!薄靶√镂槌?,小田伍长被他给打死了?!逼渌该泶┎莼粕暗募一锎蠹?,操着略带山西味道的汉语连声叫嚷。

        化整为零,用游击战的办法对付黑石游击队和独立营,是作战参谋白川四郎苦思冥想之后拿出來的奇招,在最近一段时间,还真的取得了不少成果,几名伪军原本以为这次跟在小鬼子身后,也能轻松搞定目标,谁料想目标居然是在已经草原上消失了很长时间的张胖子,刚一交手,就击毙了他们所依仗的主心骨。

        伪军们着急,负责?;ふ潘闪涞哪橇矫醺涛栏?,此处距离王府还不到半天路程,如果张松龄被子弹击中,就等同于死在了斯琴王爷的家门口,非但他们两个承担不起,整个乌旗叶特右旗,也因为沒能?;す罂偷陌踩?,从此沦为整个东蒙草原的笑柄。

        人一急了眼,生死就彻底置之度外,尽管子弹在身前嗖嗖乱飞,两名侍卫却不约而同地抽出钢刀,双腿用力一夹马肚子,可怜的坐骑骤然吃痛,嘴里“唏嘘嘘”连声咆哮,四蹄凌空,直奔伪军们藏身处踩了过去。

        以步对骑,那得数百名精锐老兵举起长矛列阵而战,并且其中每一名老兵都受过严格的体能和心理训练,卖身当狗的伪军不满足其中任何一条,看到高速向自己头顶踩过來的马蹄,再顾不得去给小鬼子报仇,胡乱冲着前方开了一枪,然后丢下武器,落荒而逃。

        他们试图跑到几百米外的小水泡子旁边,去与事先藏在那里的战马汇合,只可惜,两条腿的走狗,无论如何都跑不过四条腿的战马,才逃出了十來步,就被两个王府侍卫从背后追上,手起刀落,砍飞几颗硕大的人头。

        注1:小泡子,塞外俚语,小湖,小水池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