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天与地 (八下)

    第三章 天与地 (八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天与地(八下)

        确定了方国强与斯琴之间的矛盾的确属于误会,张松龄的心情立刻轻松了不少,做起事情來也更有力气,第二天一大早就下了山,从老哈斯家接上了顶着两只黑眼圈儿的小青莲,并辔向右旗王府奔去。

        他心里虽然依旧拿不定主意今后将如何对待小青莲,但作为年青男子,有一个对自己千依百顺的美女在旁边相伴而行,心情总比每天对着一群脚臭能熏死苍蝇的彪形大汉舒畅,因此一路上春风得意马蹄疾,不知不觉间,就來到了目的地。

        小青莲数日前骑着马外出散心,然后就渺无音讯,王府上下都等得十分着急,此刻在大门口当值的众侍卫见到她与一个身材魁梧的黑脸汉子说说笑笑地走了回來,心中都觉得十分诧异,再仔细看,又发现來人居然是已经有一年多沒在草原上露过面的游击队长张松龄,更是惊喜交加,赶紧上前拉住了缰绳,扶二人下马,同时派小厮一溜烟地跑进去向斯琴女王爷报告。

        不多时,雄浑的号角声响起,王府正门大开,斯琴女王身穿盛装,亲自迎了出來,猩红色的地毯沿着青石小径一直铺到了王府正堂的台阶上,张松龄见状,便知道斯琴肚子里正憋着火儿,赶紧举起手來抢先朝对方敬了个军礼,笑着抱怨:“你这是干什么,我又不是第一次到你家里來,突然间弄这么大的排场,不是存心想赶我走吧?!?br />
        “那可不敢?!彼骨傩α诵?,淡然摇头,某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贵之气四射而出,“你是八路军的大干部,能到我这乡下地主婆家里來,是屈尊降贵,我要是再不努力巴结一下,岂不是给脸不要么,?!?br />
        “你,?!闭潘闪浔槐锏靡豢谄鴽]喘匀,差点沒昏死过去,“斯琴,我的斯琴女王爷,你这么说,还不如直接拎起鞭子來,狠狠抽我几下子呢,我不在这一年多,游击队的确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可我这不是专程登门來向你道歉了么,,你即便再生气,至少也得让我进去把该说的话说清楚吧?!?br />
        “道歉,,我一个国民党册封的女王,封建地主阶级代表,哪敢接受你们八路军的道歉,?!彼骨俸莺莺崃苏潘闪湟谎?,心中依旧觉得有股邪火在不停地烧,“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好了,免得脚上沾了我们王府的土,玷污了你们八路军的威名?!?br />
        “你,,?!闭潘闪浣恿ち肆郊敲乒?,眼前一阵阵发黑,正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的时候,却看见小青莲快步走到斯琴身边,轻轻拉起后者的衣袖,一边晃动,一边低声求肯:“斯琴姐,姓方的家伙对不起咱们,但不关张大哥的事儿,他根本不知情?!?br />
        “闭嘴,真沒出息?!彼骨儆昧λΦ粜∏嗔氖种?,竖着眼睛呵斥,“人家根本看不上咱姐妹,你还腆着脸替他们说话,这天底下的好男人又不是全死绝了,除了他们游击队里头,就再找不出一个像样的來,?!?br />
        第一次被斯琴当众大声斥责,蒙古少女青莲立刻红了眼睛,泪水像珠子般沿着两腮滚滚而落,斯琴跟她情同姐妹,见到她落泪,心里也难过得像有把钝刀子在割一般,张开胳膊将她揽在了怀里,哽咽着说道:“我不是骂你,我是骂我自己当初沒长眼睛,害得自己成了笑话不算,还白白地搭上了你呜呜”

        “呜呜——”小青莲又是委屈,又是难过,趴在斯琴怀里大放悲声,“我本來想找个僻静的地方躲起來,从此,从此再不见任何人,谁料,谁料半路上遇到了鬼子,他们,他们抓了我,说,说要送进城里去,去做营妓,多亏了,多亏了张大哥,开枪打死了他们,把我又抢了回來?!?br />
        “可怜的孩子,你,你这,这又是何苦,?!碧∏嗔档镁?,斯琴立刻忘记了自家的烦恼,一边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慰,一边抬起头來,用泪眼瞪着张松龄说道:“这回算你走运,要是莲子有个三长两短,我,我绝不会跟你,跟你们游击队善罢甘休?!?br />
        “不会,不会,莲子是个有福的人,我遇到她的时候,小鬼子已经被李老九他们追成丧家之犬了,即便我不出手,莲子也遇不到危险?!闭潘闪錄]有冒领别人功劳的习惯,笑了笑,低声解释。

        “李老九,哪个李老九,周黑碳手下的那个么?!彼骨僮⒁饬τ盅杆僮频搅诵∏嗔恼嬲让魅松砩?,皱了下眉头,连声追问。

        “嗯,是周黑碳的把兄弟李老九,现在独立营的李营副?!闭潘闪涞懔说阃?,坦诚地回应。

        “多事,怎么不让小鬼子把这丫头抓去,免得她不长记性?!彼骨偾崆崞擦讼伦旖?,冷笑着说道,低下头,又看到趴在自己怀里不敢说话的小青莲,抬起手,朝着后者屁股就是一巴掌,“死妮子,沒良心,为了给臭男人说好话,居然连我都骗,你等着,等客人走了,看我怎么揭你的皮?!?br />
        “斯琴姐”青莲鼻子哼唧了一声,挣脱出來,红着脸跑回王府去了,斯琴冲着她的背影跺了几下脚,继续骂道:“回來,有本事你别跑,既然敢做,就要敢认,跑,你还能跑到哪儿去,,哼,等我腾出功夫來,再好好收拾你?!?br />
        骂完了,心中的火气也散发得差不多了,回过头,又横了一眼张松龄,重新板起脸來数落道:“我还当你怎么会有胆子來王府呢,原來是早就找好挡箭牌,说,你救她的时候,是不是肚子里头已经打好了主意,知道我在意这妮子,所以专门用她來向我示好,?!?br />
        “王爷,我的斯琴嫂子,你多少讲点儿理行不行?!闭潘闪浔晃实每扌α侥?,咧了几下嘴,低声回应,“草原这么大,要不是碰得巧了,你让我怎么可能遇得到她,,再说了,我想向你示好,比这容易的办法多了是,何必要冒险去截杀小鬼子,?!?br />
        也不知道是第一句话里头的‘嫂子’两个字管了用,还是后几句话里头陈述的事实说服了斯琴,女王爷闻听之后,脸上的寒霜迅速融化殆尽,重新扫了张松龄一眼,撇着嘴道:“哼,我哪里知道你为什么要冒险,,你们都是做大事的男人,肚子里头的花花肠子,一个比一个多?!?br />
        “那嫂子你可是真冤枉我了?!闭潘闪湎刃ψ沤辛艘簧?,然后压低了声音补充,“甭说沒有,即便有花花肠子,我也不会用在自家人身上,我今天到你的王府來,一方面是为了护送莲子,免得她路上又遇到什么麻烦,另外一方面么”

        他故意卖了个关子,然后将声音压得更低,“我这里有一份给龙哥的请功报告,需要找当地有名望的人物做一些核实,如果你有时间的话”

        “沒时间,沒时间?!彼骨俚哪源⒖桃〉孟窀霾斯?,身体却不听使唤地侧了开去,让出了进入王府的通道,“我最近事情多得恨,根本沒那闲工夫,不过既然是你亲自來求我,就把报告放下吧,等我抽出空來,再逐条帮你审核?!?br />
        “噗哧?!被箾]等张松龄接茬,门口已经有一名侍女再也忍耐不住,转过身去,拼命去捂自己的嘴巴,其他王府人员也纷纷将头侧开,以免自己的笑容被女王大人看见,秋后慢慢算账。

        “笑什么笑,吃了黄鼠狼尿了,,还不进去,把红地毯卷起來,?!彼骨傺杆僖馐兜搅俗约菏?,再度竖起眼睛,冲着众人呵斥。

        众人闻听,立刻如同兔子一般冲进门去,七手八脚,将迎接贵客的红色地毯卷起來,抬回库房发霉,偌大的王府门口,转眼就只剩下了斯琴和张松龄两个,二人相对着摇了摇头,抬起腿來大步向院子里走,一边走,一边慢慢说起关于替赵天龙请功的详情。

        “具体是这样的”为了消除斯琴对方国强的成见,张松龄少不得要从头说起,掰开揉碎,将八路军内部的关于干部结婚的“二五八团”硬性条件,黑石游击队目前对应于正规部队的级别,以及让赵天龙能绕过条件限制,尽早成家立业的两种可行方案,都详细地介绍了一遍,末了,还不忘了郑重地加上一句,“这些办法都是方政委自己想出來的,我回到队伍上时,他已经着手在做了,就是顾忌到其他干部战士的想法,所以才不敢让太多人知晓?!?br />
        “他?!彼骨贈]想到方国强能为自己和赵天龙两个在暗中做了这么多,愣了愣,满脸难以置信,“他怎么可能,你,你不会是专门來哄我的吧,,小胖子,如果你敢在这件事上欺骗我,我,我一旦发现了,绝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br />
        说到最后,她又是期盼,又是担心,两眼死死盯着张松龄的嘴唇,唯恐后者说出一个“是”字。

        “哪能啊,我要是骗你,何必让你见到白纸黑字,?!闭潘闪湫闹芯醯煤蒙蝗?,低下头,大笑着回应,“况且龙哥能娶到你,是他几辈子才修出來的福气,做兄弟的不帮他出力也就罢了,难道还会专门拆撒你们,让他打一辈子光棍儿不成,?!?br />
        “打一辈光棍儿才好,谁叫他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一点儿都沒向我透漏?!彼骨俸藓薅辶思赶陆?,眼圈瞬间又红了起來,两个多月來所有担心,所有委屈,这下子统统烟消云散了,此时此刻,她真想找个房间,痛痛快快地哭上一场,痛痛快快地告诉自己,龙哥还是原來的龙哥,并沒有因为做了八路军的官,就彻底发生了改变。

        “那可不成,我急着喝你们的喜酒呢,嫂子,你不至于会过日子到,连几桌酒宴的钱都要省下來吧,?!闭潘闪涔笮?,双目之中,充满了对好朋友的祝福。

        斯琴大囧,红着脸回应,“谁是你嫂子,,他那边沒问題了,我这边还沒想好该不该嫁给他呢,,一个除了骑马打枪,其他什么都不懂的家伙,谁要是”

        “真的不打算嫁?!闭潘闪湫ψ派斐鍪?,抓住斯琴手里的请功报告,“那我可别把这个立功名额浪费了,赶紧拿回去,评别人吧,老郑、老马、小邹他们,最近可也沒少给游击队做了贡献?!?br />
        “你敢,?!彼骨俸莺莸闪怂谎?,将报告抢过去,死死攥在掌心处,仿佛那是一叠传说中的藏宝图一般,“赶紧进家,我让底下人煮手把肉给你吃,马奶酒有的是,看喝不死你?!?br />
        “谨遵女王殿下圣谕?!闭潘闪浯笮ψ诺髻┝艘痪?,跟在斯琴身后走向王府正堂,满园的红梅,在春日下开得正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