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天与地 (六 下)

    第三章 天与地 (六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 天与地?。∠拢?br />
        “那你就在老哈斯家等我一天吧.我跟方政委碰过头后.尽快下來找你.”张松龄看了青莲一眼.有些无奈地说道.

        小青莲先前对方国强的指控.明显带着强烈的情绪化因素.现在勉强她跟着大伙一道上山.只能令事情变得更为复杂.此外.张松龄到目前为止.也沒想清楚自己到底该怎么处理和这个蒙古小姑娘之间的关系.贸然将其带到营地里去见方国强和老郑等人.将引起很多沒必要的误会.

        “那.那你一定要早点.早点下來找我啊.我.我一个人住在山下面.有.有点儿害怕.”见张松龄答应得如此干脆.小青莲心里立刻开始后悔起來.咬了几下嘴唇.忐忑不安地叮嘱.

        “沒事儿.”张松龄轻轻揉了一下她的头发.像安慰小孩子一样笑着回应.“这里都到山脚下了.鬼子和汉奸沒那么容易摸进來.况且老哈斯的两个儿子都加入了游击队.就凭这一条.他也不会把你卖给小鬼子”

        “嗯.”小青莲想了想.轻轻点头.住在麒麟岭附近的各族百姓.绝大多数都成了游击队的铁杆支持者.所以到老哈斯家中借宿.她的个人安全根本不用担心.特别是在双方都说着蒙古话的情况下.?;た腿?就成了老哈斯一家天经地义的责任.即便遇到什么危险.也会第一时间将她推上战马.而不是将客人交出去.维护自己的小家.

        她真正担心的是.张松龄上了山之后.会不会遵守承诺.再下來护送自己回王府.连龙爷和斯琴姐两个都被姓方的生生给拆散了.自己跟张松龄.或者说张松龄对自己的感情.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比龙爷和斯琴姐两个之间的感情更深.

        恋爱中的女孩子是盲目的.同时也是极为敏感的.她们往往会把男方一个无心的举动.当成对自己的爱恋与关怀.为之深深地陶醉.她们往往还会因为男方偶尔表现出來的一点情绪.敏锐地感觉到自己在对方心中的份量.其实并沒有自己想象得那样重.所以黯然神伤.在这种患得患失的情绪影响下.她们的大部分举动很难说是理性.然而这些非理性的行为.到头來往往第一个伤害的.就是她们自己.

        带着满心的期待与不安.小青莲挥手与大伙告别.怏怏地骑着马朝老哈斯家的方向走去.张松龄先目送她的背影去远.然后继续带领队伍朝营地走.还沒等进入山口.方国强已经带着老郑等游击队的主要干部从上面迎了下來.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自打接到军分区的电报.大伙就一直数着日子盼你回來.今天终于盼到了.赶紧上山.炊事班刚宰了几头羊.大伙正好支开锅子打牙祭.”握着张松龄的手.方国强兴奋地说道.

        一年多來在草原上风吹日晒.他的肤色比原來深了一倍.脸上的棱角也愈发地分明.看上去充满了阳刚味道.并且还带着很多同龄人身上不可能拥有的成熟.两相比较.此刻正与他双手相握的张松龄.就显得圆润得多.也年青得多.说出的话來.甚至还隐隐带着几分生疏与不适:“啊.羊都杀好了.那就赶紧带着大伙上山去吧.一路上吃了这么长时间干粮.大伙肚子里的油水早就空了.”

        转过头.张松龄又冲着身后所有人说道:“这位就是我们游击队的方政委.这位是一中队长老郑.这位三中队的副队长的小邹.其他人.也都是我们游击队的骨干.具体名字.咱们一边走.我一边详细跟大伙做介绍.羊已经杀好了.大伙抓紧时间上山.刚好尝尝新鲜.”

        “谢谢方政委.谢谢张队长.”众学子和护送学子的战士们听闻有羊肉吃.立刻食指大动.嘴里道着谢.迈开步子跟在张松龄身后往山上走.

        迎接自己的队伍里沒有赵天龙和小郑.张松龄心中觉得好生奇怪.然而.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他也不能直接将话題向赵天龙身上引.一边替主客双方做着介绍.一边有意无意地四下观望.越看.越觉得此刻的麒麟岭.与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大不相同.

        整齐、正规、干净.完完全全是个正规军的营地模样.比起冀中军区二十四团的团部來.亦不逊色分毫.在防御设施的复杂与多样性方面.甚至比得上冀中军分区总部的营地.毕竟后者一年多來总是在不停地挪动位置.而黑石游击队的主营地.却始终都设在喇嘛沟的麒麟岭上面.

        可以看得出來.方国强在游击队的发展与建设方面.花费了很多的心血.并且是与老郑、小邹的等人一样.把喇嘛沟当作了自己的家.而不是人生旅途中的一个驿站.这让张松龄愈发不愿意当着很多外人的面儿.追问赵天龙与斯琴的事情.只能耐着性子与方国强一道.招待客人.并且尽量满足客人们的好奇心以及各项生活需求.

        好不容易等到接风宴结束.学生和护送学生的战士们都被领下去休息了.张松龄与方国强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相伴着走向大队部.老郑和小邹等干部都明白.前后隔着一年多时间.大队长和政委两个肯定需要私下里做一些沟通.所以都主动留在了食堂.与炊事员们一道收拾桌椅碗筷.

        大队部的陈设.基本上跟去年沒什么变化.唯一多出來的是一个巨大的木制文件柜.里边分门别类地摆放着各种不需要保密的资料.并且在柜子的每一个格子上.都贴好了相应的标签.如此一來.各类文件的位置便一目了然.即便是很长时间沒有出入过大队部的人.想做一些工作上的交接也不会遇到太多麻烦.

        从自己熟悉的位置上拎起茶壶巢子.给自己和方国强都倒了一碗温开水.张松龄斟酌了一下措辞.笑着说道:“终于回來的.就像做梦一样.我还以为.有可能被军区分配到别的地方去呢.沒想到这么快就能回到家里來.”

        “你可不能去别的什么地方.”方国强用力喝了一大口水.放下游击队名下作坊自己烧制的粗陶碗.大声回应.“弟兄们日夜都盼着你早点儿回來呢.包括周黑子的独立营那边.也一直在打听你的消息.”

        “打听我做什么.周黑子麾下现在要人有人.要枪有枪.不会还惦记着咱们游击队吧”张松龄笑了笑.低声询问.独立营的副营长李老九对方国强的评价非常差.究其原因.问題很大可能就出在游击队与独立营两家的关系方面.而不是方国强与他个人之间有什么矛盾.顺着方国强的话头把这个问題摸清楚.对今后自己与周黑碳相处.对解决游击队与右旗王府之间的矛盾.都不无益处.

        果然.提起周黑碳的名字.方国强的眉头就慢慢皱了起來.想了想.低声回应道.“那倒是沒有.不过.这一年多时间.他也沒消停了.总是人为地制造一些问題出來.试探咱们的反应.好像咱们跟他有仇一般.”

        “制造问題.他都制造什么问題了.你能不能大概跟我说说”张松龄眉头轻轻一跳.有些诧异的追问.方国强所描述的.可不是周黑碳的行事风格.在他的印象里.周黑碳做什么事情都喜欢直來直去.哪怕是当年试图吞并游击队.也是主动找上门.当着很多人的面直接说出來意.

        “太多了.几乎每月都弄出点儿幺蛾子來.否则就闲的蛋疼.”方国强耸耸肩.苦笑着回应.“而每次他都将分寸把握得非常准.让咱们既非常难受.又无法将这种事情当成两家之间的冲突來对待.嗯.我把游击队跟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都留了档案.就在文件柜左侧从上面数第三个格子里.等有了时间.你自己看一看就清楚了.对了.如果我沒猜错的话.应该是彭学文在他身后给他出谋划策.咱们这位老朋友.在我回來后不久.就跟过來了.他的行政公署.就修在周黑碳的营部旁边.”

        “彭学文.他居然也來了怎么样.你跟他较量过了么.”张松龄心中立刻闪起了数道电光.先前心中很多迷惑的地方.登时被照得雪亮.彭学文既然跑到黑石寨这边來了.要是不唆使周黑碳给游击队使一些绊子.就愧对他身上那件军统皮.而方国强天生就跟彭学文两个不对付.眼下又处于不同阵营.必然要以牙还牙.

        如此一來.黑石独立营的李老九.能说方国强的好.才怪.可老方同志又怎么会把右旗王府得罪得那么狠呢.如果仅仅是因为赵天龙的婚事审批问題.他应该主动找机会给斯琴解释清楚才对.毕竟与右旗王府的合作利大于弊.而黑石游击队的发展过程中.又欠过斯琴的巨大人情.

        正百思不解间.耳畔又传來方国强的声音.“算是较量过几回吧.但输多赢少.那厮这两年进步巨大.我根本抓不到他的弱点.要不是龙哥在这附近威望高.并肩关键时刻能压得住场面.咱们游击队肯定会吃大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