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天与地 (五 下)

    第三章 天与地 (五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天与地(五下)

        “当然是姓方的把龙爷跟斯琴姐两个给拆撒了?!鼻嗔徽潘闪涞木俣帕艘惶?,愣了愣,斟酌着回应,“他,他总给龙爷找事情干,不准龙爷在王府停留,他,他还说,说龙爷和斯琴成亲违反八路军的纪律,你们八路军就是再不讲人情,也不能阻止别人成亲吧,,张大哥,你回來就好了,你回來后立刻把姓方的给撤了,撤了他,就再沒人敢对龙爷和斯琴姐两人的事情说三道四了?!?br />
        “撤了他?!闭潘闪溆裘频弥幌胱睬?,的确,他现在还是黑石游击队的大队长,黑石根据地的一把手,可他这个一把手分工是主管军事,根本沒资格置喙组织建设,当然更沒资格去撤换自己的政委。

        况且赵天龙跟斯琴的结婚申请,的确不符合八路军的相关纪律,二五八团,这是目前最基本的条件,如果黑石根据地处于大后方,还有机会通融,而黑石游击队的位置,却恰恰是晋察冀根据地向北深入草原的桥头堡。

        正急得两眼冒火间,又听见青莲低声补充道:“那姓方的可不是东西了,居然跟龙爷说,他跟斯琴姐在一起,会损害八路军的声誉,斯琴姐又不是坏女人,她跟龙爷在一起,怎么就损害八路军的声誉了,,你们游击队当年被逼得走投无路,请求在右旗的领地上落脚时,怎么不嫌我们损害八路军的声誉啊,?!?br />
        这又是哪跟哪啊,,张松龄越听越糊涂,越听越窝火,只觉得额头上有根青筋在“突突突”地蹦个不停,然而此时此刻,青莲又是他唯一能了解问題到底出在哪里的渠道,所以,尽管听得两眼发黑,他依旧要按奈住性子,柔声追问,“莲子,你不要急,慢慢说,方国强到底是怎么跟龙哥说的,他的原话是什么,,放心,什么事情损害八路军的声誉,不归他一个人说得算?!?br />
        听张松龄的话语里已经带上了准备替大伙主持公道的意味,蒙古少女青莲终于放了心,想了想,用很小的声音回应道:“那天,那天我去给斯琴姐送奶茶,听见她和龙爷在屋子里边争吵,好像,好像是龙爷说,他以后不能经常來了,方政委批评了他,说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沒考虑对八路军声誉的影响,然后,斯琴姐就质问了龙爷几句,说他如果不想來就拉倒,沒人稀罕,然后,然后龙爷就骑着马走了,自那以后,就再也沒回來,斯琴姐派我去游击队找他,每次去,结果都是他出去执行任务了,你们游击队又不止是龙爷一个人,怎么别人都在,所有任务都非得他亲自出马,?!?br />
        “这?!闭潘闪溧幕赜α艘簧?,愈发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小青莲的表达能力非常差,光是听她最后的这段说辞,龙哥和斯琴之间,绝对像是热恋中的男女情侣正在赌气,而不是方国强这个老巫婆棒打鸳鸯,但她先前对方国强的指控,偏偏又是那样的信誓旦旦,仿佛斯琴与赵天龙两人之间的矛盾,完全是方国强从中作梗一般。

        不光他一个人听得头晕脑胀,周围那些原本已经对方国强有了先入为主印象的青年学生们,此刻也互相用眼神交流着,满脸狐疑,仔细对比青莲自己的说法,好像前后矛盾的地方非常多,至少,那个“恶人”方政委沒有勒令故事中的男女断绝來往,也未曾滥用职权,故意寻找其中任何一方的麻烦。

        既然方国强沒有勒令赵天龙与斯琴断绝交往,那么,他的形象就不像青莲形容得那样可恶,学生们的判断标准很简单,也足够直接,互相之间又用眼神交流了十几秒钟之后,还是由圆脸李芳带头,轻轻拉了一下张松龄的衣角,笑着说道:“时候不早了,咱们还是边赶路边说吧,反正距离你们黑石游击队的驻地已经沒多远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回去后多找几个人问问不就清楚了么,?!?br />
        小青莲非常介意别人拉张松龄的衣角,立刻把眼睛竖了起來,如同护巢的喜鹊一般叽叽喳喳地对李芳喊道:“问什么问,难道我还会骗张大哥,,你们就是再找一百个人问,结果也一样,姓方的居心叵测,生生拆撒了斯琴姐和龙爷?!?br />
        “莲子,火气别这么大?!闭潘闪淝崆崤牧伺牧拥耐?,苦笑着安慰,“只有了解清楚了情况,我才能帮着龙哥和斯琴两个想办法,你也不愿意看到斯琴和龙哥今后就谁也不理睬谁吧,,不愿意的话就别这么冲动,咱们一起來平心静气地把问題解决掉,相信只要想,办法总能想出來的?!?br />
        “最好的办法是让姓方的哪來回哪去?!鼻嗔辶讼陆?,大声回应,抬头看了看张松龄的脸色,她又觉得自己的话有干涉对方处理游击队内部事务之嫌,赶紧换了一种语气,可怜巴巴地说道:“斯琴姐对龙爷的心,老天爷看到都会感动,在重庆时,多少有钱有势的公子哥天天找借口接近她,都被她用马鞭子给抽跑了,,如果龙爷不肯珍惜,那斯琴姐可是哭都沒地方哭去了?!?br />
        “不会的,不会的?!闭潘闪溆昧σ×思赶峦?,低声保证,“龙哥不是那种人,这点你尽可放心,他和斯琴之间的事情,也许有什么误会,只要把话说开了,一切就又恢复到以前了?!?br />
        “可你们方政委,连说话的机会,都沒给斯琴姐留?!鼻嗔盘?,又很恨地跺脚,仿佛脚底下踩着的是某个老巫婆的胸口一般,“这都三个多月了,斯琴姐想见龙爷一面,都见不到,你不知道,她表面上虽然刚强,背地里,这些日子流的眼泪,几大缸都接不完,?!?br />
        “也许是最近真的任务多,也不一定?!闭潘闪洳淮蛩愀萸嗔桓鋈说闹缚?,就彻底否定方国强,想了想,又低声安抚道:“龙哥提副大队长的事情,还是方政委向军分区建议的呢,,如果他真的对龙哥有恶意的话,何必主动把龙哥往高处推?!?br />
        这是一句实话,在读书期间几次有限的通信中,无论是方国强,还是赵天龙,都沒提及斯琴和事情,也沒一句话说道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反倒是彼此之间,都对另外一方赞誉有加,特别是在升任副大队长一事上,虽然赵天龙自谦说,他还远不够格,但字里行间,却已经隐隐透出了,他很领方国强的情,并且愿意在工作方面,给与对方更多的支持。

        “谁稀罕?!毙∏嗔匀徊恢勒饧谇?,眨巴了几下水汪汪的眼睛,继续嘴硬,“不就是个大队长么,还是副的,龙爷要是娶了斯琴姐,整个右旗都是他们两人的,包括你们游击队现在的大部分地盘儿?!?br />
        话音落下,她又立刻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把张松龄也给捎带进去了,赶紧垂下头去,以极小的声音补救,“我,我不是说你,说你不够好,你,你将來也不止是一个大队长,我,我和斯琴姐每次说起你,她,她都说,都说你,你是个非常了不起的人,非常,非常了不起,?!?br />
        “那是你们斯琴王爷随口一说?!闭潘闪浔换炒荷倥涞昧成戏⑻?,苦笑着摇头,“行了,咱们不提这些了,时候不早了,赶紧上马走吧,越早回到游击队,越早替你们斯琴王爷解决了问題?!?br />
        说着话,也不管青莲同意不同意,拉过自己的东洋马,硬推着对方坐上去,然后又从俘虏的坐骑中挑出一匹,飞身跨在上面,与此女并辔而行。

        青莲原本还想矜持一下,发觉张松龄把坐骑让给了自己,立刻羞得浑身发烫,低着头,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一众男性青年学子见了,未免又开始羡慕张松龄的桃花运,走到哪里都有美女喜欢,并且被他拒绝后还死缠不放,这死胖子,又黑又壮,还到处是伤疤,哪來的这么大魅力,,这死胖子,被如此漂亮的女生看上,居然还要装冷酷拒绝,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肚子里虽然不断腹诽着,他们同时却真心希望能助张松龄一臂之力,帮他解决掉眼前的所有麻烦,一则,那样大伙就可以继续向北走,早日抵达此行的目的地,二來,一个蒙古女王与一个战斗英雄之间的感情,在年青的眼睛里,怎么看怎么都是天作之合,大伙愿意出一把力,让这冰冷的人世间再多一份美好。

        如是想着,众人在行军路上,就开始留上了心,试图在蛛丝马迹中,寻找问題的答案,结果越是留心,却越觉得李老九和蒙古少女青莲两个对方政委的指控,有点儿言过其实,特别是正式进入游击队的控制地域之后,沿途中越來越多的车马和行人,无一不在暗示着,黑石根据地的兴旺与繁荣,并且在越靠近游击队总部的地段,繁荣的迹象也越明显,來來往往的百姓和商贩们,已经将草原上的原始小径,踩得足足可供三辆大车并行,每一辆从麒麟岭下返回的车辆,都装得满满的,赶车人的面孔上,也写满了丰收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