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三章 天与地 (四 上)

    第三章 天与地 (四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三章天与地(四上)

        “宫本雄一,请先生赐教,?!奔潘闪浯鹩Ψ牌铰硗讲接胱约罕仁?,日本顾问将指挥刀举到眉间,郑重向对方致意。

        这家伙礼数做得十足,下手可是一点都不讲究,话音未落,就搂头带背來了一记斜劈,试图把张松龄劈成两瓣。

        跟鬼子打了这么多年交道了,张松龄怎么可能被此人的表面上的礼貌所迷惑,,身子迅速向后退了半步,随即一个上步横抹,直取对方哽嗓。

        “呀,,?!惫拘垡幌窀龊镒影闾?,然后武士刀左劈右砍,“当当?!绷郊谴嘞焐?,火花四溅,张松龄将猴子的刀锋格了出去,然而沒等他抢步反击,对方又是沿着半弧型路线向前斜窜了几步,再度将刀锋朝他的后颈甩了过來。

        “当?!鼻Ь环⑹笨?,张松龄转身挑撩将宫本雄一的杀招挡了回去,旋即上步劈刀,雪亮的刀锋在阳光下带出一刀闪电,径直劈向鬼子的肩膀。

        宫本雄一岂敢硬接,迅速一个抽身跳步,抢在刀锋及体前逃了出去,紧跟着又向左前方跳了几步,手中武士刀舞得就像风车般,又快又急,“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一连串的脆响在战团中涌起,刀光夹杂着火星,亮得令人心中直发抽,但是,旁观者当中,却是谁也不肯眨一下眼睛,唯恐在眼皮合拢与张开的那一瞬间,比试已经宣告结束,错过了日本鬼子被张胖子大卸八块精彩镜头。

        然而,令他们觉得有些失望的是,战团中的张松龄,居然是守的时候越來越多,攻的时候越來越少,而那名猴子一般的日本顾问显然打顺了手,步子越走越急,刀越挥越快,到后來,居然十招之中至少有九招是在抢攻,只剩下最后一招勉强防守一下,算是给自己留点儿恢复体力的空间。

        “不好,张胖子要输?!奔该氪竽泻⒍劝茨尾蛔?,跑到连长老杨身边,用力拽对方衣角,“跟小鬼子讲什么规矩,直接一枪崩了他就是?!?br />
        “就是?!奔该埠炝搜劬?,低声催促老杨开枪,“人质已经被小鬼子丢到一边去了,只要您一枪打死他,咱们就可以冲过去把人质给抢回來?!?br />
        “嗯,?!毖盍な职辞贡?,低声沉吟,“再等等,我估计胖子是故意示弱?!?br />
        鬼子顾问宫本雄一肯定专门练过刀术,这一点儿,任何长着眼睛的人现代都能看得出來,然而,张松龄所使用的招数,多少也算个练家子的杨连长就有点儿看不懂了,大体上,有点儿像西北军的破锋八刀,但与破锋八刀又不完全一样,步伐中少了几分灵活,手臂上的动作,却更加简单干脆,并且力道奇大,每次用刀背砸中对方的刀刃,都能砸出一大串火星來。

        “还等什么等,你们怕丢脸,我來?!奔盍な贾詹豢峡?,与张松龄已经混得很熟的杨柳大急,伸出手去,就准备从对方腰间抢盒子炮。

        但是,另外一只大手却死死按在了她的手背上面,抬起头,她看见一双陌生且充满野性的眼睛,“姑娘,别着急?!辈恢朗裁词焙蛞丫叩窖盍ど肀叩睦罾暇判α诵?,露出一口被烟熏黄的牙齿,“胖子从來沒让大伙失望过,况且这盒子炮最难瞄准,你一枪打过去,最后打在谁身上根本沒谱?!?br />
        “你”已经快急哭了的杨柳赶紧抽出手,冲着李老九用力跺脚,“你们这些国民党”

        斥责的话还沒等说完,周围的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喝彩声,赶紧扭头去看,只见宫本雄一整个湿得像刚从水里刚捞出來一般,拄着武士刀拼命喘气,猩红的血浆则顺着刀身淌了下來,淅淅沥沥,转眼间就在地面上形成了一个红色的血洼。

        “张,?!毖盍男脑嗝腿怀榱顺?,迅速将目光转向张松龄,却发现后者气定神闲地活动了几下胳膊,然后笑着对宫本雄一发出邀请,“接着來,或者你主动认输剖腹,还是两条路,你自己选?!?br />
        “呀,?!惫拘垡荒哪苋淌芏苑饺绱诵呷?,跳将起來,踉跄着奔向张松龄,后者毫不犹豫地上步左劈刀,紧接着左脚上半步,成右跪步,单手刀从左臂外侧继续向左上抡出一到完美的弧线,再从左上向右下用力斜劈,“当”地一声,将宫本雄一连人带刀劈出了两米多远,蹬蹬蹬连退数步,一个跟头坐在了地上。

        沒等他重新站起來,张松龄已经人随刀至,一记简单至极的力劈华山,刀刃带着风声,直奔小鬼子面门,宫本雄一不得不将武士刀举过头顶,勉强挡住这全力一击,受了伤的手臂再次喷出一道血水,脸上的肌肉不断抽搐。

        “当?!闭潘闪溆质且患橇ε?,再奔小鬼子头顶,逼着对方再次举刀招架,然后第三次有血水从伤口喷射出來,疼得小鬼子呲牙咧嘴。

        张松龄却是得势不饶人,一记力劈华山,紧跟着一记力劈华山,像剁菜一样劈个沒完,双方的身高差距原本就非常巨大,此刻一个站,一个坐,更是相差悬殊,从侧面看过去,简直就是一个大人在教训孩子,很快,小鬼**本雄一就支撑不下去了,干脆把身子向前一扑,抱着被砍成锯子的武士刀,直奔张松龄下阴。

        他准备采取这种两败俱伤手法,逼退对手,为自己赢得须臾喘息之机,谁料张松龄早有防备,迅速一个拧身撤步,就把他闪了个狗啃食,旋即一脚踩住他的脊背,钢刀由上到下,“噗?!?,一颗硕大的头颅掉在了地上,咕噜噜滚出半丈多远。

        “啊,,?!奔父雠幌诺蒙焓治孀⊙劬?,然后迅速将手指分离开,从指头缝隙里紧紧盯住张松龄,目光中涌满了崇拜,几个小男生则如释重负般拍拍各自的胸口,然后板起面孔,轻轻撇嘴,谁也记不起就在几秒钟之前,他们还为张松龄的安危,紧张得心脏几乎从嗓子眼儿里头跳出來。

        “张爷威武?!薄罢乓醚??!倍懒⒂睦罾暇诺热?,却不像年青学生这般矜持,在马背上举起钢刀,大声给张松龄喝彩,仿佛后者是他们的自己人一般,根本不管八路军的骑兵连就在对面,一个个将手臂按在刀柄上,眼睛里头写满了警惕,特别是那个杨连长,因为观战时不小心被李老九摸到了身边,心中又惊又怒,沒等场地中的比试结束,就已经把全部精力转移到了对方身上,随时都可能抢先发起攻击。

        “老杨,这位是我的老熟人,黑石独立营的李副营长,?!闭潘闪涿羧竦夭炀醯搅酥芪У幕肚炱罩幸幸凰抗殴?,赶紧走到杨连长身边,一把拉住他的手,将他拉向近在咫尺的李老九,“当年我们黑石游击队和独立营曾经多次并肩打鬼子,彼此都是同生共死的交情?!?br />
        “敬礼?!毖盍ふ獠派陨苑畔滦膩?,主动向李老九行了一个军礼。

        “不敢,不敢?!崩罾暇挪恢姥盍さ膩砺?,立刻侧开半个身子,然后按照江湖礼节向对方拱手,“刚才不是故意要打扰您看好戏,实在是怕您身边这几位小娘们儿沉不住气,胡乱出手,坏了张大哥名头,咱们草原上不比口里那边,喜欢穷讲究,万一名声倒了,你再大的來头,做起事情來也要难上一万倍?!?br />
        几句话,不但将自己刚才偷偷跑过來的原因说清楚了,捎带着还敲打了杨连长等人一把,警告他们不要以为自己來自什么大地方,就想在黑石寨这一带为所欲为,连长老杨先前警惕过了头,此刻明知道对方话里有话,也只好装作沒有听明白,笑着退开半步,拱手回应,“那就多谢李营长了,不过刚才即便您不出面阻止,我也不会让同学们随便开枪,张队长的本事我们早就亲眼目睹过了,对他非常有信心?!?br />
        两个大男人在这里暗斗机锋,刚才差点惹了祸的几个女生脸上可是受不住了,四下看了看,立刻争先恐后地向场地中间的人质奔去,一边跑,还一边叽叽喳喳地叫嚷道:“都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她解开,头上套着这么大的口袋,闷也闷死了?!?br />
        被她们几个这样胡乱一打岔,李老九也沒有了继续跟杨连长纠缠下去的兴致,迅速转过头,向着张松龄拱手,“人是张队长救下來的,李某就干脆偷一次懒,再拜托你们游击队将她给斯琴王爷送回去,至于这个几个鬼子的尸体,能不能请张队长赏在下一个面子,让在下带回去向上头邀功,您老想必也知道,我们北路军这边对战功的赏赐甚厚,把这几具尸体拍了照片给上头寄过去,咱们营长今年上半年的考绩至少能混出一个中上來?!?br />
        “什么赏不赏的,人是你们追趴下的,张某不过给了他们最后一刀而已?!闭潘闪淞粝录妇吖碜拥氖甯緵]任何作用,想都沒想,干脆地答应。

        从始至终,双方都对被俘的伪军都只字未提,仿佛那些家伙只是废品一般,根本不值得任何人浪费口水,然而俘虏们自己可不愿意被彻底忽视,落在游击队手中有活路,落在独立营手中一条命差不多就得丢掉小半条,趁着看押自己的战士不注意,赶紧向张松龄身边跑了几步,噗通一声跪倒,大声嚷嚷,“张爷,张爷您刚才答应不杀我们?!薄罢乓?,求求您,千万带我们走,我们愿意加入游击队,愿意,愿意戴罪立功?!?br />
        “这些人”对于自己的同胞,张松龄总是有些下不了狠心,即便对方当了伪军,“李营长,我刚才的确曾经许诺在先,只要投降就放他们一条生路?!?br />
        “您说得算,带他们回去,我还嫌浪费粮食呢?!崩罾暇配烊鞯匾换邮?,将伪军全都送给的张松龄,“不过您可小心了,这帮家伙,都是养不熟的白眼狼,真的让他们加入了游击队,保不准哪天战场上给您來个临阵倒戈?!?br />
        “不会,不会,我们可以对着长生天发誓?!?br />
        “如果我们再投降日本人,我们,我们全家都被老天爷打雷劈死?!睕]等张松龄开口,一众伪军争先恐后地发起了毒誓來。

        老天爷的雷劈要是管用,草原上早就沒恶人了,张松龄微微摇头,尽当伪军是在唱歌,他这次回到黑石寨,匆匆坐一下就得继续带着骑兵连继续向北,不想留下一大堆隐患让方国强为难,所以等李老九带着独立营的人走远,就打算让这些些俘虏留下枪滚蛋,才不会在他们身上浪费什么时间。

        结果这个略微带出一点儿内心深处不屑的笑容,却让伪军们大惊失色,一个个面色如土,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张爷,张爷,我们,我们真的不敢再有二心?!薄扒笄竽?,求求您给我们一条活路?!薄拔颐?,我们可以,可以交投名状,我们,我们知道小鬼子抓斯琴的侍女是因为什么?!?br />
        也不知道是那个俘虏突然豁了出去,扯开嗓子大喊了一句,随即,所有俘虏齐齐闭住了嘴巴,将头扎进草丛中,谁也不肯承认话出于自己之口,张松龄却不是聋子,也知道李老九不是,只好向后者笑了笑,用目光探询对方的意见。

        “斯琴跟你们游击队关系更近一些,你们负责到底好了,我只管带着鬼子的尸体回去交差?!崩罾暇啪允歉龀寥?,按照江湖规矩,一言既出,多少匹马都追不回头。

        张松龄明白对方说得是实话,只好先承下这个人情,叫过几名战士,命令他们将伪军们从地上拉起來,带到一旁去重新整队,严加看管,随后,又将头转向正在被几个女生围着安慰的人质,查看刚才自己到底救下了谁。

        他不转头还好,一转头,目光恰恰被人质捉了个正着,后者立刻抬手抹了一把眼泪,从地面上跳起來,三步并作两步朝他面前走,一边走,一边指着他的鼻子大声哭喊道:“你终于看我一眼了,,谁稀罕你來救,,呜呜,呜呜,,,早知道是你,不如让我死在小鬼子手里好了,你就不怕毁了游击队的声誉么,,你们黑石游击队,尽是些沒良心的东西,呜呜,,呜呜呜,,?!?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