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流光 (四 下)

    第二章 流光 (四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流光(四下)

        “韭菜盒子,韭菜盒子?!薄八玖钤闭桃?,司令员威武?!敝谘г泵切烁卟闪?,七手八脚收拾干净地面上的残局,簇拥着聂荣臻将军和张松龄,一道向学校门口走去。

        此时早已过了学校的晚餐正式开火时间,晚自习结束出來吃宵夜的时间又沒到,所以学校大门口冷清清的,不见任何一个小吃摊,几个学校干部见状,赶紧快走了几步,挤到聂荣臻身边,低声提议,“司令员,还是带大伙去学校的食堂里吃吧,校田里有咱们自己种的韭菜,我这就带人去割一些回來,面粉和开水也是现成的,伙房的大师傅随时都可以开工?!?br />
        “怪不得我今天怎么努力都赢不了,原來你们早就盼着我输掉,?!蹦羧僬椤昂莺荨钡闪搜8刹恳谎?,笑着打趣。

        “不是,不是?!毖8刹肯诺昧谑?,大声解释,“肯定,肯定有一方要输的,咱们这么大一波人,学校门口那些小吃摊子根本不可能招待得过來,所以,所以我们才提前”

        “行了?!蹦羧僬榇笫忠换?,打断了对方的解释,“你们做得很好,咱们的人的确多了点儿,一起围到老乡的摊子前,估计会吓到人家,食堂就食堂,把今晚的开销都单独做帐,我自己掏腰包來付?!?br />
        “那,那怎么行?!惫ぷ魅嗽便读算?,再度连连摆手,“食堂给同学们提供饭菜,怎么能”

        “让你去做账,你就去做账,哪那么多废话?!蹦羧僬榘蚜骋话?,大声呵斥,“这是命令?!?br />
        “哈哈哈”众学员们又是一阵哄堂大笑,对着“可怜”学校干部,大做鬼脸,在众人的哄笑声中,学校干部无奈,只好给聂荣臻敬了礼,跑步去食堂做相应准备了。

        “回來?!辈排艹黾覆?,聂荣臻突然又从背后将他叫住,大声吩咐,“再给我去买点酒回來,要烈一点的高粱烧,不要那种黄米酒,大概”

        迅速向周围看了看,他快速补充,“每人三碗吧,一并记到我个人的账上,我过几天派人把钱给你们捎过來?!?br />
        “司令员威武?!薄八玖钤焙竦??!毖8刹康幕赜ι?,彻底被同学们兴奋的叫喊声吞沒,都是二三十岁年纪,平时菜里边连个肉星都看不到也就算了,还严禁饮酒,这回借着聂司令员的东风,大伙刚好狠狠过一次酒瘾。

        “沒什么威武的?!蹦羧僬樗南禄恿嘶邮?,声音慢慢变低,“你们都是从基层和一线部队选拔出來的战斗骨干,冒着被鬼子截杀的风险到军校來深造,我这个司令员却连三顿饱饭都管不起,细说起來,是我亏欠了你们”

        “司令员千万别这么说,能有机会多学一些杀敌本领,是我们的福气?!?br />
        “是啊,司令员,学校已经尽最大努力给我们提供伙食了,我们知道军区的难处?!?br />
        “都是小鬼子害的,等打跑了他们,咱们的日子就会好起來?!?br />
        “现在吃些苦沒问題,将來打跑了小鬼子,咱们顿顿吃红烧肉,?!?br />
        聂荣臻被大伙单纯的想法逗得哑然失笑,用力点点头,声音突然间提到最高,“好,等打跑了小鬼子,我再做东请大家吃红烧肉,还是往饱了吃,不限量?!?br />
        “还有酒,酒也不限量?!毖直α痔蛄讼略缫咽傅淖旖?,带头提议。

        “好,到时候酒也不限量?!蹦羧僬橛钟昧恿讼率直?,大声答应,“待打跑了小鬼子,我一定在这里摆酒,请诸位痛饮?!?br />
        “司令员威武?!薄八玖钤焙竦??!比巳褐?,立刻又涌起一阵欢呼,众人簇拥着聂荣臻,就像簇拥着自家出远门归來的哥哥,兴高采烈继续往食堂方向走,每走几步,队伍中都会爆发出一阵欢快的笑声。

        转眼來到食堂门口,学校的工作人员和伙房师傅们,早已经将里边收拾整齐,几条平素吃饭的木头桌子拼在了一起,周围再摆上十來把长条凳子,便组成了一处“雅座”,聂荣臻被众人集体推到窄侧靠北的长凳上,左右有学校干部相陪,再往远,则是陈辉、张松龄等学生骨干,还有阎宝林、周先觉等活跃份子,其他同学则按照性格活泼与安静,各自找了个空位,热热闹闹地围成一个长方形大圈子,等着宣布开席。

        韭菜盒子虽然是小吃,准备起來也需要花费一些功夫,在等待开席时间,聂荣臻将军看了看张松龄,笑着问道,“老二十六路的死守功夫,我今天算领教了,但你那一手又阴又损的用炮功夫跟谁学的,恐怕不是孙连仲将军的特务团里能教的吧?!?br />
        “报告首长,是跟日本人学的?!闭潘闪湔酒饋?,大声回应。

        “坐下,坐下?!蹦羧僬槭终魄崆嵯卵?,示意对方坐着跟自己说话,“不要一句话一个首长,我听着累,你喊着更累,咱们今天只是随便聊聊,用不着如此正式?!?br />
        “是?!闭潘闪渌斓鼗赜α艘簧?,坐稳身体,继续补充,“开始跟小鬼子打仗时,总是吃他们炮兵的亏,后來自己气愤不过,就偷偷琢磨,如果我手里有了这么一门炮,该怎么报复回來,琢磨來,琢磨去,就把小鬼子的一些招数给偷來了?!?br />
        “偷得好,偷得好?!蹦羧僬橛昧ε拇蜃腊?,“就该这么偷,偷学了功夫再打翻师父,那才是真本事,咱们中国人,向來不怕跟对手学习,只不过最近一两百年,才开始固步自封,不过,咱们这个国家已经觉醒了,奋起直追,早晚有追上并超过敌人的那一天,你们这些军校毕业生,回去后就要带起这个头,带着大伙一道学习,共同进步,一颗火种点不起燎原大火,一群火种,却能照亮整个世界?!?br />
        “是?!敝谘г弊鄙硖?,齐声回应,肩头上顿时觉得沉甸甸的,内心当中也涌起了一股神圣的使命感。

        “说远了,说远了?!蹦羧僬檠杆僖馐兜阶约涸诓恢痪跫?,又开始了公开训话,笑了笑,轻轻摇头,“这领导当时间长了,就容易养成一堆臭毛病,咱们今天先不说这些,咱们说点儿简单轻松的话題?!?br />
        “不远,不远?!贝蠖映こ禄愿辖粢∫⊥?,代表所有学员表态,“您是军区领导,又是大伙的长辈,说点鼓励的话,我们这些晚辈愿意听?!?br />
        “小马屁鬼?!蹦羧僬橛檬种父艨盏懔说闼?,笑着摇头,“你这个小陈,上了一回军校,本事涨沒涨我不知道,这讨好领导的功夫,可是比以前厉害多了,我记得以前你在四分区的时候,可沒少因为炮筒子脾气跟人闹别扭,怎么着,上了几天学,就把棱角给学沒了,?!?br />
        “我当时,我当时不是,不是刚从学校出來,不知道天高地厚么,?!睕]想到军区最高领导居然还记得自己前两年的丑事,大队长陈辉搔了下自己头皮,红着脸解释,“那时候,只觉得自己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比别人明白,所以嘴巴大,脾气也冲,后來见识多了,才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个道理?!?br />
        “哦,?!蹦羧僬樾ψ诺阃?,“原來你沒入学之前,棱角已经磨得差不多了,好,能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你成长的空间就会更大,怎么样,这几个月的军校生活,收获多么?!?br />
        “收获很大?!背禄允掌鹦θ?,郑重点头,“不但学校里的教员和领导,教会了我许多东西,从其他同学身上,我也学到了许多,特别是”

        他推了一把距离自己最近的张松龄,以此为证,“特别是从张松龄同学身上,他虽然年龄比我小,但学识、本领还有待人接物方面,都比我要强”

        “大队长,你又拿我开涮?!闭潘闪洳幌肮弑蝗说敝诒硌?,转过头,冲着陈辉大声抗议。

        “张松龄同学的确很厉害?!备詹诺H尾门谐さ闹芟染跚昧讼伦腊?,主动替陈辉作证,“他文化课是我们中间最好的,军事理论课也名列前茅,特别是技术兵种组织运用方面,我们平常有了问題,总向他请教?!?br />
        “对,张胖子玩炮玩得比我们当中任何人都好?!毖直α?、许亮,还有其他几名性格活跃的学员,也纷纷开腔,话语里,充满了对张松龄的推崇。

        “哦?!蹦羧僬槠奈馔獾牡阃?,“这么说,我今天运气也太差了些,偏偏挑上了你们当中最出色的那一位?!?br />
        “呵呵呵”众学员以笑声回应,张松龄则红了脸,不住地摆手,“司令员您别听他们瞎说,我学业远不是最好的,他们,他们是拿我”

        “过分的谦虚,就是做作?!蹦羧僬榭戳怂谎?,笑呵呵地打断,“我辈军人,要有勇争第一的气魄,不要学那些书呆子,明明巴不得当天下第一,嘴里还假惺惺地谦虚來谦虚去?!?br />
        “我,我真的”张松龄一下涨得满脸通红,继续用力摆手。

        见他的脸都窘迫成了个熟螃蟹,聂荣臻也不好再逼他,笑了笑,将话題岔往其他地方,“小胖子上军校之前是炮兵吧,在哪个军分区下面的炮兵部队,我好像以前沒在军区直属炮兵单位看到过你的名字?!?br />
        “不是炮兵,是骑兵?!闭潘闪渲沼诨汗豢谄?,想都沒想,大声回应。

        “骑兵,陈再道那边,让你这么好的炮兵指挥官苗子去带骑兵,他老陈的脑袋被马踢了么,?!蹦羧僬榇蟪砸痪?,眉头立刻皱成了一个疙瘩。

        整个晋察冀军区里头,如今只有冀南军分区还保留着大规模的骑兵部队,所以提到骑兵,军区总司令员聂荣臻就立刻将张胖子与冀南军分区联系到了一处,但是,这次他显然是大错特错了,在一片惊诧或羡慕的目光中,张松龄又涨红了脸,低声纠正,“不是,不是冀南军分区,我是在察北军分区,察北军分区黑石游击大队,我们那盛产战马,所以我就当了骑兵?!?br />
        “察北军分区,你是苏慕武,苏醒的手下?!蹦羧僬榈拿纪酚种辶酥?,旋即大笑了起來,“怪不得沒让你去做炮兵指挥官,苏慕武那边,穷得估计连大炮找不出几门,不过骑兵也很好么,大草原上,天空地阔,正是骑兵一展身手的好地方?!?br />
        “的确是这样?!闭潘闪湫ψ诺阃?,“草原上地形开阔,城市稀少,除了机械化部队之外,骑兵恐怕是最合适的兵种,所以无论日本鬼子,晋绥军还是咱们,在那边都极力发展骑兵?!?br />
        “噢?!蹦羧僬樵俣鹊阃?,心中很是诧异,在眼前这个年青的小胖子嘴里,居然还能说出机械化部队的字眼來!带着几分考校的意味,他想了想,又笑着问道:“那你知道,骑兵的优势在哪里么,如果遇到了小鬼子的机械化部队,你要采用哪种策略,才有夺取胜利的希望,?!?br />
        这个題目,出得可就有点儿大了,好在不是什么正式场合,张松龄亦在战斗中总结了足够多的经验,略作斟酌,就用缓慢且自信的语调回应道:“机动力,我认为,机动力,是骑兵的最大优势,哪怕对上日本鬼子的机械化部队,在沒有合适的硬面道路情况下,骑兵行军速度,也不输给他们,而日寇的机械化部队,实际上只达到了运用汽车运送士兵的地步,他们的汽车配件支持和燃油供应,目前也还是无法解答的难題,如果与日军机械化部队交战的话,我会先带着士兵暂避其锋,然后派出小股部队不断骚扰他,用挖陷阱、设路障、埋地雷等手段,破坏汽车的脆弱部件,如轮胎、油箱等,或者远距离射杀他的驾驶员,当大部分汽车都变成废物,鬼子的骑兵也就成了步兵,这时候,是用优势兵力围困他们,还是出其不意发起强攻,都可以根据具体情况而定?!?br />
        “好,好,非常好?!蹦羧僬榇反笊恼?,一连说了几个好字,才把手停下來,“陷阱、地雷之类的招数,我很清楚,冷枪射杀他们的驾驶员,是不是太理想化了一点儿,你具体实践过么,效果怎么样?!?br />
        “胖子是个神枪手?!睕]等张松龄开口,周围的同学已经主动替他回应,“四百米距离上,几乎枪枪都是十环,?!?br />
        “沒有,沒有这么玄?!闭潘闪涓辖舸笊蚨?,“司令员您别听他们瞎说,我只能保证头几枪有准头,时间长了,就越來越差了?!?br />
        “啊,怎么会这样?!蹦羧僬橛帚读算?,对张松龄的说法好生奇怪,据他了解,很多神枪手都是越打越顺手,发挥平稳,特别是一些先进国家的狙击手,战争当中如果运用得当,往往能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而张松龄显然只达到了狙击手的一半儿水准,时间一长,他那个发挥不稳定的缺陷就足以致命。

        “我也不知道?!闭潘闪淠恿艘幌峦菲?,有些遗憾的回应,“教我打枪的那位猎户,说我气血不足,所以只能坚持头几枪的准头,到后來,眼前就一片模糊?!?br />
        “气血不足,你今年才多大?!碧苏潘闪涞慕馐?,聂荣臻越发觉得奇怪,将目光对准张松龄,上上下下再度仔细打量,很快,答案就呼之欲出了,脖子上,小臂上,还有左耳根上方贴近太阳穴处,都是子弹和刺刀留下的疤痕,已经痊愈了很长时间了,不仔细打量,很难注意到,但认真观察之后,你立刻能明白伤疤的主人,有多少次在阎罗王那里从容逃开。

        “二十一了?!闭潘闪湫α诵?,不闪不避,那些疤痕,包括藏在衣服底下的,都是因为打鬼子而起,那是他的荣誉,他的勋章,沒什么好隐瞒的。

        “好汉子?!蹦羧僬檠杆俳抗馐栈?,用手轻轻拍打桌案,“你们都是好汉子,聂某人麾下能有你们这样的好汉子,是聂某人的荣幸?!?br />
        在一群好汉子面前,再遮遮掩掩纯属多余,目光在身边的学校干部脸上扫了扫,聂荣臻断然做出一个决定,“酒买來了么,先给大伙倒上,我有几句话,要跟大伙说清楚?!?br />
        “买來了,早就买來了?!毖8刹棵橇ζ鹕?,跑到厨房去端來酒坛子和吃饭用的大白碗,给在场的每名学员面前,都斟了满满一大碗。

        聂荣臻捧起一碗酒,慢慢站了起來,“有些话,我原本准备明天开会时,再跟大伙说,但是,刚才跟你们闲聊的时候,我却又觉得,根本沒那个必要,你们都是各基层单位选拔出來的优秀种子,都是战场上响当当的好汉,所以,该说的话,我就干脆在这里说,沒必要拖到明天?!?br />
        “司令员?!薄八玖钤鼻胨??!敝谘г彼淙徊恢滥羧僬樽急杆凳裁?,但是都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了一重凛然之气,纷纷从长凳上站起來,将酒碗举到眉间。

        “大伙都知道,为了打击日本鬼子的嚣张气焰,也为了回应击国内反动派的造谣污蔑,前一段时间,我们八路军集中了一百零五个团,四十万弟兄,在华北大地,向日军的交通线发起的重点攻击?!蹦羧僬榕踝啪仆?,目光从众人脸上慢慢扫过,都是二十出头、三十不到年青面孔,都是八路军基层单位作为重点培养的优秀种子,如果还有其他选择的话,他绝对不愿意现在就将这批种子投向战场。

        “几个月來,我们出动了一千多次,彻底破坏了正太铁路,砸烂了平汉、同蒲和北宁线,瘫痪了整个华北的交通,让小鬼子无法再西南战场运送一粒子弹,一袋面粉,几次战役,都不得不提前结束,无功而返,但是,我们付出的牺牲也是巨大的,特别是在攻打鬼子的火车站,交通枢纽和桥梁隧道等重点驻守目标时,每次都是拿人命去填,很多基层部队,营、连一级的干部都牺牲光了,有些基层部队,甚至是团长在最前方指挥,政委带队打冲锋,所以,我今天不得不到这里來,在学校当中,选拔一批优秀学员,让他们去战斗前线,一边带领部队与鬼子交战,一边完成接下來的各项科目,以战代学,边战边学,将你们在书本上学到的,课堂中学到的,立刻应用到实战中去,给小鬼子,给伪军,最沉重的打击,让他们领教领教,我八路军,我晋察冀军区的真正实力,让敌人们品尝品尝,我抗大学子的铁拳,來,诸君干了此碗,以壮行色?!保ㄗ?)

        说罢,一仰头,将碗中高粱酒鲸吞而尽。

        “干?!贝蠖映こ禄源?,与张松龄、阎宝林、周先觉等人,将整碗的高粱酒喝进肚子,胸腹处,立刻涌起一团大火,熊熊烈烈,无止无休。

        “上韭菜盒子?!本8刹坎亮税蜒劬?,冲着伙房大吼。

        伙房师傅们用笸箩抬着煎得金黄的韭菜盒子,放在桌案上,学员们慢慢放下酒碗,用手抓起一个,笑着品尝,仿佛这就是人间美味之最。

        聂荣臻想着眼前这群热血男儿,今晚一别之后,不知道几人还能活着再相见,心中顿时一片滚烫,低头擦了一把眼睛,然后又举起了第二碗烈酒,“这一碗,算是送行,也算是与诸位的约定,待将小鬼子赶出中国,聂某一定在此摆酒,与诸位一醉方休?!?br />
        说罢,抬起头,又是一饮而尽。

        众人笑着举起酒碗,遥遥向聂司令员致意,然后纷纷将酒水饮干,抓了几个韭菜盒子,大步出门,不知道是谁,带头唱起了那首最为人熟悉的战歌,转瞬,嘹亮的歌声就响彻了整个校园,“红日照遍了东方,自由之神在纵情歌唱,看吧,千山万壑,铜壁铁墙,抗日的烽火燃烧在太行山上”

        “听吧,母亲叫儿打东洋,妻子送郎上战场,我们在太行山上,我们在太行山上”夜风相送,千山相和,嘹亮歌声久久不息,反复回荡

        注1:百团大战,是八路军和新四军在华北战场上,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对日战役,其政治意义,无论以任何语言称颂,都不过分,但起军事方面,却带有明显的随意性,既沒有固定的战略目标,也沒有相应的善后准备,当日军从骤然打击中回过神,调集重兵报复时,八路军就付出了巨大牺牲。

        注2:本节最后几段文字,模仿了金庸先生的倚天屠龙记,特此说明,当年读书时,整本倚天屠龙记里,这段记忆最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