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流光 (四 上)

    第二章 流光 (四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流光(四上)

        只因为换了张松龄來当指挥官,敌军就从二流地方驻守部队变成了一线精锐,这未免有些太涨别人志气,灭自家威风,非但聂荣臻身边的临时参谋们,包括很多裁判团成员和军校干部,都觉得很不服气,然而,当攻守双方真正发生接触后,很快,他们心中的愤懑便消失了个干干净净。

        太凶残了,太恶毒了,在张松龄的指挥下,守卫山头阵地的“日军”,简直就变成了一群恶魔,冷枪阻截,分组远距离射击、火炮覆盖、机枪交叉封堵,从阵地前七百米一直到阵地前一百米范围内,鬼子在战场上的常用不常用杀招,几乎被他们交替使了个遍,还沒等推进到可以发起冲锋距离,进攻方已经出现大量伤亡,特别是从一百五十到八十米这短短的一小段,几乎每向前一步,都要付出血的代价!

        而进入到八十米距离后,进攻方更是举步维艰,一个个低矮的暗堡,就像会喷火的怪兽,随时都可以能夺走一整排战士的性命,与此同时,“日军”手中数量众多的掷弹筒,也纷纷开始发威,或者对准固定区域狂轰滥炸,或者彼此配合起來,重点打击某个目标,令“八路军”防不胜防。

        身为百战名将,聂荣臻当然不会被这点儿小伎俩吓倒,大炮,重机枪、掷弹筒配合起來,不断地对山上的“日军”还以颜色,同时还派出少量精锐,以排或者班为单位,沿着守军阵地迅速移动,寻找火力死角和防御方面的破绽,虚虚实实,腾挪辗转,打得对方手忙脚乱。

        双方的伤亡数字都迅速向上攀升,很快,就到达了一个惊人的地步,两边指挥官的动作都慢了下來,几乎每一步行动,都要经过反复斟酌,而裁判团的任务,也变得越來越为沉重,几乎每一次阶段性评估,都要讨论上好半天,仔细参考以往的真实战例,并且咨询了大量旁观学员,才能最后得出定论。

        “给我集中所有火炮,重点打击他的阵地左上角?!狈锤词蕴搅宋迨喾种又?,聂荣臻将军终于找到了一处破绽,开始动用手中唯一具备绝对优势的王牌。

        两门晋造一三式火炮立刻发出怒吼,将重达六公斤一枚的榴弹成串地砸在“日军”的阵地一角,张松龄和他的参谋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眼睁睁地看着那一段阵地被炸了个百孔千疮,还沒等他们调动预备队上前堵窟窿,整整两个排的八路军战士已经呐喊着发起了强攻,转眼间,就像尖刀一般插进了阵地里。

        “裁判团,我方申请阶段性评估?!笨醋耪潘闪涞热寺反蠛沟哪Q?,聂荣臻将军慢吞吞地坐直身体,打开军用水壶盖子,嘴对嘴鲸吞虹吸。

        “左上角阵地处,防御一方伤亡超过四分之三,两处暗堡完全损坏,坑道被泥土阻断,基本丧失对这段阵地的控制权?!辈门型懦稍泵且仓沼谒闪艘豢谄?,低头商量了几句,迅速得出结论。

        “我方接受裁判结果?!闭潘闪涞愕阃?,承认自己输了一招,旋即,咬着牙大声补充,“我方启动一号应急方案,请裁判评估?!?br />
        “一号应急方案,?!辈门型懦稍蔽⑽⒁汇?,紧跟着,就看到大队长陈辉拿着一个预先准备好的信封,快速跑过來,当众向大伙展示。

        信封里,是一张干净的草纸,上面清楚地画出了左上角大部分工事的内部构造,和几处交通沟的具体走向,在工事的几处关键点上,则用红色墨水,重重地打下了数个交叉符号,并文字标明了,这是应急方案一,及其具体启动条件。

        “你们”担任裁判长的周先觉同学沒等将条件看完,就立刻急红了眼睛,“你们怎么能这样做,那段战壕里残留的你方人员,至少还有两个班?!?br />
        “我们现在是日方指挥官,有权力决定采用什么方式赢得胜利?!贝蠖映こ禄韵攵疾幌?,大声回应,“此外,日本人在战争中,也并非第一次采用类似招数,在他们眼里,这种牺牲绝对值得?!?br />
        “这”周先觉被驳斥得哑口无言,不得不将目光转向其他裁判,众学员们接过陈辉手中的方案轮流观看,都迅速红了眼睛,怒不可遏。

        “怎么了,能不能给我也看看?!奔门型懦俪俨蛔龀銎拦?,聂荣臻心里有些好奇,主动申请观看对方的杀招。

        “给?!辈门谐ぶ芟染跤淘チ艘幌?,派人将方案递给了他,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大声说道:“本裁判长认为,防守方的应急措施虽然卑鄙,但的确属于有效办法,因此,提议判定方案生效,进攻方在这一段的战斗人员伤亡超过四分之三,不得不主动退出战壕,现在,请所有裁判员举手表决?!?br />
        “同意?!薄巴??!薄巴??!敝诓门忻怯淘チ似?,陆续举起了右手。

        “经全体裁判根据事实裁定,防守方采用自杀性殉爆的方法,利用战壕中的残留人员,手动引爆了预先埋在战壕底部大量炸药,造成进攻方大量人员损失,不得不主动退出战壕,该段阵地废弃,双方今后都无法继续利用?!卑苤乜戳私プ橹呙且谎?,裁判长大声宣告。

        “啊!”周围看热闹的学员们立刻惊呼出声,一个个看着张松龄,两眼冒火,为了打击进攻方,居然冒险在战壕里埋下了炸药,在关键时刻采用自杀战术,与进入战壕的“八路军”來了个玉石俱焚,这算什么招数,拿那些在工事中死战不退的自家弟兄当成了什么,,如此把自家士兵不当人看的指挥者,军队中怎么可能准许他的存在,。

        然而,联想到自己以前看到的和听说的那些事实,众人又不能不承认,的确很多丧心病狂的日本军官,会拿自家士兵当炮灰,发起自杀性攻击,特别是他们被逼进绝境的时候,做出任何疯狂行为,都有可能。

        正当大伙议论纷纷的时候,聂荣臻将军也迅速看完了“日军”的应急方案,站起身,郑重点头,“本方接受裁判结果,申请继续进行下一步推演?!?br />
        “同意,请双方继续进入下一阶段?!辈门谐こ林乇涞厣?,宣告“战斗”继续进行。

        这下,进攻方的策略,变得谨慎了许多,再不试图速战速决,而是充分利用绝对的兵力优势,零敲碎打,不断压缩守军的生存空间,但是这种战术,效果非?;郝?,日本鬼子精湛的枪法和优良的土工作业水准,都令进攻方的招数事倍功半,特别是那两道形状怪异的战壕,被张松龄下令炸塌了一角之后,居然依旧能运转通畅,与先前的差别只是外形上向内凹了一小块,其他各项功能都完好无损。

        “嗯哼?!惫壅降娜巳旱敝?,有名学校干部低声咳嗽,天已经黑了下來,像目前这样继续僵持下去,恐怕到后半夜也结束不了战斗,而聂司令员今天來学校,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不可能把宝贵时间都花费在沙盘推演上。

        站在张松龄身边的陈辉闻声抬头,目光与军校干部的目光碰了一下,快速挪开,他读懂了对方的暗示,也愿意做一些主动退让,毕竟这只是沙盘推演,输赢都与现实无关,并且张松龄能在聂荣臻将军手下坚持了两个多小时未显败相,已经给本期所有学员争足了脸面。

        想到这儿,他先用左手的食指捅了捅张松龄,然后右手抓起一片代表日军小队的高粱叶,轻轻推出战壕,“我方”

        “不要故意放水?!睕]等张松龄表态,聂荣臻将军已经大声提出了抗议,“你这个小同志,立场要坚定,还有你”他的目光迅速转向先前低声咳嗽的军校干部,“不要打击同学们的积极性,也不要低估我的肚量?!?br />
        “沒,沒”军校干部和陈辉两个都闹了个大红脸,赶紧摆着手解释,“天已经黑了,同学们晚上还要上自修,所以”

        “第二小队出击?!闭潘闪浞路饹]听见周围的声音,迅速从陈辉手里抢过高粱叶,继续向前推进,“目标,进攻方前线指挥中枢,机枪掩护,迫击炮扰乱两侧敌军注意力,阻止他们前來救援,掷弹筒,制造弹幕,第三小队”

        “你”聂荣臻先是眉头一跳,随即意识到张松龄的这一招,并非继续了陈辉先前的放水行为,赶紧组织人手,对自家的前线指挥人员进行重点?;?,饶是如此,他的应对也稍微迟缓了半步,当分散在阵地上的其他战士冒着被日军迫击炮炸死的风险,赶到指定位置的时候,前线指挥部已经被“日军”搅得一片狼藉。

        “我方提请裁判团进行阶段性评估?!?br />
        “裁判团认定,守军的反击出其不意,进攻方前线指挥部被捣毁,主要指挥人员受伤,阵亡连长一名,副营长一名,参谋和警卫人员损失三分之二,该小队日军无法回撤,被进攻方全歼?!?br />
        结果令人震惊,也令人再次对“鬼子张”的很辣,有了一个清醒的认识,为了打乱进攻方的指挥,他居然拿出了三分之一的兵力,作了对方指挥部的殉葬品,而经此一轮血战,进攻方的指挥固然无法保持先前的高效,作为防守一方,他们也彻底失去了反击能力,只能蹲在工事后苦守待援。

        “呼叫火炮,定点打击阵地中段第一道战壕和第二道战壕中间位置,五轮急射,?!蹦羧僬檠杆俅哟蚧髦谢毓駚?,根据双方目前情况,重新调整策略。

        “报告,炮弹,炮弹只能再打两轮了?!迸员叩H尾文钡难г甭尘谏?,如实向他说明。

        “两轮就两轮,给我把所有炮弹都砸出去?!蹦羧僬榇笫忠换?,毅然做出决定,随即,又狠狠喝了几大口水,轻轻摇头,“不用申请评估了,他的工事里有专门的防炮洞,两轮炮击,效果非常有限?!?br />
        “嗯!”担任参谋的学员纷纷点头,看向对面的目光又恨又爱,恨的是,张松龄居然如此不给面子,硬拖着聂司令员和大伙进入了残局,而爱的是,经此一战,二分校本期军事大队,算是彻底在整个晋察冀军区扬了名,今后八路军再选拔军事干部,大伙肯定都是优先考虑对象。

        “迫击炮轰炸进攻方身后,机枪拦截,掷弹筒轰炸对方火力点,步兵分组射击,杀伤敌方有生目标?!闭潘闪淙匆坏阋膊辉诤醣鹑说母惺?,继续用冰冷的声音,给进攻方制造新的麻烦。

        “本轮评估结果,进攻失利,损失人员一个半班,防守方损失人员半个小分队,右下角工事报废?!?br />
        “本轮评估结果,防守方及时退回了工事内,损失人员半个小分队,进攻方后退五十米,重新组织士兵,准备进行下一轮战斗?!?br />
        “本轮评估结果”

        “本轮评估结果”

        随着裁判团的一轮轮评判结果出笼,这场战斗彻底变成了泡蘑菇,进攻方无法顺利全歼日军,防守方也无力反击或者突围,看看时间已经不早,聂荣臻长长地吸了口气,站起身,笑着问道,“你这个小胖子,就准备一直跟我耗下去么,如果是在真实战斗中,恐怕日军一线部队,士气也被你种连番自杀的行为,弄得彻底崩溃了?!?br />
        “如果是真实战斗,首长,你早就下令该撤出战斗了,否则,只要日寇的援军一到,您绝对无法平安脱身?!闭潘闪湟舱玖似饋?,伸了伸僵硬的四肢,大声回应。

        “哦,?!蹦羧僬槲⑽⒁汇?,旋即彻底明白了张松龄的真实用意,指了指他的脑袋,大笑着说道,“你这小家伙,敢情从最开始,就沒打算赢?!?br />
        “不对,是沒打算只靠自己独立來赢得战斗,事实上,只要拖入僵持阶段,我方已经赢定了?!闭潘闪湫ψ乓×艘⊥?,满脸自信,、

        “韭菜盒子,韭菜盒子?!敝芪У耐谴笊迥制饋?,齐齐敦促聂荣臻认输,张松龄的话一点儿都沒错,日本人很少放弃深入重围的军队,一旦接到求救电报,肯定会派遣大军前來支援,而八路军低劣的物资供应水平,决定了他们的进击很难保证持续性,发现无法迅速解决对手,只能主动撤离,以免被日方的援军堵住,得不偿失。

        “好,愿赌服输?!蹦羧僬榇笫忠换?,爽快地承认失败,“走,大伙一道去吃韭菜盒子,管饱?!?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