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流光 (三 下)

    第二章 流光 (三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流光(三下)

        “又一个想打人家盒子炮主意的?!敝谘г辈恍嫉仄沧?,抬起头,准备看看是哪个如此自不量力,然而在下一个瞬间,他们却都像触了电一样跳了起來,立正敬礼,“首长好?!薄笆壮??!薄笆壮つ裁词焙騺淼?,?!?br />
        “來了好一会喽?!眮碚呤且幻氖晟舷碌闹心耆?,身穿一套半旧的灰布军装,说话的声音里,带着一股不太明显的麻辣火锅味道:“看你们打得热闹,就沒敢出声,把手放下,都把手放下,不要敬礼,现在是休息时间,沒必要弄这些繁文缛节?!?br />
        “是,首长?!敝谘г泵谴笊鹩ψ?,让开一条通道,使中年人和跟在他旁的几名学校领导可以顺利地走到简易沙盘前。

        张松龄虽然接触过很多高级干部,却也被中年人的突然出现给吓了一跳,如果沒认错的话,此人就是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和抗大二分校的奠基者之一,晋察冀军分区司令员兼政委,他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聂荣臻,照片就在抗大的图书馆入口的走廊里挂着,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只不过本人看起來比照片上要显得老相一些,笑容也更加随和。

        “怎么,不想带我玩,,还是舍不得你的盒子炮,?!睕]等张松龄想好该如何跟对方打招呼,聂荣臻已经很随意地跟他开起了玩笑,“噢,我忘了,你们是玩带彩头的,用这个行不行,这是我在太原会战时缴获的,原装瑞士表,你要是赢了,就把它拿走?!?br />
        “我们,我们刚才的赌注是开玩笑的?!闭潘闪涞牧成沼谵限瘟似饋?,摆摆手,大声解释。

        “是啊,我们刚才不是在赌博,我们,我们主要是怕切磋双方中有人不认真对待,才多少设了点儿彩头,赢了也不会真的拿走,玩上几天,就会物归原主?!贝蠖映こ禄远钔芳?,也赶紧在一旁大声补充,赌博、吸毒和嫖妓,在八路军中属于绝对不准触碰的三条高压线,只要犯了,便会被从严惩处,今天当着这么多学校领导的面被晋察冀军区司令员抓了个现行,他这个带头违反纪律的大队长,回去后恐怕是逃不了一顿板子挨。

        “你这个小陈同志,搞这么紧张干啥子么,?!蹦羧僬榭戳艘谎鄢禄?,又回头看了看脸色有些尴尬的学校领导们,笑着回应,“赌博,是指以掠夺他人财物为目的,并且包含欺诈行为的游戏,而同学之间切磋时带上点彩头,只是为了增加切磋的趣味性,既不会伤害同学们之间的感情,也不会令人沉迷其中,最后乃至倾家荡产,跟赌博怎么能扯得上关系,,况且这种性质的打赌,我平时在军区那边也常干,上次冀中军分区的杨司令就输给了我五门迫击炮,到现在还赖着账沒交呢?!?br />
        “呵呵呵呵”众人被逗得哑然失笑,心中的紧张与不安一扫而空,特别是跟在聂荣臻身边的几名学校干部,原本正准备过后将带头违反纪律的大队长陈辉叫到办公室狠狠收拾一通,此刻听了聂荣臻话,也只好用力瞪了后者一眼,悻然作罢。

        “怎么样,小张同学有信心从我手中把这块瑞士表赢走么?!贝南吕锏男ι月?,聂荣臻看着张松龄的眼睛,继续追问。

        “有?!闭潘闪涞暮檬ば难杆俦惶袅似饋?,用力点了下头,大声回应,“不过我有两个附加要求?!?br />
        “说,,只要是合理要求,咱们都可以商量?!蹦羧僬槊纪肺⑽⒁惶?,非常干脆地回应。

        “第一,咱们比赛之前,谁都不准看另外一方的布置,以免提前考虑破解方法?!闭潘闪淞⒖淌艿焦奈?,将声音提高了几分,当着所有人的面儿提议。

        “好,这才像真正打仗时的样子,小鬼子哪有那么好心,准许你提前观察他的阵地布置,?!蹦羧僬橄攵疾幌?,立刻表示同意。

        张松龄目光扫过全场,代表所有学员提出下一个条件,“第二,咱们将彩头换一换,别用手表跟长苗盒子,谁要是输了,就请在场所有人去吃一顿韭菜盒子,不限量,吃到吃不下为止?!?br />
        “哄!”人群里立刻爆发出一阵善意的哄笑声,特别是先前的裁判团成员,笑得尤为大声。

        聂荣臻沒想到张松龄会提出这样一个条件,愣了愣,目光迅速从周围人的脸上扫过,一张张略带菜色的面孔,立刻让他明白了学员们此时心中所想和迫切所需,不由得用力点点头,大声说道:“好,只要你赢了,就由我个人掏腰包,请在场所有同学和老师去吃韭菜盒子,不限量,可以往饱了吃,吃到吃不下为止,?!?br />
        “司令员威武?!薄八玖钤币欢苡??!薄八玖钤?,我们支持你?!敝谘г泵枪恼坪炔?,每个人嘴角看上去都亮津津的,两只眼睛里也放出咄咄的光芒。

        只有几位陪同聂荣臻四下巡视的学校干部觉得尴尬,红着脸,小声解释:“最近粮食供应比较紧张,所以,所以”

        “我知道,你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了?!蹦羧僬榇笫忠换?,非常豪气地回应,“困难是暂时的,很快,咱们就能打破鬼子的封锁,弄到足够的粮食,到那时,就不会再让同学们饿着肚子读书了?!?br />
        转过头,他又迅速向周围的学员们发出邀请,“谁來给我做参谋,刚才你们玩时,不是双方都有参谋班子么,我初來乍到,大伙不能眼看着他们一帮人打我一个?!?br />
        “我來?!薄拔襾??!薄拔襾??!敝谘г泵欠追拙偈?,争先恐后,能跟军分区最高领导并肩作战,是一项难得的荣耀,哪怕面对的是虚拟的敌人,也足够大伙回忆一辈子。

        “胖子,我给你当参谋?!贝蠖映こ禄匝劬ψ俗?,主动加入了张松龄参谋班子,比起给军区司令员出谋划策來,跟他对面而战机会更为难得,万一错过,这辈子都追悔莫及。

        在他的带动下,有几名平素成绩相当不错的学员,也悄悄地站在了张松龄身边,虽然大伙心里都未必看好此战的结果,但双方毕竟在底气,经验和能力三方面都有着极大的差距,张松龄这边即便败了,只要场面不太难看,也是虽败犹荣。

        聂荣臻见状,心中觉得更为有趣,凭着大致印象,匆匆在学员中间挑了几张相对熟悉的面孔作为参谋,然后按照先前跟张松龄的君子协定,快速带着众人远离简易沙盘,一边熟悉題目中各项的设定,一边讨论即将采用的战术。

        难得有机会司令员面前表现,一众担任参谋的学员都使出全身解术,从各种角度分析“敌军”情况,替自己一方制定针对性的杀招,群策群力之下,很快,一个看起來非常严谨且完善的作战计划,就顺利出笼。

        当大伙回到沙盘旁,张松龄那边的防御阵地也设置完成了,裁判团一声令下,双方全体人员进入了指挥位置,所有掩人耳目的杂物挪开,彼此的前期布置与准备,立刻都暴露于对方的视线之下。

        聂荣臻采用的第一步战术,与张松龄先前差不多,也是两个连拖后做预备队,两个连呈分散阵形,主动向敌军发起进攻,然而沒等参谋们将代表士兵的高粱秆摆放到位,他却突然站了起來,大声喊道:“慢,张松龄,你这个防御阵地是跟谁学的,?!?br />
        “嘶,,?!睕]等张松龄回应,裁判的队伍里,也响起了一片倒吸冷气声,刚才光顾着为聂司令员的到來而感到兴奋,很多人都沒注意到张松龄和他的“参谋”们的土工作业,而此刻听到聂荣臻的询问,立刻发现了新防御阵地与先前的巨大不同。

        先前阎宝林等人设立的防御工事,是经典的椭圆形双层阵地,分内外两个部分,彼此之间有交通沟相连,而眼下,张松龄等人重新设立的阵地,则已经看不出是什么形状,非但外环阵地被改得像个硕大的凸轮般,上面长满了锯齿,内环阵地也变得七拐八拐,宛若一个巨大的迷宫。

        此外,在外环凸轮和内环迷宫的很多关键点上,还用树枝和泥土堆起了无数座“暗堡”,射击口紧贴着地面,充分利用了日军机枪多,弹药充足的优势,随时准备给进攻者致命一击。

        太阴毒了,小鬼子平时打仗,阵地都未必做得如此阴毒,若不是聂司令员及时发现了陷阱,进攻方非吃一个大亏不可,这个张胖子,平素不显山不漏水,沒想到还藏着如此狠辣的一手绝活。

        正当大伙为张松龄设置的防御阵地而惊叹时,耳畔却传來了他的回应,很平淡,仿佛早就料到聂司令员会有此一问,“最初是在二十六路时,跟我的老上司学的,后來又看过几个小鬼子的防御阵地,自己综合了一下,就变成现在这种样子?!?br />
        “老二十六路,你在孙连仲手下当过兵,?!蹦羧僬榈哪抗馍仙舷孪麓蛄空潘闪?,满脸难以置信,“你今年才多大啊,怎么会跑到孙连仲将军手下去当娃娃兵了,?!?br />
        “报告司令员,我今年二十一了?!闭潘闪涔室饨约旱恼媸的炅渌荡罅艘坏?,以免被人看轻,“当年在老二十六路时年龄十八,不算娃娃兵?!?br />
        “三年前,那正是抗日战争刚爆发的时候啊,你在二十六路那边是那个部份的,跟小鬼子打过硬仗么?!蹦羧僬檠杆偻扑愠稣潘闪涞木?,忍不住又多看了他几眼,继续低声询问、

        那是张松龄这辈子最自豪的事情之一,任何时候不会刻意隐瞒,听了聂荣臻的询问,立刻大声回应道:“是老二十六路特务团,我当年被团长苟有德所救,就加入了他的队伍,跟着他打过三次硬仗,最后一次是在娘子关?!?br />
        聂荣臻立刻悚然动容,坐直身体,第三次上下打量张松龄,“娘子关,你是老二十六特务团的,死守核桃园那支,怪不得能摆出这样的防御阵地,能把小鬼子卡得死去活來的东西,怎么可能简单,?!?br />
        “司令员也知道我们特务团,?!闭潘闪渥远雎粤俗詈竽蔷涑圃?,带着几分期盼询问。

        “当然,参加过那场会战的,谁不记得?!蹦羧僬榱成系谋砬榱⒖萄纤嗔似饋?,郑重点头,“六天七夜啊,一个团的兵力,硬是打出关去,卡在小鬼子喉咙上六天七夜,老子当时就在关内眼巴巴地看着,却一点儿忙都帮不上,老子当时心中那个恨啊,恨不能唉?!?br />
        “唉,,?!闭潘闪渑阕哦苑酱笊ぬ?,事情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他早已将此战失败的关键看了个清清楚楚,不是将士们不肯用命,也不是其他友军不肯冒险把握转败为胜的机会,而是整个国民革命军,整个国民政府的顶层,都沒做好组织一场有多方参与的,大型会战的准备,甚至连相应的上下级指挥关系都沒能理顺,就稀里糊涂地把弟兄们摆上了战场。

        换句话说,那场战役,中国方面根本沒有取胜的可能,即便老二十六路的表现再出色,也于事无补,只可惜了特务团那些兄弟的血,只可惜了老苟那到最后都闭不上的眼睛。

        “别着急,早晚,咱们要让日本人血债血偿?!蹦羧僬樯钌钗丝谄?,低声安慰,随即,从两支充当预备队的步兵连中分出一支,直接推到了担任主攻的队伍中间,“裁判团,我方申请在战前临时调整计划,主攻兵力增加二分之一?!?br />
        “司令员?!彼砗蟮牟文比嗽敝?,发出一声惊呼,很低,却带着明显的不甘,先前张松龄攻破阎宝林和陈辉的阵地,只用了两个连,另外两个连则完全是在旁观,而这次聂荣臻却一上來,就要将参战人数提高到三个连,即便最后赢了下來,也显得水平比对手差了一大截。

        “刚才的防御一方,只能勉强达到日寇的地方留守部队水平?!蹦羧僬槠衲懿虏怀錾砗蠹父瞿昵嘌г痹谙胧裁?,笑了笑,轻轻摇头,“而现在,咱们面对的却是日军的一线精锐,比先前多用一半儿的兵力,不丢人?!?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