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流光 (三 中)

    第二章 流光 (三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二章流光(三中)

        霎那间,沙盘周围一片死寂,这场推演的确已经可以宣告结束了,担任的裁判的学员们都是行家,谁都看得出來,防守方继续挣扎下去已经毫无意义,然而,他们却无法接受,张松龄用如此短的时间,如此简单的战术就全歼了对手,简单到了堪称丑陋的地步,既沒有可以令人热血沸腾的决死冲杀,也沒有可以令人回味无穷的锦囊妙计,只是运动,运动,不停地运动,就像一架冷冰冰的机器般,带着沉闷的响声按部就班地向前推进,而充当防守一方的阎宝林和陈辉等人居然被这种看起來“死板无比”的战术,打压得毫无脾气,只尝试着做了一次反击,就迅速全军覆沒。

        如果换了我,能來抗大读军事队的,几乎都是独当一面才俊,本能地就在心中将自己摆在了阎宝林的位置上,试图替他指挥“日军”,然而,几乎所有这样尝试的人都郁闷地发现,即便换了自己上去,一样会被张胖子压制的毫无脾气,这家伙的计算太精准了,精准到了每一步就像手表的秒针一样准,而防守方如果不发起反击,就会被他一步步给活活逼上绝路,发起反击的话,阎宝林的下场在大伙眼前明摆着,一样是死无葬身之地。

        这还是在攻守双方都能看得清对方布置的前提下,如果真的在两军阵前,双方能观察到的信息都非常有限,大部分时间里都完全凭借指挥者的战场经验做出判断的话,天雷滚滚,防御一方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你可以打败我,但是不能侮辱我?!闭贝蠡锞锬?,防守方组织者阎宝林腾地一下站起來,指着张松龄的鼻子抗议。

        “老阎?!贝蠖映こ禄杂昧×怂母觳?,红着脸教训,“输了就是输了,别给咱们小组丢人?!?br />
        “俺不是想耍赖?!毖直α盅杆僖馐兜搅俗约菏?,挣脱了陈辉的控制,弯腰捡起自己的王八盒子与肋差,双手捧给张松龄,“你赢了,东西拿走,俺们输得起,但是,你明明还有两个连的兵力,为什么一直不动用,,瞧不起俺们,沒拿俺们当对手不是,?!?br />
        “第一,你不是真正的日本指挥官,沒发挥出小鬼子的真正水平,我方动用两个连,兵力上已经占了很大便宜?!闭潘闪錄]有接对方的赌注,笑着摇头,“第二,如果你真是小鬼子,我也得留下一部分力量善后,小鬼子的报复心极强,你灭了他们一个中队,他们不可能不想捞回來?!?br />
        “那倒是?!毖直α峙踝磐醢撕凶佑肜卟?,无言以对,虽然跟日本鬼子交手过很多次,但是他和陈辉等人,还真的无法完全模仿出日军的指挥和作战风格,而以往的经验也的确证明,小鬼子向來是“打完孩子引出娘”,自己这边刚刚消灭了一小股,随后就会招來鬼子大部队的报复,如果不提前加以防备的话,肯定会吃一个大亏。

        “如果遇上真正的日本鬼子,采用你这套战术,需要几倍兵力才能全歼他们?!背米叛直α植辉俸谅墓Ψ?,裁判团当中有人大声向张松龄询问。

        “那要看敌我双方的具体情况?!闭潘闪湎肓讼?,非常耐心地解释,“如果遇到鬼子的一线部队,为了保险起见,我觉得还是投入三倍及其以上兵力才有全歼他们的可能,但是如果遇到了小鬼子的地方留守部队,也许两倍以上的兵力就足够了,前提是,咱们这边弹药得准备充足?!?br />
        “能全歼他们的话,多花点儿时间筹集弹药,倒也值得?!敝芪У难г泵嵌挤追椎阃?,对张松龄给出的解答非常满意,大伙平素的作战对象,绝大多数是小鬼子的驻屯军或者地方留守部队,规模通常也在一个小队或者一个中队之间,与沙盘推演的防守方刚好能保持一致,如果把张松龄小组所采用的那套战术吃透的话,回去后就能照方抓药收拾小鬼子。

        “就是我们的县大队训练程度不足,采用这种战术的话,弄不好就是邯郸学步,?!币灿腥烁葑约业那惺登榭?,低声给大伙泼起了冷水。

        “学校里不是强调了么,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咱们回去后耐住性子训练,总能训练出一支精兵來?!绷⒖逃腥舜笊硬?,给出最佳解决方案。

        热烈的讨论声中,刀疤脸阎宝林也恢复了几分精神,双手再度将王八盒子与肋差举到齐眉高,恭恭敬敬地向张松龄说道:“今天这场比试,俺老阎输得心服口服,彩头你收下,等将來俺本事长高了,再來找你往回赢?!?br />
        “一句戏言而已,我怎么能真要你的东西?!闭潘闪湫ψ挪嗫敫錾硖?,不肯接比试的彩头,“今后老阎你有了空闲,欢迎随时來找我切磋,说实话,刚才跟你较量,我自己也有不少收获?!?br />
        “不行,不行,输给你的就是输给你的,俺怎么有脸往回拿,?!毖直α治说挂补夤鞫?,闪身堵在张松龄的正面,非给不可。

        二人一个不想要,一个诚心给,登时僵持了起來,大队长陈辉见状,赶紧上前打圆场,“胖子,你就随便收一件意思意思,让也他长个记性,从此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另外一件就还给他,以免这厮哪天再犯起了赌瘾,却连彩头都出不起?!?br />
        “哈哈哈”周围立刻又响起一阵善意的哄笑声,众学员们都被陈辉的幽默说法给逗乐了,瞬间忘记了因为比赛的输赢引起的尴尬。

        张松龄无奈,只好收下了一把肋差,将王八盒子留给了老阎,然后低头收拾起自己的书包,准备离开,还沒等他抬起头,人群外突然又传來一声友好的邀请,“那个,张松龄同学,能不能再占用你一点时间,我想请你们小组当一次防守方,我來负责指挥进攻,你觉得如何,?!?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