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问情 (八 中)

    第一章 问情 (八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问情(八中)

        抗日大学,对于这个名词,作为军统骨干特工的彭学文可是一点儿都不陌生,那是延安方面模仿当年的黄埔军校,创办的一所培养军事和政治干部的摇篮,八路军内的几乎所有中高级干部,都在此校轮番受过培训,海内外一些思想激进的左翼青年,也将该校视作学习救国本领的圣殿,当然,在慕名前去投奔的爱国青年里头,也悄悄地掺杂了一部分军统的钉子,其中有十余位还是彭副站长亲手训练出來的嫡系,只是他的这些嫡系有点儿不那么争气,去了延安之后要么从此渺无音讯,要么果断向延安的保卫部门投案自首,连累得彭副站长本人都上了延安保卫部门的黑名单,随时都有被对方重点清除的危险。

        可以说,如果有可能的话,彭学文自己都想到抗日大学去“深造”一番,看看那地方到底有什么魔力,能让自己麾下的弟兄那么轻易地就变节投降,,要知道,凡是被军统派往延安潜伏的特工,要么是跟赤色政权有着刻骨之仇,要么有重要把柄掌握的军统手中,被抛出來足以让他们身败名裂,然而,这些家伙当中平素看起來心志最为坚定的一个,也不过是五个多月时间就彻底变成了一名赤色份子,跟过去割断关系时绝对是义无反顾。

        忌惮归忌惮,不过,得知自己的便宜妹夫是去读抗大之后,彭学文心里还是隐隐涌上那么几分轻松,首先,这意味着张胖子被延安方面当作的重点培养对象,基本上不再有被清洗之忧了,其次,按照抗大及其下面各分校的规定,其中学制最短的一类科目,每期也要花费六个月乃至以上,趁着张松龄不在场的这大半年时间,他刚好可以毫无保留地把老对手方国强打得落花流水。

        “抗大是个好地方,我在延安的时候,进去参观过,里边的先生很和气,讲得也都是救国救民的大道理,以张小胖的本事,从那里毕了业之后,肯定能更受重用?!奔硌陌肷尾凰祷?,斯琴还以为他在担心张松龄的安危,挥了下马鞭,笑着开解。

        “我知道的比你多?!迸硌姆浅2涣烨榈睾崃怂?,轻轻撇嘴,他不但知道抗日大学的所有科目,甚至连一些课程的具体内容都非常清楚,可越是这样,他越清楚地知道,自己今后拉张松龄回头的可能性几乎成了零,而国共两党之间的合作,此时已濒临破裂的边缘,中央政府甚至沒耐心等到日本人正式被赶走,只要來自正面战场的压力稍一减轻,蒋委员长集结在陕甘交界的二十余万大军,立刻会直扑延安。

        届时,即便他彭学文再念旧情,跟张松龄拔枪相向也是必然,同时牵连进來的还有斯琴、赵天龙,以及那个很讲义气同时官瘾又极大的周黑子。

        “当然,天底下哪有你们军统不知道的事情?!彼骨俸眯谋坏绷寺扛畏?,狠狠地回敬了彭学文一个白眼,气哼哼地嘲讽。

        彭学文心里头正不痛快,又被斯琴刺激到了最敏感的地方,立刻火冒三丈,“军统怎么了,军统又怎么了,要不是我这个军统,你们家龙哥能不能活着回來都两说?!?br />
        “德行,挟恩图报,亏我还把你当个英雄?!彼骨俦黄昧成?,重重地朝地上吐了口吐沫,将头扭向了旁边。

        一转眼,三人之间的气氛就变得有些微妙了起來,谁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才好,而赵天龙和斯琴两个今天到此的目的,却恰恰是为了给彭学文接风,顺带当面感谢他那天在纳林河畔装疯卖傻拖住了晋军的骑一师。

        正尴尬间,耳畔却突然又传來的周黑碳的声音,“哈哈,有口福了,大伙都有口福了,龙哥,老彭,你们看,我手里提的是什么?!?br />
        三人迅速扭头,只见周黑碳单手拎着一头活狍子,风驰电掣般跑了回來,墨盘一般的脸上,全然不见刚才的恼怒之色,一边策动战马靠近,他还一边得意地显摆,“龙哥、老彭,我沒用枪,直接骑马撵上去用绳子套住的,这家伙攒了一夏天的肥膘,刚好杀了烤着吃?!?br />
        “就一头狍子,够几个人吃的,?!彼骨俚淖⒁饬ρ杆俦凰斯?,笑着打击。

        “那边还有一群呢,老九已经带人追上去了,刚好让老彭带來的弟兄们也尝尝新鲜?!敝芎谔计跤醯胤呕郝硭?,笑着补充。

        “我们那边有奶豆腐和炒米,还有肉干和干蘑菇?!闭蕴炝辖粲锨?,借机转移先前的话題。

        彭学文心里,也不想刚一重聚就把关系弄僵,此刻看到缓和气氛的机会,怎能不好好把握,策马朝周黑碳迎了几十米,笑呵呵地提议,“好,咱们干脆现在就生火烤肉得了,反正小鬼子也被你们吓得不敢出城?!?br />
        “在这儿?!敝芎谔继ㄌ匪南驴戳丝?,翠绿色的旷野中,除了自己周围这几波人,再也见不到其他智慧生物,便大笑着跳下马背,一边从腰间摸刀子,一边发号施令,“一连,分散警戒,二连和三连,给我找柴禾点火,咱们就在小鬼子眼皮底下给彭专员接风,气死川田国昭那王八蛋?!?br />
        “得令?!敝诘苄治厣⒖?,一个个脸上写满了骄傲,小日本儿怎么了,甭看在其他地方能横着走,來到黑石寨这疙瘩,就得乖乖地躲进城里别露头,否则,大伙一枪一个,全送他们回东洋老家。

        斯琴和赵天龙两个虽然不像周黑碳那样骄狂,但也不认为黑石城里头的日本鬼子敢主动出來送死,低声商量了几句,便从卫队中分出几十名骑兵去做流动岗哨,其他人,则跳下战马,与周黑碳、彭学文两人麾下的弟兄一道开始准备野炊。

        不多时,一道道青烟便在草原上升起,随之向四下飘散的,还有浓浓的肉香和此起彼伏的歌声,重重的火堆中间,彭学文、赵天龙、周黑碳、斯琴四人相对着举起了酒碗,谁都沒再提彼此之间的阵营差别和今后的事情,谁,其实心里头都清楚,这一顿酒,也许就是大伙能坐在一起的最后一顿,不图一醉,也许就是永远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