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问情 (八 上)

    第一章 问情 (八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问情(八上)

        “还三家联手呢,我的人到月牙湖边上抓条鱼吃,现在都得要路条?!敝芎谔家仓栏詹抛约核档糜行┛浯笃浯?,撇撇嘴,悻然道。

        “那是你的人不守规矩,随便拿人家东西不给钱不说,还老跟在大姑娘小媳妇屁股后边晃悠,,方政委限制你们到月牙湖赶集的名额是轻的,换了我,干脆一个人都不许來?!彼骨倮涞馗怂桓霭籽?,大声回应。

        周黑碳立刻红了脸,扯着嗓子嚷嚷,“规矩,哪那么多规矩,,姓方的來之前,怎么沒这么多事情,,敢情他一來了,我的人立刻就强买强卖了,还到处调戏大姑娘小媳妇,,要是他们真的那么缺德,怎么沒人当面向我告状,偏偏要他方政委來出头做清官,?!?br />
        “那是怕你护短?!彼骨傩闹笨诳?,冷笑着反驳,“我说黑子,你就是再急着扩充队伍,也不能随便捡个歪瓜裂枣就往家里头划拉啊,你看看你手下最近招的都是些什么人,偷牛的,盗墓的,拦路抢劫的,还有专门拐了女人往沙漠北边卖的,只要不瞎不瘸,是个两条腿的你就敢收,再这样下去,甭说方政委看不上你们,就是傅作义将军那边,早晚也得让你整肃队伍?!?br />
        周黑碳闻听此言,心中愈发觉得委屈,狠狠瞪了一眼斯琴,七个不服八个不忿,“你当我愿意啊,你旗下的牧民如果敞开了随便我挑,我招几个兵用得着这么费劲,,再说了,只要他们肯全心全意跟着我打小鬼子,我何必管他们以前做过什么事情?!?br />
        “积习难改,地痞流氓穿上什么衣服,也是地痞流氓,早晚有一天,你会被他们合伙卖给小鬼子?!彼骨俨挪还苤芎谔嘉晃?,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

        “我,我以前还是马贼头子呢?!敝芎谔急黄昧成⒑?,咬着牙反驳,“还有,还有你的龙哥,当年他,他”

        “行了,黑子,咱们今天不提这些,?!闭蕴炝辉冈谂硌拿媲罢?,赶紧出言打断,“你对我们方政委新定的规矩不满意,可以上门去跟他商量,他不是沒拒绝跟你见面么,,今天老彭刚到,咱们不提这些沒意思的事情?!?br />
        “老子沒那闲工夫跟他掰扯?!辈惶岱焦炕拱?,一提此人名字,周黑碳心中的委屈欲深,“现在瞧不起老子,要跟老子划清界限了,当初你们游击队有难的时候,怎么不说让老子先拿了路条才能过來帮忙?!?br />
        “行了,行了,人家老彭刚來,咱们别拿这些不高兴的话題烦他,不就是个路条的事情么,等我回去后,亲自跟他去商量,让他以后别跟你瞎较真儿?!闭蕴炝榈嘏牧伺闹芎谔嫉募绨?,继续低声和稀泥。

        对于方国强的很多做法,他心里也不完全赞同,但后者是游击队的政委,级别本來就在他之上,所制定的那些政策又援引了关内老根据地的既成体系,几乎每一条都很有來头,所以他心里即便有所抵触,大多数情况下,也只能硬着头皮执行,并且某些时候还要带头维护规矩,以免麾下的弟兄们以他为依仗,跟方政委的人对着干。

        周黑碳显然不知道赵天龙的难处,见以前跟自己同生共死过很多回的龙哥,也总是站在别人的立场上说话,心里又是失望,又是愤懑,撇撇嘴,不屑地说道:“不说就不说,大不了,咱们两家以后各干各的就是,我就不信,那姓方的那一套,就我一个人觉得难受?!?br />
        说罢,扭过头冲着彭学文拱了下手,跳上马背,一个人向远方跑去了。

        “老九,赶紧叫几个人去跟着你们营长?!闭蕴炝?,不得不越俎代庖,指挥独立营的熟人去?;ぶ芎谔?,然后,又摇摇头,讪笑着替对方向彭学文解释,“他这个人,就这狗熊脾气,等一会儿气消了就好了?!?br />
        “放心好了,都是自己人,我还能不清楚谁啥样,?!迸硌男ψ诺阃?,对周黑碳的行为表示理解,内心深处,却暗自庆幸自己來得正是时候,从刚才周黑碳的抱怨话语里分析,方国强目前的一些做法,显然已经引起的周黑碳的严重不满,黑石游击队和黑石独立营之间的关系,也出现了巨大的裂痕,而自己这个行政公署专员的职责之一,就是防止辖区内赤色武装的继续做大,这一路上正愁如何才能在张松龄不察觉的情况下,给黑石独立营与黑石游击队之间制造矛盾,避免他们最后合二为一,方国强眼下的行为,无异于瞌睡时给自己送枕头上门。

        “我们方政委做事虽然认真了些,也不是像他说得那样不讲人情?!本醯迷谕馊嗣媲岸嗣孀?,赵天龙又继续低声补充,“这不,听说你要过來当专员,他特地给我批了假,让我跟斯琴一道來迎接你了,要是真像黑子说得那样不讲人情,他怎么可能这样做,?!?br />
        “你还不知道吧,我跟你们方政委也是老熟人了?!迸硌牧⒖绦α诵?,大声回应,“我,你们方政委,还有你们张队长,都是老熟人,虽然我们选择的道路不同,对了,你们张队长呢,怎么沒见到他,?!?br />
        后半句话,才是他的主要目的,凭着敏锐的直觉,他判断出张松龄眼下未必遇到了什么危险,但是,方国强能在游击队的占领区内放手施为,显然跟张松龄不在家有很大关系,如果张松龄被调到他处另有任用,或者受到了上级部门的审查,从此再也无法回到黑石寨一带的希望了,他彭某人今后所要采取的策略,可是要根据实际情况做出重大调整了,至少,不会再顾念到彼此之间的情谊,克制自己内心深处的某些欲望,发觉到能痛下杀手的机会,也绝不会再犹豫留情。

        谁料,赵天龙嘴里给出的答案,却与周黑碳先前的说法截然相反,“你说张胖子啊,他去抗日大学读书了,我们方政委说了,按照八路军的规矩,凡是重要作战单位的负责人,都会去抗大深造一段时间,张胖子读完了大学,今后的前程肯定不止是一个游击大队长?!?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