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问情 (七 中)

    第一章 问情 (七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问情(七中)

        “关键是沒争的必要?!奔Ω噶成匣勾偶杆坎簧嶂?,彭学文低声补充,“咱们军统这两年发展势头太猛,光各地的忠义救国军全加起來就有二十几万,此外,戴老板还跟上海滩的杜月笙联手做买卖,和龙云联手往国内倒腾橡胶和汽油,零零碎碎赚钱的产业弄了一大堆,可以说,眼下除了沒有自己的兵工厂之外,咱们军统的实力已经不比龙云、刘湘这些人差多少了,强固然是强,但落在有心人眼中,未必是件好事?!?br />
        “你是说,会犯委员长的忌,?!甭砗喝眯脑嘁怀?,转过头,盯着彭学文的眼睛追问。

        彭学文笑了笑,轻轻摇头,“犯忌沒犯忌我不知道,我就知道军委会那边这两年为了统一政令,把刘湘、孙连仲他们这些人逼得嗷嗷叫,总不能一头削着番,另外一头却放任咱们军统尾大不掉?!?br />
        “这”,马汉三郁闷地直搓手,“咱们,咱们壮大实力,也是为了更好的对付小鬼子啊?!?br />
        “孙连仲在台儿庄还把老底打光了呢,何森,李家钰这些人,哪一战曾经落在别人后边过,?!迸硌募绦湫ψ乓⊥?,“况且小鬼子实力已经用到了最大,盛极必衰,照这样下去,早晚有被踢出中国的那一天,我觉得,到那时,无论换了谁坐在委员长的那个位置上,也不会容忍一个如此庞大的军统?!?br />
        “那倒是?!甭砗喝阃烦腥?,对竞争下一任军统局长的游戏更是兴趣缺缺,然而,戴笠毕竟曾经对他有恩,这个时候,他也不能躲起來不听从戴老板的召唤,想了一会儿,又低声说道,“我去了之后,就按刚才说的那样,什么都不和他们争就是,反正戴老板也一直认为,我这个人就是个大老粗,这回要不是被逼得方寸大乱,他也不至于突然想起我來?!?br />
        “师父能把握住分寸就好?!迸硌牡阃繁硎就?,“戴老板其实也沒那么弱,至少在最近两三年里,别人想取代他沒那么容易?!?br />
        “啥你都知道?!甭砗喝值闪伺硌囊谎?,沒好气地回应,“叫我把握分寸,轮到你自己时,怎么就不知道把握分寸呢,,刚才戴老板在电话里说了,希望我能把你发配多远就发配多远,两年之内不想再见到你的名字,你自己说,我该把你发配到哪里去,?!?br />
        “师父,不至于吧?!闭庀?,轮到彭学文脑袋发懵了,抬起头,可怜巴巴地求肯。

        “戴老板亲口说的,不信你动用自己的关系去打听,他到底说沒说过这些话?!甭砗喝纷?,不理睬彭学文装可怜,内心深处,却着实有些舍不得将这个关门弟子赶得太远,“你先出去躲躲,我估计,戴老板也是被你给弄烦了,想给你点教训,况且最近咱们军统内部也不安稳,你躲远点儿,别人至少不会揪住你的小辫子不放?!?br />
        “那我走了以后,谁帮您打理咱们察绥站的事情,还有,还有晋军那边的事情呢,我走了之后,谁來负责,?!迸硌牡比幌嘈攀Ω覆换峁室馄约?,叹了口气,小声追问。

        “都让刘秘书先干着吧,他虽然能力不如你强,但至少不会给我惹事儿?!甭砗喝才阕潘玖丝谄?,满脸的无可奈何,“你再去黑石寨那边一趟吧,傅作义从上次五原战役中尝到了甜头,准备在小鬼子的身后大建游击区,黑石寨一带,刚好是他准备重点发展的游击区之一,城里的日军刚刚被九十三团揍了个半死,暂时沒有力气出來扫荡,城外的周黑碳的独立营又曾经欠过你的人情,你从你自己在察南收编的那支忠义救国军当中,抽一批精锐带过去,然后再找周黑碳帮衬帮衬,刚好借着傅作义部的东风,把察北特别行政公署建立起來?!?br />
        “这”虽然知道师父是在想方设法?;ぷ约?,但是彭学文依旧觉得好不甘心,的确,自己救了张胖子,触犯了军统的内部纪律,但自己毕竟同时还救下了傅系的九十三团,那可是一支百战归來的精锐,无论兵力规?;故鞘导收蕉妨?,都远在黑石游击队之上,两项抵偿,还是功大于过,军统方面不给自己发奖章也就算了,总不能连自己正常工作的权力都剥夺了,直接踢到黑石寨那鸟不拉屎的地方去做什么有名无实的行政专员,。

        “服从命令?!甭砗喝蝗挥掷淞肆?,大声呵斥,“别仗着我是你师父,就无法无天?!?br />
        呵斥完了,又觉得心里老大不忍,长叹了一声,继续说道:“戴老板要我收拾你,我总得做个样子给他看看,你放心,师父我不会舍得把你永远丢在那边,等哪天沒人注意了,我再把你不声不响地弄回來,咱们爷俩继续搭档,继续一道对付小鬼子?!?br />
        “噢?!迸硌牡阃反鹩?,整个人看起來依旧是无精打采。

        “振作点儿,别跟丢了几万块大洋似的?!甭砗喝昧βё∷募绨?,继续低声安慰,“我又沒降你的级,,这样吧,鉴于你这次任务比较特殊,又要跟傅作义手下的人打交道,我跟戴老板汇报一下,把你的军衔再升一升,直接给你升到中校,另外,你的好兄弟张松龄不也在那里边么,你去了之后,刚好可以跟他就近展开国共合作,如果能把他拉回到咱们这边來,我估计,咱们戴老板想不给你发军功章都难?!?br />
        “我尽量试试吧?!弊詈笠痪浠?,令彭学文多少振作了一些,去黑石寨的确远离了谍报工作的第一线,但是,那边的生活一样会很精彩,记忆中,自己成为特工这三年多來,最开心的一段日子,就是在黑石寨那边与张胖子、周黑碳和赵天龙等人,一道挖坑给小鬼子跳,不用考虑国共之间的差别与分歧,不用考虑谁是正规军谁是马贼,不用考虑彼此的未來会怎么样,只需要大大方方地去打小鬼子,除此之外,心无旁骛。

        “那就早点儿动身,傅作义那边已经开始调兵遣将了,你去得太晚,就成了摘果子的了,即便周黑碳不介意你摘,但能自己动手,说话时总是大气些?!甭砗喝α诵?,低声鼓励,扭过头的瞬间,眼里却露出了一缕别人难以察觉的悲凉。

        此番重庆之行,未必会如想象的那般轻松,作为终日在生死边缘行走的特工,他对危险有着强烈的直觉,自己前后收了六个徒弟,其他五个全死在了日本人手里,最后这个,无论如何都要安排得离风险远些,能有多远就多远。

        彭学文即便再聪明,也猜不到师父对军统内部的权力斗争是如此的绝望,见被发配到黑石寨去做察北特别行政公署专员的事情已经成为定局,便不再继续给马汉三添乱,痛快地点头答应了一声,然后跟师父一道,收拾起出发的行装來。

        当天下午,他与男秘书刘玉珠一道,将师父送上了飞机,然后又花了一个星期时间做准备,当确定马汉三回到军统重庆总部那边沒遇到任何麻烦之后,便带着精挑细选出來的一百多号弟兄,匆匆忙忙踏上了东去的行程。

        时令正值盛夏,草原上温度适中,景色优美,百十条人枪的队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只要不是故意往蒙疆驻屯军的据点跟前凑,沿途的小股鬼子和汉奸,也不敢主动上前拦阻他们,如此悠哉悠哉地走了大半个月,终于有一天,在地平线上又看到了记忆中那个纯黑色的石头城墙。

        还沒等弟兄们的惊叹声落下,远处就腾起了一股黄绿色的烟尘,几百名骑着马的汉子,大呼小叫地迎了过來,当先一个,正是独立营营长周黑碳,身穿一套笔挺的将校呢军装,大夏天的也不嫌热,领口处系得死死,远远地就冲着这边打起了招呼,“前面可是彭老哥,周黑子日盼夜盼,终于又把你给盼回來了?!?br />
        “前面可是彭专员,我们营长带着弟兄们來接应您了?!逼渌懒⒂钠锉且渤犊ぷ?,大声自报家门。

        “不是我还能有谁,?!迸硌牧⒖檀叨?,大笑着跑上前,按照草原礼节,向周黑碳张开双臂。

        上次见面,二人之间也是同样的几句话,但是那时因为彭学文担负着特别使命,所以说话时的气氛还有许多尴尬,而现在,这种尴尬已经荡然无存了,双方终于站在了同一个阵营中,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还要奔着同一个目标努力,所以都大笑着放慢马速,先欠着身体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然后一起跳下坐骑,在地面上紧紧相拥,“好兄弟,沒想到这么快就又见到了你?!?br />
        “我也是,沒想到这么快就又能和你一起算计小鬼子了?!?br />
        说完,手臂用同时用力在对方身体上搂了几下,然后迅速分开,彼此打量,仰起头來哈哈大笑。

        “好么,你周黑碳鸟枪换炮了啊,看这身将校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也投靠了黄埔系,成了天子门生了呢?!?br />
        “充门面的,充门面的?!敝芎谔急蝗⌒Φ昧成⒑?,赶紧大声解释,“我平时也不这么穿,和弟兄们一样,穿晋绥系的蓝布军装,这次,这次是为了迎接你,才想弄得郑重一些?!?br />
        “咱们哥俩还用得到这么客气,?!迸硌男ψ乓⊥?,目光沿着周黑碳背后的弟兄们身上慢慢扫过,里边有很多张他熟悉的面孔,个个都是意气风发,李老九、王大壮、哈斯、巴拉根错、每个人身上都穿着干净的绥系军服,斜背哥萨克马刀,腰胯盒子炮,脚下的大皮靴油光铮亮。

        “哈哈,真的是鸟枪换炮了,看來傅老总很器重你们这个独立营么,大洋刀,二十响,牛皮靴,我在他的总部那边,都沒到如此整齐的队伍?!迸硌难劬吹靡涣?,又大笑着夸赞。

        “嗨,见笑了,见笑了,兄弟是穷人,好不容易发了点财,就都穿身上了?!敝芎谔夹ψ殴笆?,声音里隐隐透出几分得意。

        五原大捷后,为了褒奖北路军的战功,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一口气将傅作义麾下的编制扩大了三倍,粮饷、军械一概参照中央直辖部队从优供给,北路军的规模顿时一跃超过了阎锡山的晋系,彻底脱离了后者的掌控,成为国内几大实力兵团之一。

        傅作义治军向來奖罚分明,得到中央的厚赠之后,立刻开始对麾下众将论功行赏,一番品评下來,周黑碳的独立营也因为配合九十三团重创过敌军,再度进入傅作义将军的眼帘,虽然编制沒有升格,但从此再也不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野孩子了,军械、粮饷、被服都开始按照一个正式营规格供应,营长周黑碳的军衔也升到了中校,终于达成了他当年的梦想。

        唯一的遗憾是,上头答应了一个营的补给,周黑碳的黑石独立营短时间内却找不到足够的兵源,尽管他将招兵的条件一再放宽,甚至开始四下收编当初的那些马贼同行,整个独立营目前也只有三百多名弟兄,勉强能凑够两个连,第三个连凑起來的日子遥遥无期。

        “小鬼子呢,最近消停么,你大摇大摆从黑石城下过,就不怕他们出來跟你拼命,?!奔芎谔加行┲镜靡饴?,彭学文忍不住出言提醒。

        “他们?!敝芎谔科沧炖湫?,“他们还敢出來惹老子,要不是黑石寨的城墙太厚,老子早打进去了,?!?br />
        “噢,这么厉害?!迸硌你读算?,满脸惊诧,川田大队在追逐九十三团的时候,被老祁和张松龄联手杀了个回马枪,这个消息他早就知道,只是沒想到,那一仗给川田大队的打击如此沉重,居然令川田国昭连出城作战的勇气都沒有了,只敢藏在城墙后做缩头乌龟。

        “不是我厉害,是川田国昭太怂包?!敝芎谔家⊥坊文?,笑着补充,“他的上司估计对他也很失望,至今沒有派新兵过來补充,眼下黑石城里,满打满算只有两个鬼子中队,其中不少还是伤兵,如果川田国昭敢出來送死,不用游击队配合,光老子的独立营,就能一口吞了他?!?br />
        “那是,一群残兵败将,是沒勇气出城?!迸硌奶猛纯?,顺口问道,“游击队呢,他们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张胖子最近跟你又见过面沒有,他过得好不好?!?br />
        “这个”周黑碳脸色一下子就阴了起來,抬头搔了几下后脑勺,悻然回应,“怎么说呢,最近的游击队,唉,跟原來大不一样了吧,我们两家之间基本上已经沒什么來往了,唉,张胖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來,他再不回來,黑石游击队保不准就成别人的了?!?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