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问情 (七 上)

    第一章 问情 (七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问情(七上)

        “蠢货?!甭砗喝锲鸢驼朴?,看到彭学文神色黯然的模样,又颓然放下胳膊,“你说你啊,平素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这事儿就钻死牛角尖呢,且不说他和你妹妹根本沒成亲,就算成了亲,有了孩子,也不至于这样吧,,你们老彭家这一辈儿,又不是只有一个女儿,那么多妹夫要管,你管得过來么,况且干咱们这行的,想要做出点儿成绩,就得下得了狠心,六亲不认?!?br />
        “弟子,弟子给师父添麻烦了?!迸硌拇棺磐?,继续低声道歉,张胖子已经做了八路军的游击大队长,是八路军伸向察哈尔的触角,而他,则是中统察绥分站的二号人物,要为党国控制整个察哈尔和绥远,这辈子,两人早晚有兵戎相见的那一天,以前他是刻意约,束着自己,让自己不去想那么长远的事情,而今天被马汉三一提,各种思绪便再也压制不住,像泉水般纷涌而出。

        “算了,反正你已经做过了,已经再遇到同样的事情,多想一想便是,?!甭砗喝质且桓霾甭纳先?,然后紧紧搂住彭学文的肩膀,“说不定还能结下一个善缘呢,将來的天下,谁知道回落在哪家手里,,算了,咱们不说这些,咱爷俩儿好不容易见一回面儿,不说这些烦心事,坐吧,咱们爷俩一起坐下喝口茶,咱们爷们,可是有些日子沒坐在一起喝茶了?!?br />
        “谢谢师父?!迸硌穆刈谝巫由?,抄起茶壶,再次给马汉三斟满,“师父,您喝,天热,多喝点药茶下火?!?br />
        “嗯!”马汉三接过茶碗,狠狠饮了一大口,嗓子眼里充满了幸福的甘甜,“你回來正好,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忙参谋参谋,戴老板刚才打电话來叫我赶紧回重庆,你说,我现在就走,还是拖几天看看动静啊?!?br />
        “重庆,重庆总部那边,出事情了么?!迸硌牡牧成⒖棠亓似饋?,放下茶壶,低声询问。

        “我也不清楚,咱们师徒两个,距离重庆这么远,等消息传过來,黄花菜都凉了?!甭砗喝×艘⊥?,满脸苦笑,在外边做站长自由度大,立功的机会多,但有一个非常不利的麻烦是消息过于闭塞,根本把握不了总部那边的形势变化,而军统内部的几个山头之间,最近又斗得厉害,一不小心,就可能被人下了绊子,摔个鼻青脸肿,甚至被扣上通敌或通共罪名,死无葬身之地。

        “那,您,您最近有什么事情,犯了戴老板的忌么?!钡貌坏阶愎坏那楸?,彭学文想了一会儿,只好退而求其次。

        “沒有?!甭砗喝绦嘈ψ乓⊥?,“你师父我自从加入了军统,就一直跟在戴老板身后混,这辈子的前程都押在戴老板身上,怎么可能有胆子得罪他,?!?br />
        “是给我求情的事情惹了老板?!?br />
        “不可能,你是我的徒弟,他知道,并且我也完全遵守了军统的内部规矩,鞍前马后这么多年,他不至于因为这点儿小事就降罪于我?!?br />
        “军统要整风,,重庆那边,前一段时间不是又在提新生活运动么,?!?br />
        “狗屁,水至清则无鱼,咱们又不是延安那帮苦行僧,,真的要整风的话,从蒋委员长往下挨个抓,就沒一个冤枉的?!?br />
        “那”接连提了几个可能都被马汉三否决,彭学文也沒词了,犹豫再三,低声建议,“那您能不回去么,就说最近咱们这边事情多,小鬼子又有了新动向?!?br />
        “怎么可能?!甭砗喝僮趴湛盏牟柰?,一边喝空气,一边苦笑着道:“戴老板对我有知遇之恩,他有事情,我怎么可能不帮他,况且,况且戴老板那脾气你也知道,一旦被他记恨上了,你师父我这辈子就永远是个上校了,再也甭想更进一步,.”

        “那也比回去稀里糊涂惹一身麻烦强?!迸硌囊∫⊥?,心里头一百二十个不愿意师父回去搀和总部那一堆烂摊子,“您既不是黄埔,又不是江浙人,就是军衔升到上将,军统局的头把交椅也沒您的份,何必非拿自己的性命去陪着他们赌呢?!?br />
        马汉三闻听此言,心中愈发感觉忐忑,把茶碗朝桌子上重重一放,大声说道:“谁说不是呢,,算了,咱甭费那个脑筋了,反正戴老板又沒说要派专机來接我,苏联人的飞机也不是每天都经过这儿,等飞机來了,说不定这场风波已经过去了?!?br />
        他的动作太用力,登时令桌子晃了晃,摆在上面的翡翠物件差点掉在地上,他登时被吓了一大跳,再顾不上想此番重庆之行的安危,赶紧蹦起來双手将弟子孝敬自己的翡翠挡住,小心翼翼地擦拭干净,然后一件件慢慢朝保险柜里藏。

        有了这个小插曲,彭学文的头脑反而冷静了下來,想了想,继续问道:“最近戴老板的日子过得怎么样,他的地位安稳么?!?br />
        “怎么可能不安稳,咱们委员长最信任的,就是他的这位弟子加老乡,只要委员长不倒,哪个又敢动咱们老板?!甭砗喝攵紱]想,一边继续整理自己保险柜里的各色翡翠和玉件,一边随口回应。

        他就这么点儿爱好,只要见了翡翠和玉石,特别是有些年代的古翠和古玉,就挪不开眼睛,平时有了闲钱就四下收购,求他办事的人,也喜欢投其所好,拿这些东西來贿赂他,但喜欢归喜欢,马汉三却很少因为爱好而影响工作,相反,在遇到麻烦时,玉石和翡翠的温润,可以迅速平复他的心情,让他的头脑保持冷静。

        彭学文慢慢给自己倒了碗药茶,一边品味,一边小声分析,“依弟子之见,他急着召您回去,眼下只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有重要任务要交代给您,第二,他的地位在局内受到了挑战,需要您回去帮他壮大声势,顺带向他表明心迹?!?br />
        “局内,局内谁敢招惹他,,吃了熊心豹子胆?!甭砗喝财沧?,对彭学文的分析很是不以为然,“军统内部,除了他,还有谁能让老蒋如此信任”

        话才说了一半儿,他自己快速放下手里的翡翠,锁好保险柜的门,大步走向彭学文,“你是说,局内有人敢挑战老板的地位,,那个,那个毛齐五可是戴老板一手拉扯起來的,他怎么可能如此忘恩负义,?!?br />
        “他也是委员长的同乡,同样也是黄埔系,虽然沒拿到毕业证,?!笔苁Ω傅挠跋?,彭学文在言语间对毛人凤这个军统大佬也不是很尊敬,“有道是,富贵动人心,戴老板有的条件,他都有,并且他还特别会做人,是咱们军统局里头有名的笑面虎?!?br />
        “他不敢?!甭砗喝睦锓⑿?,却拒绝相信彭学文的判断,“他沒那胆子,也沒那本事,咱们戴老板身上毛病是不少,可咱们戴老板杀起小鬼子來也不含糊,他毛齐五,,也就是个窝里横,每天除了跟郑介民斗之外,就是抓赤色份子,根本不是统领全局的材料?!?br />
        “可他已经给戴老板造成了威胁,或者说,咱们戴老板感觉到了威胁,未雨绸缪?!迸硌姆浅O嘈抛约旱呐卸?,继续低声补充。

        “那,那我更该回去,.”马汉三又皱紧眉头,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戴老板在,咱们军统还能做点儿正经事情,如果换了毛齐五來当军统局的家,我恐怕今后咱们军统唯一的目标就是延安,半点儿心思都不会放在小鬼子那边?!?br />
        “那”彭学文起身欲劝,但看到师父脸上那决然的表情,又慢慢坐了下去,师父是个好刺客,好特工,却不是个好政客,政客会做的选择,他绝对不会去做,所以与其浪费口水权他不要回重庆,还不如多花些心思替他谋划一下回去后需要注意的事情。

        “你给傅作义的办公室打一个电话,问他们能不能立刻给我安排一架飞机?!甭碚忌揭槐呤帐八嫔硇枰亩?,一边低声吩咐,“咱们察绥站这半年的工作总结,也帮我梳理一份,免得见了戴老板,他问起來我说得不利不索?!?br />
        “嗯?!迸硌难杆僬酒鹕?,跟着师父一道忙碌,“弟子觉得戴老板之所以选择您,就是因为您既不是浙江人,也不是黄埔出身,永远威胁不到他的地位,所以,您回去后,一定要着重强调这一点,特别是在毛人凤、郑介民这些人面前,更是要将这些挂在嘴边上,让他们清楚您根本不会威胁到任何人?!?br />
        “什么意思?!甭砗喝凰档梦⑽⒁汇?,随即又苦笑着摇头“你们这些读书人啊,肚子里的弯弯绕怎么这样多呢,有这精力,干点儿啥不行啊,行,我这回就按你说的做,告诉所有人我是个扶不起來的阿斗,这样,戴老板也能省点儿力气,毛齐五也不至于恨我太深,?!?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