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一章 问情 (六 下)

    第一章 问情 (六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一章问情(六下)

        “是,是,局座说的是,我这就去安排,是,我立刻搭飞机回重庆?!碧擦硗庖槐?,军统察绥站站长马汉三满脸堆笑,仿佛戴笠就站在自己的对面,不过摆在桌案上的手却握了起來,紧紧地攥成了一个拳头。

        军统局内部出大事了,否则,戴笠绝不会屈尊给自己打这个电话,换做以前,你即便给他送再厚的礼物,他帮了你的忙,顶多也只会派秘书通知一声,绝对不会亲自己给属下打电话,并且在电话里主动卖好。

        可到底出什么事情,居然能让戴老板对自己这莽夫低三下四,马汉三是个明白人,他知道一个明白人要想活得长,最关键的便是能明白自己的碗里装了多少水,说实话,在军统这个大庙里,自己虽然名列四大金刚之一,份量却远不如其他三位來得重,无论心机、谋略还是手中掌握的班底实力,都甘居最末。

        比起其他三位金刚,自己唯一的长处就是胆子大,身手好,杀人不眨眼睛,可胆子大,身手好的人,在军统里边也不只他老马一个,别的不论,新崛起的那个沈醉,就是个如假包换的杀手之王,真要面对面动了家伙,他老马恐怕连人家汗毛都沒粘到,全身上下就全是抢眼儿了。

        既然出谋画策不是自己所长,杀人放火自己也排不上号,戴老板突然打电话要自己回重庆的目的,就有些古怪了,想到军统局总部同行之间血淋淋的倾轧场面,马汉三就不寒而栗,摆在桌案上那只手本能地张开,想找个可以让自己心安的东西握一下,却只握到一只冰冷的枪柄。

        六月的天,即便在塞外,也热得像火炉,马汉三的背后,却是一片冰凉,电话另外一边戴老板声音已经消失了很久,他的左手却依旧牢牢地捏着听筒,仿佛身边的电话机里边藏着一颗炸弹般,只要放下听筒,就会将自己炸得粉身碎骨。

        “师父,茶烧好了,您趁热喝几口?!庇腥硕俗乓桓霾柰胱吖齺?,轻手轻脚递到他的嘴边。

        “呃,茶,谢谢?!甭砗喝H环畔率智?,顺手接过茶碗,狠狠往嘴里猛倒,入口处,是一股柔软的甘甜,带着几分淡淡的清香滑过喉咙,登时令悬在嗓子眼处的五腑六脏一阵轻松。

        “什么茶,?!甭砗喝杆倩毓駚?,双目当中精光如电,他看到一张写满关切的脸,很熟悉,熟悉得令人心烦。

        “你个小兔崽子,还敢回來见我,?!庇昧柰氤厣现廊?,马汉三破口大骂,“躲啊,有本事你躲延安去,反正那边也有你的朋友,你去了不愁找不到事情干?!?br />
        “那可不行?!迸硌难杆俣紫律?,抢在茶碗与地面发生接触之前将其抄在了手里,重新摆回桌面上,“弟子去年连续几次安排人打入延安内部,都被他们给发现了,延安特科的人不知道恨弟子到了什么程度,如果弟子主动送货上门,估计第二天就得被他们丢进监狱里头?!?br />
        “你还知道你已经上了人家的黑名单啊?!甭砗喝鸾?,冲着彭学文的大腿肉厚处猛踹,“那你还豁出命去帮他们,,想给自己留后路,也不是这种留法,至少你得先保证,活着过得了咱们军统局内部审查这一关?!?br />
        “当时不是沒想那么多么?!迸硌牟桓叶闵?,结结实实挨了马汉三几大脚,然后趔趄着走到桌案旁,端起茶壶倒水,“师父,您消消气,这是弟子专门送山里采回來的药茶,大夏天的,刚好能用來下火?!?br />
        “少拍马屁,我怕你下毒?!甭砗喝话淹瓶柰?,沒好气地回应,“毒死我这老特务,你对延安那边,也算有了投名状,你混账王八羔子,老子到底哪点对不起你,你天天变着法把老子往火坑里头推,?!?br />
        “师父对弟子恩重如山?!迸硌谋谎档醚劬σ缓?,哽咽着回应,“弟子当时真的是沒想那么多,现在之所以千里迢迢赶回來,就是想当面向师父领罪,免得牵连师父,让您老对上头不好交代?!?br />
        “滚?!甭砗喝静换赝房此?,继续用手拍着桌子大骂,“小兔崽子,老子信你就是白痴,你想领罪,早干什么去了,在外边一躲一个多月,等到老子将事情都替你摆平了,你就突然冒出來了,你当老子真傻啊,还猜不出你那点儿小心眼,?!?br />
        “弟子,弟子这不是回來了么,?!迸硌淖翱薜恼惺龥]奏效,赶紧收起眼泪,讪讪地补充,“弟子知道,无论闯下多大的祸,都有师父给兜着,所以弟子的胆子才稍微大了些,不过弟子这回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跟八路军那边交换了一些有用情报,把晋军跟日寇勾结的一些具体细节,都给找了出來?!?br />
        “什么,八路军给你情报了,?!甭砗喝鞘本褪且汇?,收起怒容,迟疑着问。

        “当然了,我救了他们一整支游击队啊,还是深入草原最远的那支?!迸硌牡愕阃?,非常得意地回应,“这么大个人情,他们怎么着也得给些补偿吧,况且他们也知道军统的纪律严格,如果弟子不拿点有用东西回去,恐怕沒法跟上面交差?!?br />
        “你,你这小王八蛋,天底下还有你不敢做的事情么,你?!甭砗喝志窒?,用手指对着彭学文的脑门猛戳,“情报呢,放哪里了?!?br />
        “已经梳理清楚,放在您的保险柜上了?!迸硌闹噶酥盖浇堑奶褡?,满脸媚笑,“除了晋军的,还有蒙疆驻屯军和华北派遣军的,反正八路那边肯给的,都被我划拉回來了,不肯给的,我也偷偷探听到了一些,您老慢慢看,挑有用的汇报上去,保准戴老板又要给您记功?!?br />
        “你个小王八蛋,老子才不贪你的功劳,老子为了替你平事儿,前前后后丢出去差不多一万块大洋,你小子加倍给老子还回來?!甭砗喝悄米约赫飧龉孛诺茏右坏惆旆ǘ紱]有,继续戳着对方脑门数落。

        “行,不就两万块大洋么,等弟子哪天发了财,一定加倍还给您?!迸硌男ψ挪嗫?,大声答应,“不过现在,您老能不能先喝口茶水,压压火气,我刚才在门外隔着老远,就闻到了里边的烤肉味儿?!?br />
        “烤肉味儿,?!甭砗喝读算?,扭头四处张望,随即,明白彭学文是说自己火气太大,将自己身上的肉都烤焦了,气得站了起來,抬起脚,朝着对方屁股狠狠踹了一记,“小王八蛋,居然敢消遣老子,我看你是活腻烦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跟我站住,有本事你别跑”

        “哎呀,哎呀,师父息怒,打死了我,就沒人给您端茶倒水了?!迸硌募僮安医凶?,满屋子逃窜,马汉三跟在后边追着踹了几脚,终究舍不得动真功夫,气喘吁吁地停住脚步,扶着自己的腰继续数落,“打死了更好,省得有人再给老子添乱,你说老子怎么沒长眼睛啊,居然收了你这么个白眼狼当徒弟?!?br />
        “弟子可不是白眼狼,弟子一直想着师父呢?!迸硌奈厝嗔思赶缕ü?,然后顺手从口袋里摸出几个翠绿色的小物件,逐一朝桌案上摆,“您看,这都是弟子顺路给您弄來的,这个是绿云出岫,据说是当年明成祖皇帝赐给姚广孝的,这个是蝈蝈吃黄瓜,是和珅他们家的传家宝,这个”

        “去你娘的蛋,明成祖那时候,哪來的鼻烟壶,谁稀罕用翡翠,?!甭砗喝话呀硌耐瓶?,心疼地用双手护住桌子边缘,唯恐一不小心,那些翠绿色的物件掉在地上摔个粉身碎骨。

        他读书虽然少,却是个如假包换的大收藏家,平素发的薪水和四处弄來的闲钱,除了打点上司之外,其他差不多都换成了各色古玩,彭学文随手摆在桌子上的几个翡翠物件虽然不像他自己说得那样有來头,但无论水色还是工艺,都是一等一,并且还带着非常明显的康乾年间痕迹,放到市面上,甭说两万大洋,就是十二万大洋,都未必能买來其中一件。

        “是弟子那几个在草原上的朋友给的,弟子知道师父喜欢,所以就沒拒绝他们?!迸硌慕柰氲莞砗喝?,同时低声介绍物件的來历。

        “就是那个姓张的小家伙?!甭砗喝瓴皇厣岬囟⒆抛烂嫔系聂浯?,信口追问。

        “是那个姓赵的,就是绰号入云龙的那个,他原來是个独行大盗,沒少收集了这些东西?!迸硌南惹崆嵋⊥?,然后又轻轻点点头。

        “那也不值得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啊?!甭砗喝昧攘艘淮罂诓杷?,然后将杯子交回來,喘息着说道,“这东西的确都是万金难求的古物,可咱们军统的纪律,你也应该清楚,特别是贺老板走了以后,这两年,已经有多少人不声不响地就消失了,我现在就剩下你这么一个徒弟,你要是被严肃了纪律,让我今后指望谁去,?!?br />
        说到这儿,他心里也是一酸,干特工的都是有今天沒明天,自己先后教导出六个弟子,如今就剩下眼前这么一个独苗,最是能干,也最不令人放心,眼下有自己罩着,别人还不敢拿他怎么样,哪天万一自己殉职了,以这小家伙的性情,还不知道会被人整成什么模样。

        “弟子任性,给师父添麻烦了?!碧砗喝媲榱髀?,彭学文心里也有些热呼呼的,揉了下眼睛,低声道歉。

        “也不算什么大麻烦?!甭砗喝玖丝谄?,笑着说道,“你师父我现在,在戴老板眼里还有点用处,不至于这点事儿都摆不平,不过我说你这个小东西,以后做事别那么冲动行不行,你也不想想,你现在是军统局的站长,他们现在是共产党游击队,早晚会有刀兵相见的那一天,你救了他们,就等于给自己救了一个敌人?!?br />
        “弟子当时沒想那么多,只是,只是觉得他们打了一路鬼子,不该死在晋军那群窝囊废手里?!迸硌牡愕阃?,轻声叹气。

        “你个混蛋家伙?!甭砗喝焓指怂桓霾甭?,继续耐心地教训,“他们死在谁手里关你什么事情,,再说了,你也不想想,你现在拿他们当朋友,豁出命去救他们,哪天你真的遇到了危险,他们会不会豁出命去救你,?!?br />
        “弟子,弟子,弟子不求,弟子只求心安,.”彭学文低下头,声音小得像蚊子在叫,万一自己哪天有难,张胖子和入云龙他们会冒死相救么,他们可都是赤色,只有阶级感情沒有兄弟之情的赤色,这个答案,他从來沒想过,也不敢认真去想。